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四題:上網學習支援計劃
**************

  以下為今日(六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劉慧卿議員的提問和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的答覆:

問題:

  財務委員會去年撥款2.2億元協助有需要家庭申請上網及購買電腦,該計劃由原本單一招標的計劃變成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和「信息共融基金會」兩間機構分開推行。署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於本年五月二十五日本會的會議席上回應議員有關該計劃的質詢時謂,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認為若計劃能集該兩間機構提出的建議書的優點,可為低收入家庭帶來最佳效益,因此局方安排兩間機構進行磋商,但該兩間機構未能就共同成立推行機構的合作模式達成共識,政府於是決定委託兩間機構在兩個地理分區推行計劃。五月二十六日葛輝向本會遞交文件,指出在招標過程中,有人向他清楚表示,有政治需要要揀選某個推行機構,但他認為這做法對低收入家庭並非最好,有人更用不能令人信服的理由,指示他終止原來的遴選程序,及後要他揀選兩個機構;他認為這做法很可能涉及政治考慮,以及令他成為誤導立法會的一分子,於是決定辭職。就此,行政機關可否告知本會:

(一) 有否正式調查在招標過程中是否有人向葛輝暗示要他揀選某一機構,以及該做法是否違反招標程序;

(二) 有否調查是否有人指示葛輝終止遴選程序,以及原因為何;及

(三) 在遴選的過程中,是否知悉組成「信息共融基金會」的「互聯網專業協會」具政黨人士背景;以及有否考慮揀選該機構會令公眾認為政府偏幫某政黨?

答覆:

主席:

  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辦公室)在二○一○年五月十八日至七月五日為推行「上網學習支援計劃」(計劃)公開徵求建議書。「徵求建議書」的目的,是為計劃尋求最佳的推行方案和機構。「徵求建議書」文件釐定了基本要求(包括營商技巧、對低收入家庭學生學習需要的認識、營運新成立企業的能力和管理涉及大額公帑項目的經驗),而推行細節則由倡議機構提出。評審小組按已公布的程序及準則進行遴選,獲選的推行機構須向辦公室再提交詳細的推行和財務安排,經辦公室審批後才訂立一份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撥款和營運安排協議。雖然程序上與一般採購商品和服務的招標安排有別,但仍須遵循公平、公開及競爭性的甄選程序。

  經評審和程序覆檢後,政府評定收到的五份建議書中,兩份分別由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和信息共融基金會有限公司(信息共融基金會)提出的建議書最為優勝。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即葛輝)認為,計劃若能集這兩份建議書的優點,可為低收入家庭帶來最佳效益。在結束「徵求建議書」程序後,政府邀請社聯和信息共融基金會探討合作成立一間非牟利機構以推行計劃的可行性。在政府安排下,社聯和信息共融基金會在二○一○年十月至十二月期間進行緊密磋商,探討可行的合作安排,惟雙方未能就共同成立推行機構的合作模式達成共識。有見及此,政府仔細考慮了不同的後備方案,包括成立財政司司長法團公司、由辦公室作為推行機構、進行單一招標或重新招標,以及由社聯和信息共融基金會按地理分區共同推行計劃。考慮到程序要求、推行機構可否全權負責有關計劃、制定協議和落實推行細則的時間,以及對資源的影響,政府決定,若合作成立單一推行機構的方案最終未能實現,便會以委託兩間機構在兩個地理分區共同推行計劃作為後備方案。在二○一一年一月初,當社聯和信息共融基金會確定無法以單一機構合作推行計劃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向雙方提出了分區推行計劃的建議,並獲該兩間機構接納。

