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今日(六月十日)出席華人會計師公會午餐會致辭全文:

陳(美寶)會長、各位嘉賓:

  我記得幾個月前我在華人會計師公會的春茗上和大家見過面。當日我向華師會多年來對香港的貢獻,表示了欣賞及感謝。

  事實上,多年來,你們都很支持政府的政策發展,我們很多諮詢文件,你們都會給予意見。

  今日,我會談到數個話題。最主要的是金融業發展的方向。首先,我覺得香港現時的金融業發展勢頭很好,為甚麼呢?因為我們在今次金融風暴之後,香港的金融體系所受的創傷遠比其他地方為小;再加上我們在中國經濟的勢頭甚好之下,金融業的前景在香港來說,是非常值得我們支持,我覺得其甚有發展空間。

  但說到金融發展就不可不提監管,尤其是現時在西方國家,出現一個情況就是監管政策愈來愈多改變,這些改變當然是衝茠鷟蠔嘯而來,這些改變很多還未落實的,還有很多變化。

  在金融市場的競爭來說,我覺得監管政策是重要的一環,除了法制、資金流通、人才之外,香港能給予投資者及市場怎樣的監管環境呢?這是我們競爭的一個重要元素。在金融海嘯期間,其實香港有一項是做得不錯的,除了說金融體系受創很小之外,我們在監管方面,是令到國際認同及看高我們一線的。我舉一例子,在金融海嘯發生時,全球市場都很快地臨時禁止沽空,香港在沽空政策方面並沒有改變,因為我們本身的沽空政策已是相當不錯的,所以在一個全球金融市場開始動盪,很多國家急於想方法禁止沽空時,我們回顧自己市場的情形,就決定沒有改變沽空政策。這件事給予市場的信息是很好的。我們不會朝令夕改而是有一個一致性的做法,譬如說沽空,我們一直都有監管的,但當有慌亂的情況出現時,我們不會臨時去改變政策,當然這方面背後有小心的研究和決定,可給予國際一個正面的信息。

  香港的金融市場發展是多方面的,我們資產管理的行業會有很好的前景,人民幣會一個新的商機。在我們的監管政策來說,有些事情是需要改變的,但在監管時,不應該外國怎樣做,我們一定要照荌窗A我覺得這並不是太適當的,因為有時可能會混亂,我們應該看香港本身的制度如何,過往的經驗如何,要在小心論證的情況下,決定我們監管的方向。而市場要求高的透明度,以及一個可以預期的政策。所以,在這方面應該小心去抓茈倍禳C

  最近我們正在做一個關於股價敏感資料的諮詢,其實這個課題,說了多年,以往的做法和想法是想把上市公司的條例法律化,我們兜兜轉轉的這方面做了多年,結果發覺這樣是做不成的。因為要將上市條例法律化會窒礙市場發展,因為上市條例本身不是語言,法律化的話,令上市條例過於僵化,難以適應市場的改變。若要法律化的話,事實上需要寫很多條文,有時會令舉證及調查方面有困難。兜轉多年,我們最近的做法,是把一些香港熟悉的觀念,譬如何謂內幕消息的觀念,套用在股價敏感資料的披露要求上;這個好處是甚麼呢?就是香港這麼多年來一向習慣內幕消息的定義,我們有現成的案例,市場知道甚麼是內幕消息。現時我們新的諮詢中,就是上市公司除了不可以用內幕消息做買賣外,若果你有內幕消息的話,需要即時披露,這些我們都是回顧香港過去的法律環境,以我們自己市場認識的東西來提出這個觀點,這觀點亦與歐盟的觀點不謀而合的;所以,我們現時看最後的法律定案,訂定出這套諮詢文件的內容,我相信能夠反映了業界的意見,以及在監管和市場的靈活性方面找到一個平衡。

  如果我們思考所有的監管政策時,我有幾個原則可以與大家分享一下的。第一,我覺得我們的監管措施必須一致和明確,剛才我已說過,譬如是沽空的例子,或是內幕消息用來做內幕披露的例子,其實都是要維持一致性的,即是我們的監管措施要一致性和明確性。

  第二,我們必須在一個合規成本和執行成效之間取得平衡,因為市場的監管在平衡方面是重要的,如果我們監管而令到市場不能發展的話,會對投資者不利,所以要把握這方面的平衡。

  第三、就是金融政策本身可考慮的因素有很多,所以,我們要尋求市場成效、監管成效、監管效力之間的平衡,我們要多聽市場的聲音和解釋政策。市場才能夠明白。

  第四,就是在很多監管政策推出時,總會有不同的持份者有各樣的看法。很多時監管的目標是很理想化,但現實應該怎樣做是很考工夫的。所以一定要在監管政策推出時,在不同的持份者中,找一個最大的共同目標 (common ground),這是在推行監管政策時一定要考慮的。

  除了我剛才所說的,關於上市的要求,令到股價敏感資料要公開要求之外,還有兩方面我要談論的,第一,就是關於一些行業的監管問題。我們很快便會進行一個諮詢,就是關於保險業界的監管。

