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七月十五日)下午於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黃毓民議員︰主席,回歸這十多年,建華八年,再有煲呔七年給你嘆,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對於中下階層而言,沒有一方面弄得好。生:生子都沒有地方生;老:輪候政府資助宿位,一年死四千人;病:標靶藥物沒有得食,患絕症即等死;死:則死無葬身之地。衣食住行,你看現時高通脹,交通費──行,又不行,住,你剛才已說過,沒有一樣好,但你沒有絲毫愧恥之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黃毓民議員︰你有沒有想過,你是對不起香港人,你有沒有想過,你做這幾年弄得民怨沸騰,你是不是應該引咎辭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坐下。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想我們每一個人出來做公務,都要為大眾服務,對於民生的問題,的的確確我們每日都要找尋如何對應市民的訴求。在衣食住行各方面,你可以說很多事我們不一定做得很圓滿,但你回顧這幾年我們下的工夫,對於基層的生活,醫療方面,我們做的有醫療券的補助,加強了我們公營醫療服務的計劃;食方面,我們長期保持供應穩定,另外低下階層真正有食物困難的話,亦有食物銀行來補助;住方面我已經談了很多,而我們的房屋政策最基層、最基本的原則,是保證基層市民能夠在三年輪候期之內一定可以「上樓」,沒人可以說自己無瓦遮頭;交通費方面,得到你們的同意,我們已經批准了交通資助計劃,很快已經撥款。幾方面我們在下工夫。在通脹方面,在有一定需要的時候,財政司司長亦用了特別的方法,去應付市民急切的需要。當然公共政策沒有一件可以做得很完美,可以合乎黃議員特別高的要求。但我覺得在這方面,每件事發生(後)我們亦有回去反思。

黃毓民議員︰他回答的內容......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坐下。

黃毓民議員︰他的答案聽得我們耳朵都起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坐下。請你等行政長官回答完畢才跟進。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所以每一樣我們都有做自己必做的工作,如有需要,我們會做得更多。關於老人福利方面,的的確確人口老化是一個大問題,但你看看我們的設施,我們的公共開支,每年有百分之十六用於老人家方面,無論是護理設施、護養設施、現在我們所考慮加強的社區服務,都正在改善。的確我們有很多未能做得圓滿的事,但我們會繼續努力。

黃毓民議員︰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簡單跟進。

黃毓民議員︰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很簡單的,即是這幾年弄得民怨沸騰,加上我剛才說的,根本做不到事,是嗎?中下階層很淒涼,是嗎?未到遍地餓殍,但也很淒涼。你作為行政長官,在豐厚的財政儲備下,你都做不到事,你沒有絲毫愧恥之心。我是問他會否引咎下台,為甚麼不回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坐下。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留意到社會最近無論對於政府、建制、議員,甚至傳媒的信任,都有下降的跡象。對於議會的信任程度,特別在下降中。當然,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我們必須要時刻反省施政是否有改善的空間。但是市民會反問,我亦覺得有一個很想答得到的問題,是在提醒我們,對我們的信心下降,亦反映一個事實,就是為何你們時常用負面、攻擊的態度出發,這樣是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呢?剛才用這樣攻擊性的發問,是不是可以得到真真正正的答案?為何你們不可以採取更正面、積極的角度去尋求出路?我很相信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香港人會覺得香港更有希望,我認為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真真正正放在實際工作上,而不是放在政治鬥爭、辯爭中。

黃毓民議員︰對於我問他會不會引咎下台,你可以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坐下。

黃毓民議員︰他可以像老董這樣答便可,是嗎?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黃毓民議員,請你立即坐下。

行政長官︰我在回答你。當然我會在明年七月一日凌晨零時零分卸任。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立即退席,立即離開會議廳。行政長官繼續回答議員的質詢。

林大輝議員:特首,快樂的時光很快就會過去,很快會結束。所以很多人現在都講,現在的政府是夕陽政府,你也正在等收工。事實上,誰做下一屆特首,和那些疑似特首候選人何時公布去參選,成為現時社會很熱門的話題。

  這班人有男有女,有些還被人說偷步,正在做競選工作;亦有些人公開談論他的治港理論,批評你現時的管治能力;有些則說就算我做都只做一屆。每日傳媒的報道都集中在這班疑似特首候選人身上,對你就冷落了。除了「鬧」你之外,對你沒有多少報道。如果你修養差些,相信你都覺得很不開心,甚至乎日子很難過。

