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第六十四屆周年會員大會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瑞麟今日(十一月十七日)出席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第六十四屆周年會員大會致辭全文:

Kennedy(廖達賢主席)、Christine(方敏生行政總裁)、各位社聯的朋友、各志願機構的同事:

  大家好。Kennedy說得對,我是第一次以這個身分來到社聯的活動。以往有其他不同的活動在社聯這媮|辦,我也曾經參加。但是跟大家談社會服務,確實是第一次。

  我要說的是,在座多位在社會服務界直接投身這方面的服務多年,而我正式參與是在近期。但是我有很多朋友、當年在港大的同學,時至今天,大家見面仍很頻密,他們很多都從事社工,也有做教授的,例如在座的Sandra Tsang,這麼多年仍保持聯絡,因此對香港社會的需要,我基本上是掌握和認識的。

  而我們七十年代的同學,畢業的時候加入SWD(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社會福利署)或者voluntary agencies (志願機構),大家辦事都很吃力,當年的工作壓力不少,如果說case load (個案量),70、80個已經很困難。但是我聽聞,現在的社工,如果是做個案的,超過一百個也有。所以香港社會的需要確實很大。

  要談今日社會服務的夥伴關係,我想先說說我們成長的年代的情況。

  我們這一輩人很多都是戰後出生,當年的香港社會百廢待舉,政府方面掌握的資源有限,非常依靠各個不同的志願機構,NGOs在很多範疇為香港人提供服務,包括醫療、房屋、社會服務、教育等等。

  我自己就讀的中學,有很多傳教士從外國遠道而來,對香港年青一代有教無類,提拔莘莘學子。我們從他們身上不但學到知識,更從他們身上觸摸到外國社會、西方文化的影子。我們不但讀外國歷史,也從他們身上學到,在外國社會這些飽學之士如何做人。

  大家在五、六十年代出生,在七十年代入讀大學或專上學院的,都有這種經歷。

  七十年代開始,香港經濟起飛,我們差不多已經全面工業化。過了七十年代,香港的工業化已經非常成熟,開始遷移到內地。也因為我們在七十年代開始經濟騰飛,政府的資源多了,可以大量建公屋,可以有比較多的資源投放在醫療、社會等等的社會服務。亦從那個年代開始,政府資助非政府機構、志願機構、NGOs等,比較有制度,每年的增長也不錯。

  過去幾十年,我們跟在座各位所代表的機構已經建立好夥伴的關係。對政府來說,這個夥伴關係非常重要。

  首先,我們負責資助的機構差不多有170家。政府方面,我們訂定整體的政策,訂立一些安全網政策,作為政府面對所有幾百萬的香港市民。而這些一視同仁的安全網,不論是公共房屋、綜援,還是其他服務,政府都作一視同仁的安排,這是合乎邏輯的。

  但是,社會上並不是one size fits all,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某一套政策。作為NGO,你們站在社會需要的最前線,每天在把脈,可以提供一些政府未能提供的服務,或者是有別於政府所提供的服務,那就更加切合市民的需要。

  最後,因為你們在社會上有這麼多不同的經驗,以及投身社會服務有這麼多不同的觸覺,你們可以向政府反饋意見,對我們釐定社會政策是很重要的。時至今天,香港的NGOs,也就是社聯所代表的很多不同的機構,已經成為香港非常重要的元素。是香港social fabric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我第一個強調的信息就是,政府和社會志願機構的夥伴關係,是我們服務香港市民最重要的一個基礎。而這個基礎,我們必須要繼續強化,繼續悉心栽培。在政府方面,我們非常看重;而各位投身社會服務幾十年,都是建立這種夥伴關係很重要的元素。

  我第二個想和大家談談的信息就是,政府方面會不斷投放更多的資源到各方面的社會服務,並且會不斷培訓更多人才去投身這方面的服務。談到資源,在二○一一至一二年的財政年度,我們投放在社會服務方面總共有422億港元,佔每年經常開支大概為17%,僅次於教育;另一方面,比對一九九七至九八年度,當年的撥款到今天的撥備,已經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一十以上。這個當然是因應香港社會各方面的需要,才會有這個資源的增撥。

  除了投放資源,我們還要不斷培訓更多社會服務人才。所以,在專上教育方面,我們自一九六一年成立社會工作訓練基金,在過去五十年不斷支持大家有更新的學習,修讀文憑專業課程。去年,這個基金共批出300多份申請。

  此外,我們在獎券基金下撥備了10億元,成立「社會福利發展基金」,特別為資助非政府機構的朋友參加不同的培訓、不同的專業發展課程等等。由去年初開始接受申請,時至今天,我們已經批准了2億6千萬元的資助。我們亦在培訓方面的課程批出了1億4,300多萬元,這個佔總撥款的百分之五十五以上。資源的撥備是不會停的,而人才的培訓亦不可以停下來。因為我們的社會越富裕,我們的需要亦越大。

  說到這堙A我要談第三個信息,也是一個比較重要的信息。我們在提供社會服務,一方面要多元化,另一方面需要補漏拾遺。何謂多元化?相信大家都有留意行政長官在十月份宣布的《施政報告》,我們在各方面有一些新猷,特別是照顧老人家、弱勢社群和殘疾人士。

