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傲翔新世代」全方位青年領袖訓練計劃啟動禮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林瑞麟今日(一月七日)上午出席「拓闊青年視野」青年論壇暨「傲翔新世代」全方位青年領袖訓練計劃啟動禮的致辭全文:

Reverend Purvis〔總幹事〕、簡(舜卿)副會長、郁(德芬)博士〔執行副總裁〕、各位嘉賓、各位同學:

  大家好﹗

  我知道今天出席的二百多位同學中有些會參加到訪緬甸、柬埔寨等地,認識當地環境和參與社會服務的活動。同學們在香港這個經濟發展層次比較高的地方,到一個經濟發展比較慢的地方去看看,有兩方面的好處,第一,「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能夠體驗香港的經濟發展比較超前的情況,將之對比一下一些未全面發展但有潛力的地方,幫助我們建立對香港的信心,另方面對看看如何服務社群,甚至是包括香港以外的社群,都是非常好的。

  我想藉今天的研討會和大家分享三方面的信息。

  第一,大家在求學時期確實要好好裝備自己。

  我還記得在七十年代讀完中學爭取升上大學的時候,當年的競爭是很激烈的,中七畢業後每年可入讀港大、中大兩所認可大學的只有約二千多人,而適齡的年青人當中,只有約百分之二可入讀大學,而當年讀完中六中七,在六至七個同學中只有一個可入讀大學。

  時至今天,香港的升學機會多了,學位課程加上專上教育文憑的課程,大約三分之二的年青人可以接受專上教育,固然從這方面看情況比七十年代時的學生較為好些,但我們不能這樣簡單地看,因為機遇多了但同期的挑戰亦會增加。首先是我們本地畢業的大學生、大專生,相互之間的競爭也多了,另外一方面,現在香港社會的家庭環境比七十年代時的家庭環境較好,很多父母有資源送子女到外國升學,到你們讀完書後,也會有很多中學時的同學從外國畢業回來,在同一時期加入就業市場。除了這些你們中學時期的同學之外,亦會有一些年青一代從外國、從內地來香港辦事、求學之後在香港求職的,這樣,競爭會是很激烈的。

  香港是一個非常開放的經濟體,我們往往不斷從外地和內地吸納人才,亦因應歐美各國經濟情況持續不好,一些歐盟經濟地區的失業率達到百分之二十,而年青人中的失業率更加高,所以那些地區比較有志氣的人看到中國有機會,香港是發展比較發達的地方,他們會來這堥D學和求職。所以大家在努力裝備自己之餘也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這世代的競爭是很激烈的,要好好準備。

  我剛才問大家有否參加學生會,有否代表學校出外去做一些活動,我為何這樣問呢,因為我覺得在求學期間多些參與這些課外活動是很重要的。當年我擔任學生會會長,每星期都要處理許多會議,和同學商量來年辦些甚麼活動,如研討會、學生節等等,亦要和其他學校合作,和校長商量,向校方申請一些資源、或向舊生籌募捐獻,籌集了資金後便要決定辦甚麼活動。

  當年在校內、校外和相關的朋友、同學和師長商量辦甚麼活動,召開委員會,協調不同意見,要達成共識,那時的一套經驗是受用到今天的。今天在政府辦事,不論是在政府內外,往往是要經這樣一個過程,明白社會的需要,研究有些甚麼方案,看看公共資源是否足夠,協調社會上不同群組的意見,然後推行一些措施。因此你們在求學期間,今日在青年會的研討會是很值得參與的,不論是在中學或大學期間,我十分鼓勵大家去推動這種活動。

  所以,第一個信息,好好裝備自己,在學校、社會擴闊自己的視野。

  第二個信息和大家分享的是,「人無志不立,志無高不升」,我們要為自己、為香港都站得高些、看得遠些。

  我先和大家看看在2011、2012這個周期,環球經濟情況並不好。例如歐盟,過去幾年的歐債危機、歐羅的匯率到底是否可維持,歐盟體系內以歐羅作為貨幣的經濟體系是否能把持,繼續推動這個貨幣制度是有問題的,因為有許多國家如希臘、西班牙等,他們都是好幾十年赤字纍纍,入不敷支。

  大家也可看看美國,早一、兩個月,美國國會民主黨、共和黨有一個超級委員會(Super Committee),本來任務是要為美國訂一個減財赤的方案,但他們未能達成共識,所以在歐美各國,OECD economies, G20,他們的問題很多,答案很少。

  反觀香港的情況還算不錯,我們相信在2012年繼續會有增長,可能比2011年的增長稍為放緩一些,我們希望今年的通脹會比去年稍為低一些。

  但是我們仍然要努力,仍然要維持就業的機會,原因是今年是三三四學制的開始,入大學的有些是三年制的,有些是四年制的,而畢業的有些是讀完中七,有些是讀完中六的,換言之求職的人會較多,教育局的同事告訴我這是double cohort。我們自己會做好準備,盡量推更多就業機會。

  回看歐美各國的情況,他們的經濟會下滑,我們亦需要準備世界經濟會第二次下滑(double dip),這是自2008年九月份雷曼事件引發的國際金融海嘯,至到今天也是餘波未了。