  主席,我的問題是,因為我的口才沒有黃毓民那麼好,可以一連串地講出來,所以請你容許我說慢些少,主席。

  特首,不過我相信,很快,社會有不同的人士,甚至中央政府會和你計算一下,計算你在過去這七年,究竟為香港做過些甚麼?究竟做得好還是做得不好?對得起香港人還是辜負了香港人?這張成績表我相信是會影響到你未來新的工作崗位,亦都可以做將來下一任特首一個參考價值。

  最近王光亞主任就公開說,下一任特首要有三個條件,特首點頭,即是很想我講下去......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盡量簡短。

林大輝議員:你阻住特首,特首很想聽......

  即有三個條件具備,我很尊重王光亞主任的意見,但始終他都未做過特首,亦不曾在香港居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林大輝議員:但是特首你就不同了,你有七年的特首經驗,足夠經驗,土生土長,又知道香港的實際情況。好應該清楚下一屆特首究竟應該具備甚麼條件。

  我的問題來了,特首,你可否為茩輕銂澈e途,香港人的福祉,和大家分享,指點一下,究竟下一屆特首,究竟要具備甚麼條件,才可以幫到香港?或者有甚麼工作你現在沒有做到,做不到的,想做的,下一屆特首要做的?可否指點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在二○○七年,我上任之前,有一個政綱。

  二○○七年十月,我這一屆政府的第一份《施政報告》,羅列了對香港人的承諾,我認為我自己應該在政治、社會、經濟各方面要達到甚麼目標,做到甚麼工程,都全部羅列出來。

  我相信每一年,傳媒方面亦有,你們各位亦有,列表看看進度怎樣。我很相信這是事實,不需要個別交代,最遲到出年年尾,(或)年中的時候一定會很清楚的出來。

  其實,最重要的,我想,所有的條件,香港人很清楚,你都很清楚,亦都不需要我來指指點點。香港人有雪亮的眼光。我很相信下一任特首是很能幹,一定很愛香港人,可以維護國家的利益,更很希望能夠應付到好像剛才議員那些激烈的活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

林大輝議員:主席。我就覺得特首太過吝嗇他的經驗和意見。其實七年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我很希望,真的很具體,實實在在給一個忠告給現在這幾個疑似特首,實在應該具備些甚麼才能勝當大任的。

  而特首說的是比較空泛一些,可否具體些呢?因為這些可以讓他們自我分析,自我判斷,然後作出一個最明智的決定。這樣對香港人的福祉是有幫助。

行政長官:我聽到你的意見,或者留待我退任之前再討論吧,好嗎?

何秀蘭議員: 剛才特首說漏洞,其實香港政制最大的漏洞,就是沒有民主選舉。政治恃茼菑v有權就拂逆民意。特首你在位已經六年了,但是貧富懸殊、住屋困難是越來越深,你有沒有反省過?在你六年之內,為甚麼民憤會增加得這麼多?你個人要負上甚麼責任?還是以後只是靠胡椒噴霧、鐵馬、手扣、索帶去壓制民意呢?

行政長官:剛才我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我覺得我們現在所面對的困難,面對的民怨,就是我們自己沒有一個良性的互動,立法會、立法機關和行政機關方面有時會採取一個極端的態度,不能夠是其是、非其非。我很相信如果我們能夠衷誠合作,對每件事都能夠以市民的利益為最中心的話,而從解決問題的方向辦事,我很相信(有助增加)市民信任我們的程度、信任立法會的程度,另外民怨一定會降低。社會問題一定會有的,好像房屋問題,由沒有屋住,(直至)我們有公屋、資助房屋、其他房屋計劃。我們山邊已沒有寮屋,沒有臨時屋,原因是我們的房屋計劃已經陸續解決,現在我們要應付的房屋問題,你和我都知道,就是中產人士因為樓價貴置業的問題。這是一個成熟而且富有的社會所面對的問題,不是一個很基層的問題。基層的房屋問題,我們已經解決了。我們所說的,我們認為貧富懸殊是有其原因,在這堥S有時間可以詳述。大家說過很多次,作為一個城市的經濟體系,不停有優秀的人來香港,我們歡迎他們來香港居住,為香港生產,這個經濟的力量,為我們產生財富。

