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務司司長就「檢討人口政策」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瑞麟昨日(一月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檢討人口政策」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感謝各位議員就香港的人口政策提出非常寶貴的意見。各位議員的發言涉及很廣泛與人口有關的課題,我會分別研究和作出回應。

  主席,不少議員認為香港並沒有一套長遠的人口政策,對此我並不認同。

  香港特區政府一向有清晰的人口政策目標,就是要吸納和培育優秀人才,優化人口,以便推動香港發展成為知識型經濟體系。因此,人口政策應致力提高香港人口的整體素質,以達成發展香港成為知識型經濟體系和世界級城市的抱負。

  我們對於香港人口的結構變化及其所帶來的挑戰,也有很確切的掌握。政府統計處大約每兩年一次編製《香港人口推算》,當中詳細列出各年齡組別人口的未來30年的推算數目。政府統計處在二○一○年公布了一套涵蓋期為二○一○至二○三九年的人口推算,當中包括各年齡組別的人口推算數字,以及議員非常關注的內地女性在港生產的嬰兒估計日後返港的數目。按照推算,由於持續的低出生率,加上香港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延長,令本港人口老化──本港65歲以上的人口預計會從目前約90萬,急升至二○三○年的210萬,屆時65歲以上的人口將達至整體人口的四分之一。我們預料,人口老化所帶來的挑戰,將是香港首要面對的人口結構問題──預計勞動人口在10年後減少,對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有一定的影響,同時,高齡人口激增,對長者服務及支援、公共醫療、社會保障等均帶來非常大的挑戰。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
────────

  議員們非常關注到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及這些嬰兒日後可能對香港的教育、福利、醫療、住屋和就業等範疇構成壓力。

  內地婦女在港所生的嬰兒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日後可能返港就讀及定居。為評估這些嬰兒日後所帶來的影響,行政長官已在二○一○至一一年的《施政報告》中要求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集中研究兩項課題,其中一項就是有關內地婦女在香港所生的兒童返港就讀和生活所帶來的影響。督導委員會就這方面的檢討已經有進度。二○一一至一二年《施政報告》也闡述了檢討的初步結果,並提出多項應對措施。

  對於內地婦女在香港產子,正如我在開場發言時指出,我們的基本原則是:必須讓香港居民優先使用醫療服務。不過由於內地婦女在港所生的子女,將來很可能成為補充香港人口的新血,以及可以有利於香港長遠發展的人力資源,所以我們要正面看待他們,並密切留意這些兒童何時會返港定居升學。

  統計處推算第一及第二類嬰孩日後返港的數字已刊載於《2010-2039年的人口推算》,以供各相關的政策局及部門在進行教育、房屋、運輸、社會服務和醫療服務等方面的規劃工作時可作參考之用。

  然而,父母的意向可隨個人或家庭因素,或隨香港和內地社會經濟發展的因素而改變,因此,就茞臚G類兒童來港定居或就讀的數目,我們會繼續監察這個趨勢,在未來的人口推算中,考慮最新的情況,並透過人口督導委員會,按需要調整估算機制的工作。

  教育局會密切留意第二類嬰兒回港的推算數字,並且會採取措施,增加學位的供應,例如將現有校舍增設課室,或者循環再用合適的空置校舍等等。

退休保障
────

  張國柱議員特別提到人口老化的問題,而確實大家也非常關心退休保障的問題。

  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由三根支柱組成,分別為:無須供款的社會保障制度(包括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高齡津貼和傷殘津貼)、強制性公積金制度,以及個人自願儲蓄。近年來社會上有不少有關退休保障的討論,特別是有關強積金是否能為將來的長者提供足夠金額,以供他們退休之用。我們認為,必須整全地檢視三根支柱的退休保障制度,而不是割裂式地只茞援顙鉹中@根,因為我們清楚明白,從整個社會的層面去看,單憑任何一根是不足夠的。

  三根支柱以外,政府提供的一系列社會福利及服務,包括公共醫療、房屋、社區支援、長期護理服務以及經濟支援等,對於長者日後生活可以起茷D常重要的作用。

  事實上,香港人均壽命之長,在國際間可說是數一數二,這是香港多年來共同努力的一個成果,亦與香港社會有荍嗾膃陵蘆漱膠@醫療及社會福利保障,及實踐家庭照顧及鄰里互助的文化價值觀有茞鬗j的關係。

人口高齡化的公共財政策略
────────────

  何俊仁議員建議成立高齡人口基金,從外匯基金撥款,以應付人口老化的公共開支。人口老齡化的確會增加未來長者服務、公共醫療等方面的開支。在公共財政管理方面,我們堅守審慎理財、量入為出的原則,避免為將來的政府構成不能承受的財政負擔。我們在個別政策範圍推動的改革,亦有助控制長期開支,以及為日後人口老化未雨綢繆。舉例來說,我們推動醫療融資改革,視乎社會最後選擇的方案,公共醫療開支增加的壓力可以得到紓緩。

