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出席香港經濟峰會2010午餐會演講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日(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出席於香港四季酒店舉行的香港經濟峰會2010午餐會的演講全文:

Ron(夏佳理),各位嘉賓:

  大家好!

  再過兩星期左右,我們就會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一零年代。記得十年前的這個時候,全世界都在為新的千年到來而感到興奮,同一個時間,大家也擔憂新的千年帶來的千年蟲會不會造成禍害。如今,全世界的焦點已經改變了,我們關心的是一年多之前爆發的金融海嘯能不能夠隨虓s一年的到來而消退?香港經濟、世界經濟又能不能夠在新的一年真正復蘇?我們要為未來作出什麼的準備?

  諾貝爾經濟獎得獎者克魯明(Paul Krugman)今年五月經過香港時說,當時的經濟就如一個病重的人,雖然已經度過了危險期,但依然非常虛弱,無法確定什麼時候才能出院。

  時間過了半年有多,病人的病況看來有所好轉,可是什麼時候才能夠出院,仍然難以確定。但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這個病人的康復,「冇我咁快」。

  還有一點要肯定的是,我們現在就要為「後金融海嘯時代」作好準備。

  我們先看看當前的經濟情況。

  先看外圍。環球經濟經歷了六十多年來最急劇的收縮之後,各地政府紛紛採取擴張性貨幣和財政政策,市場信心和秩序已經逐步恢復,歐美經濟終於回復增長,初步復蘇。不過,美國的勞工市場仍然相當惡劣,失業率仍然留在高位,社會儲蓄的重新積累還需要一段時間。

  亞洲的康復則比較快,中國的復蘇更加明顯,反彈之強勁令世界矚目,今年實現保八已經不再有懸念。則才Bianca說,上年Professor Larry Lau在此說中國是可以保八的,當時很多人都不相信他所說的預言。據內地一些專家估計,第四季的經濟增長甚至可望超過百分之十。

  再看本港。政府在金融海嘯爆發後迅速採取的「反經濟衰退周期」策略,即是「穩金融、撐企業、保就業」的策略,取得相當好的成效。本地生產總值在第一季出現百分之七點八的大幅收縮之後,在第二季即強勁反彈,第三季繼續有改善。實質本地生產總值經季節性調整在第三季增長百分之零點四,而按年跌幅則進一步收窄至百分之二點四。

  就業情況的改善更加令人鼓舞。政府過去一年在「保就業」方面做了不少功夫,到今年第三季,失業率已錄得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回落,八月至十月數字更加進一步下降至百分之五點二,我亦希望我們是可以保持這個下降的趨勢。大家要看看我們下一次失業率的公布。

  大家可以看到,市民消費意欲正在不斷改善,訪港旅遊業也恢復興旺。零售數據顯示消費信心繼續有增強,九月份的零售總銷量結束了連續七個月的下跌,上升百分之一點二;十月份的升幅更加強勁,比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八點二。公營建造活動在政府積極推動之下,正大幅加快,營商氣氛亦明顯轉強。

  但我們也要看到,由於歐美市場需求仍然呆滯,亞洲經濟體系的出口難以迅速重振。香港的整體貨物出口在近月的按年跌幅仍然相當顯著,不過經季節性調整後的數字則有改善。最可喜的是,內部經濟持續增L,彌補了外來需求疲弱的影響。

  還要看到,雖然全球經濟再次下滑的風險已經消退一部分,但是我們仍然要對金融市場的波動萬分警惕。

  第一,要看到各國金融體系受到的破壞仍然有待修復;

  第二,要注意各國龐大財政刺激措施作用減退後復蘇會不會後勁不繼;

  第三,要小心各國政府和央行要進行的退市行動會不會引起震盪;和

  第四,要警惕各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升溫。

  迪拜不久之前宣布「迪拜世界」要進行巨大的債務重組,就是清楚發出訊號,告訴我們不可以對外圍環境的變化掉以輕心。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已經從最壞的境況中走出來,現在要做的是汲取這次金融危機的經驗,高瞻遠矚地為迎接復蘇,為未來發展作出新的部署。

  首先值得提出來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們對政府功能角色的反思。

  金融風暴去年下半年爆發不久,特區政府及時作出反應,採取了一連串措施應對挑戰。行政長官去年十月在《施政報告》中就此重新思考政府的功能角色,指出我們在經濟發展中仍然要堅持「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提供有利市場競爭的政策環境,但面對市場失效時,政府就要在關鍵時刻強而有力地介入。

