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在策略發展委員會會議後會見傳媒的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教授今日(四月十九日)在策略發展委員會(策發會)會議後,會見傳媒時的開場發言:

  首先多謝各位參加這個記者招待會,今日策發會進行一次全體會議,主要討論香港在國家發展的作用。舉辦這個會議的主要原因是,現在特區政府正密鑼緊鼓地就國家的「十二.五」規劃提出自己的意見。這個「十二.五」規劃到年底差不多完工,所以現在要抓緊時間,通過不同渠道向國家提出香港想在國家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和發揮什麼作用。因為這件事情關乎到香港未來發展的前景,特別是各方面都承認了未來香港經濟發展以至其他方面的發展都同國家未來發展息息相關。而我們政府的未來發展策略,就是要加強香港和內地經濟以及其他方面的合作,以推動香港本土發展,亦希望通過合作,為香港、為國家發展多盡一分力。

  今日的討論其實大部分的委員都有相當強的共識,首先,第一點,大家都認為,因應國際形勢的變化,特別是經濟大局的變化,區域合作特別是東南亞和東亞區域合作的增加,國家的發展逐步走向調較發展方式,以至粵港合作不斷推進。而香港經濟亦不斷轉型,因此有需要明確地為香港在國家發展過程中的角色和定位作進一步探討。

  另一方面,大家亦知道,一國兩制多年前提出,亦規範了香港在國家發展過程中的一些作用,包括作為國家航運中心、金融中心、貿易中心等。但經過這麼多年來的發展,隨茩輕鉿b國家發展過程中的定位,亦可能有一些新的內容,而這些新的內容的提出也關係到一國兩制未來發展的內容可能要進一步豐富,而在強化或調較香港在國家發展過程中的角色,亦有利於鞏固一國兩制的發展,所以意義相當重大。另一方面,通過參與「十二.五」規劃,香港要做好的工作是需要更好的認識國家的發展,同時,需要更好的認識自己的發展。這方面需要社會各方面和政府調較思維方式。過去我們很少深入研究國家發展及其需要,以至國家發展的路向、策略等,我們所知的不是太多,今後這方面需要加強研究。

  另一方面委員亦提出一點,就是過去香港對於自己未來怎樣發展、未來應該走什麼方向,很少作出一個明確,策略性或者很有意識地的考慮,今後要參加國家發展,我們不能不清楚我們未來想怎樣,最低限度我們未來的發展策略,未來的發展方向,要有更加清晰認識,才可以配合國家的發展,否則「十二.五」規劃很難將香港在國家發展過程中清楚寫下來。

  經過一輪討論後,委員大體上同意策略發展委員會所提供文件的內容和建議,現在有一兩點值得匯報。過去香港對國家作出的某些貢獻,可能隨茼U方面的形勢變化後,變得沒那麼重要,特別在為國家引進資金,或做航運中心方面。但其他方面的角色就會相應增加,大家就可以拿茬o些機遇來推動香港在國家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性,特別是怎樣協助國家走出去。

  過去比較茩囿漪O幫助國家把資金、人才和管理技術等等引進來,將來更茩囿漪O,隨茪什篣g濟崛起,和世界形勢的變化,怎樣協助中國走出去,這個走出去表示很多含意的,包括怎樣協助中國資金走出去收購、合併境外的企業,怎樣協助中國企業在外邊建立品牌,怎樣協助中國發展人民幣離岸中心,怎樣協助中國在東南亞區域合作更好的推動,譬如香港能否成為東南亞和中國貿易的人民幣結算中心。

  另外香港如何在中國參與的國際金融架構重整過程當中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這些涉及如何幫助中國走出去,委員覺得這些事項比較重要。也有委員提到香港作為國家財富管理中心,以協助內地的居民或企業多來儲蓄,和資本可以更好地取得效益。

  另一方面,比較多委員提出香港要在服務業發揮它的優勢,意思是中國未來發展其中一個路向,就是改變經濟發展方式,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就是提升中國經濟體系堛A務業比例和質量,以確保中國服務業能夠在中國下一個階段發展過程中發揮作用。大家也知道,中國要保持強勁的高增長,以後一個發展路向是強化服務業,特別是現代服務業、高增值服務業,當中中小企肯定要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過程當中,香港一方面自已的服務業面對市場太細、發展受到局限的問題。另一方面,香港的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又同國際接軌,總有幾個大的競爭優勢,同時質量較高,是不是可以通過這令到香港的服務業同內地服務業可以加L合作?一方面可以令到香港的服務業得以發展,另一方面亦可以令到內地的服務業加快速度發展。另一點是香港未來在國家發展過程中怎樣突顯我們服務業在制度上同國際接軌、質量上、及我們人材上的優勢,來協助國家發展。

