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五題:家庭暴力和婦女參政權力
*****************

  以下為今日(十一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劉慧卿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答覆:

問題:

  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下稱「委員會」)於二○○六年就香港特別行政區履行《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情況召開聆訊,並提出意見及建議,包括關注家庭暴力起訴率偏低、建議改善向司法官員和執法人員提供的性別敏感培訓,以及關注立法會選舉功能團體的婦女人數偏低,可能導致婦女被間接歧視。就此,行政機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過去三年,社會福利署和非政府機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分別接獲多少宗涉及家庭暴力的求助個案,以及警方接獲涉及家庭暴力的舉報數字和提出檢控的個案數目;有否研究該等數目存荇t距的原因;若有,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 自二○○六年至今,有否向司法官員和執法人員提供性別敏感的培訓;若有,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 鑑於委員會指「功能團體的選舉制度可能構成對婦女的間接歧視」,政府就該關注採取了甚麼改善措施?

答覆:

主席:

(一) 在二○○六、二○○七及二○○八年,由社會福利署(社署)、非政府機構營辦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和警方收集所得的有關家庭暴力個案統計數字載於附件。

  在二○○九年上半年,根據社署及警方分別收集所得的資料,家庭暴力案件的整體數目有下降趨勢。與二○○八年上半年比較,社署收集的數字顯示今年上半年有關案件的整體數目下降接近一成,而警方收集的數字則顯示有關案件的數目減少近三成。

  就警方收集的數據而言,其處理的家庭暴力案件包括刑事案件和雜項案件。雜項案件一般包括糾紛、普通毆打及求警協助或調查等破壞社會安寧事件。警方會處理及調查所有家庭暴力案件的舉報,因應個別案件的情況和所顯示的證據,決定是否提出檢控。由於家庭暴力案件通常都是「一對一」的案件,即只牽涉受害人和施虐者,在沒有其他證人在場的情況下,警方在核實兩者的口供時可能會遇到困難。縱使有醫療報告或其他環境證供,若受害人因各種理由拒絕向警方提供進一步資料或指證施虐者,警方向施虐者提出檢控會有一定困難。

  在二○○六、二○○七及二○○八年,警方接報處理的家庭暴力刑事案件分別有1,811宗、2,505宗及2,341宗,交由法院處理的刑事案件數目分別為1,408宗、2,199宗和2,060宗,分別佔警方在該段期間接獲舉報的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總數的77.7%、87.8%和88%。至於涉及家庭暴力的雜項案件,在二○○六、二○○七和二○○八年分別有760宗、1,690宗及1,637宗涉及普通毆打,交由法院處理的有關案件數目分別為463、1,220及1,330宗,分別佔警方接獲家庭暴力普通毆打案件總數的60.9%、72.2%%和81.7%。

  由於社署和警方在收集有關個案數字時所採用的統計定義和基礎有所不同,得出統計數據自然有所差距。首先,警方是根據受虐事件的舉報次數計算個案的數目,不論事件是否涉及同一名受害人;而社署的中央資料系統則以受害人為基準紀錄受虐個案。例如,若在數月內兩次接獲涉及同一受害人的家庭暴力事件,警方會以兩件案件計算;而社署的中央資料系統則只會紀錄一次。

  另外,警方紀錄的虐兒個案數字是根據法定的「侵害兒童罪行」的定義收集,包括所有侵害兒童的罪行,不論受害人與施虐者有沒有關係;社署則收集那些涉及施虐者利用本身的特殊身分如年齡、身分、知識、組織形式,而有能力對兒童加以施虐的個案。

  兩個部門對是否計算有關事件或個案亦會有不同的處理。例如,社署一般不會把涉及兒童在情侶關係中自願進行非法性交的個案視為虐兒個案。相反,由於事件涉及刑事罪行,不論受害人與施虐者有何關係,警方亦會把案件納入其統計。

(二) 在培訓方面,司法機構轄下的司法人員培訓委員會為各級法官及司法人員提供培訓計劃。根據司法機構提供的資料,該委員會每年均舉辦和統籌各項供法官及司法人員參加的專業培訓課程,並派出法官及司法人員參與各項國際/本地大型會議、研討會和考察活動。委員會亦於二○○七年六月和十二月就處理家庭暴力個案及相關議題舉辦了研討會。為了持續向法官及司法人員提供有關大眾關注事宜、新法例及罪案趨勢的最新消息,司法機構會繼續為法官及司法人員舉辦合適的培訓計劃。

  與此同時,在過去數年,警方亦已加強培訓計劃,以提升警務人員在處理及調查家庭暴力個案方面的能力,有關計劃特別茩咻M機評估、盤問技巧、衝突管理、對家庭成員互動關係的敏感度和認識、受害人的心理等等。每當制訂或修訂法例時,警方均會考慮加強有關的配套措施,以及為前線警務人員提供相關培訓。因應《家庭暴力條例》的進一步修訂,把條例的保障範圍擴大至同性同居者,警方正積極研究提供相關培訓,以加強警務人員在處理家庭暴力案件時的敏感度。

  此外,政府一直為公務員提供培訓,以增強他們對性別課題的認識及提升他們工作時的性別敏感度。除課堂培訓外,我們現正籌劃推出一套有關性別課題的網上培訓課程,並計劃於二○一○年初上載至性別觀點主流化入門網站,供所有公務員參閱。

(三) 關於婦女參政的問題,現行選舉制度並沒有對婦女平等參政機會存有任何結構性的障礙。在香港,女性和男性均享有同等的投票和參選權利。這項權利受到《基本法》保障。功能界別代表社會上大部分重要界別,除了商界外,還包括教育界、勞工界、社會福利界、醫護界等,因此稱功能界別為商界和專業團體所壟斷是過於簡化的說法。全港28個功能界別都是按一套清晰的既定準則劃分。

  事實上,在現屆立法會中,有11位女性議員,其中4位來自功能界別選舉,另外7位則由地方選區選出。並無證據顯示功能界別選舉對女候選人不利。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0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