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談話全文(四)(只有中文)
********************

李永達議員:特首今日特別講樓價,我想特首都知道香港現時的樓價是全世界最高的,香港市民的供樓負擔,我想也是世界前列,我不知道你對這方面會否感到光榮?但是你上任以來都奉行一個政策「大市場、小政府」,我相信房地產政策你也採用這個原則。

  我不知道在你的政策下是否令到地產商在所謂影響,甚至是決定香港房地產政策,有接近壟斷的能力。我們民主黨做的調查,就是百分之八十二的市民是支持復建居屋,特首閣下你卻說有分歧,我不知道你所謂的分歧,意思就是那百分之八十二的市民是否與長實的李嘉誠、新鴻基的郭氏兄弟,以及痚簹漣鶗基的分歧,是甚麼分歧呢?我們要看多少次你被人批評官商勾結,這個形象這麼深入,你有沒反省過呢?其實你自己是否就是扼殺、否決復建居屋的元兇呢?你如何面對這些指控呢?多謝你。

行政長官:對於香港房地產的需要,特區政府一直採取積極的政策。我們沒有容許市場自由浮動,不要忘記我們現時還有很積極興建公屋的政策,我們已經保障了香港人有屋住,另外,正在等待的有資格人士可在三年內上樓。

  香港現時的戶籍大約有二百三十多萬,固定的樓房有二百五十萬,所以不是一個籠統的總數問題,一定有屋住。問題是,有部分人士想擁有自己的物業,提出另一個問題。我覺得我們經過了亞洲金融海嘯的教訓,對於這個問題,我們作出了一個在當時是很嚴肅的政策檢討,定下了當時的計劃,亦得到市民的支持。

  現時可能市場有些改變,我們採取了一系列的對策,特別是禁止任何所謂「造市」的情況,禁止人為的炒賣情況,我們所做的一定會有些冷卻的作用。在供應方面,我們亦大手筆地做,我們會繼續努力地這樣做。

  另外,對於你剛才所說的,我亦明白有些人的薪金、收入或資產超出現時入住公屋的資格,不想租樓而想買樓,而在買樓時發覺可能沒有足夠的財力「上車」,我們是否需要幫助他們呢?這個問題我說過我們一定會檢討,拿出來討論。

  對於香港現時的樓房政策,我們永不會採取放任的態度,但亦不能太嚴苛,把這件事完全由政府主導。我們曾試過這樣,量化地、硬性地推出土地,以迎合某一種指標,但後果是難堪的。我們以前做某一件事後發覺有毛病,現在要更做這事,一定要很小心。我們現在要進行諮詢,諮詢期並不算長,只是五個月,而且我們會作出總結,我覺得這是負責任的態度。

李永達議員:主席,特首是重覆二○○二年的檢討,你要記茖漱@年是差不多所有地產商給壓力你們,而孫明揚先生是要鞠躬,差不多因為他改變政策,何鴻燊向他鞠躬道謝,你會否記得這個例子。地產商向政府鞠躬道謝的是甚麼呢?主席,我想問多一個跟進的問題,以往做房委會和土地建設委員會委員都知道,政府有長遠的房屋策略,就是土地供應和興建多少房屋。突然間你們在二○○三年後沒有了這樣的政策,你甚麼都不學,卻學董建華這方面的事就學得「最叻」,取消政策,沒有長遠的房屋策略,沒有土地供應指標,沒有建屋指標,完全沒有諮詢市民,鄭汝樺局長上個月才公布出來。我想問一問曾先生,為甚麼你甚麼都不去學,卻去學董先生這件事呢?這是一個重大的社會民生政策,LTHS這個政策你覺得你這樣取消而不公布,你是否想隱瞞你自己在供應土地方面是就茼a產商而做?

