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二)(只有中文)
********************

梁美芬議員:主席,行政長官。剛才特首的道歉,我想我們都會感受到對於你在四十五年來,在今次遇到這麼大、涉及香港政府廉潔問題,應該都是非常傷心。我想我們都是一樣,但在這麼多大大小小的傳聞中,我自己看到最嚴重的,其實都是牽涉到黃楚標先生。所以,我很想特首在今日透過這個機會,與我們說清楚,你何時認識黃楚標先生?在黃楚標先生作為大股東,申請數碼廣播時,你與他的交情怎樣?以致你在深圳租用其屋時,你是否意識或很清楚知道他是數碼廣播的大股東?同時,是否已經將所有租賃手續全部做清呢?

行政長官:我是在一些社交場合,大約七、八年前認識黃楚標先生,一年見面三幾次,不是很多。有關你剛才所說黃楚標先生是數碼聲音廣播股東,有關申請問題方面,剛才我向劉慧卿議員說了,(我)是公私分明的,不可以因為有交情而影響任何政府重要政策的決定。

  還有,政府批准任何廣播牌照,程序是相當嚴謹的,並不是由行政會議直接審批。我們有法定、獨立的組織──廣管局、廣播管理委員會,它透過透明度、競爭手法,然後審核所有申請。申請(過程)亦是很嚴格和專業的,才到行政會議。行政會議除非有很特別的原因,才會修改他們的建議。剛才我解釋過,如果單是朋友方面,行政會議是不需要任何申報,因為香港來說朋友是很多的,最主要是朋友之間有否利益衝突的情況。

  在行政會議討論香港數碼廣播DBC牌照問題時,我們是根據廣管局所作的建議而作的,而行政會議的決定亦與廣管局的建議是一致的。討論時,我們圍繞荍畯抳{識的幾個朋友,不單是黃楚標先生。在我來說,我又認識夏佳理先生和鄭經翰先生,而差不多行政會議每個都認識。最後決定就是這些所謂朋友是不需要申報的。行政會議討論牌照時,我的的確確沒聯想到,我在深圳未來居所計劃,與香港數碼廣播一名股東之間的關係。所以,我當時沒為這件事情作特別申報。但我已經說過,公還公,私還私,我是不會因為我某些私人活動而影響我的公務,特別是在行政會議任主席的責任。

梁美芬議員:特首,你可否確認在數碼廣播牌照批出之前,你從沒明示或暗示,與相關的批准人員,譬如黃楚標先生他們,稱讚過他們的業績,從而都可能有間接的影響?可否確認你從沒這樣做過呢?

行政長官:我向妳保證,絕對沒做過,沒說過。不單是這個,其他比黃楚標先生更相熟的股東,我沒向其他人說這是我的朋友,(提出)剛才所說的所謂「特別關照」。我數十年來,覺得這是最重要的規則。公務員很重視做批核牌照時的程序,對於任何有利益衝突的情況,有私人利益時,干擾其決定及考慮時,是十分抗拒的。我很明白尊重這事情,我亦根本永遠不會這樣做,干擾這程序,特別是干擾審批牌照的嚴肅情況時,是不應該,亦不會做。幾十年都未做過。

李卓人議員:多謝主席。特首,香港人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引以為傲,以前覺得香港是廉潔的,起碼沒有貪腐,但你的行為令人覺得我們的貪腐是否已經跟內地接軌呢?剛才你致歉的時候說是市民的期望高了、市民變了。特首,其實是不是你自己變了呢?剛才你強調自己是十分公私分明,在沒有利益衝突之下才接受款待。第一,你應該有聽過瓜田李下,你為甚麼不懂得避嫌呢?第二,你說沒有利益衝突,我們怎麼知道呢?我們市民怎知道有沒有利益衝突呢?你可否告訴我們,所有曾經款待你的所謂朋友是誰?因為如果我們不知道那些朋友是誰,我們不知道他們款待你的所有行程、價目是甚麼,譬如剛才談及泰國,你只是說有私人飛機,但是住在人家的遊艇四日三夜,難道那些不是錢嗎?你可否把這些事全部交代清楚?讓香港市民去判斷到底是不是真的沒有利益衝突呢?如果你不把名字說出來,雖然剛才有朋友說張松橋,我不知道。因為從你口中我沒聽過到底誰款待你去日本?誰款待你去泰國?誰款待你去澳門?可不可以全部說出來,然後再多說一件事,到底他們的公務去到行政會議的時候,你考慮公務的時候,你有沒有申報?不過很明顯,你剛才談及你沒有申報數碼廣播,談及西隧時,你說無需申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議員,請你盡量......