  香港數十年來作為一個對外開放的經濟體,是做得不錯的,可以持續有增長,而內地的發展亦是很好。大家可能聽過我們在去年三月爭取到在國家的十二五規劃中,有一個篇章特別是講到北京中央政府會採取甚麼政策,支持香港、澳門兩個特區在內地的進一步的發展。

  而在香港這方面,有兩方面是很重要的。第一是中央政府會採取政策措施,繼續支持香港發展和提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地位。第二會繼續推動香港和內地的服務行業在未來五年基本上達致自由化。

  這兩方面是甚麼意思呢?主調就是要提升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大家在家中和父母商量,聽兄姐商量,都可能知道存款用人民幣,這個情況已有好幾年。但除了存款用人民幣外,現在公司也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債券,這些也已盛行了一段時間。另外雙邊的貿易,在內地要結算也可以透過香港用人民幣結算。香港已慢慢成為一個用人民幣做生意、做投資的中心。

  剛剛在去年八月李克強副總理在香港訪問時宣布了三十多項措施,其中一部分已在去年十月開始已經有一些規定,在內地有些投資的項目可以透過香港以人民幣做這些投資。

  我和大家談這些背景,是讓大家看到在世界各地經濟低迷下滑風險下,香港有新的機遇,可以發展成為一個離岸人民幣中心,其實會提供很多就業機會給年青一代。大家讀大學可能會讀工商管理,可能讀同服務行業有關的科目,你們日後可能會做金融界,可能做工商管理、專業人士或其他服務行業,所有我剛才說的機會都很重要。

  2003年香港和內地有一個自由貿易的安排,我們稱之為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帶來自由行。自由行由2003年開始,香港每年接待的旅客大約是二千萬,到今天,在剛過去的2011年,有四千二百萬的遊客來香港,幾年之內倍增,當中有六成的旅客,即約三分之二是來自內地。

  我和大家談到這些背景對大家有甚麼啟示呢?我們看到在2012年,可能面對一個double dip第二次經濟下調的情況,但不緊要,香港經濟繼續有增長,希望再過幾年,大家讀完書時經濟環境會相對好轉,找工作會相對容易。

  這是第二個信息,繼續裝備自己,機遇依然會存在的。

  第三個信息是我們不論是做學生,做政府,做社會服務機構,都需要用心用力共同建立一個關愛社會。

  香港這個社會,若從宏觀角度看是相對比較富裕,在亞洲區內我們的GDP人均收入超過三萬二千美元,在亞洲地區內相對是高的。

  但我亦看到,香港有貧富差距的問題。在回歸後這十幾年,不同的時段,社會上收入最低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的家庭,往往他們的家庭收入是靜止不升,可能反跌。因此過去這幾年,我們為最低工資立法,幫助收入最低的人士可以提升一下,使某些行業,如保安員、清潔工人等有所保障。

  除了立法外,我們也有其他措施,就是成立關愛基金。關愛基金目標是甚麼呢?我們在立法會申請了五十億元的撥款,在商界和其他地方籌募了十八億元,我們用這個基金補漏拾遺。

  甚麼是補漏拾遺?香港數十年來發展了幾個安全網,如公共房屋,香港大約有一半的家庭和人口是住在公屋和居屋等等的資助房屋。另外是綜援的安全網,有許多家庭不論是失業、老弱或是孤兒寡婦都可以用綜援維持生活。我們的公共醫療亦相對不算昂貴,可以照顧我們九成的病人,入住醫院。在這幾個安全網之下,我們恐怕有些人會掉在安全網的空隙中,所以會用關愛基金來補漏拾遺。

  我們在過去一年多,已採納的十多項的措施正逐步推出,會惠及三十萬名香港市民,包括在學校安排學生在暑期出外遊歷,在學校安排家境較差的同學有免費午膳、資助長期癌症病人購買特效藥等。

  我向大家談這些例子是想說明大家要共同建立一個互相關懷的香港社會,這是十分需要的。我認為香港不論是政府方面或是私人機構方面都有很多資源,我們應該動用這些資源去幫助社會中環境不是那樣好的人,香港應該有這樣的能力和機會去收窄這個隔代貧窮的問題。

  我常常說,香港繼續有增長,只要每年經濟有增長,不論是政府的收入或每年的盈餘,可以由growth dividend,用從增長而來的盈餘去照顧更多有需要的人。如果我們這樣做,每年例如有幾百億元的盈餘,便可以在下一個階段籌劃如何照顧香港的弱勢社群。

  我們其實也是量入為出的,也符合基本法要求我們維持低稅制的體制,維持公共開支和收入要保持平衡。我們如果這樣做便不會跌入剛才和大家提到的歐美各國幾十年或更長時間內入不敷支,赤字纍纍的情況。

  總結來說,求學期間好好地裝備自己,多些參與這些課外活動。裝備自己不是單單讀書,而是要在社會上,校園內外多做一些認為值得做的事,從求學期間就積累更多的人生經驗,以至大家可以共同努力,可以幫到自己,幫到香港做得更好。我們是有這個條件的,亦有這個責任。多謝大家。



2012年1月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6時57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