行政長官:當時我們不建居屋是講得很清楚,是發覺當時市場的供應和樓價已經是普羅市民的負擔能力,政府不需要做發展商這個角色,這是很清楚的。人人都知道我們停建居屋,沒有隱瞞事實,並非「靜雞雞」,而是公開做的,大家都明白道理何在。當時亦沒有人反對這樣做,樓價下跌了百分之六十,還有的是,你不要忘記,當時我們要改變政策停止興建居屋,最重要的原因並不是地產商,而是我們看到有很多負資產出現。不要忘記這件事,這真正是痛了我們執政者之心,當老百姓根據你買樓後負擔不起變成負資產時,造成二○○三年社會的民憤。這個大家記得很清楚,不要顛倒事非和次序。

葉國謙議員:特首,剛才有些議員提及到中大亞太研究所在今年二月的一個調查,發現二成六的人認為香港社會和諧,其他則不認為這樣,這情形較○八、○六年下跌一成一。在這情況之下,很多學者研究這份報告,提出這份報告的解讀,認為貧富懸殊是造成這個社會不和諧的一個最重要因素。近期講到樓市A升、公共事業加價之風再重現、百物騰貴,在打工仔來說,追不上通脹,如此貧貴懸殊更加加劇。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趨勢若不扭轉,社會和諧可能真是海市蜃樓。我想問特首,目前這個困局,政府有甚麼辦法去扭轉這情況惡化?

行政長官:剛才我已經說過,我們是一個開放式的資本主義社會,還有一個積極的入境政策,使我們作為金融中心的時候,全世界最有本領、賺錢能力最高的人會跑來香港定居,但也有因為會親,每年最窮的人亦來港,差距永遠都會存在。我們最重要是如何加強這些社會流動,這是我們的責任。但用政府的政策,用政府的財力,平均來處理這些薪金的時候,我很相信社會上有不同意見,特別在稅收方面做這些工夫時會亦有負面性。我不是說這些不做,但需要社會有共識才能做到。我們是一個開放的社會,靠辯論而找出真理。我們似乎有很多爭拗,有很多不和諧的情況,但我們基本是一個守法的社會,市民喜歡我們守法,喜歡我們辯論,一方面尋求真理,一方面可以維護利益,但不是採用激烈手法。有些人覺得採取激烈手法可以爭取多一些;但市民說得很清楚,我們同一個調查的顯示,市民大約百分之八十認為在爭取個人權益時不應該用暴力;同一個調查,如果爭取社會公益時,大約百分之七十點一的人認為不應該用暴力。信息很清楚,他們不會贊成,他們是厭惡暴力,認為所有爭取事項都要以和平、合情、合理手法。所以我覺得我們不必要為此而擔憂,香港市民,正如我剛才所說,他們的表達能力強,這是我們的強項。所以我說我們每天有六點幾宗的抗議,甚麼也有,有小至動物權益,一直到我們的政改,大大小小也有,這是我們能夠表達的方式,我很相信現在有,將來普選之後也有。所以這不是我們社會媟奶ㄘM諧,所有開放社會都會有這指標,以此量度都會有此情況。

  我覺得貧富懸殊目前的確是大問題,可用甚麼方法處理?剛才我說過,教育、醫療、房屋、福利這些項目我們會盡量投放資源,受惠的大部分是我們基層市民,佔超過我們一半開支就是放在這堙A我們會繼續實行這種政策。此外,不要少看我們的流動程度,不能將今天貧窮的人等同十年後貧窮的人。不是的,剛才我給你說過數字,他們具有流動能力,我們要繼續努力。政府方面,對於弱勢社群,一定要盡力幫助,我們財力所限,有財力都盡量投放入去,你可見我們這幾年的施政,特別這幾年,經過金融海嘯之後所受的衝擊,政府投放的地方,你可以見得到,不需要羅列出來,很清清楚楚,全都是針對性的幫助低層市民,這不是一朝一夕,我們會繼續這樣做。這一任政府會繼續這樣做。當然我們需要和諧,也需要理性的討論,討論的方式,剛才說過,是否要採用很激烈的方法?是否要擲物才行?不是,會得其反效果。如果能夠做到平和、理性的辯論,我很相信不單解決問題時更加容易,市民也感覺到我們是用負責任的處理辦法,也是我們能夠找到真真正正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法。此外,和諧社會的確需要大家互諒,但我們要明白在資本社會堻h富差距是必然現象,問題是如何盡力收窄。剛才所說的兩個數字,一個數字是我們單純用薪金來看,的確很高,但加上現時社會的投放,所謂社會工資social wage時,便減低了很多,這情況變得我們不是太差,不過在此方面我們更要多做工夫。對弱勢社群是這個政府要幫助的最大的群組,我們會繼續這樣做。