李卓人議員:剛才的問題很清楚,我希望特首交代所有和他有關的朋友,和所有和有關朋友的公務,當中有沒有申報?讓市民作判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你問了你的問題,請行政長官回答。

行政長官:有關避嫌的問題,剛才我已解釋過。我一向認為是對得起良心,遵照本子辦事的規矩,並不受大眾接納,這個我是承認的。我亦責成自己日後在這方面要特別小心,特別要規管自己,迴避一些不需要的,使人發生懷疑。可是,每次對於這些邀請我的主人,我一定會考慮他所做的生意、所作的事有沒有和我現時工作項目發生利益衝突。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才接受他們的邀請。我這次向各位議員報告這件事,真的(本荂^坦誠、希望所有資料可以鉅細無遺。但涉及個別人士的個人資料,我的確難以完全向各位解釋。剛才你也看到,有關事件的主要人物張松橋先生,我說過他是邀請我坐飛機去的,媒體十分清楚,亦已作出多次報道。你說(我)去布吉也是坐他的飛機。政府現時的程序是這樣的。旅程方面有特別的規管,就如我剛才所說,政府人員要批准。如果我接受坐飛機、坐船的款待,就不可以節省任何應該要付出的旅費。可是,在住宿方面,如果只是在住在商業機構,譬如酒店,我們一定要自己付款。在非商業的住宿方面,譬如住在朋友的家、朋友的船,則不需要申報和批准。另一方面,任何的餐宴、飲食亦無需申報和批准。(這)是分開三重來處理的。政治委任的官員是跟茬o個方法來做的。雖然這些規則對我並沒有規管,但我是按同一精神辦事。

  所以我希望你清楚明白我是盡量根據現時的規管來做事。剛才你說日本的旅程,是我和朋友自己湊錢租飛機,因為不是那麼容易在城市與城市之間(旅遊),而那一次我是完全付出價錢的。並不是因為有人邀請才做,所以和利益完全沒有產生關係。去泰國布吉那一次,我的確乘坐朋友的飛機。但我的公務和這個朋友的生意,的的確確完全沒有利益衝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卓人議員。

李卓人議員:主席,我覺得特首,雖然你已經向全港市民道歉,可是我不覺得你坦誠。剛才你還談甚麼個人資料?你不要負擔那麼重,讓我們去判斷一下你有沒有利益衝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簡單提出你補充的質詢。

李卓人議員:我已經很清楚地叫特首說出,所有款待過他的所謂朋友或富豪,然後是公務關係。如果我們不知道的話,我們怎麼知道有沒有利益衝突呢?所以,特首,最後我問你,這樣比較簡單點,如果我們立法會用權力及特權法去調查你,你會否配合或呼籲議員支持這件事,讓你有多點機會向香港市民坦誠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不能夠批評立法會做甚麼決定,但我希望議員你明白到,我作為特首,每天工作都會與不同人士見面,也會和不同人士吃飯。現時和外界接觸的頻率由以前的一星期一兩晚,到現在差不多一星期幾晚,包括午餐、早餐。在很多情況,對方不希望你透露人名,才能誠懇把事情和實情相告。所以我希望你體諒我不可以跟他們吃飯、見面(的資料),是哪一個人、每份名單、每一件事、吃了甚麼、全部公諸於世。我想這的確是很難做到的。我希望議員體諒。

林健鋒議員:特首,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經過傳媒報道,市民非常關注,亦很希望你今日可以交代清楚。我們從報章及電台聽到你就最近發生的事情作出了一些回應,你說你自己規行矩步,你是根據甚麼規矩做事?是否靠你自己約束自己?你覺得這個規矩,你所說的規矩,是否應比公務員與問責官員(的標準)更高?好像剛才所說,你乘搭私人飛機,一次你只付一個普通機位的價錢,5千9百元,一次則付18萬8千元,兩個標準完全不同,你是根據甚麼理據?你覺得這個做法對普通公務員而言,是否公道?多謝主席。

行政長官:我明白有人對這方面有很多不同看法。我自己訂的守則,盡量根據幾方面的。第一是防止賄賂條例適用於特首的規例。這個法律上的規定,有數條是適用於特首的,已在二○○八年立法。第二是內部守則。內部守則是根據現時公務員的守則,以及主要官員與其他問責官員的守則的精神。我盡量根據這些守則,但的確有些條款是沒法同樣去做。剛才我曾向議員解釋,譬如旅程接受贊助,這方面沒辦法有批准的手續,一定要自己判斷怎樣才正確。一種做法是完全不接受,一種是用公務員既有的方法,即接受後便不用付錢,因為已獲批准,這是正確的。但特首如何?所以我所做的方法是,在不會省錢的原則下,以平時機票或任何交通工具的費用作準則辦事。這是我當時以為很公道的做法。亦非香港獨特的做法,外國政府亦有這種做法,是適合所有關於沒有批准情況下的政客的做法。

  但我剛才也說過,這種做法是導致今次最大風波的主要原因,我接受這個教訓。這亦是為何要邀請李國能先生幫我一個大忙。不但是今屆政府,亦是下屆與以後的政府,應用甚麼準則辦事?如何在既能接觸社會各界民情,與避嫌和避免利益衝突之間,找出一個最好的平衡,而這種平衡可獲社會各方接納?希望他有大智可以為我思考這個問題。但剛才我所說的安排,有些人覺得公道,有些人覺得不公道;有些人覺得我較公務員為寬;有些人認為我們不同,有不同的管制方法。我承認現時這個並不合時宜,這是事實。

林健鋒議員:主席,在餘下這幾個月,特首在守則方面,你會作出甚麼調整?