  我們現時保險業,基本上當然是有一個很大的行業自我監管,亦有政府的保監處,作為一個政策和監管者。雖然我們已經說了幾年,目前來說,關於保險業監管的顧問諮詢已經完成了,希望大約在年中,開始向公眾諮詢。第一,我們希望成立一個獨立的保險業監管處,不是政府部門,是一個獨立的監管者。同時在行業的自我監管方面,保險業監管是要拿出來研究,怎樣把一些適當的監管工作,給予獨立的監管者,我們覺得這個方向是要做的。因為除了對投資者有保障,監管方面是和國際接軌。如果不能與國際接軌的話,會令到我們的業界在競爭時遇到困難。

  另一點要說的是關於會計界,會計界的情形,剛才陳會長亦談及,記得較早前,媒體曾報道有關於會計監管架構改革,引起公眾與業界的談論。香港的會計專業,多年來都是遵行一個自我監管的制度。但這個自我監管制度,其實一直順茈誚a情況和國際趨勢去改變的。譬如近年因應本地發展需要,增強了行業的監管元素,透過修訂《專業會計師條例》,香港會計師公會理事會已加入了非會計師的委員,而公會的紀律和調查小組,現時均由非會計師的委員擔任召集人,並以非會計師委員為多數。

  除此之外,大家都記得,因為這個安隆(ENRON)事件之後,令到國際對於會計,尤其是上市公司會計方面監管的關注。我們在二○○七年成立了財務匯報局,負責調查上市公司的審計不當行為,以及財務報告違規的事宜。由此可見,我們雖然有行業自我監管,但一直都有一些新措施與時並進以及和國際接軌的。

  以今日來說,我覺得這個話題是未完結的,如果以我們的會計監管制度與國際比較,我覺得還是有個空間可以發展的。為何監管是那麼重要呢?因為我們所說的是上市公司的監管,譬如我們會計師做上市公司的審計,需要得到國際方面的認可,才能令到認受性提高。現時這個行業基本上是自我監管,雖有財務匯報局做一些調查,但這個架構究竟是否達到國際方面認同的水平,而我們香港會計師簽署的報告可否在國際得到認同等等,都是要顧及的。

  所以我們循序漸進到現在,還可行多一些步驟。我們亦了解香港會計師公會已表示會進行研究。我們亦很樂意與會計師公會商討,令會計界的監管達到國際趨勢。

  最後,如果回到我剛才所說的四個原則,我希望的做法是多些聆聽業界的意見。同時,最主要是我們怎樣令到監管和市場發展之間,做到一個彼此互利互惠的情況,我很希望聽到華師會的意見。

  依照我們目前的想法,若然需要考慮一些措施的話,就是該等涉及上市公司的核數程序,其他的暫時不作優先考慮,我歡迎聽取各位對這方面的意見。

  我想在餘下時間談論另一個問題。我今天帶了一些「起錨」的襟章來這堙A我很多謝各位會員支持,襟章已經全部派發完。為甚麼我們要不斷講這個問題?為甚麼政府官員也要落區,派傳單,派襟章?因為我們覺得這個政改方案是重要的,與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的。

  我們知道促進民主發展是香港市民共同願望,而我想不到從特區成立到現在,有哪一件事比這個更重要呢?以及有哪一件事比政改更加引起討論,所以這是一個影響深遠的一個議題。當然,二○○五年當時的政改方案被否決,令政制停滯不前,對於整體社會來說,對於我們政府來說,都是很大的失望。

  香港特區成立快十三年而已,如何處理一些爭議性大而社會上的共識未必完全一致的議題,這是政制成熟的過程中應該要經過的階段。其實我們很多民生問題、經濟發展的問題,都是很富爭議性,都需要我們政治的體系發揮其政治能力來協助香港解決,我覺得這個問題如果能夠解決的話,會令到政府在處理所有民生、經濟問題時,更加能夠專注,能夠發揮政治能力。

  為甚麼我們今次要談論這個問題呢?為的是希望給予市民看到這個事實,就是我們現時這個政改方案與現行的選舉安排比較,有明顯的進步,明顯增加了民主的成分,以及為將來的普選創造有利的條件。

  我們所講的二○一七年行政長官的選舉和二○二○年普選立法會,已經是中央給予我們的一個時間表,這個政改方案會否獲得通過,當然完全是我們的選擇。今日我們看政改能夠通過的機會可能不高,但雖如此,我們也要不斷努力令到政制可以向前走,達到目標。

  我們是否希望在政制這麼重要議題中,香港能夠有進展,而不是再次原地踏步。剛才我所說有關對金融監管改革的一些看法,其實每一次改革都是循序漸進的,在社會上尋求共識的,聽取意見,然後找一個空間,找一個共同目標。政制是一個這麼重要的議題,當然是一樣的,為甚麼我們現時的政治體制不可以在這方面找尋空間?尋求一個大多數的共同目標?所以我覺得大家應該要決定的是尋求一個共同基礎,而不是去堅持己見。

  我們每一個人,或者每一個香港人應該問,我們是否要為香港最佳的利益一同努力,而不是追求自身狹隘的好處?所以自從這個「起錨」行動開始後,我們一直向市民介紹這個建議方案,希望得到他們的支持。我相信市民是希望見到進展,以及政治的體制能夠平衡各方面的利益,而市民希望見到我們透過政制建立共同基礎,坐言起行,而不是停滯不前。所以有機會的話,希望各位能夠表達你們的想法,告訴你們的立法會議員,請他們「起錨」。多謝各位。



2010年6月10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2時36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