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全文(附圖)
****************

  以下為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今日(八月四日)參觀大埔聯招中心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今日聯招中心的運作如何?

教育局局長:運作非常好。我有機會與學生及家長傾談,他們對於聯招中心運作了十二年,今年最後一次運作,感到很有信心,而且我看到流程非常暢順,開始時本來很多人等候,但很短時間內學校已經作出悉心安排,把學生分流到不同地方,立即面試和知道結果,所以疏散了人群。

記者:今年是最後一屆會考,很多考生都表示擔心「撲學校」困難,職業訓練局的學位在第一階段已經爆滿,一萬多個學位經過中午已額滿。是否低估了學額的提供?因為你們一直強調有足夠學位吸納學生,但現在有數萬人即使符合入讀中六的最低資格也無書讀。

教育局局長:我們要明白,在香港完成學業後的出路很廣闊,不一定局限於升學或入讀職業訓練局屬下的課程,還有其他升學的途徑,而且還有職業訓練。大家都要知道,香港現在面對的情況,是恐怕人才不足,我們經常說人口下降,要如何補充我們的人才。我們不用擔心沒有足夠的出路提供給學生,只要他們量力而為,不是一窩蜂繼續升學。所以每個人要看清楚自己的興趣、專長是甚麼。

  譬如說,去年在東亞運動會我們有非常好的成績,所以體育也是其中一個出路;其他各方面,例如馬會訓練職業學徒,也有不錯的成績,在各方面,我們也需要不同的人才,所以同學不要一窩蜂做同樣的事,要視乎自己的興趣。

記者:但現在有二萬四千名符合入讀中六最低資格的學生未能取得中六學位,會否考慮在學額方面....

教育局局長:如果他符合資格讀中六,應該有足夠的學位。

記者:有市民入稟高等法院,指取消會考和高級程度會考是違反《基本法》...

教育局局長:我五分鐘前才聽到這消息,但不了解他的理據是甚麼。我要先看看他的理據,因為他不可以只說我們違反《基本法》,而是要指出我們違反哪一條《基本法》,因為《基本法》有這樣的彈性,容許我們因應需要改變制度。

記者:剛才提到有二萬四千名學生符合入讀中六的最低資格,即取得十四分或以上,但因為中六舊制學額不足,所以他們未能升讀。之前說有很多出路,但職業訓練局的一萬五千個學位,一個上午已經額滿。其實很多學生都擔心有能力但無書讀,會否有一些措施或支援?

首席教育主任梁兆強:剛才你提到的二萬四千個學額,是指十四分或以上。今年提供的中六學位有三萬四千多個,嚴格來說,所有願意升讀中六的同學,我們過往的政策一直是提供三分一的學位,今年則提供了百分之三十六的學位,所以已經比我們政策中提供的三分一為高。其實除了升讀中六外,也可如你所說報讀職訓局的課程。

記者:局長可否勉勵學生?

教育局局長:剛才已說了,各位同學要知道,自己或許有潛力和才華未被發掘,因此需要一點時間來找尋自己的興趣所在。我們剛才見到的一些同學亦引證了,他們考試的成績或許不好,但他們其後參加不同的進修課程,現在都能銜接至大學,所以並非一次考不到,以後便沒有這樣的機會。過程或許會轉折一點,但經過這樣的經歷,他們會更珍惜得來不易的東西,而且有機會發掘自己的才能。

記者:很多學生都擔心學額不夠,現時都想會不會轉制讀新高中中五。現時只有九千(學額),會否考慮將這個數目擴大,或者吸納多些同學,因為有幾萬名同學是未能得到學位?

教育局局長:過去數日我們都與同學分析考試成績及自己的興趣,如果考試成績低過五分,我想再讀下去都會很勉強,但如果有一定的分數,譬如六至十分,要看看自己的興趣所在,是不是經過這次經歷會更加發奮讀書,我們是有足夠的學位給予大部分的學生。

記者:對最後一屆會考有否感觸?

教育局局長:這是在教育史上一個時代的終結,亦是另一個新的時代的開始,我們應該要看如何迎接新時代。進入新紀元,我們面對的是一個資訊發達的社會,社會的要求是不同的,以前我們讀什麼書、做甚麼工作,大家都會估計得到,都比較肯定。但是以後究竟有甚麼新的工種,大家都不知道。舉一個例子,十年前大家拍攝是用菲林,十年後沒有了菲林,科技帶來了巨大的改變。我想我們一定要迎接新挑戰,我們的新高中學制,主要是讓同學盡量發揮自己的潛能,不要太早分科,要對身邊的事情有多些興趣,讓他們將來在社會上有主要的技能,學會如何學習。這樣才是我們所要求的,並不是茩咫@、兩個科目,我們鼓勵同學發展多些興趣。

記者:關於殺校方面,與教協的討論如何?是否會暫延殺校一年?

教育局局長:我們都明白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如殺校的數目多,引起的震盪非常大,所以我們要有一個非常小心的處理方式。昨日我不只與教協開會,與校長會也是談同樣的課題,大家都有探討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我們現時沒有一個最後的結論,因為我們剛剛開始討論。

  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決定,看看如何在未來一年將局勢稍為穩定下來,爭取多點時間,看看我們如何一起共同解決這個非常困難的問題。這問題並非單由教育局可以獨力解決的,我們要所有持分者,包括辦學團體、校長、老師、家長,明白我們面對的困難是什麼,我們能夠做的事情並不是很多,但是我們一定要付出一些代價,現時要看看我們究竟要付出什麼代價。

(請同時參閱發言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0年8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56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