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五題:應對通脹及熱錢流入的措施
******************

  以下為今日(十二月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方剛議員的提問和署理財政司司長陳家強的答覆:

問題:

  美國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引致大量資金流入香港的投資市場,增加資產泡沫風險,財政司司長因而在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推出進一步遏抑物業炒賣的措施。有評論指出,該等措施主要針對近期價格飆升較為強勁的豪宅市場,對於工商物業,尤其商鋪,下藥較輕;對中小型住宅更未有任何應對措施。加上與美元實施聯繫匯率的港元不斷貶值,導致通脹問題日益嚴重,資金亦會轉向尋求其他出路。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自本年十一月十九日推出上述遏抑物業炒賣措施至今,物業市場的表現為何;是否達到政府的預期目標;市場資金有否由豪宅轉向工商物業、商鋪和小型住宅的市場;政府將如何應對該等市場出現資產泡沫化的情況;

(二)鑑於財政司司長較早前將全年通脹調升僅0.2個百分點至1.7%,但亞洲國家(包括受外來物價影響較低的國家)已紛紛將全年通脹調升至4%至5%的水平,而香港主要的日用品和食品價格月來均以高雙位數上升,有否評估香港有否低估通脹的實際情況和影響;在港元持續疲弱的情況下,政府會否調整現時計算通脹的方法以反映實質情況;及

(三)鑑於財政司司長預期熱錢將會持續流入本港市場,美國利率亦會持續低企,但他亦預期利率終會回升,政府有否預期利率掉頭回升及資金撤離香港時,香港的經濟活動會受到多大影響,以及投資市場(包括銀行業)會出現多大波動和蒙受多大損失?
 
答覆:

主席︰

  就方剛議員問題的三個部分,我分項回應如下:

(一)主要受到環球金融情況的影響,本地住宅市場變得越來越熾熱。更令人擔憂的是,樓市的熾熱氣氛已開始由豪宅市場蔓延至一般住宅市場。現時全球資金過剩,利率持續超低,隨茯國聯邦儲備局推出第二輪的量化寬鬆措施,預期會有更多資金湧入亞洲,包括香港,從而進一步增加樓市的亢奮情緒。

  為減低樓市泡沫風險,政府於十一月十九日公布最新的遏止投機活動措施,包括向住宅物業短期交易(即於本年十一月二十日或以後購入並在二十四個月或以內轉售)徵收「額外印花稅」。另外,金融管理局也進一步收緊銀行按揭貸款的按揭成數上限。

  在過去數星期,住宅市場的亢奮情緒已明顯收斂,顯示新措施已收到一定成效。雖然現在還未有反映整體樓價和成交量的最新數據,但據悉主要屋苑的二手成交量在措施公布後顯著減少,不少業主已將叫價下調,而一些主要屋苑的成交價亦普遍下跌。由於「額外印花稅」適用於任何面積、任何價值並屬上述短期交易的住宅物業,因此不存在市場資金由豪宅市場轉向小型住宅市場的問題。

  至於工商物業和商鋪,這類買賣是商業活動。相比住宅物業市場,工商物業和商鋪的交易一般涉及較大金額,很多投資者都是較富經驗,而且風險意識較高。金融管理局最新公布的收緊按揭貸款標準的措施,也包括收緊對工商物業和商鋪的按揭成數上限。

  無論是住宅或非住宅物業市場,在面對資金大進大出時,政府的政策考慮點均是要防範可能出現的系統性風險,以確保宏觀經濟和金融體系穩定。政府會把好關,確保金融機構在借貸方面繼續穩健審慎,避免信貸膨脹與資產價格上升造成惡性循環,從而減低一旦資金撤走時可能出現的震盪。我們會繼續密切留意市場情況,在有需要時毫不猶疑推出適當措施。

(二)在二○一○年首十個月,基本消費物價通脹率按年計算平均為1.5%。考慮到食品價格和房屋租金持續上升以及進口價格進一步升高,基本消費物價通脹率在二○一○年最新的全年預測由八月時預測的1.5%上調至1.7%,而整體通脹率則由八月時預測的2.3%上調至2.5%。

  根據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在二○一○年四月起,基本食品價格的按年升幅都高於整體通脹率。在二○一○年十月份,食品(不包括外出用膳)在綜合消費物價指數中按年上升5.7%,高於整體通脹率的2.6%。其中新鮮蔬菜上升19.8%,鮮果則上升11.8%,升幅較顯著。另一方面,在綜合消費物價指數中,耐用物品及衣履於十月份仍錄得按年下跌,分別為3.1%及0.4%。

  消費物價指數是按政府統計處持續進行的「按月零售物價統計調查」所編製,而編製的方法是依據國際統計標準。政府統計處每月在本港各區大約四千間零售商店(例如超級市場、街市檔位、百貨公司及時裝店)及服務行業商號(例如電影院、醫院及美容院)搜集約共四萬五千個價目。所以我們相信消費物價指數能有效反映最近的通脹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消費物價指數反映通脹對所有住戶的整體影響。由於各住戶的開支模式不盡相同,而各消費商品及服務的價格增減幅度及時序亦有異,因此通脹對個別住戶的影響會有所不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其二○一○年十月出版的《世界經濟展望》中發表了各主要經濟體系今年的通脹率預測,其中對韓國、澳洲、新加坡、新西蘭和台灣的預測分別為3.1%、3.0%、2.8%、2.5%和1.5%。由此可見,與發展水平相近的經濟體相比,香港今年的整體通脹率在亞太區中屬中游之列。

  政府對今年的通脹預測已經充分考慮到在今年餘下時間內的物價走勢。政府亦注意到通脹的上行風險近期有所增加,本地經濟持續擴張,帶動工資和租金上升,而美元下跌和世界商品價格走高都會增添通脹壓力。美國第二輪的量化寬鬆措施亦會增加資金流入亞洲區,令區內通脹風險進一步上升,情況可能會在明年更為明顯。近期人民幣升值壓力增加,加上內地的食品價格升幅亦較快,而內地更是香港的食品主要供應地,香港的食品價格難免會受影響。

  政府會密切監察通脹的情況,尤其是通脹對低收入市民的影響。

(三)政府非常關注美國第二輪的量化寬鬆措施可能令資金繼續流入香港,從而增加香港股市、樓市的波動性。由於外圍環境存在不少變數,所以難以預計資金流向出現逆轉的時間和影響。

  在政策層面上,最為重要的是,我們要確保香港經濟的基本面和金融系統保持穩健,避免在資金泛濫時,過度消費和借貸,防止經濟過熱及系統性風險。即使一旦資金流向逆轉,亦不會對整體經濟和金融體系產生重大衝擊。

  過去一段時間,政府已推出數輪措施防範樓市泡沫化,並在十一月十九日公布進一步措施防止資產泡沫形成。我們亦已提醒監管機構需要檢視各種措施,以減輕龐大流動性所帶來的各項系統性風險,包括注意銀行資產質量和交易活動,及當資產泡沫風險上升時,監測和減低金融市場的槓桿比率等。我們會繼續監察最新情況,因應形勢作出應對。

  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固然責無旁貸,但同樣重要的是,社會各界,包括小投資者,亦要做好風險管理,避免過度借貸和炒賣,以防日後市場突然逆轉時蒙受損失。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5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