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十三題:父母皆非本港居民而在港出生的子女
***********************

  以下是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張文光議員的提問和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的書面答覆:

問題: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所有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不論父母是否已在港定居,均享有香港居留權(「居港權」)。鑑於近年本港的新生人口中,父母皆非本港居民的中國籍嬰兒的數目及百分比持續增加,而現時當局主要是按照本地醫療體系的負荷能力,來設定內地居民來港分娩的人數限額。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未來30年,本港人口老化將日趨嚴重,15歲以下和65歲及以上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總撫養比率」)將會增加,當局是否知悉,父母皆非本港居民而在港出生的中國籍嬰兒人口對本港未來30年的總撫養比率有何影響;若知悉,未來30年,計算及不計算該等嬰兒人口所得出的總撫養比率為何(列出每隔5年的數字),該等嬰兒人口將令本港的總撫養比率相對增加或是減少,以及相關的幅度為何;若未有掌握該等嬰兒人口對本港人口結構的影響,當局如何制訂人口及其他相關的政策;

(二)鑑於父母皆非本港居民而在港出生的中國籍嬰兒因擁有居港權而有權享用本港所有公共福利和服務,但有些港人與內地配偶所生的子女,因父母沒有能力支付39,000元或以上在港分娩的費用而在內地出生,需要申請《前往港澳通行證》(即俗稱「單程證」)來港,獲批後才可享用本港的公共福利和服務,當局曾否檢討這安排是否合適;是否知悉有沒有其他國家有同樣的安排;

(三)鑑於以投資者或專才身份申請由內地來港居留的人士及其子女,需符合多項在資金或才能上的要求,而來港分娩的內地人士則只需有能力支付本港產科服務的收費,其在港所生的中國籍子女便可享有居港權,政府是基於甚麼政策理念決定這些內地人士移居本港的數目和安排;及

(四)政務司司長領導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有否就以上問題作出討論;若有,討論結果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一)為評估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嬰兒(當中包括父母皆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中國籍嬰兒,下稱「第二類嬰兒」)對本港人口的影響,政府統計處分別在二○○七年一月下旬至三月、二○○九年一月至二月及二○○九年十月至十二月在出生登記處進行了「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嬰兒的統計調查」,搜集有關父母對嬰兒回港居住的意向。經參考上述三輪統計調查的結果,以及根據往返香港與內地過境資料得出的初步分析結果後,推算假設只有約5% 第二類嬰兒會在出生後逗留在香港。其餘的95% 會在未滿一歲前離開香港,而當中的50% 將會在二十一歲前返回香港居住,換言之,約52%的第二類嬰兒最終逗留在香港。

  政府統計處在推算香港未來的人口時,已把上述的推算假設納入計算之中,並詳載於政府統計處在二○一○年七月發表的《香港人口推算2010–2039》中,結果顯示香港人口老化的情況將會持續。以二○○九年的實際數字為基數,政府統計處推算未來的少年兒童撫養比率、老年撫養比率及總撫養比率(註)的數字表列如下:

           2010*  2014  2019  2024  2029  2034  2039
--------------------------
少年兒童    162    154   173   188   189   181   171  
撫養比率
老年        172    196   247   317   391   432   454
撫養比率
總撫養比率  334    350   420   505   580   612   625
* 實際數字

  按照以上的人口推算,至少到二○三九年為止,若現時的第二類嬰兒選擇未來在香港定居,他們將成為香港工作人口年齡組別(即15至64歲)增長的重要部分,對紓緩本港人口老化起茈翮惕@用。

  須留意的是:第二類嬰兒父母在統計調查期間表達的意向,日後或會轉變,而且受多項因素影響,例如家庭的經濟情況、他們在香港是否有近親、原居地是否接近香港,以及香港相較內地或其他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狀況等等。因此,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目前的一項重要課題,就是研究如何更有效確認第二類嬰兒父母的意向,從而作出更好的推算和評估。

(二)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屬中國公民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屬香港永久性居民,並享有居留權。因此,在內地出生的中國籍子女,如在其出生時父或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可透過內地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向入境事務處申請居留權證明書,以確立其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身份。另一方面,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二條,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因此,這類嬰兒須向內地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申領《前往港澳通行證》(又稱「單程證」)來港定居。一般而言,這類嬰兒可於一年內辦妥相關手續來港定居。

  公共醫療及教育等服務屬政府大幅資助的公共服務,因此只向香港居民提供、或該等人士可優先享用公共資源,是合適的安排。這種分配公共資源的安排在世界各地非常普遍。

(三)鼓勵專業人士及優秀人才來港工作及定居的計劃屬於優化香港勞動人口的措施,其目的是吸引優秀人才(包括內地居民)來港,配合香港經濟發展對人才的需求,有助香港未來可持續發展。至於在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是按照法律而享有居留權的。

(四)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曾就第二類嬰兒對本港人口結構的影響作出討論。本港婦女的生育率一直偏低,加上人口壽命延長,人口老化的趨勢乃不爭事實。第二類嬰兒來港定居,能在一定程度上補充香港的勞動力,稍緩人口老化的情況。政府統計處在推算香港未來的人口時,已把有關第二類嬰兒來港的推算假設納入計算之中。人口政策要面對的課題,是要了解和推算該些嬰兒是否及何時來港及所帶來的影響,以期在相關的公共服務範疇作好準備。對於非香港居民的內地婦女來港產子,當局的政策是要確保本地孕婦得到妥善和優先的產科服務;把來港分娩的非本地孕婦的數目限制在香港醫療體系可以應付的水平;以及遏止非本地孕婦在臨盆一刻才經由急症室緊急入院的危險行為。

註:少年兒童撫養比率指15歲以下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老年撫養比率指65歲及以上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總撫養比率指15歲以下和65歲及以上人口數目相對每千名15至64歲人口的比率。



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1時3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