  第一,我們提出兩元票價優惠計劃。以兩元乘搭公共交通,希望可以鼓勵長者和殘疾人士更加融入社會,更加mobile,更多出外活動。

  另一例子是,在商量一段時間後,我們最終決定了廣東計劃,讓長期在廣東居住的長者可以有相等於生果金的零用錢。我們選擇廣東是因為廣東和香港毗鄰,我們現在又正興建很多大型的基建,包括港珠澳大橋、高速鐵路等等。因為廣東位處香港毗鄰,如果有這方面的安排,我們希望在廣東定居的香港居民可以在那堨肮§o比較舒適一些,安樂一些。

  在立法會,(在座的)張國柱議員也知道,有議員曾問我們,為何不包括福建?為何不擴闊一些?我們很小心考慮過這些,如果放得太闊,隨時會有其他的要求。譬如說香港的永久居民,如果移居到外國,例如加拿大、澳洲,是否可以有同樣的計劃,不單是廣東計劃,還有加拿大計劃、悉尼計劃等等。所以我們現時是限於在香港毗鄰的地區廣東。而我們相信如果計算移居內地的長者,九成在廣東,應該可以處理絕大部分的個案。

  我相信這個廣東計劃需要大家在座所代表的NGOs幫忙,因為稍後社會福利署要招標找一些機構來幫我們處理在內地的個案,跟進和核實身分等等。這些大家都是熟悉的。

  另外一個服務多元化的例子,就是社區照顧服務券,這是另外一個比較新的計劃,是錢跟人走,希望長者需要的服務可以由他們決定去哪些機構購買或申請,希望可以更加體貼各位香港市民所需要的服務。

  除此之外,我們近年為了服務要多元化和切合香港市民的需要,成立了很多基金,例如「創業展才能基金」、「兒童發展基金」等等。我們希望可以更貼近社會上的需要。

  「兒童發展基金」獲撥備3億元,現在和社會志願機構一起合辦,鼓勵年青人每月儲200元。亦有商業機構資助,配合起來,不單儲蓄200元,每個月可以儲蓄400元。

  Christmas快到,各大商場在聖誕節期間會有一些詩歌隊、詩班團為大家唱聖詩。他們如何籌款呢?就是在唱聖詩的時候,每一個詩班員要先捐200元給小朋友,才可以上台唱歌。這是一個很好的方法鼓勵大家參與。要多元化,要補漏拾遺。

  補漏拾遺的還有近日我們的一項工作──關愛基金,是過去一年多開展的。我和Christine、社聯蔡海偉,我們開委員會的時候有機會見面傾談過,我說:香港有一個不錯的安全網,有綜援、公共房屋,照顧到香港人大部分的需要。免費教育有12年,但是始終每個基層家庭市民,他們的需要不盡相同。

  所以,我們要防止人們從安全網的空隙中掉下去,我們要有補漏拾遺的方法去承接。關愛基金現在有立法會支持的50億元,在商界籌得18億元,這是一個開始,將一些有可能有風險跌落空隙的人承接一下,用我們現在已批准的、經大家商量的十多個措施,試圖承接一下。這包括甚麼措施呢?例如家境不太好的小學生,吃午飯時不用付午飯錢;又例如我們希望可以讓他們去香港以外的地區,不論是大陸或其他地區去遊歷一下;對一些輪候綜合家居照顧服務的長者,向他們提供家居清潔和陪診服務等。在最近舉行的會議,我們也同意,如果有人所住的工業大廈茤衪n被遷拆,就給他們補貼,幫他們搬家。補貼不一定很多,可能只有幾千元,但是可以幫助他們。

  關愛基金希望做到的是在大的安全網以外,補漏拾遺,承接一下這些人。如果我們的試驗場、我們的措施奏效,政府就要積極考慮是否將這些措施納入恆常社會服務所要提供的政策範疇之內,讓有需要的市民較長期可以得到照顧。

  說到較長期可以得到照顧,我想跟大家講一講,我很感受到,我們在香港做社會服務已經好幾十年,大家在座各位積累的經驗很寶貴,你們看到社會上的需要,提供的意見是精髓。關愛基金的十多二十位朋友,每一位都像大家一樣,無私地向政府、向相關的政策局、向我提出大家認為當做的事。我很鼓勵大家,既然都是政府部門的夥伴,繼續無私地、無保留地向政府提出意見。我們未必每一項都可以做到,但是我們一定要很細心聆聽和積極考慮。

  我覺得香港社會是一個相對富裕的社會,我們的GDP per capita人均收入是32,000美元一年,在亞洲區內名列前茅;說到政府的資源,我們單是財政儲備已有數千億元滾存。每一年如果香港經濟有增長的話,往往都有幾百億元的年度盈餘。只要香港經濟繼續增長,我們在香港就有條件繼續照顧更多弱勢社群的需要。

  我們不需要像西歐各國般弄得政府赤字纍纍,因為目前我們依然有盈餘,依然有經濟增長,失業率只不過是百分之三點二(今日最新公布數字為百分之三點三),但如果大家看年青人的失業率,由十六歲至二十五歲就比較高,是雙位數字,約為百分之十。對於這些需要,我們有責任共同照顧。香港社會比較富裕,而現在繼續有增長,我們應該盡一切努力將香港有需要的人士照顧好,隔代貧窮問題一定要收窄,要讓香港的下一代能夠走出貧窮的困境。所以不論做社會服務,或是做香港的教育事業,我們做政府、做NGO的,都有一個很重要的使命,就是照顧好香港的下一代。

  我很高興,社聯已經服務香港超過六十年。Kennedy和一批朋友是香港很重要的基石,香港未來的棟樑、下一代有怎樣的前景,我們做政府的與你們都共同有這個使命,要好好照顧、悉心照顧他們。多謝大家。



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09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