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律政司司長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五環節)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今日(十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五環節)的致辭全文:

主席:

  多謝各位議員今天發表的意見。就個別涉及法治的問題,我在此作簡短的回應。

  吳靄儀議員早前談及一些涉及官員和公共秩序的案件時,她說政府「非要上訴不可」。在此,我當然不會評論個別案件,特別是有關案件可能仍在等候上訴之中。

  但我想指出及強調,在每宗案件判決後、決定上訴前,律政司特別是刑事檢控專員和他的同事,會就案件的法律和證據、判決的理據,作獨立和專業的考慮和決定,不受任何干預。吳議員也知道,這是我們行之有效的制度。

  第二,吳議員又提到相對回歸前,現在政府官員外出時有「前呼後擁」的情況,就此她予以批評。同樣我不會評論個別案件,但我想指出一個事實,一個市民大眾都看在眼堛漕さ瞗A議會亦有多次討論的事實,就是遊行示威,甚至議會內的「衝擊文化」有上升的趨勢。我相信市民都會明白,警方同事有責任平衡保障官員安全和保障市民行使基本權利,這兩方面有責任要平衡。而在執行這任務時,當中的困難、掌握和挑戰是殊不容易。法庭在個別案件的判決當中都曾經有這樣的表述和理解。

  我要順帶一提,剛才鄭家富議員就一個別事件提出投訴。當然,他在這方面可以作出任何適當的跟進,不過,就他剛才所說的事情,鄭家富議員作了一個非常嚴重的指控。他指廉政公署淪為「政治打手」。鄭議員,我們不能苟同這說法。

  大家知道,廉政公署是一個透明度非常高、非常成功的反貪機構,對這個嚴重的指控,我相信很多參與廉政公署的工作,包括行動覆檢委員會的各位市民都不會認同。

  吳靄儀議員又慨嘆香港在回歸後「人權全面破壞」。我當然明白大家對人權法治有不同的看法,但如果說香港的人權在回歸後「全面破壞」的話,我不能苟同,坦白說,也不公道。如果大家有留意一些獨立的評論,包括一些外國政府對香港情況的評論時,他們基本上認同香港「一國兩制」成功落實,《基本法》保證的權利自由得到尊重,並非剛才吳靄儀議員所說的「全面破壞」。例如在去年通過的政改方案,在政改上有突破,英國政府在最近發表的半年度報告,都對這個發展表示歡迎和道賀,另外,報告亦對個別權利的保障有正面的評價。

  第四方面,吳議員又提到「司法覆核」和「法治意識」的問題,我也希望稍作回應。

  主席,司法覆核案件增加,反映市民對自己權利更加認識,而且特區的司法制度對這些權利能作出獨立和有效的保障。特區政府包括行政長官和各位官員,從來沒有說過只要一有司法覆核挑戰政府,就等於濫用程序。

  吳議員提到律政司在去年十月發表的「司法覆核概論」(The Judge Over Your Shoulder),我不知吳議員有否看過我在這文件的序言中所說的。主席,請容許我在此作少許引述,因這是政府就這題目作公開的表述。

  「我們政府不應視司法覆核為良好管治的絆腳石,相反地,假如這項法律程序能夠以負責任的態度適當地運用,將有助提高和維持政府行為的水平,改善管治和決策工作,以及維護法治。」

  但正如大家都記得,剛才有議員提及,而我在這文件的序言中也有提及,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法官,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先後兩次提醒我們,司法覆核並非解決現代社會眾多政治、社會及經濟問題的靈丹妙藥,這個提醒都是值得大家深思。

  更重要的是,事實上,香港市民如果在適當情況下透過法律援助,曾經多次成功挑戰政府的施政和法律條文的憲法地位,這充分彰顯特區的法治意識和實質的體現。

  另外,剛才謝偉俊議員提及外傭居港權一案。我尊重謝議員和其他議員的意見,但大家明白我是有關案件的與訟人,而且我們正積極預備盡快上訴,所以恕我不能就案中的論點在議會公開討論。

  主席,我非常明白市民對案件深切的關注,包括剛才譚耀宗議員強調市民的關注點,我們現正全力以赴,準備上訴,據理力爭,期望說服上訴法庭接受政府的法律觀點。在這方面我們一直努力,而且有具權威性的憲法專家給我們提供法律意見和支援。

  至於謝偉俊議員提醒大家「人大釋法」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我們當然沒有忘記,但謝偉俊議員都可能記得,早前在涉及《基本法》條文的剛果(金)案,我們也成功爭取(終審)法院向人大提出釋法。

  最後,主席,我很多謝各位議員對我履行工作上的提醒,我會虛心聆聽,我亦會盡心盡力履行律政司司長應盡的責任。

  多謝主席。



2011年10月2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9時4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