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劉健儀議員:主席,其實行政長官剛才道歉是應該的,市民都會聽得到。但是行政長官解釋了那麼長時間,亦不肯承認他任何做過的事,有任何錯的地方,只是說時代已經變遷了,而市民對行政長官的期望高了。但是最重要的問題是環繞茼甈F長官的指控,除了是否適當、是否跟公務員的規矩有所不同之外,最重要亦都是核心問題,就是有沒有貪腐的成份在內,有沒有賄賂的成份在內。這個現在廉政公署已經立案調查,希望調查完後會有更清晰的圖畫。但是行政長官會否考慮到在廉政公署調查期間為了顯示行政長官清白,亦應該作出避嫌的行動,你會否考慮在調查期間自動停職,以作避嫌?

行政長官︰直到今日,廉政公署都未有向我作出任何查詢;如果有的話,我向議員保證,我會全面配合,絕對不會干預。但是作為行政長官,我不能夠隨時隨便離開崗位,亦不能夠因為個人問題,影響特區政府的運作。對於廉政公署的跟進,如我剛才所說,我會全面配合。但是你要明白,對於牽涉到廉政公署任何調查的案件,我是不適宜再作任何評論及補充。但我已經向妳保證,我一定會全面合作。

劉健儀議員:主席,我不是要求行政長官補充。但是眾所周知,廉政公署是向行政長官負責的。而廉政公署今次立案調查行政長官是破天荒第一次,事實上是引起了社會高度的關注及議論。在這個情況下,特首是否應該考慮避嫌,或者如果不接受我剛才建議的自動停職,或許由現在開始放假,會否作這考慮?

行政長官:我剛才已經說過,不能夠在這些關鍵時刻離職,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大家要明白,廉政公署根本是香港人的一個核心價值。他們的工作是依據職責辦事。基本法及廉政公署的條例已經確保它的獨立性。我作為特首,一貫是完全沒有參與廉署個別個案的調查的。所有廉署調查的結果,要起訴的話,它會跟律政署直接接觸,是不需要經過行政長官。還有,調查的結果它要向獨立的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匯報。而事實上,根據媒體的報道,廉署已經展開了調查,亦顯示它完全沒有偏私。以往所有案件,我都不會干預調查,當然有涉及我時,也一定不會。

鄭家富議員:主席,特首你今天多番強調你很多活動都是和朋友之間的關係,私人的場合。但特首你明白到你是700萬港人的特區之首,你的朋友堙A是有剛才同事有提到西隧和數碼電台的大股東,你們的友誼,我相信是超出了普通朋友的關係。我想問特首,你怎樣防止這些在政治上的超友誼關係。大家不要笑,確實你會否立刻修訂《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甚至成立譬如特首利益申報的委員會,來作為第三條來監管你和日後的特首,能防止自己決定去接受甚麼利益,這一種令我們擔心的、政治上的、超友誼關係的利益呢?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關於涉及剛才說坐私人飛機或坐遊艇從澳門回來的幾個朋友,是我一般的朋友,而不是剛才所說超友誼的朋友。這些朋友每個都認識了很多年,我希望你接受我的解釋。我在公事和私人友誼方面,都是分開的。要是不分開,和你一起工作的、我們的問責官員和我們的公務員,一眼便能看穿。不可以這樣胡亂干預正常的審核程序和批准程序,特別是有利益衝突。這個難以在香港這個強烈反貪污的情況之下發生。關於你所說應否在現時的制度下再加強,我承認是有需要的。具體的方法是否你所說修改《防止賄賂條例》呢?或用其他申報的方法呢?這些情況我很相信我已成立了由李國能先生主持的特別委員會,一定會跟進這些方法。我相信集合他們的智慧,能想到一個最好、得到香港人接受、可行並容許行政長官發揮工作效能的,而在各方面都能找出平衡的方法。我相信剛才的建議亦有人提過。我很相信李國能先生的委員會一定會再考慮。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鄭家富議員。

鄭家富議員:主席,我想強調,我提的那種超友誼關係不是我們普通朋友的那種,而是在政治上,瓜田李下,事避嫌疑,就以西隧大股東為例。因為你不能令我們深信究竟你會否在討論西隧是否回購時,對這個大股東、這個朋友有超出普通朋友那種的看待。所以,我想問特首,我覺得修訂《防止賄賂條例》第3條是一定要做,不是以你個人或日後特首個人的取向。想希望特首有一個比較貼切,有確實承擔的答案,好嗎?

