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就出訪期間酒店安排回應傳媒提問(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梁卓偉教授今日(四月二十五日)出席「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雷生春堂」開幕典禮後回應傳媒就出訪期間酒店安排的答問全文: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你們是否想知道有關的既定程序?不如你們發問,讓我回答。

記者:在總統套房內,有否接待外賓和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未來還有一個日本的外訪,是否仍會入住總統套房?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我也知道大家有很多問題。剛才特首已向大家提到,所有這些外訪的行程,包括住宿的安排,一向也有既定的程序。既定的程序與當中考慮的因素,或讓我向大家解釋一下,讓大家明白。

  既定程序就是每次出訪外國或外地,香港政府在世界不同地方,尤其我們最主要的經濟體系夥伴,也會有我們的經貿辦,會按不同地方最接近的經貿辦去做準備工夫,安排特首或司局級官員,甚至常秘或政府其他的高級官員出訪,經貿辦也會做一連串的措施:第一,譬如約見當地政府官員,或約見當地商界或有關界別;第二,亦包括當地交通、住宿的安排。在這方面,他們在我們作計劃或規劃的過程,幾個月甚至半年至一年前,已在做這些工夫。

  究竟當他們做這些工夫時,選擇下榻哪間酒店,會視乎一些甚麼因素呢?譬如交通的安排,是否會比較接近當時要出訪的不同地方,例如市政府大樓、國家政府大樓,或要開會、見人的地方。另一點也很重要,尤其是某些國家,可能當地的保安與安全不及香港,令我們的選址也會有這方面的考慮。譬如南美洲,大家也知道可能未必如香港般,時時刻刻也這樣安全,所以在保安的要求亦要看得很清楚。其餘選擇酒店還有甚麼考慮呢?就是有沒有需要接見外賓、會見傳媒、進行內部會議,或視乎行政長官或其他高級官員是否出席一些國際會議,很多時有指定的酒店或指定地點,這些也要配合。

  在這個層面,即我們在外國的經貿辦,做好考察和考慮後,會有一些建議交回特首辦。我們亦有一些專做行政長官外訪的同事會按既定程序審批,看看那些建議是否可行和是否適合。我們的同事亦會一如既往,考慮的因素都是我剛才所說的,即究竟是否適合?保安是否做好?整體而言,如在內要進行大型的記者會,譬如媒體朋友會記得,在不少情況行政長官都會在入住的酒店見記者,甚至特別租用一些大一點的房,如果是比較大的安排。所以這些我們都會一概考慮。亦要看看價錢,格價工夫一定要做得好,亦要做得足。而且不只看行政長官自己的房間的價錢,亦要看租住酒店其餘的地方予隨行同事,整個配套的價格是否適合,是否保守,是否適當。所以這些我們會去看。之後我們會進行內部審批。

  我希望大家明白,因為行政長官出訪的安排,全部不會由他自己過問,這是我們一貫的規矩,都是這樣做。剛才有記者朋友特別有興趣,例如今次南美之旅,或之前一次去華盛頓,這兩個我今早再翻查,同事亦證實行政長官沒有過問,亦沒有向他請示關於他入住甚麼酒店、房間,這些都是我們去看我剛才所說的一籃子因素,是同事幫他決定的。所以我很希望大家明白到,這些都是我們按實際需要安排去做。

記者:今日的活動,事前沒有通知傳媒的安排,為何是這樣?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對不起,你說的是甚麼活動?這個我真的不清楚,真的要問我們新聞的同事。

記者:五萬多元的酒店,有沒有「格價」?其他酒店不考慮的原因和其價錢是多少?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其實,全部我是了解過,亦知道我們每一次去每一個地方,包括你所說上述兩個地方,都是有看過不同的選擇,不同的酒店、不同的房間和整個配套,即隨團同事的安排,我們整體去考慮。而你所說的是事實,亦有看過其餘的選擇,但因為種種原因,而我們剛才亦交代了,譬如你說我自己在過去這數月,在這崗位做,我自己都知道,譬如都去過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會議,這些大型國際會議,是有一些指定的地方,尤其是如果有其餘地方的國家元首、地區元首,並指示有些安排一定要合乎規格。

  所以,我剛才也說了,譬如今次去南美,保安的安排,其實今次在巴西利亞,事實是有幾個不同的選擇,譬如說酒店選址,而同事亦都看過,而正正是因為保安的安排,其實,當中是有其餘的選址,覺得未必很適合,可能是安保方面,譬如入夜方面,或者有否經驗去接待其餘外國政府的人員,這些都是比較看重些少。所以,其實答案是有不同的選擇,亦有去格價,而經所有考慮之後,看得到這個是比較合適,亦是一個適合和保守的安排。