葉國謙議員:我也同意特首剛才提及到的,對於香港人對暴力或者用太激烈的手法不會接受,但我擔心的和諧其實不單只是這種忍法,另一個忍法在於經濟上的弱勢社群,譬如收入,有些更加重要已經看到,現時通脹又來了,在此情況下,有甚麼辦法在這方面紓解,能使這個和諧社會能夠真正出現?

行政長官:是的。現時我們控制範圍內的公共事業每一次的升幅,都會嚴肅處理,在法律範圍之內我們可以控制,盡量令通脹方面不會和薪金升幅脫節,我們很開心地看到這兩季,我們最基層的市民的薪金已有改善,還有現時的通脹仍然相對上溫和,我希望在這方面繼續多做工夫,使今年內經濟復蘇時通脹不趨向惡劣。希望財富增加時基層市民的入息亦會改善,可以應付生活上的需要。

葉國謙議員:是否政府還有其他措施?

行政長官:你知道我們正積極考慮最低工資,希望今個暑假之前訂出具體方案,而其他改善民生的事項也不會停止,會繼續考慮。這是一個要共同工作的問題,我希望各位議員協助我們考慮這問題,目標一致。

詹培忠議員:特首曾經公開表示過,希望行政及立法的關係「搞」好些,現時我們立法會少了三位議員,確實是好些。那三位有威脅,那兩位沒有威脅嘛。特首本身更加放心些,但特首,我們不能期望這個是永遠的。我的問題是,最近我們立法會大比數通過,即差不多四十三比一,要求政府立法限制銷售及預售樓花的政策。既然這麼大的比數,行政當局有甚麼決策,來支援立法議員這麼大比數的訴求?我期望你的答案,不可以「九招十二式」作為一個開頭,亦是一個總結,希望特首你公開作出一個承諾,從而能夠保障市民的權益,亦令我們立法會議員,以後與行政能夠取得更好的合作。

行政長官:很多謝立法會議員對我們規管樓市炒賣方面的努力,你贊成立法,目標與我們一樣。現時所有措施是快的,而立法是慢的,通常立法起碼要數個月,有時是整年時間,我們所說的在一、兩個月的時間生效。如果我們的措施生效,得出結果,立法還有沒有需要,如果需要,要做些甚麼補充,有何漏洞我們特別要立法才做得到,才明顯看得到。我們與發展商商會討論,以往他們都很積極回應,我希望今次他們都積極回應這事情,使市場定下來。市場方面,不會因為這些不正常操作影響市民投資方面的權益。我不會排除立法的可能性,但我所說的,是可以雙兩條腿進行,先看行政手段可否做到,如果不行我們可以考慮其他方法。現時不只是純粹行政手段,我們已經有法定工具,如果是賣樓花,需要特別批准,而批准是夠條件而進行,我們將來做的策略部分,已納入我們賣樓花的條件內,如果發覺有些人不根據我們協議的行政指令去做,賣樓花可遭停止。所以,現時已經有足夠的法律效力做這件事,但我同意你說,亦多謝你對我這方面的支持,有需要我們便立法,對嗎?

詹培忠議員:主席,我們很清楚聽到特首的意見,但我更期望特首尊重立法會議員起見,亦做好行政與立法的關係,既然我們大家有這樣的訴求,那麼你便立法,好嗎?

