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就政改方案會見傳媒答問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今日(六月七日)在中區政府合署就政改方案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

記者:二十三個泛民議員都講明今次會聯手反對現有方案,是否即是說如果政府爭取他們的同意來通過方案已經是絕望?

政務司司長:我們說過多次,政制向前走,需要跨出這一步是社會上多數人的意見,所以我們很誠意地希望大家,包括泛民議員,能夠求同存異,以大家追求民主,大家追求普選的精神來踏出這一步。

記者:現時這個方案是否再沒有讓步空間?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現時這個方案是在人大常委會二○○七年決定的框架下,我們爭取了最大的空間,所以在目前來說,唯一還可調節的空間,就是在本地立法層面,我剛才所提到的那些方面的空間。但是主要的方案我們已經說過多次,已經定了。

記者:兩次落區示威人數多了,但又未必能改變投票的意向,你有沒有覺得這樣的推銷方法是無效呢?同時,如果真的被否決,政府下一步可以做些甚麼?

政務司司長:我們今次是直接落區,直接接觸市民,我們希望給市民看到我們深入社區,接觸群眾來推銷方案。我們亦覺得群眾會接受我們直接找他們,亦看得出我們很努力地推銷這個方案。在去了兩次後,我們雖然遇到一些不同的聲音,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多元社會的本質,我們仍然會堅持直接與市民接觸,同時我們亦會給大家看到我們這個努力,就是希望如大多數港人一樣,政制能夠向前走。

記者:民主黨的區議會方案是否有違人大常委的決定?政府在本地立法方面與民主黨是否還有得傾?

政務司司長:我們仍然保持與社會各界包括泛民黨派溝通,我們希望大家都是抱茼P一個心態,就是現時目標在望,這個目標就是二○一七、二○二○的普選,我們是要行「五部曲」,而這五個步驟每一次都有第三步驟,就是去立法會得到三分之二的通過;我們今次不要好像二○○五年那樣,到第三步就卻步,我們希望大家能夠如香港多數市民的意願,政制向前走,我們需要行前一步,大家可以有兩個普選的時間表履行得到。

記者:兩次推銷,如果今次的政改都被否決的話,你覺得政府的責任多大?

政務司司長:我覺得我們是盡了我們一切的努力,今次有了二○一七、二○二○兩個普選,是一個重大的突破。所以,有了時間表,我們都盡最大的努力,再加上最少有一半市民希望政制向前走,而仍然遭到否決的話,我是覺得很遺憾。

記者:談了這麼多次,為何仍是寸步不讓?是否政府無誠意去通過方案?

政務司司長:這個方案其實在我們推出諮詢文件時,即去年十一月份我們推出諮詢文件時,其實民調是相當穩定的,因為基本內容大家當時開始看得到,再加上現時我們將其進一步有些調整,所以,其實整個方案的內容,其實大家都相當清楚,而民調有一半市民都很穩定地希望政制向前走。

記者:你如何可以爭取泛民的支持?具體一點,讓步空間是怎樣?

政務司司長:我們仍然會(爭取),讓步空間──小心怎樣去寫──我剛才在我的發言中說得很清楚,就是說現時本地立法上還有一些空間,而這個空間就是譬如六位區議會代表是否透過比例代表制互選產生,這些在本地立法層面上處理的,其實空間十分小,但我們仍會努力爭取每一位議員的支持。

記者:為何不押後表決?爭取多些時間達成更大共識或待中央回應泛民主派的訴求才表決?

政務司司長:這個方案不單於去年十一月份推出時才有,其實我們整個政制發展在過去多年來,社會上已充分討論,社會上對於整個政制發展亦有相當深入的認識。所以,我們透過多次諮詢,有了時間表,再加上去年亦推出了進一步的諮詢,我認為社會上其實有很充分的時間去討論及認識這個方案。所以,我們決定今日出通知。

記者:與民主派慢慢去傾,收起一些條件,然後慢慢地談判再修改...

政務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進一步修改的空間是非常有限,亦只是在一些本地立法的層面。對於整個方案,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是現在有了時間表,是二○一七和二○二○年的普選,我和你一樣,我都要求有民主和有普選。我和你一樣,大家都希望二○一七和二○二○年,大家可以走那五個步驟,達到普選。但我與你都不可以只是站荍撋,而不行前。社會大多數人現時亦支持我們這個見解,就是我們需要向前走,所以我現在呼籲大家尊重這個民意,尊重大家應該向前走。達到普選的大門是需要一步一腳印地向前走。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0年6月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7時4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