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200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及《最低工資條例草案》與傳媒談話內容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就《200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及《最低工資條例草案》與傳媒的談話內容(中文部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這次邀請大家到來是有兩項重要的勞工法例在今日出台,這兩項重要的條例草案,我們今日已提交資料給立法會,我覺得大家都會關注,和大家分享一下。大家記得,政府承諾會在今個立法年度提交兩條在勞工法例方面重要的草案,第一是改善勞資審裁處,即勞審處,裁斷的執行,有些僱主往往蓄意逃避有些判令的責任,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承諾今年會提交草案在源頭解決問題。第二是,政府較早前亦承諾全面引入最低工資,我們承諾在本立法年度休會前引入,我們現在完全履行承諾,我們今日已把資料提交立法會,兩條草案會在星期五刊憲,然後在七月八日進行首讀及二讀。整個流程大家都知道。這兩項條例草案我形容是政府一項保障勞工權益的重要決定,亦可說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在保障勞工權益的工作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我首先講一講第一條草案,《2009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這是針對勞審處有關欠薪及法定權益的保障裁決出來後,往往有僱主故意拖欠或不履行責任付款予僱員。這問題已困擾了勞工界整整四十年,所以我形容是個「老、大、難」的問題,現在我們真的有重大突破,我形容是歷史的第一步,把拖欠行為刑事化,即是我們在僱傭條例下訂立一項新罪行。裁斷出來後,僱主是有經濟能力而故意不履行,會構成刑責,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我們有很清楚的界定,款項到期後十四天內,如不支付,即屬違法,最高刑罰與現時僱傭條例中欠薪的最高刑罰一樣,即罰款可達三十五萬元及監禁三年。

  我要L調,新罪行是針對有經濟能力但故意拖欠裁斷款項的僱主,而非有真正財政困難的僱主。如有真正困難,他們往往已循清盤途徑或破產途徑啟動破欠基金協助僱員。我要強調,僱員付出辛勞後應得到報酬,拖欠薪金和其他法定權益有違社會公義,我們不能姑息,政府在這點的立場很清晰。

  我相信這些罰則如獲得通過,有一定的阻嚇作用,同時會有清楚訊息帶給社會人士,勞審處有關欠薪和法定權益的裁斷,一定要遵守,確保僱員權益受到保障。勞工處轄下的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處理款額不超過八千元及十個索償人以下的申索,亦與勞審處一樣,今次法例也包括在內。如果在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有裁決出來,但不遵從,這個刑罰也生效,即全面,不論大額、小額都受到保障,這點很重要。

  最低工資也是一個大家很關注的問題,也可說在社會討論經年,現時政府的立場很清楚,我們會立法。現在我們履行諾言,時間表方面,我稍後會交代。

  我們的目的是建立一個恰當的最低工資制度,我們要緊記有四個元素,第一是防止工資過低,即不要有過低的工資出現;第二是盡量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不想見到最低工資造成大量就業問題;同時要維持本港經濟發展、競爭力及經濟增長,要在幾方面取個平衡。

  我們明白香港是外向型經濟體系,我們的工資及價格的靈活性,對保持本港競爭力,特別是抵禦外圍經濟衝擊很重要;但另一方面,我們覺得保障弱勢社群,特別是弱勢的勞工及促進社會和諧,同樣是重要的社會政策目標,所以兩者我們都同樣重視。

  在草擬最低工資草案時,其實我們做了很多功夫,大量的工作。在過去大半年,大家有目共睹,在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上,在過去一、兩年,我們不停工作,勞工處同事花了很多時間,很詳細、很廣泛地徵詢所有有關人士、所有持份者、有關的團體,分析數據,希望可以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社會人士對最低工資其中一個最關注的就是涵蓋的僱員範圍。我們經過很全面及審慎的考慮,充分分析了持份者不同的意見,我們現時在草案的建議是有兩個組群要豁免。第一個豁免的是留宿家庭傭工,不論是本地或是外籍的留宿家庭傭工,我們都覺得需要豁免。我們就建議豁免的理據想得很小心,亦很全面,有幾個理由我們覺得非常充分。第一,家庭傭工,特別是留宿家庭傭工的工作很獨特,情況很獨特,首先是家務種類繁多及多樣化,而留宿家傭要隨時候命,可說是二十四小時隨時需要工作,工作地點與休息地點是同一地點,由於最低工資的機制建議以時薪計算,在這情況下,僱主根本無可能確定他們的實際工作時數,從而釐定所須支付的薪金。這是一個困難。

  第二點我們要考慮到,這亦是一個很重要的考慮,留宿家庭傭工享有所謂的非現金權益。這些非現金權益是甚麼?由於他們住在僱主家中,一般來說,他們享有免費住宿,水、電、煤全部都不用支付;由於他們住在僱主家中,亦是上班的地方,可以省卻交通開支,這是他們獨特的地方。香港目前有二十五萬多的外傭,他們的情況大家都很清楚。他們有免費膳食,僱主提供膳食或膳食津貼,標準僱傭合約規定要提供膳食或膳食津貼,同時免費醫療,正是僱主要負擔的,及往返原居地的?費等。在七零年代開始,為加強外傭的保障,我們已有「規定最低工資」,目前的水平為三千五百八十元。基於這些理據,我們覺得需要豁免留宿家庭傭工,因為在操作上很難計算工時,以及他們有所謂的非現金權益,這其實是工資,只是不以錢去表達,但有非現金的表達。我們徵詢了法律意見,這個做法完全有法律理據支持。