記者:以前董先生會否入住總統套房?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首先我說說,因為總統房是比較廣義。我想如果你說是一個套房的安排,其實是有一個實際的需要,原因很簡單,是幾方面的。第一,概括來說,就算我自己跟隨去這幾次的外訪,你見得到是事事實實會是在同一個房堶情A是除了做那個內部會議,即所謂早禱會,亦有其餘一些,譬如你說是突發性,是香港需要處理的事務,而亦需要有這個準備或預備。所以這個是內部,外部亦都事事實實是有時會見一些外賓。而最後就是說其實這些房間,套房的安排,視乎不同的酒店,究竟有甚麼選擇可以給我們同事去考慮,包括究竟當時其實這間酒店是否有其餘的人已經訂了其餘房間,或者是可能有一間酒店,它可以做到。但是其餘我們隨行的同事,他們的房間是訂不到,這些情況亦有。譬如就算自己出去外訪,在我做這個崗位時都不是很多次,兩次或三次,我也試過,有一次我們隨團,其實不是很多人,五、六個同事,是分開三、四間酒店的,這個亦都有。所以要看看情況,不同的情況會有不同的安排。但最主要的原則都是,第一,是有一個既定的程序。第二都是由我們的同事去處理,亦不會呈上給特首自己親自去拍板,而他亦是事先不知情。最後那個大原則都是,一定是要適當、要保守,和令到大家覺得安排是最妥當的。

記者:我想問之前司局長是不是都是入住總統套房,還有我想問之前董先生有沒有入住總統套房?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我不清楚之前董先生或是港英年代的做法,我的理解是那麼多年來做法都是相若,無論在港督的處理或是在特區成立後特首辦都沿用一個既定的程序考慮方案。

記者:司局長有沒有規限?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司局長和他們相若職級的公務員都會有規限,而事實上如果他們有一些超額的時候亦需要上級去批准。當然如果你說司長出巡而超出那個額,這些情況不只是政治任命班子或甚至乎特首才會發生,公務員同事都會發生。譬如你說有些特別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譬如南美或北歐,酒店是很貴的,當然公務員的規例是有每一日個人的津貼,英文即是subsistence allowance。如果你說那些地方真的很貴,無論因為是那些國家或是城市很貴,抑或其實是那些國際會議大會指定了某酒店,可能超出了平常所謂的指定金額,在這些時候是要取得上級批准,英文說即enhanced subsistence allowance;又或者另外一個做法,就是將subsistence allowance,因為這包括住宿和個人每日的日常使費,會將酒店部分抽了出來而去批准,因為有這樣的安排,所以比指定subsistence allowance的金額貴。這些全部有安排,亦包括司局長,如果他們有需要、實際上的工作需要,會由特首辦作審批。事實過去也有這些個案。

記者:梁先生,我有兩個問題要問,第一個就是巴西那個總統套房,究竟有沒有在套房內會見傳媒?或是召開過會議?第二個問題,將會有一個日本的外訪,是否都會入住高級的酒店?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回答你第一個問題。當然在不同的房一定會有不同的用途,無論是對外或是對內。你說見傳媒,現時我真的不記得究竟有沒有。但我可以告訴大家,大家都知道,譬如特首出巡或是出訪,希望可以做到多些推廣香港的工作,所以在準備方面,我們一定希望可以約見傳媒,而我們有在這些套房堭筐ㄥЖC。曾試過根本上做不到有套房的安排,譬如我記得上一次我們前往瑞士Davos那次,當時和傳媒做了一個電話訪問,但其實我和特首以及同事們大家坐在床邊來做的,因為事實那堮琤豪S有可能有套房的安排。所以按不同的情況,最重要的都是要看原則,要適當、要保守、要做得到我們需要做的事情是妥當的。

記者:即將的日本訪問……

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日本方面,其實我們現時仍希望可以應日本政府,通過在這堛瑭`領事,他們多次,亦是很久以前、多個月以來,都不斷很希望特首可以到訪。主要原因有幾個。第一,大家知道日本和香港是非常主要的經濟夥伴,大家都很清楚。第二,香港人自從上次海嘯以來,亦有很多善心人,很有善心的機構,給予不少支持當區的災民。在這方面,大家都知道我們很蚨礡C所以,就虒g濟夥伴關係,貿發局安排了一個非常大的節目,方便香港和日本的商人,希望可以做得到推廣的工作。所以他們在這方面的準備工作是如火如荼的。另外,災民方面,日本政府與我們都很希望,可以安排到無論特首好,或主要官員好,可以去災區探訪,這方面是大家明白的。最後,我們都知道,兩方面的官員應日本政府的邀請,希望特首去,兩方面的官員現正盡最大努力安排兩方面的長官,即日本首相和特首本人見面,將我們這方面的合作可以深化。所以現在我們很努力地做工夫,但究竟是否安排得到、是否成行,其實現時仍未知,所以在這方面,如果我們決定了,知道究竟行程是怎樣,而因應行程以及會見哪些官員,究竟是特首,或是其餘的主要官員帶隊,目前未敲定。但如果敲定了,一定會第一時間跟大家交代。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3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