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五題:整合代課教師津貼
**************

  以下為今日(二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潘佩璆議員的提問和教育局局長孫明揚的書面答覆:

問題:

  根據教育局的指引,政府在整合代課教師津貼(「津貼」)之下,向每所設有法團校董會的學校提供一筆全年經常性現金津貼,以聘請代課教師暫代放取核准假期的合資格教師。其原意是令學校得到更多財政支援和更大的自主權,但有教師向本人反映,該安排在實際執行時,令部分教師深感壓力和不滿。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現時已成立及尚未成立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學校的數目及百分比;當局是否知悉部分資助學校尚未成立法團校董會的原因;

(二) 過去3個學年,每所資助學校運用津貼聘請臨時代課教師的金額,以及該金額佔津貼的百分比為何(按學校類別及名稱分別列出);

(三) 過去3個學年,有多少間學校因津貼不敷應用而需要自行補貼,以及補貼的金額為何;
   
(四) 當局是否知悉,部分學校因津貼不足而無法向外聘請代課教師,需改由該校的其他教師代課,又或部分學校只許教師放取每年2.5個工作日的病假,以節省支出,令部分教師患病也不敢請假;當局如何處理該等情況;以及有否設立相關的監管機制,以保障教師應有的權益;

(五) 由於在某些情況下(例如適逢流感高峰期),教師因病請假的機會大增,直接加重學校聘請代課教師的經濟負擔,當局會否考慮因應這類特殊情況額外增加臨時的代課津貼,以減輕學校運用津貼時的壓力;及

(六) 當局有否計劃就津貼的實際推行情況進行檢討(包括檢討以每年2.5個工作日作計算的適用性),以及容許學校自行選擇以實報實銷方式或以津貼來聘請代課教師,以突顯校本管理的自主精神?

回覆:

主席:

(一) 截至二○一一年二月,全港845所資助學校之中,441所已成立法團校董會,另外32所已提交法團校董會章程草稿;這些學校共佔資助學校總數百分之五十六。

  學校尚未成立法團校董會的原因大致如下:

  * 由於天主教香港教區就成立法團校董的上訴仍在進行,部分學校持觀望態度。
  * 部分辦學團體由於屬校較多,需因應情況分階段為其屬校成立法團校董會。
  * 個別學校因某些特殊情G,例如:學校有重大的管理人事變動、轉換辦學團體等,故需要更長時間成立法團校董會。
  * 部分學校由於行將停辦,故不考慮成立法團校董會。

(二) 教育局為設有法團校董會的資助學校提供「整合代課教師津貼」(以下簡稱「津貼」),目的是讓學校可以靈活運用資源,以及精簡聘請代課教師的行政程序,讓學校享有更多的財務彈性和更大的自主權,從而更有效地提升學校教育質素。

  是項「津貼」有兩部分,包括一筆「全年經常性現金津貼」(註一),以及供學校選擇申請的「現金津貼」(註二);前者供學校按校本需要聘請代課教師,以暫代放取少於30天核准假期的教師,後者則讓學校可暫時或永久地把不超過百分之十的教師編制凍結,以聘請教師、為員工提供培訓、購買與教育相關的服務或聘請其他因校本需要而須增聘的人員,如社工、教育心理學家、專業導師等。

  至於每所資助學校實際使用「津貼」以聘請臨時代課教師的情G,由於學校可按校本需要,整合運用兩部分的「津貼」,無須向教育局呈報,因此,本局並無收集有關資料。

(三)及(四) 在現行機制下,學校可保留「整合代課教師津貼」盈餘至有關年度的全年撥款額的三倍。若學校的「津貼」出現赤字,學校可運用「擴大的營辦津貼」或學校本身的經費填補。雖然教育局並沒有蒐集或分析學校因津貼不敷應用而需要自行補貼的資料,但就近期(即二○○八/○九學年)由學校呈交的財務報表作出分析,發現在設有法團校董會的學校當中,有九所學校(約佔設有法團校董會的學校的百分之二點五)的「津貼」賬目出現赤字(款項由約九百元至五萬元不等),這些學校均善用他們所享有的財務彈性,使用「擴大的營辦津貼」支付有關費用。

  我們必須重申,2.5天只是用作計算「津貼」的基數,絕對不是每年教師可放取的病假日數上限,所有資助學校必須根據《資助則例》及《僱傭條例》給教師批假的規定,因此,「津貼」額不會影響教師應享有的病假及其他核准假期的權益。此外,在現行機制下,如教師需要放取30天或以上的核准假期,學校仍然可以另行向教育局申請發還代課教師款項。

  根據區域教育服務處的學校發展主任進行經常性訪校時所收集的意見,大部分中學對「津貼」沒有負面的意見,部分中學更歡迎學校可凍結教師編制以申領「現金津貼」的安排,認為該安排可使學校在運用資源方面更具彈性。至於有部分小學關注該津貼是否足夠應付整學年聘請代課教師的開支及以2.5個日薪代課教師工作天作為計算「全年經常性現金津貼」的一個基數的問題,教育局已向有關學校解釋有關的《資助則例》及《僱傭條例》在處理教師的病假方面的規定。如有需要,教育局亦會就以上事宜繼續提供協助,務使學校妥善處理有關的情況。

  此外,教育局會繼續透過不同的場合及途徑,例如與學校議會及教師團體的會議、工作坊及簡報會等,就「津貼」的撥款原則和運用、如何善用財務彈性和撥款的盈餘等範疇,向學校講解和提供意見。

(五) 如在特殊情況下(例如流感高峰期),學校因有較多教師因病請假,需聘請更多代課教師而出現財政困難,學校可與所屬區域教育服務處的學校發展主任聯絡,商議解決方法。教育局會視乎需要採取應變措施。

(六) 「津貼」在二○○五/○六學年開始實施以來,教育局一直關注津貼的施行情況。我們曾在二○○八年檢視「津貼」的「全年經常性現金津貼」部分的計算方法,結果顯示有關計算的基礎和實施的方法是合適的。本局會繼續留意「津貼」的實際推行情況,以考慮是否需要進行檢討。

註一:「全年經常性現金津貼」部分以每名編制內的教師,乘以2.5個工作天為計算基數。

註二:可供選擇的「現金津貼」部分以個別被凍結的職位的起薪點/中點薪金/日薪/臨時教師的平均月薪點(視乎凍結期的長短及性質而定)計算。



2011年2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3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