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香港中華總商會論壇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林瑞麟今日(一月五日)下午在灣仔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出席香港中華總商會論壇的致辭全文:

蔡(冠深)會長、各位來賓、各位朋友:

  大家好!

  大會跟我說,因為今日與會人士絕大部分屬本地人,只需說廣東話就可以了。但是作為一個開始,我也應該要歡迎一下內地來的朋友。

  我知道今天有從內地來的政府代表,也包括一些企業領導人,我先代表香港特區政府,歡迎各位蒞臨香港,也感謝你們一起探討二○一二年的經濟前景。相信今天的論壇應當蠻有成果的。非常歡迎你們來到香港。

  言歸正傳,今日大家討論二○一二年的經濟前景。我想同大家分享幾方面的想法。我知道稍後會有其他講者談談人民幣離岸中心的發展、歐債危機、東南亞地區發展,以及香港的經濟前景等等。過去幾年我曾處理過跟內地的合作,也和各大商會有不少的交往。因此我有一些觀察和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認為「香港是福地」這句說話是很有份量的。也是戰後六十多年來,在我們人生歷程上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和親手掌握到的。在過去這幾年,「香港是福地」這句說話正正呈現在大家眼前。

  尚記得在二○○八年九月份發生了「雷曼事件」,掀起了新一輪的金融海嘯。但是在過去三、四年,香港不單止迄立不倒,還出現新的機遇。為甚麼?我想有很多因素,香港企業數十年來都立足於這個開放的城市和經濟體,既能夠掌握到世界各地的機遇,也能夠把這些機遇創新。

  另一方面,因為我們可以背靠祖國,祖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沿海地區和發展較快的地區已經基本完成了工業化的過程。香港也充分地參與了這個內地工業化、改革開放的過程,香港企業在內地有很深厚的基礎。

  特區政府在回歸後,逐步發展政策思維。以往我們緊緊保持自由經濟、不干預政策。今時今日在政策這個層面上,政府內部要更加積極,努力推動四個支持產業和六個新興行業。

  我們也要有一個好好的政策框架和平台與內地合作,當中至少包含兩、三個層次,即中央政府、省和區域市政府。所以剛才Jonathan(蔡冠深會長)說,「十二五規劃」、粵港合作、南沙、前海等等,正正就是這三個層次。這些就是過去回歸十多年以來,我們發展出來的一些政策思維。

  所以今日我跟大家談談三個方面:

  第一,是「十二五規劃」和我們跟內地的合作。

  特區政府在內部處理「十一五規劃」和「十二五規劃」上,是有基本的不同。

  在「十一五規劃」的處理上,我們是比較靜態的。我們一直靜觀其變,看看內地如何處理「十一五規劃」,其後我們作了一份很厚的報告書。在座有很多位學者及商家都有給我們提意見。我們也努力落實當年的那份報告書。

  在「十二五規劃」的問題上,我們內部大約於○七、○八年,已經開始思考如何處理。而我的工作就是跟國家法改委、中央相關部門提出,中央有何政策幫助香港進一步發展。

  在「十一五規劃」堶情A中央的主軸思想是繼續支持香港發展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經過多輪研究之後,我們就跟中央建議,在「十二五規劃」中,中央除了支持外,還要提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地位。

  「提升」這小小兩個字,其實蘊含了很多的政策思維,還有中央政策的定位力度是可以很大的。我們要有「提升」這兩個字,讓香港可以繼續發展,同時也要掌握中央政府最高層的政策是有利於香港的。

  去年三月份,在取得「提升」這兩個字和「十二五規劃」堶悸滿u港澳專章」之後,我們以為這只是一個新的立場、據點,往後一、兩年要繼續好好努力,去爭取實在的政策,讓中央各部委、省市政府配合落實。

  我說「香港是福地」,料想不到不需要再做一、兩年,而是不出半年,李克強副總理到訪香港並帶來信息,當中有三十多項的中央政策措施,是支持香港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中心,還有在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底下,在「十二五」的五年規劃期之內,把內地和香港服務業基本自由化。