行政長官:很高興看到民主黨這樣支持你。我一定尊重立法會議員的意見。但有一件事情,我覺得你與我的目的一樣,有些事情不需要那麼多工夫,只要到位就行,最主要保障市民的利益,我們的意向都一樣。

馮檢基議員︰曾特首提到貧富懸殊的問題,就是說香港由0.533,經過一些社會福利social wage,降到0.42,已經是改善了。我想講另一個例子給特首聽︰英國未有social wage之前是0.51,經過有social wage之後變成0.37。第一個數字0.533變0.42,說的是兩把尺,0.533是堅尼系數,超過0.5便是高過警戒線,加上social wage即是福利之後,是另外一個、另一把尺,而它的警戒線是0.4。即是說縱使提供了social wage福利下去後,我們香港是差過英國,人家變成沒問題,我們則繼續仍有問題。不過這不是我的問題。我想告訴他兩把尺是不對的。

  我的問題是,主席,我也同意處理政治問題,特別是政制問題,是需要溝通。不溝通我覺得解決不了我們香港的政制問題,但有溝通又不等如放棄原則,不過有溝通起碼可以減少一些不必要的誤會。我想問問特首,我們十三個民主派組織組成的普選聯,就政改問題與香港不同團體,以至與我們立場不同、與我們立場相反的團體有溝通,我們與特區政府,包括司長和局長,是有溝通,但我們都希望能夠與中央政府,包括中聯辦或者中央政府負責香港事務,特別是政制事務的官員溝通。這問題其實我們在二月已透過不同的人大、特區政府的司長和局長,希望向中央政府提出要求。但直至四月二十六日,政府方面跟我們說,到現時上面還未有回音。不知道就溝通的問題上,特首可否幫一把?

行政長官︰先講剛才說英國,剛才你所講,的確堅尼系數有一種標準,加上social wage是另外一種標準,但我相信很少香港人想我們的經濟好像英國的經濟一樣,可以有這麼高的稅收,有這種情況出現,令赤字龐大,弄得所有銀行都要接收。所以我相信大家要付出社會的代價。

  關於我們政制方面的討論,我們很贊成多方面溝通,在我們方面,司長、局長不停與各個政團,特別對於二○一二的方案,進行多方面、多方位的溝通,盡量聆聽各方面的意見。中央方面,我想大家都明白,最重要的責任在我們這堙C對於與中央方面的溝通,我也很鼓勵,但要明白最主要的決定在我們香港這堙C剛才我開場時的話說得很清楚,現時中央已做了要做的事情,問題是我們能否行出那一步,這個更加重要,他們不能幫忙。他們已做了一步,後來再做多一步,現在是不是我們該用心做好我們的一步呢?我們的政制真的要向前走的話,一定要問問我們自己,我們憲制的安排需要我們三方面合作,能否成事,在乎我們自己妥協的能力,聆聽對方的能力,尊重對方意見的能力,而做成這件事。如果各持己見,是很難達到的。中央不能幫我們忙。還有一件事,我們見得到的是,問問自己,現在的問題,我們已爭拗二十多年,社會內的分化情況相當嚴重,如果真的要做到達到每個人的理想,要一蹴而就,是很難做得到的。政治上的現實是需要我們一步一步的走,一下子要做很大動作,我們得不到三方面的認同,不是一方面的努力可以做得到,並非中央可做得到,不是我們特區政府可以做到,是需要立法會各方面都一齊做,才能達到一個好的結果。所以我很希望,馮議員,我明白到溝通重要,繼續會做,繼續去努力,但別忘記今次的責任在我們這堙A真正對二○一二方案我們一定要看,跟我們現時的選舉比較是否更加民主,老實地跟自己說是不是。市民已作出決定,責任就在我們這堙C我們需要真正面對現實,不要堅持己見,一定要求達到自己的目標,這樣是做不到的。分化了二十多年,怎能夠一步去得到呢?我希望各位能夠明白這個道理,只有一步一步去做這事,而根本我們說循序漸進,背後的邏輯是從這堥荂C分化了二十多年的事情,每個人有自己做事的立場,真的要得到前進,真的要逐步去做,快也快不來,這根本是我們最重大的政治現實。

馮檢基議員︰主席,我不知特首有否看過普選聯的建議,那是個循序漸進的建議,亦不是一步即就的建議。可能我們亦未曾與特首溝通過,有機會希望特首先與我們溝通一下,讓你正式了解我們的建議。不過我覺得正正因為根據基本法和○七年的決定是五部曲,其實五部曲都只得三個主角︰特首、立法會和中央。我們的司長和局長我當是代表政府,包括閣下在內,我們談過很多次,但當然我都希望跟特首談。不是我,是普選聯都希望與特首談。我們可否將第三個角色,中央這個角色,都能夠坐在一起,大家溝通一下,就算我不知道是否談得攏,談不攏都起碼減少一些不適當或不需要的誤會。現在司長和人大都應承答應給我們轉達。其實我的問題是,這方面到現時仍然未有結果,他沒有說不見,亦沒有說會見,在這方面的問題上,特首可否幫我們一把,順水推舟?

