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出席領袖論壇2011致辭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為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七月三十日)上午出席智經研究中心舉辦的領袖論壇2011的致辭全文(譯本):

胡定旭主席、各位嘉賓:

  很高興今日有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對領袖之道的看法。

  領袖這個詞語只有兩個字,但包含的意義非常豐富。

  在座的已婚人士,特別是婚姻長久而幸福的朋友,一定明白家中時刻都需要領袖主持大局。現今的男士一般都認為自己是一家之主。這當然是千真萬確的…要是我們的太太同意的話。

  要維繫愉快婚姻和美滿家庭,大家要付出大量的愛和信任,努力溝通和忍耐。簡而言之,就是要不懈努力。幸好,收穫往往會比付出多。我相信,我們在家媥ヮ鴘滿A亦可應用於領袖的討論。孔子說:「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就是這個道理。

  我之所以這樣說,因為我們需要為討論領袖這題目定下一個框架。歷史上有不少偉大的軍事和政治領袖。但是在戰亂中當首領,與在和平日子當領袖,要求截然不同。工商業界的主管往往被奉為領袖的模範,但在跨國企業當主席所需的素質,與正在開展連鎖茶餐廳業務的企業家所需的素質不一定相同。我們可從成功的運動隊伍領隊身上學到什麼?在文化界當領袖又有什麼秘訣?在學校又如何做一個稱職的校長?

  今日的講者來自不同界別。由此可見,領袖在生活不同範疇,例如政治、商業、社區及民間工作、文化藝術、市區發展、創意工業等,都是不可或缺的。

  智經研究中心本身,就是本港公共政策研究方面的領袖。我在此祝賀智經成立五周年,感謝各位在這段日子提出大量政策觀點。智經和其他智庫的工作,不單對政府有參考作用,亦為公眾和傳媒在討論重要社會議題時,提供豐富的經驗和意見。智經及其成員自中心於二○○六年成立以來,以香港的利益為大前提,為我們提供思維上的領導,我藉此衷心致謝。

  領袖近日亦成為媒體的熱門話題。我相信,在下任行政長官選舉前未來九個月,都會繼續成為城中熱話。因此,論壇和工作坊在今明兩天舉行,時間的配合實在巧妙。

  的確,近來已有許多關於我治港風格的論述。有人看過和聽過後或者會說,智經中心真是包容,竟然邀請特首談論領袖之道。也許這正好表現智經的洞察力和客觀態度,把研究這個課題放在全球政治演化的大背景上,做到回顧過去,透視現在,展望將來。

  在準備今天演講內容時,我經過一番考慮。我想與各位分享我在香港公營界別作領導的個人反思。所以,我所說的不是什麼全球通用的領袖成功要素,也不是領袖先決條件的清單。我和大家分享的,是過去差不多四十五年堙A自己在香港政府及政界的經驗總結,包括我的希冀、失敗和挫折、及容許我這樣說,偶爾的成功。

  過去六年,我擔任行政長官,我藉此把自己對領袖的想法進一步聚焦。我這些想法,紮根吾土吾民,是香港和香港人的實際體驗。我們身處的,是一個自由開放、文化多元的社會,經濟方面同樣自由開放,而城市的日常運作,均在自由報道,並無束縛的傳媒監察之下進行。我且以自己在香港生活和工作為基礎,向大家作經驗之談。

  以下讓我和各位分享一些想法。

  我相信,政要的領導能力,建基於個人素質,而這些素質亦透過他們一言一行表現出來。誠信是領導之本。要是他沒有最高的道德倫理標準,根本不可能為他所領導和服務的社會大眾信任。

  其次是熱誠,即盡心為港人服務的熱誠。領袖人物必須要了解香港市民的期望,掌握他們的情緒變化,由草根市民、中產以至富裕階層,與他們和當前環境同呼吸、共感應。這種服務熱誠,甚至須跨越世代,以子孫後代的褔祉為念,構建美好將來。領袖人物若沒有這種熱誠,在形勢困厄之際,根本難有作為。熱誠之本,在於熱愛香港這個家,信任香港人,信任大家的未來。

  作為香港的領袖,熱愛國家與熱愛香港同樣重要。香港是中國一部分,血脈相連,榮辱與共。我堅信,香港人都熱愛祖國,希望國家昌盛富強。但我亦感受到,兩地經過一個半世紀的分隔,香港必須對祖國有更深入的了解。缺乏這種了解,香港難以充份體現自己在國家發展中可擔當的獨特角色,以及明白這些發展如何改變廣大同胞和市民的生活。當中涉及的,不單只是錢財、經濟利益或其他好處。我們的領袖和社會各界,必須想方設法,憑藉自己的經驗專長和國際視野,為國家的發展多作貢獻。這些貢獻,一定會帶來豐盛回報。作為行政長官,必須經常謹記,自己同時向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負責。

  在香港要當領袖,我覺得謙卑態度和自省能力也非常重要。歷來的偉大領袖,很少怯懦之輩。從個人工作經驗所得,我認為越是身處高位,越要兢兢業業,因為責任重大,許多人都依靠領袖的判斷和表現。當然,涉及的考慮因素很多,而處理問題的方式,亦不局限於個人之見。但這並不代表領袖把自己的願景、信念和原則擱在一旁。他們反而要在追尋目標的過程中,儘量放下一己執荂A承認並接納他人或有達致目標的更好辦法。謙卑之道,亦在於遇挫敗而敢承認,百折不撓,堅毅求進。