  「基本自由化」這五個字,其實也蘊含了很多的政策思維。我們已經參與過內地工業化的過程,下一波,內地就需要大力去發展第三產業─服務業。服務業由內地GDP的百分之四十三增加到百分之四十七,雖然只是少少的四、五個百分點,對香港一個這樣細小的經濟體來說,如果可以分到一杯羹,這個力度是可以很大的。

  香港GDP的百分之九十三已經是服務行業。我們一百名勞動人口中有八十八個是從事服務行業的。我們拓展內地的市場,是由香港七百萬人口的市場,拓展到珠三角五千萬人口的市場,繼而拓展到我經常提到的泛珠三角九個省區、超過四億人的市場。

  但是要好好去拓展這些市場,我們需要內地在政策上配合;特區政府亦調節了自身的政策思維,以便我們在內地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之後,進一步發展內地這個服務業市場。這是互為因果的,我們在內地發展更多的服務業,香港這個服務業發源地就會更加發達。

  一、兩年前我們還在談論應否於前海發展金融和其他專業服務。當時就有朋友擔心這樣做會否把中環淘空,我就表示不用擔心,如果有銀行在前海開分行,總部還在香港這堙C分行有多些客戶、多些存款、多些貸款,業績自然有利於香港銀行的總部,有利於這些銀行在香港上市的地位。所以,這是雙贏、多贏的發展方向。

  經過幾年的努力,我們不單止在「十二五規劃」有「港澳專章」這些政策上的定位。李克強副總理宣布的三十多項政策措施,也正在逐步落實。所以我們在未來這幾年的發展前景是不俗的。但我們一定要繼續努力,因為全世界沒有人欠我們一口飯,每一口飯都要我們自己爭取回來。

  第二方面,在這三十多項的政策措施中,我想突顯人民幣服務的進展。

  剛才蔡會長已經提過,「香港是福地」,因為當前歐洲的銀行和歐盟政府,都在擔心歐債危機的時候;美國兩大政黨在美國國會的超級委員會(Super Committee)未能夠為減赤方案達成共識。反觀香港不單止政府的運作有盈餘,在艱難的歲月中,香港企業繼續屹立不倒,並且有新的機遇。標誌茬o個新機遇的就是人民幣離岸中心已經快速在香港成型。

  這個是經過好幾年的努力,是由CEPA在二○○三年的時候開始,由國家進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開始的。往後數年已開始在港有人民幣的存款、信用咭,經過數年的發展,有數個指標是令人鼓舞的。

  第一,在內地對外貿易有百分之八十,以人民幣結算的,現時是經過香港的體系處理的。而另外一個指標,就是剛才蔡會長所說,在香港滾存的人民幣存款超過六千億,其實應該已經超過六千二百億了。雖然近期存款增長率沒有以往般快,但都仍在增長中,為甚麼呢?因為這些人民幣存款開始有出路,不只是存放在銀行生息那麼簡單,可以運用在債券市場,以及我們現時在辦的ETF(交易所買賣基金)等等。有了這些出路,香港的人民幣市場便更加活起來了。所以第三個指標就是人民幣債券已經在香港發行約一千億。

  我們於借錢、存款、貿易結算三方面都做了工作。現時比較重要的,就是可以透過香港的系統,有獲批准在內地的投資項目,可以以人民幣注入資金。自李克強副總理八月訪港之後,在去年十月與中央有關的部門聯繫,商務部和人民銀行在十月已經公布了《關於跨人民幣直接投資有關問題的通知》,中國證監會亦發布了《基金管理公司、證券公司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試點辦法》,這些規定讓香港「近水樓台先得月」,享有一個非常獨特,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地位。

  在座很多位都是做生意的,做生意說的是“first mover principle”,即「學無先後,達者為先」。在全世界來看,不論是金融中心或大城市,境外人民幣服務都以香港做得最闊、最廣、最深、最多元化。中央相信香港可以辦好人民幣逐步自由化有好幾個實在的理由:一是因我們是國家的一部分;二是因香港為國際金融中心;三是因我們有法治;四是因香港具有廉潔的體制。所以,以香港作為人民幣逐步開放的地點,可給予內地和國際信心。再者,香港有自己的金融體系,在這媢B作不會影響內地非常關心的金融安全問題。