  在此後面對繼續惡化的經濟環境之中,政府以有力行動保證了金融市場的穩定、企業營運的順暢,和市民就業的安心,並且從香港的長遠發展出發,切實推動香港建立知識型經濟的新支柱,擴大香港的經濟增長點。

  行政長官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說,我們的一貫策略是「拆牆鬆綁」,移除對產業發展的障礙和協助開拓新市場,訂立市場規則,營造公平開放的環境。他又指出,在經濟轉型時,政府有責任檢視原有的社會資源運用,讓有限的社會資源得以發揮最大效能。

  請大家不要忘記,我們在反思政府的功能角色的同時,強調不會放棄「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堅持「市場主導、政府促進」,時刻警惕政府不能取代市場的功能。

  在這樣的反思之下,我們面對未來復蘇,就既要保持傳統優勢,亦要開創新的優勢,對社會資源作出新的調配。

  傳統優勢就是傳統的四大支柱產業,即金融、旅遊、貿易和物流,加上專業服務,而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有六成來自這四個行業。其中,我特別要強調金融業的發展。

  金融業既是香港最具優勢的行業,也是配合國家的發展上最能發揮獨特作用的行業。這次金融危機對全球帶來的最受關注變化,是改變了全球經濟格局,一些國家的影響力受到削弱,而我們國家受到的衝擊較小,並且在危機中增強了經濟強國的地位,在國際金融問題上得到更大的發言權。這意味茼b國家與世界金融進一步接軌當中,香港可以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這是要求我們要充分利用「一國兩制」賦予我們的優勢,進一步發展成為國際融資、資產管理和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匯聚資金,匯聚人才。行政長官已經在《施政報告》中要求我循茪限茪閬V朝茈H上目標前進。

  我要指出,香港過去每次經歷過金融風暴之後,都能夠通過汲取教訓、加強監管,在危機之後更上一層樓。這次不會例外,我們的優勢會得到加強。

  加強優勢不能夠只是依靠原有產業的發展, 也要尋找在危機中誘發的新增長點。留心外部世界的人都會發現,發達國家,還有我們國家,都在尋找新的增長點。

  我們已提出要拓展六項優勢產業,這是有關產業業內人士長期默默耕耘的成果,這些產業的發展必將提升香港的軟實力以至整體競爭力,並且吸引更多世界頂尖級人才來港工作和定居,更進一步推動香港向知識型經濟轉型。

  加強香港優勢還有重要的一環,就是對基建的投資。

  香港多年來一直重視基建發展,既為未來發展打下基礎,提升競爭力,也為創造就業,帶動經濟發展。未來幾年,各項大型基建工程將進入建築高峰期,基本工程每年開支將平均達到500億元,比二零零八至零九年度開展的198億元的工程合約增長一倍半。至於本立法年度提交立法會審議的工程項目總值,將超過1,000億元,與上一個立法年度差不多。

  在這些基建工程的帶動之下,本港經濟可望產生新的動力。可以想像,假若外圍經濟能夠及時繼續向好,國家明年的發展更加興旺,我們的情況實在是可以審慎樂觀的。

  我學過打功夫,我在自己的博客中還曾經寫過對李小龍的感受,「封佢做偶像」。李小龍一個過人之處,不僅是身手了得,而且能夠在功夫和做人做事中有自己的哲學理念。例如,他經常講Be Water的哲學,就是要像水一樣,無所執荂A隨處賦形,倒進杯裡是杯,倒進樽裡是樽,可以很溫柔,可以很剛強。這源自老子「上善若水」的思想,通過李小龍,影響到西方不少人。

  我也喜歡水的謙卑、善於應變、不屈不撓,這其實也是香港精神的一部分。無論面對挑戰,還是迎接復蘇,我們都需要這樣靈活而堅強的特性。

  不過,我作為為香港人理財的財政司司長,我要堅持一貫的理財原則。為下一個財政預算案進行的公眾諮詢已經開始,我更加要牢記這些原則,還有剛才講過的「大市場,小政府」原則。結合兩者,我要謹記:守原則,Be Water。這就如打功夫一樣,要剛柔結合,攻守兼備,進退得宜。

  各位,動盪的一年就要過去,充滿希望的一年就要到來。我預祝克魯明所講的病人,明年可以像我一樣,早日康復出院,同我們一起迎接復蘇到來。

  謝謝。



2009年12月14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5時49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