  葛輝於二○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向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所提交的文件中,指稱當時「有政治任務」。這是無中生有的。事實上,前任和現任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通訊及科技)(常任秘書長)均曾再三叮囑他,政府必須依循公開及公平的程序,以低收入家庭的利益為依歸。「徵求建議書」文件的內容、評審的準則,以及評審工作的總體安排,均由辦公室釐定,評審工作也是由葛輝領導的評審小組進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並無參與有關工作。探討由兩間最優勝機構合作推行計劃,是由葛輝親自作出的決定,葛輝亦在他所撰寫的文件中指出,這決定是以低收入家庭的利益為依歸,沒有任何不當之處,而政府也一直支持這個決定,希望藉此尋求最優秀的推行機構落實計劃,令計劃達至最佳效益。至於由兩間機構分區推行計劃的安排,則是政府高層經詳細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後明確作出的決定。葛輝對此方案的確持有不同意見,但意見分歧絕不能硬說為政治考慮。

  我重申,整個計劃由「徵求建議書」階段到遴選、以至決定由兩間機構分別推行計劃,過程公正持平,考慮基礎由始至終都是尋求整體上為計劃帶來最佳效益的方案,完全不存在政治干預的問題。

  就劉慧卿議員的分項提問,我的答覆如下:

(一) 葛輝的指控完全沒有事實根據或任何證據支持。葛輝確認他一直以公正持平的方式進行評審。他同時說他的前任和現任上司,均曾明確向他指示,政府必須依循公開及公平的程序,以低收入家庭的利益為依歸。這點葛輝在他撰寫的文件中亦有清楚指出。我們不會為無根據的指控展開調查。

(二) 建議書的評審工作是由葛輝擔任主席的評審小組負責。評審工作完成後,小組向管制人員(即葛輝本人)遞交評審結果。葛輝在二○一○年八月向常任秘書長匯報最新情況。葛輝報告指,雖然評審小組在整體評審結果方面缺乏共識,但普遍同意由社聯和信息共融基金會所提出的建議書最為優異,各有長短。葛輝認為,計劃若能集這兩份最優異建議書的優點,可為低收入家庭帶來最佳效益,傾向邀請提出該兩份優異建議書的機構合作,並就此徵詢常任秘書長的意見。

  常任秘書長鑑於有關撥款涉及巨額公帑,但缺乏內部制衡機制和評審程序不夠審慎嚴謹,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同意下,成立了覆檢委員會以檢討評審小組的遴選程序及結果,確保葛輝所作的建議和選擇有規有矩,合乎審慎公正原則。

  覆檢委員會於二○一○年九月舉行了兩次會議,同意遴選過程大致公平,並得出兩份得分極高的優異建議書。由於「徵求建議書」程序在設計上,並沒有預期會選出超過一間最優勝機構合作推行計劃,覆檢委員會認為,若葛輝希望探討合作方案,須視之為「徵求建議書」程序以外的獨立安排,並分開處理;否則,其他倡議機構會指摘政府在「徵求建議書」的中途改變遊戲規則。鑑於葛輝認為合作方案可為低收入家庭帶來最佳效益,而「徵求建議書」中的條文亦容許政府不從建議書中揀選任何方案,基於程序上的考慮和事件的實際情況,覆檢委員會對葛輝建議在沒有選出任何建議書的情況下結束「徵求建議書」程序,並展開另一獨立程序,探討合作方案,不持異議。在二○一○年十月,葛輝結束「徵求建議書」程序,並與這兩間最優勝機構探討合作模式。

  葛輝在內部文件中清楚表明,結束「徵求建議書」程序是他的個人決定,旨在與兩間最優勝機構展開他本人提倡的合作模式,務求以最佳方式推行計劃,為低收入家庭謀求最大效益。

(三) 政府是按照已公布的程序及準則進行評審,評審主要茩垠p劃的內容和可行性,和推行機構是否具備經驗及能力去成功落實計劃。至於推行機構與其他組織或機構的關係,或有關機構成員的背景,並不在評審之列,評審小組亦沒有考慮這些不相關因素。我重申一點,遴選程序公正持平,政府是在整體考慮哪個方案可有效和適時落實計劃後,才作出決定,絕對沒有政治干預。



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3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