行政長官:在今屆政府要修改《防止賄賂條例》,我相信現在頗難做到,但你所說的,我看到背後有些道理。但第3條執行不執行,對特首來說,不是這麼容易。以前也辯論過,在這個會堂堣]辯論過很多次,我相信這次事件發生可以再提出討論。但我很希望我們一定要相信李國能先生的委員會做出更明確、更清楚、更令大家信服的建議。如果有部分需要立法時,一定會拿到立法會作審議。

  我希望各位明白,我交的朋友不少。我六十多歲,在香港出生,做公務四十多年,各階層的朋友都有。我只可以說,我剛才所說的幾位朋友,是朋友,亦都是好朋友,不是你所說很深交的朋友,可以影響我自己做公務的決定和公正性。希望你能接受我的解釋。

霍震霆議員:曾特首,二○○三年在壽臣山的軍火庫那堙A你租給Crown Wine Cellars那件事,政府為何決定以低廉的租金出租軍火庫作酒窖之用?你當年有沒有參與這個決策?若果有,有沒有申報和詹康信的關係?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政府在二○○○年的時候,為評估香港作為葡萄酒分銷和貿易中心進行了深入研究,認為可以提供很多防空洞,所謂地堡來作酒窖用途。當時政府努力物色了各方人士,希望他們能夠有興趣落實這些建議,申請這些地方作為酒窖用途,但是不成功。

  直至二○○二年,根據紀錄就是Crown Worldwide Group,即是你所說的詹康信先生的公司,向政府表示有意思,希望利用這些防空洞作為貯酒的設施。當時,我們本身已有這個意向,認為這是可行、可做的。當時的財政司司長,在二○○二年十一月批准了經濟局的建議,以短期租約的形式,把深水灣徑中央火藥庫以市值租金租給Crown Worldwide Group,作為貯酒設施,租約是7年。我再重申一次,當時是以市值租金租出的。其後,這個租約約滿後,在二○一○年再公開招標,而這間公司再以市值租金成為租戶。當時我是政務司司長,並沒有參與批約這個決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霍震霆議員。

霍震霆議員:你應該沒有貯酒在那堙H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有些酒,自己購買的酒,很幸運,作為財政司司長期間,官邸有地方貯酒;做政務司司長時也有一個地庫貯酒,在禮賓府也有一個地庫貯酒。貯酒的容量遠比我自己收藏的數量為大,所以我從未曾試過用商業的貯酒設施,包括詹康信先生的酒庫,一枝也沒有,從來也沒有。

馮檢基議員:剛才特首一開始的時候說他歷史背景。其實我想加多一些他沒有說出來的背景。曾特首是我們中國人,中國人有很多傳統價值,我相信曾特首這個年紀應該認識很多傳統的價值。曾特首也是一位天主教教徒,肯定深信很多教會教義;為官四十年,他剛才有說的,三樣加起來一定知道甚麼是公道、甚麼是公義。作為第四個背景......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議員請你不要作長篇議論。