行政長官:我很相信這次之後,林議員,沒有人再敢邀請我乘船,沒有人再敢邀請我乘飛機。但我自己亦會特別守規矩。在我來說,今次餘下的工作相當多,我也不會接受這些邀請,直至李先生做好新規定為止,教我應如何處理。這次教訓是我終生最大的教訓,我不會忘記的。

潘佩璆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先生,今次這件事的而且確令到香港市民非常之關注的,關注到我們香港的行政首長的廉潔問題。剛才特首也曾提及,你有一套規矩,我想知道這些規矩是否純粹由你訂出來的?因為在你之前有前任的特首,我想知道前任特首的時候,是否已經有這些規矩,傳下來讓你遵循的?還是你大幅度修改了這些規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就我所知,做公務四十多年來,對於行政長官本身,並沒有明文法例規管。直至二○○八年,我們修法之後,(採取)《防止賄賂條例》有關的適用條款。除了這個,當然還有普通法的一般性規管。但特別守則是沒有的。

  這些守則,對於規管特首方面,已經逐漸有改善。一九九七年,特區成立的時候,第一屆行政長官董先生已有所經決定。以前港督是不用繳納個人薪俸稅的,他把這個條款修改,自願繳納個人薪俸稅。第二,有關他所購買的煙酒類食品等原本不用繳稅,也願意跟市民一樣繳稅。

  從我這一屆政府開始,我在競選承諾堶惕き瑽滼o些條例更收緊。所以在二○○八年,得到你們的同意後,修改了《防止賄賂條例》,把好幾條條款,凡可以適用於特首,就已經立法成為可以適用於特首。

  另外,我自己內部的規則,也是根據現時問責官員被委任時所需要遵行的規則。

  但是有一些條款,有一些事,是沒有辦法可以執行的。好像剛才我已解釋好幾次,惟獨有一件事,就是需要上司批准的程序。而特首是沒有辦法有一個自然的、可以在香港批准的程序。作為這個在香港憲制的地位,他很難找出一個人出來。在這樣的情況下,就一定要守內部的規則。而這個內部規則的操作,是一個很小的範圍。正如剛才我所提及的,旅行方面,以至譬如住宿、宴請等,也與其他公務員或問責官員所做的規則是一模一樣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潘佩璆議員。

潘佩璆議員:特首先生,你剛才所說的事情,我聽到之後,完全感到很驚奇。你的意思是否說,九七年回歸之前,港督是不用繳納入息稅,而且他購買的煙酒是不需要繳納相關的稅項?我怕我聽得不太清楚,希望你解釋一下。

行政長官:是。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

陳偉業議員﹕主席,我發覺我們香港第一貪官的調子越來越像陳水扁。主席,在剛才的發言中,他說照足本子辦事,對得起良心。我舉出三宗個案,關於被檢控的公務員個案給高官聽。一宗是今年(發生)的,向一位認識十年的網球教練借了500元,便被判社會服務令70小時,被革職。另一宗是一位退休的偵緝警署警長,在澳門有人提供免費的住宿給他,價值是兩萬元,最後被判入獄15個月。另一位是前水務署助理督察,他受賄2千元月餅禮券,是2千元的月餅禮券,最後被判監36個月,並賠償政府1萬元。主席,這位香港第一貪官,海、陸、空的大貪污,遠超過這三宗個案所收受的利益。如果說對得起良心,又是否對得起16萬公務員?他是否應該向16萬公務員鞠躬道歉、引咎下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議員,請立即停止發言。行政長官請回應。

行政長官︰剛才我對這問題已經說得盡量衷心,從心底說出來。我所說的致歉,是考慮到香港市民對我的批評和質疑。他們是真心的,我明白的。議員對這件事的衝動,以及對我這次保持自己的規矩引起質疑而憤怒,我亦理解的。但是我說給你們聽,我最心痛的是,今次事件影響到公務員對我本人的守則、對本人的操守有所懷疑。我覺得我對他們是最大的歉意。我是明白的。但在這段期間,我亦得到不少公務員的鼓勵。他們明白到我所做的事,就像我剛才所說的,擔任特首這麼久,以為自己知道的事,但的確是有盲點。對於不停轉變的民情,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出現了落差,而這不但使某些香港市民失望,還令到我的同事覺得惆悵。我的確很抱歉。

陳偉業議員:主席,剛才我的問題是問特首,因為剛才我舉了三個例子,一宗是500元、一宗是2千元的禮券,他是否覺得他應該向公務員之外,應該是鞠躬道歉、引咎下台,還公務員一個公道、還香港清廉政府一個公道。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我認為這是你的意見,我相信行政長官已經回答你要問的問題。

(待續)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1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