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曾蔭權結束外訪,今早(四月十九日)返抵香港國際機場時會見新聞界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各位好,大家早晨。我今次離開香港外訪九天,用了兩天坐飛機,在七天塈痝X問了三個國家和四個城市,都是如我在《施政報告》中提及,回應歐美兩地經濟不濟,一定要積極推廣新興市場。我特別希望利用我個人的人際關係,能夠將我們與其他新興市場在金融、商貿、服務行業,以及其他經濟範疇更加積極發展,以維持香港的經濟增長及就業機會,改善民生。

  今次的策略和以往一樣,我會見了每個地方的政界首腦,跟商界領袖作小規模游說,向商界作大規模演講及接受傳媒的訪問。今次的收穫亦相當不錯。

  首先,我第一站到達新西蘭的奧克蘭市。我們與新西蘭去年簽署了自由貿易協議,但仍須跟進落實的情況,特別是鼓勵當地商界利用香港這個新安排,讓他們領會到香港作為人民幣結算中心平台對他們有利,對香港的金融發展也有利,是雙贏的局面。當地的回應相當正面。我們亦跟進其他範疇,如教育方面加強兩地的溝通。

  第二站我去了智利的聖地亞哥。這亦是跟進了我去年在檀香山與智利總統會面,他鼓勵我今年訪問聖地亞哥,積極推進正在談判中的自由貿易協議,以及討論其他經濟合作範疇。今次成果相當不錯,我相信現在自由貿易協議的談判已近尾聲,有信心在今屆政府內完成談判,希望九月前可以簽署。另外,我們跟進了其他範疇,包括消除兩地雙重徵稅,檢討是否有新的協議。在拓展航權(我們也)作出不錯的討論;還有討論其他學生交換、教育服務等合作問題。

  接荍琤h了巴西。它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經濟體系,中國是它最大的貿易夥伴,每年有八百多億美元的交易。如果能夠吸引巴西企業來香港上市,吸引它們利用香港的人民幣清算平台作交易,將為香港帶來莫大的益處。所以我的討論、演講和訪問都是圍繞這課題。今次成績相當不錯。

記者:曾先生,雙非問題上,CY(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了二○一三年私家醫院停收(雙非孕婦),短短幾日作出這麼大的轉變,是否架空了整個特區政府?

行政長官:首先,大家必須明白到,我很久以前亦向大家解釋過,到立法會闡述過,我們政府餘下任期的首要工作是在各方面交接上保持順利過渡,盡量支持下屆政府的工作。所有下屆政府的政策,譬如是今屆政府在六月三十日之前,政策上的落實必定由我負責;但在七月一日之後的政策落實,當然由下屆政府負責。如果任何政策跨越了兩屆政府,就由大家商訂。今次結果也是大家商訂的成果。

記者:但是周一嶽局長正與私家醫院商談中,但CY已提出他的建議,是否漠視了周局長的工作?

行政長官:我再講清楚,我們兩屆政府,梁振英與我都有相同目標,就是能夠順利過渡,政策上不會影響對市民的服務。我相信周局長也是循這目標去辦事,不會對香港市民的服務有任何影響。

記者:曾生你外訪前,周局長正與私家醫院商討,但你返香港後則表示不會再討論,要留給下屆政府去做。周局長決定前有否知會你?

行政長官:大家知道非本地孕婦來港產子問題,周局長已與私家醫院商討了兩年多,一直在談,我們現正討論明年的配額,當然要由下屆政府去參與及認同。

記者:兩個政府的說法大不同,是否表示交接上有問題?

行政長官:梁先生與我的交接沒有任何問題。我們有定期見面和溝通,對於某些政策跨越了七月一日,我們一定要再具體商談。現在周局長已經說清楚,關於下一屆配額,下一屆政府梁先生在七月一日後宣布,這樣做沒有問題。

記者:CY之前有否向你提過停收雙非的建議?

行政長官:大家都講過這是香港人普遍關注的問題,我相信他作決定前一定看過周局長提供的資料,以及聽取了市民的意見。梁先生已解釋了所作的決定,我同他的目標是一樣的,一定要順利交接。任何政策如在七月一日後執行,當然由梁先生決定。

記者:現在已經是四月尾,差不多所有政策都會影響七月一日之後的事情,現在是否所有政策都要與梁先生傾過後才推出?

行政長官:我們的交接是全面性的。每個局有自己的範疇,各項工作已整體向梁先生作出書面介紹。爭議性大的政策並非特別多。關於雙非問題,香港人關注,我亦非常關注,梁先生關注,大家作出好的安排,市民應該公認這是好的事實,亦反映了交接是成功的。

記者:七月一日離任前你有何作用?

行政長官:直至七月一日之前,所有行政工作,政策上的釐定與執行也是由我負責,由我決定。

記者:現在是否跛腳鴨政府?

行政長官:我再講清楚,七月一日後的事情一定要由梁先生決定,我們要理解這安排才行。不是說現時「跛」,後面「跛」,怎樣「跛」,根本香港政府不會「跛」。我們亦希望能夠最重要的是對市民的服務一定要不會有任何的影響,這個是梁生與我最大的目標。

記者:會否令到今年下半年,衝關的人士可能會更加多?

行政長官:後續的問題,如果行政上的結果,相信大家無論如何也要克服的,對嗎?最重要的是一個順利過渡的安排,是我們最重要的考慮。

記者:會否覺得現時很慘?作為特首,任何事情都要CY話事,經他首肯?

行政長官:我再說多一遍,六月三十日前所有事情都是我話事,七月一日之後是梁先生話事。這是事實。

記者:曾生,公民黨向你提出不信任動議,你有何回應?

行政長官:我一定是用謙虛的態度聽各位的意見,所有香港市民所說的事情、立法會議員所說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鞭策,我一定虛心聆聽。

記者:是否覺得多了一個權力核心?

行政長官:我剛才說過,香港永遠都是一個核心。七月一日之前,行政機關的核心就是本屆政府,負責人是我。七月一日之後,那政府就是下一屆的政府,核心的首腦就是梁振英先生。很清楚的,沒有重疊。

記者:事實上,你雖然是核心,但你現時核心制定的政策被梁振英推翻,曾生?

行政長官:我們怎樣的政策?

記者:你們與私家醫院談了兩年,但現時「跪低」?

行政長官:我希望你們看到的是,我們所說的政策是說去年的配額,今年的配額是談了兩年。明年配額的事情,一定要談到得到梁振英先生的同意,對嗎?

記者:梁生的五司十四局好像到現時都沒有任何進展?其實是否可以在七月一日之前做得到呢?

行政長官:我再重申我們的目標,如何?那就是我希望所有任何決定,有一個大原則。我向市民說過很多遍,我與我的同事都會優先處理,就是保持今次交接安排順利,所有服務一定不會影響市民。所以,如果有任何編制上的更改,或架構上的更改,一定會再與梁先生談得清清楚楚。



2012年4月19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1時3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