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

  以下為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今日(五月三十一日)就課本、學材和教材分拆訂價政策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中文部分):

  各位,今日早上,我們剛上載了2011/12學年的「適用書目表」。為了提高資訊的透明度,我們特別將去年和今年的價格作比較,同時亦列出有分拆及無分拆的教材。

  以往,書目表在五月初就會發放,但今年有些延遲,因為我們想爭取多些時間,盡最後努力與書商談判,希望能夠落實課本與教材分拆。

  但很可惜,經過大家多番磋商,書商至今仍只願意將書目表中,佔很少部分的修訂版和新版課本與教材分拆訂價,其餘的課本,價格則有約3-5%升幅。

  雖然社會各界,特別是家長,對課本減價及教材訂價有強烈訴求,但很可惜書商仍然採取漠視民意的態度,對此我們深感失望和遺憾。

  事實上,大家也記得,分拆訂價政策原定在去年推行,當時書商提出要處理版權問題,這是去年的時候,所以我們當時得到立法會同意後,給予他們一年過渡期。不過,最近書商又同樣以版權問題為理由,提出由明年2012年開始,分三年將課本及教材全面分拆。對於書商採取「一拖再拖」的態度,我們絕對不能接受。

  一直以來,大家都知道,書商將大量未必需要及免費的教材送贈學校作推銷之用,為避免書商將有關的製作費用及銷售成本轉嫁給家長,令課本價格上升;我們在今年四月起已禁止學校收取書商的餽贈。最近,我們與百多間中、小學主要科目的科主任會面,希望了解他們在教材「不賣不送」,即書商不賣、我們不允許他們送的情況下,對學校的影響有多大。綜合來說,老師表達下列三項意見:

一、他們均認同必須將課本及教材分拆定價,避免增加家長的負擔;

二、他們認為學校並不經常轉書,除了新高中課程在2009年推行外,其餘中、小學課程大多已穩定下來;

三、大多數老師都會自製部分教材,他們指書商送贈大量的免費教材用品,其中只有小部分會經常使用,如教師用書、試題庫、聆聽光碟等,主要希望書商能將這幾個項目訂價出售;其餘大部分的教材,他們都覺得不合適、不合用,他們認為這樣的舉措既不環保,又造成浪費。

  我們聽取學界的意見後,我們認為,書商提出需要額外三年才能將課本及教材分拆定價,並不是合理的做法。

  所以,我們現在要求書商用一年時間,將老師最需要的教材,包括我剛才提及的教師用書、試題庫、聆聽光碟等幾個主要項目,希望在一年內訂價出售。教育局已多次保證,會為學校提供足夠資源購買需要的教材,所以學校和教師不需為這個問題擔心。

  與此同時,我們理解老師還有兩項迫切的需要:

一、他們如有需要改用新書,他們需參考「樣版書」,看看坊間有甚麼書可供選擇;

二、來年會舉行首屆的中學文憑試,大多數中六級老師向我們表達他們需要參考書商出版的試題庫,以協助學生應付新的考試。

  有見及此,我們今年將會特事特辦,為期一年,准許學校向書商借用「樣版書」作選書之用,如果他們需要選新書,便可以這樣做。同時亦准許中六級的老師,向書商借用試題庫,在2011/12學年使用,學期完結後需歸還書商。除這兩個項目外,學校仍然是不可接受書商的餽贈或借用服務。我們認為,這些為期一年的臨時措施,將不會影響課本價格,同時亦符合分拆政策的宗旨。

  我們經常強調,書商出版的教材並不是唯一的教學資源。多年來,課程發展處已製作大量網上教學資源,這是我們與學校本荇掍遣諯姣s作的,有些書商不願涉獵的課程,亦是由課程發展處外判大專院校製作整套教材供老師使用;此外,教育城網站亦有不少教學資源。未來一年,我們會將有關資源重新整合,組成一個「一站式」的網上平台,方便老師使用,同時,我們亦會針對老師的需要,在來年加強製作有關教材。

  假如書商在一年後仍然拒絕就教材分拆訂價,我們會即時招標出版課本和教材,明年我們會即時這樣做,為市場引入新的競爭。我曾經就招標建議與大專院校的校長商討,他們都對此計劃非常支持和深感興趣。

  鑑於教科書市場的扭曲情況日見嚴重,我們將會成立一個工作小組,檢視分拆政策下所引伸的各種問題,特別是適用書目表的運作,以及如何提供優質及價錢合理的學與教資源,向我作出報告。

  我們稍後會就小組的職能和成員名單再作公布。

記者:分拆後,新的教科書可能只減一至兩元,或者一毫子也沒有減,分拆是否真的有用?為何不於今年開始招標?

教育局局長:大家都明白,我們去年說給予他們一年時間,我們當然期望他們能於這一年把問題解決,誰不知一年過後,他們又稱只能就所謂新的教科書進行分拆,即是說他們可以把課本及教科書分開標價,他們稱這些書的版權問題是可以解決的,這個我真的不明白,因為這些書並不是今年才編的,雖然是今年出版,但書已經編寫了兩、三年,所以開始寫的時候,版權問題也是一樣,但這些(新書)卻可以做到(分拆),其他卻說做不到,其實這顯示他們不肯做。他們現時採取拖延政策,希望再拖三年,我認為再拖三年是有些玄機,因為我們指五年可以改版,現時已過了兩年,還剩下三年,若把問題拖過五年,便可把舊書淘汰,出版新書,當然我不能證實這點,但時間上如此巧合,而且我剛才亦再三強調他們沒理由現時才提出需要三年時間,去年他們稱一年便足夠。

記者:如果明年有招標的話,招標的條款會是怎樣?是否可確保政府出標一定可以令書本比現在便宜?

教育局局長:如果他們甚麼也不做,招標我們一定會做的,但究竟我們用甚麼方法招標,如剛才所說,我會委任一個小組,希望未來一、兩日能將職權範圍及成員名單公布。我們期望這個小組能夠在半年內就你提及的問題,給予我們一些建議,年底時我們可以決定我們用甚麼方法去做。

記者:分拆後的價錢並沒有減低,或只減一、兩元,你覺得這是否一個正常情況,是政策沒有用,教科書商問題,還是甚麼問題?

教育局局長:我想這個大家自有公論,大家都可以思考為何有這個問題,大家整天討論為何教科書這麼貴,因為家長除了為子女用的課本付款,其他還有一大堆我剛才提及的有用或無用教材。你也見到上星期有政黨進行一項調查,收集一大堆教材,只去四間學校已收到很多教材,有很多學校都表示沒有用。我自己過去兩星期都與不同學校、不同班級的老師就各科目的情況開會,交換情況,都發現他們的情況相若,他們很多時收到一大堆教材都不知怎麼用,放在一邊,又阻礙地方,丟棄又浪費,這些教材有成本,成本從那堥荂H大家自己思考都知道。

記者:如何確保分拆後,能做到減價,如果分拆後大家都做不到減價,又有甚麼最後殺荂H

教育局局長:如我剛才所說,按常理而言,有一大堆沒有用的東西,價錢如果分拆出來,就無須用,我們現時所觀察到的情況就是這樣。

記者:但書商表示不能保證分拆後可以減價,新出的書都減不到價……

教育局局長:這個我不能代他答,要書商答。

記者:會否要求分拆後一定要減價?

教育局局長:要明白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當然要看看它是否物有所值,我們的小組都有消費者委員會的代表。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1年5月31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8時3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