  另一方面,我也歡迎我們內地的同胞來到香港,特別每一天會親的百幾人,能夠為香港作一個更新的能力。在這個情況,一方面這些人有最能賺錢的能力,一方面其他人就完全沒有議價能力,社會內一定有長期性貧富懸殊(情況)出現,但是我們的政策,我已經說了很多次,就是我們怎樣做?我們把全部精力放在教育下一代方面。我們現時花費在教育及培訓,等於我們總開支四分一至五分一之間,是所有發達地區經濟體系比數較高的地方。

  這個做法避免甚麼?我們避免香港社會隔代貧窮,希望我們今天的窮人不是明天的窮人。這是我們的目標。但是我們不能強行,「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全部香港人都壓縮到相同的金錢報酬。這是我們做不到的,也違反了《基本法》所說我們要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所以,我們在另一個場合討論這個問題。但是對於貧富懸殊產生的社會怨言,我們一定要長期看看這是甚麼?現在我們看得到的,焦慮點在於我們的中產發現自己買不到樓,因為樓價太貴,還說現在有地產霸權、社會不公、社會不均衡,我們一定會致力會解決這個問題。我現在答應在十月的《施政報告》內希望可以詳述。另一方面,每天我都很用心希望找一個最圓滿的答案。

何秀蘭議員:主席,特首似乎不明白,香港很多民怨都是基於政府的極端野蠻行為,例如最近的取消市民補選的權利,還要指令官員不作諮詢。細事去到政務司司長一個疑似競選的網頁,都迴避不敢跟進,這些就是民憤的起源,民憤的原因。特首是有必要是這塈i訴我們,他在未來一年餘下任期,究竟會有甚麼作為去平息民憤?否則你只會令香港遍地是災,自己也會成為歷史另一個罪人。

行政長官:我已經說了,會在餘下的任期用盡自己的能力,一定要用虛心的態度,盡一切的方法,完成自己的工作。對香港市民的承諾,自己會做一個總結。面對的困難,我會在能力許可之下全力以赴。當然,究竟如何評價,不是自己的事,而是社會的評價。對各位議員,對所有做公職的都同樣面對這個事實,我們也不需要為此太擔心。太擔心也不會有好的結果。最重要是我們有沒有付出,是否對自己真誠。餘下的工作還有很多,我們現在面對的如剛才所說,你說的房屋問題,民生和其他的問題。還有一些很重要的問題我自己正在擔心的,現在跟你分享一下。如果做得不好,市民真真正正會憤恨的。

  我記得九七年回歸的時候,我們有金融風暴。金融風暴對香港人來說,香港當時財政是穩健的,是沒有事的。我們收支是平衡的,亦有盈餘。但是也有國際炒家來到香港把我們攻擊,令我們做了一輪,從九八年開始,有幾個月是大的折騰。我們現在也看到一些問題出現了。歐洲的市場日日都害怕,不是今天葡萄牙有事,就是西班牙出事。那天是希臘出事,前兩日就是意大利出事。換句說話,市場的衝擊層面是很大的。美國的情況更不明朗,復蘇緩慢,做完兩次(量化)寬鬆,現在考慮第三次寬鬆,問題是很嚴重的。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們明年換屆之時,這個是我每天想的,會不會再次在我們轉屆的時候,因為世界外圍的波動,我們政治上也因為轉屆、人事轉動的時候再受衝擊呢?這個是我每天每天都擔心的事,每天都防守這事情。看買空的情況,看市場的情況,一定要保衛香港經濟穩定,金融的穩定,這些都是大問題。

  政治上當然會有問題,但是我們已經有計劃。議員,我們的普選時間表已經訂了,立法會普選時間表也訂了下來,行政長官普選會在二○一七年舉行。現在我們不如精心想想設計,如何讓二○一七年特首的普選一方面能履行,全世界覺得它是一個正式普選的安排,另一方面,能夠得到香港人普遍的支持。最重要是這種安排能夠保證香港的經濟、老百姓、市民生活繼續有改善,他們的價值觀能夠保存,這些才是重要的議題。我們還要爭論嗎?歷史會如何評論自己,我覺得這是很次要呢!

(待續)



2011年7月15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9時5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