  所以,第二個重點是香港是福地,當世界各地有很多問題時,我們都有很多新機遇,而標誌茬o新機遇,就是香港已快速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中心。

  第三點,因為大家在內地有很多投資,我相信有部分中總的成員和朋友,對兩岸關係都很關心。在過去數年,特區政府配合兩岸情況的發展,並因應兩岸關係的提升,香港都很茩姘鴷x關係。

  我們前年就正式成立了「香港台灣經濟文化合作協進會」,而台灣方面,亦成立了「台灣香港經濟文化合作策進會」。港台之間的兩會,其實是參照內地及台灣方面兩會架構來組成。當然,香港與台灣關係較簡單,因此港台兩會的規模亦較小。但港台兩會的成立,是標誌荋銗x之間的關係正常化。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於去年夏天八月份,港台兩會年會公布了一系列的合作成果。雙方很歡迎香港可以在台北設立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而台灣方面,亦將以前的中華旅行社更名為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這兩個辦事處的成立,與港台兩會的成立可謂相映成趣。我們爭取於二○一一年讓港台關係有所突破,為港台關係打下基礎。有見兩岸關係的發展,亦明白二○一二年台灣有總統大選,而香港同年亦將有多場選舉,我們希望不論二○一二年局勢如何改變,港台關係都可以進一步發展下去。而我相信在亞洲區內,國家崛起的情況,我們已經在二○一一年盡力將兩岸關係當中可穩定下來的元素辦妥。

  我認為不論做生意或在政府工作,一定要居安思危,一定要認清楚將來發展可能面對的種種因素,包括哪些有風險?哪些有機遇?如果說風險,過去數年自從二○○八年九月份,新的金融海嘯湧現、歐債危機,美國出現財赤問題,這些風險,其實香港企業界在過去數十年已經歷多次。雖然這些風險的規模越來越大,但因我們已有亞洲金融風暴的經驗,在九七年至○三年間,香港的企業、中產及專業人士,已經歷過艱難歲月,面對當前的問題已有一定的準備。

  現時不論企業或個人的借貸情況都不會太高。不論是公營或私營部門都沒有債台高企的情況,因此我們有一定的條件去面對這些經濟下滑的可能性。而自二○○八年九月過後,不少的經濟學家或政府的領導人,都經常會提醒大家要慎防出現double dip,即自從二○○八年九月至今天,會不會有第二次的經濟下調。這樣,居安思危就是要好好利用我們的資金,繼續生存下去的條件,這方面我對香港的企業家是有信心的。

  特區政府會繼續審慎理財,有盈餘時當然要盡可能來回饋社會,為市民、有需要的階層提供更多的服務。但是,基本法是要求香港維持一個低稅率和公共財政收支平衡的特區,這些我們是會緊守的。

  除了要慎防這些風險外,我們要充分利用各種機遇。例如剛才與大家介紹在「十二五」規劃期間,我們可以掌握新的機遇;在香港發展離岸人民幣中心如何可以進一步提升香港國際金融的地位。

  我預期在二○一二,香港的GDP增長會較去年緩慢。與此同時,二○一二年的通脹率亦未必會如二○一一年那麼高。因為國際上的期貨市場和食物價格等都有一些放緩的趨勢。但是特區政府仍會繼續密切關注通脹的問題,特別要為香港的勞動階層和勞苦大眾謀福祉,同時亦要繼續努力維持低失業率的局面。若今年經濟的增長沒有往年那麼好,我們要密切留意會否導致新的工種和職位減少。

  同時今年開始新的「三三四」學制,而大學今年會有三年制或四年制的學生。以往有些中學畢業生在讀完中七不再升學而出來找工做的,但今時今日他們有可能讀完中六就不再升學而出來找工做。所以蔡會長你們做商會的,我希望你們與政府在二○一二年能好好合作,如果勞工處有任何方案,希望大家收多些學徒、見習生等等,共同努力為香港社會和勞苦大眾謀福祉。

  我在此祝願大家在二○一二年排除萬難,更上層樓,亦祝願大家的營業額步步高升。

  多謝大家。



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2時16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