行政長官︰我一定會做,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做。我覺得任何事情可以幫助二○一二年這個方案能夠在立法會通過,我一定會盡一切努力辦事。但我們記得最後一件事,責任在我們這堙A在我們議會這堙C市民已發聲,中央已發聲,方案已列出來,是二○○七年人大決定的框架,是最寬闊的位置去做。林局長和司長也跟大家說,在本地立法程序方面,我們可以有一定彈性,亦盡量可以做。在這個框架內,我們已做了最大的工夫。我們真的想行這一步,真的達到普選,一定要先行二○一二年這步,做好這步時,接荍畯怞U方面加強了信心,我想第二步會更容易行,更加好。我不想重複我的開場白,我總覺得為了這事,這陣子我經常反思,究竟我們欠缺甚麼?我們可能欠缺了本身的勇氣,欠缺了我們現時能夠包容的能力。這時候我們應該拿出勇氣,拿出這種能力來。

劉江華議員:主席,這幾年,我們有幾個消防員相繼殉職,令人十分傷感。社會上亦關注到消防設備的更新、裝備,甚至是訓練等等。早前一兩日,我們在保安事務委員會上有一些消防員同事到來,披露了我們在過往並不知道的事實,包括一些操作指引說明書長期沒有翻譯為中文;有一些不同系統的設備有銜接的問題;裝備的一些單位只得兩位全職職員等的問題,其實是對消防員有很大的威脅,同時亦是對市民的生命、財產構成危險。所以當時有不少議員提出,是否應該請政府的效率促進組檢視呢?甚至是否需要全面檢討消防處的架構和管理呢?或者是否盡快增加人手、縮短採購等等?

  我想請問特首對這幾個建議,你有沒有即時的回應?以及就工廠大廈,即是強制修例能夠裝置消防設備,特首你會不會積極考慮呢?

行政長官:我很同意劉議員所說,消防員每次出勤時都心驚膽跳,他們奮不顧身,當然是他們的專業精神。但亦有一些情況,如果是有關裝備的、有關程序的,一定要做到最好。香港的消防設備可以說是全世界相對上是很不錯的,但這方面我們不能自滿,如果發覺無論是有關通訊系統也好,程序方面系統也好,是我們做得不足夠的,或是防火設備方面我們做得不足的話,這筆錢一定不會省的,一定會拿出來。但需要合理,我們要說服財務委員會覺得這方面是合理的做法,所以劉議員你放心,關於設備、裝備方面,特別是通訊方面,我多次與處長談過這個問題,當消防員進入火場時,有沒有甚麼科技能夠把他們準確的位置給同事知道,有任何事情他們未能回應時,可以立即知道他們身處的位置,可以立即進行搶救,這是否可以做得到時,他回應現時在美國有最新的科技,但還在嘗試階段,未能做得到,未能拿來嘗試。但我亦要求他試一試,想想這方面的事。對於他們做了幾次自動更新,幾次內部調校,關於他們的通訊系統,關於現時裝備方面的需要,你可以看到保安局局長每一年(提出),我們都會幫忙做的,不會在這方面慳錢的,但一定要使得其所。人手方面,我們當然有制度,如果有這方面的需要,我們一定會積極考慮。

劉江華議員:特首,你沒有回答工廠的修例問題,以及前線消防員早兩日提出的問題,希望特首你也可以「加多幾錢肉緊」,關注這個問題。

行政長官:我沒有具體看過他們提出的問題,但這方面我相信保安局局長一定會看,一定會做。你提出了後,我亦會認識更多。不過,你放心,關於消防員的安全,特別是防火的能力、滅火的能力,這方面我一定會做好的。