  第二類要豁免的是實習學生,基本上我們說的是大專生,我們接觸了很多院校,十二間有頒發大學學位的院校,其他院校我們也有接觸,亦聽取了他們的意見,今次反映了他們的訴求。一般來說,有僱傭關係的實習學生,我們覺得應受到保障,但有一類,如果是與學分有關,是必修的,必須完成實習才可以取得學位,或完成課程,或取得資格等,他們沒有選擇,全日制經評審課程,我們做了功夫,認為這些是必然的,沒有選擇的,如他們不實習,沒有機會完成課程,這一類我們回應院校訴求,特別豁免了他們。其他與課程無關的實習一定要受最低工資機制的保障。

  另一類我們很關注的是殘疾人士,很擔心殘疾人士的情況是怎樣,經過詳細考慮後,我們建議草案應讓殘疾人士同樣受到保障,這是基本原則。理解到有殘疾人士可能因殘障影響生產力,導致就業有困難,所以我們建議有個機制存在。權在他們,他們可要求生產力評估,一個客觀的生產力評估。這個評估確保他們知道自己的工作能力在哪個水平,如水平沒有問題,應取得最低工資,與健全人沒分別,但如有偏離,是根據評估釐定他們應得工資水平,有彈性,可以確保殘疾人士就業不會因最低工資而受損,亦確保有些殘疾人士與健全人士沒有分別應享有最低工資,這是平衡兩方面的靈活做法。

  為了釐定恰當的最低工資水平,統計處及有關部門已開始搜集有關數據,特別是工資的數據,第二季、第三季一直做,我們希望在年初,把數據提交臨時最低工資委員分析和討論,從而向政府建議首個最低工資水平,這是我們的時間表。我們也要給僱主和商界時間去適應新制度,在人事管理方面,在檔案方面,在電腦程序方面可能要做功夫及適應,我們相信最快應在明年年底或一一年年初,如一切順利,最低工資就可以盡快落實。

  最後,我想強調政府一直重視勞工權益,我們今次的承諾,兩項重要的法例,我認為是劃時代的勞工法例,香港勞工史上重要的里程碑。政府亦一貫地不斷因應香港的經濟發展的步伐及社會的需要,照顧勞資雙方的需要。在幾個大原則下,會不斷檢視勞工法例,完善勞工保障,最重要是締造和諧的勞資關係。

記者:有沒有探討過,如果是違反「最低工資」的話,罰則會是如何去處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違反「最低工資」與違反其他《僱傭條例》的條款是沒有分別的,即是當欠薪來處理,最高刑罰是罰款三十五萬元,入獄三年。即是說「欠薪」的條款一模一樣適用於最低工資方面,這是一個很充分的保障。

記者:我想問第一條法例,即是拖欠薪金那一條,你可否提供一些在過去一年或是幾年有多少同類的案件?如果實行這條法例後,預計會有多少宗個案可以成立?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沒有一個實際數字,因為這是司法機構的。但大家對這樣的情況是一向有所聽聞的,有些拖欠七、八年。事實上我們在去年七月開始有一個執行判令支援的服務,即是在我們勞資關係組,每一個組別中,條例還未生效,我們答應我們會做功夫時,我們在勞工處的勞資關係科中有一位同事是專門負責提供支援,即是如果有些僱員取得了裁決,但卻不能取回他應得的款項而求助的,那個數字可以反映出來。但我們沒法知道,因為若僱員不告訴我們,我們是沒有辦法知道的,因為這是民事。這方面的數字在過去一段日子,由去年的七月十四日至今年五月底為止,我們前後提供了資訊,或是提供了協助的,有二千八百一十六名僱員。你可以看到這個數字,事際上是相當多的。但我們無可能知道有多少,因為僱員不回來告訴我們,我們是不知道的。有些人可能會不再追究,但我覺得在社會公義上,我們一定有責任要帶出這個訊息給社會人士知道,我們民事的訴訟,是民事的索償,是一個裁決,如果裁斷不執行的話,我們覺得有理據可以刑事化它,我們會檢控,以往我們做不到的。

記者:預計法例生效後會有多少宗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很難估計,但相信這訊息很清楚,因為現時的困難是追討,要執行判令,責任在原訴人身上,可以說是僱員身上,僱員往往礙於程序,因為要執達史,又要陪執達史去抄封,又要有錢進入法庭,最重要的是時間很長,往往對他們來說構成一種障礙,亦有一些可能會心灰意冷,這是絕對不公道的。我們今次這樣做,是給僱員討回一個公道,他們取回應得權益,所以政府今次這個決定是銳意保障僱員權益方面,作出一個很大的決定。

