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十月十三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黃毓民議員:主席,昨日行政長官講政治倫理,他認為有一些反對派在議會內,稍為有一些粗魯不文就是違背政治倫理。政治倫理是政治學的一個最重要部分,東方有孔子、孟子;西方有康德、亞里士多德、柏拉圖,我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項。

  最沒有政治倫理的就是你,所謂「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一個民望最低的局長,你委任他做政務司司長,公然與民為敵,請問政治何理?政治倫理何在?你解釋給我聽。

  林瑞麟搞了一個替補方案天怒人怨,你竟然夠膽在你的任期最後幾個月委任這樣的一個人,公然與香港人為敵,請你解釋為甚麼。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你的意見已經提出來,請你坐下。

黃毓民議員:我現在正在問他問題,主席。他講政治倫理,他是「亂倫」,他是違反政治倫理,搞亂政治倫理,我現在要他回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你立即坐下。

黃毓民議員:為甚麼他要委任一位民望這麼低的局長做政務司司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你坐下。

......:林瑞麟可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議員遵守《議事規則》。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無論是孔子或是亞里士多德,或是現在的政治家,現在的政治體制,都不會認為講粗口、粗暴語言、粗暴動作是市民合適的政治倫理,就是這麼簡單。

黃毓民議員:政治倫理呀!特首。政治倫理是一門社會科學,你不認識的話,我可以為你上課。我所講的亞里士多德、柏拉圖、孔夫子、孟子,孟子兩千多年前已經講過:「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你懂得解釋嗎?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

黃毓民議員:在議會堬宎氶A這就叫做「粗暴」嗎?有多粗暴?議會暴力是否粗暴?政府的行政暴力是否粗暴?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沒有回答我。為甚麼一位民望這麼低的局長,你委任他做政務司司司長,公然與香港市民為敵?你解釋給我聽,你並沒有回答。

行政長官:這根本好像十足是「爛仔」所為,不單是粗暴。你看看,現在(這堙^並不是黑社會地方,黃先生,你(到底)發生甚麼事?

黃毓民議員:我現在問你,為甚麼委任一位民望這麼低的局長做政務司司長?你不回答嘛!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梁國雄議員。

黃毓民議員:主席,他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是否清楚?清楚我的問題嗎?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兩位議員,我認為黃毓民議員、梁國雄議員,你們兩位的行為已經使到我們這個答問會無法順利進行,我要求你們兩位現在立即離開會議廳。

王國興議員:就特首發表的《施政報告》95段僱員侍產假,藉此機會問問行政長官。

  在95段,行政長官回應會在公務員首先推行這個侍產假。我是表示歡迎的,亦是一個突破,因為這麼多年來,香港人最記得曾先生說過,鼓勵香港人生三個,但是有些甚麼措施,就一直都聽不到。終於,今日我們聽到有些措施了。但是在95段堶悸煽X句說話,仍然有些細節我希望特首能夠作進一步的交代。

  現時公務員大概是16萬,但是還有政府的資助機構、政府的公營機構,是否都會同時同步,與公務員一樣可以享受這個男士的侍產假?

  再者,特首你在這婸﹛A提供這個有薪侍產假,想問究竟是多少日?工聯會一向建議七天,不知是否七天?

  同時,在最後的那句說話堙A你提到會小心衡量香港的實際情況。這個「小心衡量」究竟要衡量多久呢?怎樣才叫做「小心」?會不會說給我們知,有一個時間表,盡快立法有薪侍產假。最好,可不可以在這個立法年度內完成?

  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首先,主席,對不起,我想說幾句說話。

  我希望各位議員明白到,行政長官和所有的主要官員,出席這個會議的時候,他的權利和議員是一模一樣的。

  不過,你翻聽剛才黃毓民先生所說的話,如果你說我有些行為很像「黑社會」的時候,相對他剛才所說的,當冒犯是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很相信這個「冒犯」已經開始了很多次。

  我不停感覺上受人冒犯了很多次。他的說話是粗暴、侮辱、冒犯,樣樣都齊。如果你翻看片段的時候,請各位翻看剛才他的行為和所說的說話,當我想解答的時候,他又站起身又大聲叫喊,是當然的所為,大家都親眼見到,香港人在(看)電視也看得到。我很希望各位議員,在會議廳堛瘍v利,不只是議員具有。在會議規程堶情A也保證我們亦具有。

  說到冒犯語言,我希望剛才看的,不是單純看我所說的話。剛才黃毓民開始時所說的話,和他說話時的姿勢,肢體語言,完全是香港人看得到的。

  王議員,你剛才的問題,經過立法有薪假期之後,立法最低工資之後,對於其他有關問題,對社會是有很大影響的。關於勞工和僱主兩者關係,我們一定要小心處理。

  我完全覺得侍產假在公務員體系堶情A真的可以嘗試。因為現在香港人生育低,一個男性公務員,放取侍產假,一生可能是一次或兩次。

  詳情我們尚未敲定,有關實際情況,公務員事務局會決定。我所說的是先在公務員體系媔i行,然後如果有這樣的議題,大家就可以在勞顧會討論。我知道,社會上的意見是很不同的,亦知道勞方過去數年的要求。但我覺得,現在我們想鼓勵別人生育,很多方法都要考慮。公務員方面,我們希望可以站出第一步。

  詳情方面,還需要內部作研究。是否伸展到商界,我好相信一定要經過充分諮詢和討論,才能夠進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王國興議員。

王國興議員:多謝主席。

  剛才特首未答我。我是問及資助機構和公營機構的僱員,他們都是用公帑,都是受公帑資助,公務員也是公帑出糧的,那這些資助機構和公營機構僱員是否同時跟公務員一樣享有?我希望特首能夠回應一下這問題。

  再者,剛才因為特首亦都用了我的一些時間,答了少少之前會議廳發生的事情,我亦都想向主席,請你跟進一下,剛才我看到好像有○J直擲到你們的背景後面,幸好你們兩位都沒有「中招」。我希望主席都要跟進一下,那個○J在會議廳媥謆腹A是否一個可以容許的做法?希望主席你跟進。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們先講公務員體系,在公務員事務局堿膍s這問題。關於引申到其他資助團體,每一個機構都有他們決定的方法。我想最重要是先要(看)在公務員體制如何執行,看看可否實行,然後逐步考慮這問題,好不好?

(待續)



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0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