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急切質詢二題:兩電電費加幅
****************

  以下是今日(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華明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24(4)條提出的質詢及環境局局長邱騰華的答覆:

問題:

  本年十二月十三日,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下稱中電)和香港電燈有限公司(下稱港燈)公布明年電費加幅,兩間電力公司(下稱兩電)的加幅非常大。中電加幅達到百分之9.2,港燈加幅為百分之6.3,而縱使其後港燈宣布會優化現行電費累進收費制度,以減低電費調整對基層市民及中小型企業的影響,但相信加幅會進一步刺激通貨膨脹(下稱通脹),加重市民負擔和商戶經營成本,使嚴重的通脹問題進一步惡化。政府表示,與中電商討加電費時有分歧,包括中電營運開支預測增幅高於通脹和電費建議中包含過早的資本開支。但政府和中電並沒有詳細解釋。近日兩電宣布明年大幅增加電費,引起民怨沸騰,行政長官也罕有地公開批評。政府表示其中一間公司在最後階段同意調低加幅,但另一間公司則仍未有積極回應,這做法是前所未有的。由於新電費會在明年一月一日實施,時間緊迫,而且有迫切的重要性,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會否立即公布兩電的五年發展計劃內容,以及電費的加幅是否仍有下調的空間;

(二)中電提出增加百分之6.25的基本電價的理據為何,以及當局是否認同;及

(三)鑑於政府指計算基本電價時,營運開支預測增幅高於通脹,以及包含過早的資本開支,政府可否進一步闡釋?

答覆:

主席:

  政府每年都嚴謹地審議兩家電力公司提交的電費加價建議。正如我剛才回答李慧k議員的主體答案中提到,每年在收到兩電提出的加價建議後,政府的會計師和能源顧問會在《管制計劃協議》(《協議》)的框架下,從兩個層面、五個重點去進行把關工作。《協議》自二○○九年實行以來,經過我們審議後,兩電每年的基本電費加幅,都未達至發展計劃的基本電費率的上限。

  我認同李華明議員問題中提到,今年的情況是「前所未有」的。事實上,過往數年,政府和兩電在電費的商討上,雙方在據理力爭的同時,亦展示了對《協議》既作為管制框架,亦提供空間予公司為電力供應作出長遠投資。雙方對此目標,互相尊重。兩電在維護公司的利益的同時,亦接受政府提出關於資本投資及其他開支的合理質疑,並適時剔除有關項目;至於每年關於電費穩定基金和燃料費條款帳的結餘,雙方經過討論後,亦都能達至共識。

  但是,今年的情況特別的是,兩家電力公司其中的一家,在面對政府在審議期間,和及後行政會議、立法會,以致市民大眾的質疑時,仍然相當堅持。

  就李華明議員的問題,現回覆如下:

(一)在電力公司的資本投資方面,正如我們在二○○八年初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中顯示,中電和港燈在本個發展計劃先前獲批核的資本投資上限,分別為399億及123億,當中主要包括:

(i)擴展及改善輸電和配電網絡,以配合新發展區如西九龍和新鐵路路線等發展,並增L供電質素及可靠性;
(iii)安裝減排設備如煙氣脫硫裝置等;
(iii)維修及翻新發電設施;以及
(iv)提升客戶服務。

  經審議後,我們認為中電仍有下調電費增幅的空間,並已促請中電回應。正如我之前所說,中電剛在今早作出修訂。

(二)及(三)政府認為中電來年基本電費加幅中,營運開支增幅,正如中電公布達11.2%,遠超通漲。中電表示,由於它在二○一一年將一些保險退款回饋用戶,令到其二○一一年的營運開支不尋常地減低,致令其二○一二年的增幅擴大。但政府留意到,中電二○一一年的營運開支並非所言的特別低。相反,二○一一年的營運開支比以往所有年份的開支為高。我們所指的營運開支,已剔除折舊、購買核電等彈性較少的項目,它主要包括人工、行政費用等,政府因而要求中電透過加強成本控制措施,進一步減省營運開支,以減低來年電費增幅。

  就中電的資本投資,政府質疑的「過早投資」主要涉及為提高發電容量進行的「籌備工作」及「初期工程」,預測在二○一二年所需的開支以億元計,並非單單中電所指的可行性研究。這些項目尚未被充分審訂或被納入現行發展計劃。由於二○一一年中電的最高用電需求較二○一○年為低,因此沒有足夠理據支持提高發電容量,因而我們要求中電將有關開支從二○一二年的預測資本開支中剔除。

  中電提出的另一項論據,是基本電費增幅主要由於減排工程的資本開支所致。要求兩電減排,是政府贊同的。不過,我們必須指出,中電的燃煤機組減排工程,已於二○一○至二○一一年分階段完成,所以,因減排而產生的資本開支,並非導致來年基本電費加幅的主因。政府質疑的「過早投資」,雖然對二○一二年的電費影響不大,但由於相關工程涉及加大發電容量,未來如需繼續投資於這項工程,可能涉及龐大資本開支,及引致更大的基本電費加幅;反之,如批准這些初期工程,但最終加大發電量的工程不被接納,現階段的工作及初期工程將會白費,而市民亦要白白支付這筆開支。故此,在未能確立新發電容量前,我們要求中電將有關開資從二○一二年的資本開支中剔除。

  此外,我們認為中電可透過增加燃料價條款帳負結餘及減低電費穩定基金去紓緩電費升幅。以燃料價條款帳為例,中電預算中的8億元負結餘,遠比發電規模較少的港燈為低。不過,我理解到中電進一步調低增幅時,會將負結餘調升到14億元。

  在電費穩定基金方面,中電在記者會上預測於二○一二年年底基金結餘為三億,並形容這是過去25年來最低的結餘水平。在此,我們需要提出幾項數據:

(i)第一,中電在二○○九年預測當年年底的基金結餘為1.5億元。因此,現時預測的二○一二年年底3億元結餘並非中電所言的25年來最低的結餘;

(ii)過去十年中,中電有八年低估其基金結餘,因此政府對中電的基金結餘的預測,尤為審慎;

(iii)兩間電力公司之間,中電一直維持較大的基金結餘。在二○○一至二○○八年,即上一個《管制計劃協議》期內,中電的基金結餘平均接近30億;新的《管制計劃協議》引入管制後,政府將基金結餘上限由每年本地售電收入的12.5%收緊至8%,中電在二○○九年之後的基金結餘,雖然由16.5億元逐年下降,但仍高於另一間公司。相比之下,港燈過去十年中四年的基金結餘為零,其餘年份,最高只徘徊在3億至5億元左右;

(iv)另一項會影響基金結餘的是向廣東賣電的收入。中電在調整其來年的基本電費時,假設二○一二年並沒有如往年一樣向廣東出售電力。由於有關售電的淨收益,八成須回饋用戶,若中電來年會向廣東售電,其收益很可能會納入基金中,令結餘增大。

  電費穩定基金的設立,正正是要紓緩電費增加對公眾的影響。現時香港正面對環球經濟前景不明朗及本地通脹壓力,這正是電費穩定基金發揮作用的時候。基於以上各點,我們認為中電仍有空間,減低電費的加幅。



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3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