  領導需要抱持願景,那必須是貼近民眾、適時和能夠實現的願景。我經常以務實這個詞語來形容我的施政方針,那其實就是務求把願景實現過來。要做到這一點,關鍵在於必須清楚說明並闡述願景--你的長遠政策和規劃。為什麼有這樣的願景?對香港有什麼意義?為什麼對香港的未來這麼重要?香港人有什麼可以做?你必須有紀律並堅定地實行,才能實現願景,兌現承諾。我們經常說:凡事都要說得到做得到。如果你相信自己的願景,那必須堅守信念,奮勇向前,否則最終必會損害自己的公信力。

  有了願景和綱領,我相信領袖還需要勤勉用心。我記得克林頓先生說過類似的話:「每日都是競選日」,或者管治就是「長久作戰」。那是說你需要每日勤勉工作,才能履行承諾實現願景,處理各類耗時費心的繁重問題。你一定要勤勉用心,否則無法做好,因為工作細節是最容易出錯的地方。

  今日,領袖不可能時刻留意茖C個問題每項政策的每一步工作,時間上確實不可能做到。不過,領袖可以樹立榜樣讓其他人跟隨。把工作交托給你的團隊繼續用心制訂政策並切實執行。當然,遇有重大問題或緊急情況,你必須親力親為,並注意工作每項細節。

  領袖的另一要素是靈敏反應--對不斷轉變的世界和民眾訴求,必須更快領悟掌握。有些人說領袖需要有雷達偵測系統、甚至是預警系統那種靈敏度。這點特別重要,難度也高,因為群眾現在有各式各樣的途徑表達意見。我剛才提到有需要勤勉推動你的施政綱領,也有需要用心聽取民眾的意見。如果你相信自己的施政計劃和方針乃經過深思熟慮才定立,最終卻要改變,要接受這做法的確不容易,也不好受。不過,據我經驗所得,沒有一項計劃是完美無瑕的。採納一些新意念或新角度,或是隨茈螻釭熒s取向更改某些計劃,也的確能夠把施政工作做得更好。

  另一個我學懂的道理,是不能夠孤軍作戰。你需要一個好的團隊。沒有好班子的領袖是難以成功的。以我目前的崗位,我有一班盡忠職守的政治任命主要官員輔助施政,當然還有一支全球最優秀的公務員隊伍支援協助。公務員隊伍與政治團隊合力制訂政策方針和施政計劃,確保各項措施和決定得以切實執行。在整個管理系統中,有各級人員處理日常施政的每一步工作,每個部門每一科系組別的同事,都對香港順暢而高效的施政十分重要。

  身為香港的領袖,你必須具備團隊精神。你制定策略方向,並向你的團隊清楚解說。花點時間與你的隊員交流理念,確保他們明白你的要求,然後給予他們充足空間自行發揮。監察工作進展固然重要,把任務全權交托他們、信任他們的辦事能力同樣重要。若計劃進展未如理想,身為領袖的必須全力支持團隊,與他們一起糾正問題,使計劃能夠回復正軌妥善推行。

  領袖的另一要素當然是重視溝通。我們必須向民眾解釋我們的目標、政策和決定,並且回應公眾的提問和批評。我們必須聆聽市民的意見,與他們對話交流。香港有一支自由而蓬勃的傳媒隊伍,監察政府謹慎行事。市民的時評議論,我們不會聽不到。科技發達,政府與市民近年的溝通變得更容易,也更富挑戰。這情況不限於香港,世界各地都一樣。我們會多使用社交媒體與市民互動交流。

  說到YouTube或Facebook或Twitter,我們很自然會想到年輕一代,套用流行用語,就是「70後」、「80後」或「90後」。這帶出領袖的另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培育人才,提供機會予年輕人發揮所長,讓他們發展自己一套領導風格和技巧。

  我們經常說今日的年輕人是明日的社會棟樑。這話十分正確。領袖透過提拔年輕才俊進入領導團隊,可以帶來新意念、處理問題的新方法,以及新溝通方式。香港的政黨政治發展仍然處於較初步階段,但我們看到越來越多年輕人有興趣參與政治和與香港未來有關的課題。我認為這是可喜的發展,也有利於香港未來的公共行政。

  最後一點,或許也最切合我目前的情況,就是領袖必須明白轉變是必然的,萬事萬物都會有終結的一天。這或者需要智慧去理解。歷史上許多在位時間太長的偉大領袖,上至國家元首,下至社團會所主席。我的時間是有限的。我在二○○七年就任本屆行政長官時,為香港的願景定下施政承諾,這些工作計劃至今進展良好。不過,社會要求變革的動力還是越來越大。在明年六月三十日任期屆滿之前,我絕不會鬆懈下來,否則便有違我剛才所說的領袖要素。然而,任何政治領袖在任期最後一年,都會面對一些領導上的轉變。當中最明顯的,自是某些事情好像與自己沒有多大關連。人們會說:「曾蔭權明年便卸任,我們要開始思考要求下任行政長官做些甚麼了!」我們無法制止、也不想制止這類討論。

  我想說的是,能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是我莫大的榮幸。我承諾會以我剛才所說的領袖要素--誠懇正直、抱持願景、勤勉用心、靈敏反應,繼續服務香港市民。我和我的團隊現正編寫我將於十月發表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我們不會迴避社會關心的重要課題,包括房屋、貧富懸殊及安老服務等。我們即將展開諮詢,我在這堜I籲大家踴躍發表意見。我相信智經研究中心也會為《施政報告》提交一兩份意見書。

  謝謝。



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1時48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