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急切質詢三題:兩電電費加幅
****************

  以下是今日(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湯家驊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24(4)條提出的質詢及環境局局長邱騰華的口頭答覆:

  根據能源諮詢委員會的聲明,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中電)的電費穩定基金尚有龐大盈餘,而兩間電力公司(兩電)亦可能因早前一項終審法院判決,而獲政府退回過去數年多收的數以億元計的差餉及地租。儘管如此,中電及香港電燈有限公司(港燈)仍於本年十二月十三日的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聲稱,因為原材料價格大增,令它們的經營成本亦增加,需要大幅增加電費,兩電明年的電費加幅分別為百分之九點二及六點三。雖然其後港燈宣布會優化現行電費累進收費制度,減低電費調整對基層市民及中小型企業的影響,但兩電電費的整體加幅仍遠高於通貨膨脹率。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兩電分別如何計算出加價的幅度;鑑於港燈表示預算來年煤及天然氣的價格分別有單位數及雙位數之增幅,政府是否知道這些實際數字;若然,該等數字分別為何;若否,為何沒有要求兩電清楚交代;以及有否查究這些原材料價格的加幅實際上有多大程度影響電費的整體加幅;若有,影響為何;若否,為何沒有查究;

(二)鑑於兩電同意各自從同一市場購買原料,政府可有查究為何兩電計算出的加價幅度竟然相差甚遠;若有,查究結果為何,以及相差的幅度是否因營運欠佳所致;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政府有否評估,兩電可能獲政府退回差餉及地租,以及中電的電費穩定基金尚有龐大盈餘,對於兩電計算明年須調高的電費比率有否影響;若有,情況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電費的兩個主要組成部分,是基本電費和燃料價條款收費,即燃料費。有關兩電用於燃料費的開支,根據政府和兩電的《管制計劃協議》(《協議》),是採取實報實銷的方法的。近幾年,隨荍畯拊磟I多項改善空氣的措施,包括透過收緊兩電的排放上限,並要求兩電逐步以較清潔的天然氣取代燃煤作為發電燃料;再加上兩電一些過去以較低價錢簽訂的天然氣合約臨將屆滿,新合約下燃料的價格難免較舊合約為高,對電費中的燃料價格構成了雙重的上升壓力。

  政府在每年兩電的電費檢討過程中,我們的會計師和外聘的獨立能源顧問會集中三方面審議兩電提交的燃料費的資料,包括:

(i)公司提交的購買能源合約的資料。例如,每份合約的天然氣氣價是否反映簽約時的國際水平的合理價格;

(ii)公司就燃料價條款帳至年終的負結餘的估算。有關的估算取決於多項浮動的因素,例如用電量引致的燃料使用量等。因此,兩電在提出加價申請時對燃料價條款帳負結餘的預測,往往與年終結餘時的實際數字有出入。而由於燃料價條款帳的負結餘以記帳形式,在加價壓力沉重的年份,電力公司亦有空間在不影響其盈利的情況下,承擔一定的負結餘,以紓緩電費加幅的壓力;及

(iii)公司是否已盡全力透過各種方式,將燃料價格及與其相關的開支降至最低水平。這方面的例子,是我們於二OO八年透過與內地簽訂能源合作備忘錄,以西氣東輸供港天然氣及相關的管道,取代原先中電建議興建的價值104億元的液化天然氣接收站。

  關於使用清潔能源而引致電費上升的壓力,政府、市民以及整體社會是理解的。但我們並不能夠因此而放鬆對有關燃料開支的審議。我們的原則是應加則加,對於上列三項審議重點中不合理的燃料開支,我們是不會予以認同的。我們的原則,是不能讓清潔能源成為兩電在沒有充足的理由下加大投資,牟取額外利潤。

  就湯家驊議員的問題,現回覆如下:

(一)電費組成部份包括「基本電費」及「燃料價條款收費」。每年兩電厘定電費調整幅度時,政府會仔細檢視電力公司的經營成本、資本投資、燃料價格、控制成本和提高生產力的措施、燃料價格調整條款帳(燃料價條款帳)和電費穩定基金結餘、准許利潤等因素,一方面減除不必要的資本及營運開支,另一方面爭取空間,通過建議調撥電費穩定基金及燃料價條款帳結餘,穩定電價。

  在審閱兩電的燃料價格時,我們會聘請獨立能源顧問協助審閱燃料價格,分析其預測是否跟隨國際市場走勢,以及是否在合理的水平。顧問亦會審閱兩電近年的天然氣價格預測,確保價格是根據供氣合約內制定的價格計算方程式而厘定。政府亦會定期審閱兩電的採購政策,以確保其有嚴謹及有系統的措施,以合理的價格購買燃料。在兩電簽訂長期供氣合約前,我們亦會在顧問協助下,審核合約內制定的條款,是否合理。

  近年,為改善空氣質素,香港正逐步提升發電能源組合中天然氣的比率。增加使用天然氣發電,發電的成本難免上升。這是政府和民眾理解的。不過,來年,面對環球經濟前景不明朗及本地通脹壓力不斷攀升的情況下,我們已建議電力公司增加燃料價條款帳負結餘,以降低電費升幅。港燈接受建議,進一步擴大其燃料價條款帳負結餘至十多億元,但中電原先拒絕採取相關手段,而中電在今日調整前的燃料價條款帳負結餘約為八億元;但以中電的發電規模而言,我們認為有條件進一步增加其負結餘,而據我了解,正如我剛才所說,今早中電在調低其電費升幅時,將負結餘增加至14億元。

(二)兩電燃料開支出現差別,是由於兩電的運作模式及規模效益不盡相同,其燃料組合亦有分別,例如中電相對較多採用天然氣發電,其約三成電力由不需計及燃料成本的核能發電,港燈則大部分採用燃煤發電。加上兩電在不同年份簽訂的天然氣供應合約會有不同價格,綜合以上各因素,兩電的燃料成本及燃料價條款收費有所不同。

(三)我們認為電力公司繳付的地租及差餉作為《協議》下的經營開支,是由電力用戶通過基本電費分擔支付,故多繳給差餉物業估價署而又獲退還的款項理應實質歸還用戶。我們已要求電力公司盡快向客戶退還相關款項。

  終審法院就港燈對差餉物業估價署二OO四/O五年度地租及差餉的計算方法所提出的上訴,在二O一一年六月作出原則性的裁決。這個裁決使港燈得到差餉物業估價署發還在二OO四/O五年多繳的地租及差餉,約為1.41億元,以及利息3,000萬元。按上述裁決,差餉物業估價署正與港燈商討其後各個年度的估價及應該退還的款項,並已向港燈退還了一筆款項。中電與差餉物業估價署就中電供電系統評估方法的訴訟尚待審理,唯參考港燈案例,預期中電亦可獲退還地租及差餉。

  在電費穩定基金方面,中電預期至二O一二年年底結餘為三億元。正如我回覆李華明議員提問中指出,我們認為中電仍然有足夠空間,通過調撥電費穩定基金,和增加燃料價條款帳負結餘,調低電費升幅,以減輕用戶的負擔。我亦看見它剛剛於今早作出一些調整。



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0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