馮檢基議員:知道。他是財政司司長,一定知道數字是很敏感的,我用日本的行程來說,他的18萬8千同一個如果我們用商用公共交通工具,起碼節省或是多了十倍或以上,即是說如果有人請我去的話,相比於5,900元的飛機費,18萬是貴了九倍、十倍以上,這個數字一定是知道的,以剛才所說的背景。我想問曾特首,你的一般朋友或好朋友,那麼喜歡款待你,而令你可以節省(金錢),令你只需要付一成的價錢就可以享有這些服務,你有沒有一分鐘甚至一秒鐘問問他們為何無事獻殷勤?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不會說我的朋友無事獻殷勤。朋友就是朋友,我覺得他們邀請人家乘坐他們的私人飛機,他們看來不是一件大事,而且他們一直都有做。在我來說,自己的原則就是按不可從中節省旅費的原則辦事。但我已經提及過,這與我們現在、現時市民接受、認為特首應守的規矩有很大的落差,我已經說過了。我亦說當我付錢給有關機主的時候,他們覺得我婆婆媽媽、不需要這樣做,但我仍然堅持這樣做,亦是為了緊守不可從中節省旅費的原則。但我很希望你明白,這一個現在不可接受的守則就是我當時我所用的規矩,而我當時認為這是對得起良心的規矩。現在我回想,我知道有一個大問題,亦是我已經與各位議員所說,今天我向各位道歉,原因是我已觸怒了各位市民、各位議員,各位公務員同事的敏感度,認為我當時是不夠敏感,我是明白到的。這亦是我委任李國能先生幫忙我們訂新規矩的原因。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

馮檢基議員:主席,我想曾特首一定知道,這些款待時間越長,用的款待工具越昂貴時,款待的差距越大,這是很正常的。例如款待用車、款待用船、款待用飛機、甚至將來款待你坐火箭上月球,如若你支付普遍交通工具的費用,你一定便宜了很多。我想問在這情況下,你是不是運用了自己定的規則,成為如有朋友找我,而他是很富有的,我就可以坐,是嗎?還是,他讓我坐了之後,我覺得我們中國人的道義,甚至是信仰上的道義,對這些人好感,或是「得人恩果千年記」,有沒有這些感覺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不覺佔任何人便宜,他們亦根本不是想給我任何便宜。在工作方面,也沒有所謂利益衝突的情況發生。我說多一遍,接受這些、考慮這些邀請之時,有一個最大原則,就是無任何利益衝突的情況之下才會考慮。各位議員,我希望可以考慮到,我作為特首已經差不多七年,在這七年時間,我對外旅遊很多次,公務、私人很多次,剛才所說的,只是我說給大家知道,離開香港坐飛機,是不是用商營客機,而不用商營飛機的時候是有兩次。不要常說我常坐私人飛機、佔人家便宜,我沒有這樣做。但我只是希望說出來,解釋給你知道,盡量向各位解釋,我可以說得到的,就說出來,亦明白我現時的所有做法是對市民的期望,同各位認為我應該按照的操守標準,是有所差距的,我是承認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多答一位議員的提問。

李國麟議員:行政長官,今次這事件,其實,我相信不只是公務員或香港人,我相信你的團隊都會看到有很多問題存在,雖然你今次來到答問大會,都交代一些事件,以及道歉。行政長官,你覺得今次在政治上這麼不正確的行為,你除了道歉外,你還有那些具體的可以交代呢?比方說,有一團隊,有一位司長的朋友,犯同樣的錯誤,你是否只是容許他道歉後,就可以算了呢?

行政長官:我已經向各位說了一連串工作,首先,我多次透過在香港的電子傳媒及書信,解釋了我所做的方法及立場。另外,我今次來到立法會要求給予機會解釋先因後果,全盤托出,向各位解釋。另外,亦委任了一個特別委員會,跟進以後怎樣用新規矩方法。另外,亦向各位議員承諾,如廉政公署調查時,我會全面配合。我認為我所做的,是做了我應做的工夫。我再解釋一次,我所做的事,市民批評的,不會在我問責官員中發生,原因是我們制度上,他們會有一個批准的上司,而我因職位的原因,是沒有亦不可能有這安排,而做出這矛盾的事情。我很希望各位議員真真正正諒解。

李國麟議員:行政長官其實沒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是可否具體說出有些甚麼措施做這事情?我想問行政長官,你說的會做,在個人上有否一些具體措施會向我們公眾及你的團隊交代一番,以挽回我們的信心及你團隊的士氣?

行政長官:我今日所做的,以及我發給公務員的信,唯一的目的,就是剛才李國麟先生所說的,希望他們了解我對這事情的反思後的結果,以及跟進的工夫。我很相信會得到起碼一部分公眾和市民,以及我們公務人員的諒解,亦希望得到你們各位議員的諒解。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0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