譚偉豪議員:立席,最近政黨被指在電台賣政治廣告,違反電台守則,我自己作為IT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主席也收到很多不同的信。其實我本身沒有甚麼興趣特別調查我們專貴的卿姐(劉慧卿議員),但不跟進又不可以,特別是在政策方面,很多市民覺得現有的政策是否夠公平和清晰?為甚麼說公平呢?因為現有政策是很久以前定下來,要監管電子傳媒,即是電台等不能那麼容易賣政府廣告,但在報章上卻可以日日大賣特賣,所以這是否公平呢?有很多人質疑。至於電子傳媒就更不公平或是有很多灰色地帶。甚麼是電子傳媒,根據現有廣管局的法例,就是有牌的電視台或電台,至於現在的電子傳媒即是互聯網或3G電視,互聯網電台就不受規管,所以好像有些是可以監管,又一些是不能監管,這亦存在一定的不公平。現在的法例是否需要檢討呢?

  為甚麼我這麼緊張這件事,並不是因為我們有政黨同事犯例,我特別緊張是現成的,特首一直說希望政制向前行,人大常委會也說二○二○年可以普選立法會,普選時政黨一定會更成熟和有代表性。如果要政黨做得好,現有的法例,即以前的法例好像令到政黨相當局限,局限他們在宣傳或是與市民溝通的空間,這會否有矛盾呢?所以在這塈皕Q聽一聽特首的看法,會不會檢討現有的政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涂謹申議員。

涂謹申議員:我想問一問主席,因為如果有一位議員無論問問題或發言指控另一位議員犯例,這是很嚴重的。我不知道譚偉豪議員指名道姓說劉慧卿議員犯例,我理解犯例的是商台,不是劉慧卿,是嗎?我希望可否在這堿O否有立法會常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你的問題很清楚,我剛才沒有聽清楚譚偉豪議員指某一位議員犯例。譚偉豪議員,你說清楚,你是否有指控某議員犯例?

譚偉豪議員:多謝主席,我是收到市民的投訴,要求我作出調查,調查關於我們現有議員在商台賣廣台事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我認為這並沒有違反我們的議事規則,行政長官請你回答。

行政長官:我明白到在外國有一些例......

吳靄儀議員:是否起碼都要在這媦幘M,因為這個指控已經作出,起碼要澄清犯規,如果有犯規的話,那是商台,不會是議員。是否起碼要澄清這一點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我相信譚偉豪議員的問題其實是很清楚,如果在提問的過程中,令議員覺得譚偉豪議員是指控我們有某位議員犯例或是犯法的話,我認為譚偉豪議員你在這方面應該作出澄清。

譚偉豪議員:多謝主席,我的問題是,現有的、被指的商台可能是犯例。

行政長官:我理解到外國有很多例子給政黨在他們的法例規範下可以做很多廣播,做政治宣傳,特別是在選舉期間,可以做這方面的事。但目前在香港,我們的政黨發展與外國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單從選舉角度來看,香港市民似乎是相當重視公平、廉潔,競選經費亦有上限,所以如果容許電子傳媒或其他的媒體賣政治廣告,可能會影響香港公平、公正的選舉傳統。所以選舉事務處對於選舉廣告亦有嚴謹的指引,根據這些指引,就是在選舉期間,不論是否有政黨背景或是獨立候選人,在各個廣播機構都需要貫徹平等時間,以及不能予不公平或優待的原則,目前我們並沒有計劃改變這些安排。

譚偉豪議員:我的問題是,現有的不公平或是灰色地帶在電子傳媒方面希望特首補充一下?

行政長官:有關現時你所講的灰色地帶,我知道一些人士已經向廣管局提出投訴,我相信他們會對這件事作出跟進,所以就這方面我亦不方便講,特別是講對指控如何辦事。我相信現時的指控一定會有一種解決的方法,調查後會作出結論。在我來說,現時來說,香港市民不想在這個選舉安排和制度方面有巨大的改變,我們並沒有計劃這樣做。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3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