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出席「仁濟長者同學日」活動後與傳媒談話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有少許時間可以回答各位的問題。

記者:我想問兩件事,第一,就是最低工資方面,立法會要求有權修訂最低工資水平,你們的看法如何?另外,工資水平方面政府現時的傾向如何?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要強調兩點,我們的條例草案很清楚,就是建議最低工資的水平是經過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透過一個以數據為依歸的科學方法建議給政府後,亦要經過行政會議通過和接受後,再向立法會建議以一個附表的形式和附屬法例的形式來提出,然後要待立法會審批。我們的建議十分清晰,就是立法會有權接受或不接受,但立法會沒有修訂的權利。為甚麼我們會有這樣的建議?實際上這一點是十分重要的,這個要求和安排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最低工資的建議水平是經過臨時委會員長時間的研究,亦會與各界人士在研究過程中用一個科學的方法、一個客觀的方法,以數據為依歸和基礎的建議。這個建議亦經過行政會議的審慎研究和考慮後,再提交立法會。如果立法會議員認為有不足之處是可以不批准的,然後要求委員會重新研究。不作修訂的好處就是尊重以數據為依歸的做法;我們亦參考了英國,英國在推行最低工資方面的做法亦是一致的。他們由低工資委員會提議給政府,而政府則提交給國會,國會一是通過,一是不接受,不接受時就交回委員會,這是一個很清晰的途徑。我覺得這個做法是一個合情、合理的安排。

記者:有一些議員清楚說明,會提出修例,賦予立法會有修訂的權利,如果議員們這樣做的話,你們會如何處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我們都有時間向大家解釋的,有些議員可能是誤解了他們是否沒有權作出審批,其實不是的,我們所說的是始終要通過,法定權力仍然是由立法會作出決定,但只是不作修訂。如果他們覺得工資水平是不合理的,一定要交回委員會重新研究。實際上在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提出建議前,一定會與不同的政黨,不同的議員,以及業界和坊間市民大眾作出很仔細的溝通和聯絡的工作,聽取不同人士的意見。事實上,臨時工資委員會已經開始接觸不同組別,包括僱主團體、僱員代表團體、不同行業,當然亦會與政黨、議員接觸,聽取他們的意見,集思廣益地做好這件事。

記者:如果議員這樣提出,會否收回建議?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這個純粹是一個揣測,在現階段我相信如果我們多些溝通,只要委員會與政黨大家坐下慢慢傾談時,亦要明白到我們政府的出發點,是完全為茈H數據為依歸的基礎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委員會所提出的建議是經過深思熟慮,以及用數據為基礎,經過分析後才作出的建議。

記者:至於工資水平方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工資水平方面我亦想藉這個機會澄清,在坊間有傳聞說會是多少錢,這絕對是言之過早的,是純屬猜測。因為在現階段,政府是完全沒有任何腹稿,亦不應該有任何腹稿;我們不應該作出任何揣測,亦不應該有猜測。既然我們說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以及將來的委員會是以數據為依歸的基礎,那便一定要等待數據,而這方面的數據仍是未有的。現時統計處正進行一項大型的調查,這項工資數據調查,基本上是針對一萬間的企業,其中很多是中小企;六萬個不同行業的僱員,他們的數據要在明年第一季才可以提交給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作參考和研究的基礎。所以,現階段說究竟是多少錢,純屬是猜測。我覺得大家在這個時候不要聚焦在這些無謂的猜測方面,我們應該聚焦在如何溝通,特別是統計處的工作,希望他們能夠盡快可以完成。同時,希望大家能夠很務實地看待立法會的審議工作,盡快在條例在草案方面完成審批工作,這反而是最重要的工作。

記者:殘疾人士方面,生產力評估的機制談得怎樣?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勞工處不斷與有關的組織溝通,繼續傾談,因為還有一些細節需要釐定的,但大原則方面大家是沒有異議的。因為我們經過過往一段日子,差不多是有代表性的,因為我們成立了一個焦點小組,與勞工處溝通是代表超過九成的殘疾人士的組織,這真是一個有代表性的。我們會以開放的態度聽取他們的意見,特別是在細節方面應該怎樣做呢?部分有些機構表達了他們的關注和有問題的,我們都會聽取他們的意見。我認為最低工資推行我們需要強調幾件事,我們盡量要做到靈活,但所有的安排需要是切實可行的。你們要知道,最低工資我們是從未做過的,我們要以開放、謹慎、務實、審慎的態度去做。在角度方面希望能夠做到大家都認為是可以接受的安排,這是我們的目標。但最終都是要保障我們的工人、基層員工有一個工資的下限,這是很重要的。多謝各位。





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6時2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