  另一方面,我們在參與國家發展過程當中,特別是在「十二.五」規劃當中,有幾個環節可能要L化。第一個涉及到香港同珠三角地區的合作關係,特別是粵港合作,這方面肯定是香港參與國家發展的一個重要的切合點。如果粵港合作做得好,香港可以不單止令到珠三角地區成為一個國家以至世界上最重要的經濟區域,令到香港可以有更大的經濟發展空間,又可以令到國家可以利用珠三角的發展,來到推動整個國家經濟發展的轉型升級。

  另一點涉及香港怎樣利用東盟和中國十加一的自由貿易區的建立,來L化自己在區域堛漕丹漶A即是說委員認為香港應加L同東南亞國家的合作,L化香港作為東南亞國家同中國的橋樑作用。與此同時令香港有更大的市場,來推動我們的本身經濟發展。同時為我們的商界、工人及專業人士尋求更多的發展空間。

  大家又提到一點是在處理同內地的合作關係過程當中要改變所謂的心理上的心態,特別是一種新思維。過去香港人在與內地推動合作的時候往往從自己的利益出發,爭取自己的利益,又不清楚自己的利益是否與內地的利益有矛盾。又或者以損害內地某些人的利益來到成全自己的利益。這種觀念已經不合時宜。要推動香港進一步同內地經濟合作,加L香港與內地發展過程中的角色和作用,香港亦需要用一套互惠共贏、推己及人的態度來處理同內地的關係。

  即是說,我們在思考我們需要甚麼的時候,必需思考我們所提出的東西,是否同時有利於內地,或者是有利於內地的發展,而尋找一種可以令到大家共同發展那類機會。為了做到這樣,委員剛提過,要好清楚自己的發展方向。

  內地發展方向又如何,這方面,所以要建築於知己知彼,這方面需要加大努力,亦需要作出比較多的研究。

  剛才遺漏了的是涉及香港對內地的貢獻,亦有委員提出,香港是一個比較先進的城市,我們有較為先進和國際接軌的城市管理系統和社會管理系統。城市管理系統是無論交通運輸管理、建設和公共行政很多方面,委員都認為可以值得內地參考。事實上,內地很多人士對我們說,很想借鏡香港城市管理和經驗,所以過去很多年來,內地派很多官員來香港學習,在這方面,香港可否進一步發揚光大,令到不單止可以提升香港對國家的重要性,幫助國家發展,同時令我們有新的商機呢?

  社會管理方面,香港有比較多的經驗,利用民間團體,特別是非牟利組織,或NGO去協助政府做一些帶有公共性質的工作。在這方面,內地正在起步,如何推動政府和民間組織共同管理好社會,解決社會問題和提供不同服務,這方面是香港可以為國家進行一些貢獻的地方。大體上,大家都承認香港和內地緊密合作的重要性,但要以互利共贏的心態去推動合作,和特別要側重我們的服務業方面的優勢,協助國家走出去,和推動國家和周邊地區的合作關係的建設。在過程中,我們要更加認識國家和更加認識香港,意思是香港要更自覺地清楚知道自己要走怎樣的路,並且從中尋求共識,這才有利於大家合作關係的發展。

  最後一點要提是有委員擔心,我們尋求和內地經濟合作,雖則說是在社會上形成共識,但在社會上,有不少人在政治上仍然抗拒內地,或對中央存在著不信任。政治上關係建立不來,會否影響香港經濟方面或其他社會文化方面和內地關係的推展。

  有委員提出這憂慮,這問題究竟有幾嚴重,和對香港和內地進行經濟融合或經濟合作,造成多大影響,這個不同委員有不同意見。這個問題是沒有結論,只是有委員提出,要有效地推動香港和內地經濟合作,以至社會文化合作,政治方面,必需要建立一個香港和內地一個互信關係,特別香港和中央之間的互信關係。他們認為這關係暫時未建立起來,如果在經濟社會文化方面尋求合作,而政治方面有相當多的矛盾,兩者是否並存呢?有委員提出這問題。我大概介紹到這堙C



2010年4月19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0時3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