  就財政管理而言,我們認為最佳做法是維持一個多用途的財政儲備,用以應付社會在短、中、長期可能遇到各方面的需要,包括人口老化帶來的財政壓力。這種做法彈性較大,效率較高。

  至於外匯基金,《外匯基金條例》訂明,基金的法定目的是調節港元匯價,而同時也可用作維持香港貨幣與金融體系的穩定健全及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項主要目的已包括於《基本法》第113條內。

  雖然在《外匯基金條例》所設的機制下,財政司司長在處理外匯基金的累積盈餘有一定的彈性,特區政府仍然有職責審慎行事。我們不能在利用這些款項採取任何行動時,令人對我們維持貨幣及金融體系健全的能力感到絲毫懷疑,或減低了我們承受經濟不景或金融市場波動所帶來的震盪的能力。

結語
──

  主席,香港的人口政策其實有茞M晰的目標,按照這些目標,各政策局在其政策範圍內,發展及落實各方面有利香港的政策,都有一定的能力。所以,我們今後依然會繼續努力,將我們配合香港社會發展的人口政策依循幾個方向繼續做工作。

  首先,第一方面,我想再回應有很多位議員對人口政策和《基本法》的關係,以及人口政策是否奏效有所評論。我認為在過去的年日所訂的人口政策是奏效的,例如我們現在吸納了不少優才和專才,吸納的人口素質不錯。如果我們看輸入內地人才的計劃和一般就業的政策,在二○○七年,這兩個計劃一共收了超過32 000人;而在二○一一年,這已遞增至39 000人。在「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中,我們已接受超過2 000個申請名額。

  在大家非常關心的內地孕婦所生的嬰兒方面,如果我們看第二類嬰兒的父母背境,會看到他們的父親和母親有六成獲得專上教育程度;而職業方面,父親有超過七成、母親有超過三成是經理、行政人員和專業人士等;他們的家庭收入有四成達每月四萬元或以上。不論看吸納人才的計劃或內地孕婦在香港產子的家庭背景,人口素質不錯,所以不可以說我們現時的人口政策不奏效。反而,我們現時要留意內地孕婦在香港社會成為大家關注的問題,我們需要將這局面繼續穩定下去。

  梁家傑議員特別提到,到底這是一個政策問題?還是法律問題?固然我們處理內地孕婦來港生子,是有政策措施可以做,但這確實是一個法律的問題。而梁家傑議員認為我們中國婦女到美國生育,作為一個對比,我認為不是太恰當。因為問題的始源於莊豐源案,這是一個主要的成因,如果沒有莊豐源案的判決,這些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嬰兒都不會成為香港永久居民,而如果沒有莊豐源案,這四萬名嬰兒的媽媽來港生子,他們都不會有永久居民的身分。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莊豐源案的判決,依然可以有CEPA,依然每一年可以有4 200萬旅遊人士來港,當中有三分之二是來自內地的旅遊人士,所以這一個問題,我們要認清始源於當年終審法院的判決。

  但是,葉劉淑儀議員特別提到,特區政府、特首,是否關心這個問題呢?我們確實非常關心。所以最近去中央述職時,特首有向中央政府提出一些措施、建議。我們不會輕率以解釋《基本法》來處理某一些問題。在當下的情況,我們依然會倚重行政措施,盡量將這個局面穩定和盡量讓它受控。例如我們會與中央有關部門,盡我們的努力來堵截這些「一條龍」服務。總括而言,這些小孩如果有一天回來香港讀書和成長,我們也希望,好好利用這一批生力軍和人口新血,這是第一方面。

  第二方面,人口的素質對香港的經濟發展確實非常重要,特別正值香港發展知識型經濟和服務業為主的行業,提升我們的人口素質至為重要。所以,就荍畯怞h年推行的各方面措施,包括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等等,我們會不時檢視,並在有需要時優化這些計劃,以便我們可在世界各地,包括內地都可以吸納更好、更多人才來港工作。

  第三方面,我們會繼續檢視人力供求的平衡。人力是香港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源,質量兼備的人力資源對香港維持長期的經濟增長和競爭力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們會做不同行業人力供求的預測,也會就不同行業做一些評估。

  第四方面, 面對高齡人口激增,我們會評估這方面對醫療和長者服務的需求,並且在需要時作政策建議。大家已知悉周局長在過去幾年,對醫療服務怎樣可以配合長期以來人口老化,今後可以怎樣增加這方面的服務,以至其他長期護理服務,我們也有關心。

  所以,主席,總括來說,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在過去十多個月就長者到內地養老,以及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問題,作出初步建議和闡釋政策立場。但人口政策所涉及的範圍非常之廣泛,我剛才只提出了幾個最重要的題目。我希望本屆政府在餘下任期內,會就這些題目提出不同的政策方向,供下屆政府參考。多謝大家。



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0時5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