記者:最低工資,你說會有足夠時間給商界準備之外,會不會有一個過渡期?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過渡期方面,我相信暫時在現階段,我看不到有需要,但有一段時間給他們適應,那已經等於是一個準備;我們的看法是這樣,因為現時跟我們的時間表去做,首先,我們今次是一個主體法案,現時這項草案引入立法會,一讀、二讀,然後,當然要審議,一項這麼重要的法案,一定要經過審議。我們估計這是需要時間的,一方面需要審議,另一方面,第二條腿就是我們的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希望會在年中給政府建議一個最初的最低工資水平,大家都很關注究竟最低工資時薪是若干呢?到時他們用一個以數據為依歸的方法,亦廣泛聽取社會人士意見後分析,客觀地分析,提出一個建議給我們,到時我們需要使用透過一個附屬法例的形式,用附表形式去處理。

記者:我想問有關殘疾人士方面有一個工作表現的評估,有否屬意那個機構去執行?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在殘疾人士方面的評估,機制一定要簡單,不能複雜,如果複雜的話,可能對於僱主、僱員都構成一種障礙。但我們亦要客觀,所以我們會把實際詳細機制的運作,未來這幾個月我們會釐定。但構思很簡單,我們找一些評估員,評估員可以是物理治療師,可以是社工,亦可以是其他專業人士,懂得和了解殘疾人士的專業人士,他們作為一個評估員去評估,他們的評估就是中肯的。最重要的是權,要求評估不是僱主,我們避免濫用,是由僱員要求。即是說如果你擔心就業會有困難,或者有些工種對有些殘障影響到就業,可以要求評估,這個權利是在僱員身上,好處就是沒有爭拗。如果評估出來後,發覺他原來是沒有問題的,他就可以享有最低工資;如果他有八成的、九成的,到時就看看結果,是否取回八成、九成的工資。這是很客觀的,我們事前與很多團體接觸過,殘疾人士的機構、院校、團體,我們經過磋商,大家傾談得很詳細,這可以說是傾談出來的結果。

記者:你們有沒有評估過引入最低工資對失業率的影響?第二個問題是有否參考過其他國家當在引入最低工資時最大的問題是甚麼?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這些問題一定要交給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因為他們在探討工資水平,特別是最初的水平定在甚麼地方時,這是要拿捏很小心。我們能夠有一個很恰當的水平,一方面我剛才所說的四條支柱我們要記住,第一,我們訂最低工資的目的就是防止過低的工資,這是有一個公道的,不可以過低的。但另一方面又不可以有大量的低薪工種流失,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亦是令失業的機會增加,我們不想見到。第三,我們香港的經濟增長和競爭力不能夠受到窒礙。我們要取得平衡,所以委員會如何去做呢?這方面他們就要取得數據。所以我們第二、第三季開始做一個很大型的工資數據搜集,亦要看看我們一萬間企業,六萬個僱員的抽樣,很多是中小企,是十人以下的。以前我們沒有這方面的數據,因為香港從沒有做過一個最低工資,統計處沒有這方面的數據,我們開始取一些很仔細的工資有關數據,包括員工的學歷、年齡、背景、工種等,從而作一個全面的客觀分析,究竟應該在甚麼水平?所以這個問題一定要在委員會內未來幾個月一個重點的工作。

記者:如果水平訂得過高,會否對失業率會影響大?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大家都知道,如果是太高的話,當然影響會很大。所以高與低並不是現階段我們需要太過擔心的。最重要是我們先搜集數據,我們是要以數據為依歸,這是最基礎,即是說是一個客觀的,是一個全面看的數據。

記者:第二個問題,你可否講講其他國家在引入最低工資時遇到的問題是甚麼?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英國的例子,其實英國是有成功的經驗,我們今次亦是參考了很多英國的經驗,因為英國在最低工資推行期間,事實上對於經濟的影響不大,當然,這要視乎於英國自己本土的情況。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看我們香港的數據,我們一定要取得數據,所以我們強調明年年初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因為到時數據分析好,交給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作一個探討、研究時,那是一個關鍵時刻。

記者:剛才你說豁免了傭工,但會否在家庭傭工這個範疇訂另外一套的最低工資建議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我們是不會的。因為很清楚說明,撇開兩件事來說,外籍家庭傭工已經有充分的,在多年來已經有規定的最低工資存在,所以我們已經交代了的。另外,就是始終你是一位家庭傭工,如果你是留宿的話,我們說的是留宿的家庭傭工是很難計算工時的;同時,亦有一項非現金的權益方面要考慮的,是有幾件事一起放進去全面去看這件事。所以我們無意訂另一個最低工資,這是很複雜的。

記者:立法會會很快通過嗎?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相信今次大家都期待了很久,我們亦是經過很多年的討論,現時有一個突破,所以我形容這是一個來得不易的決定。我相信立法會亦明白到我們過去的努力,勞工處在過去一段日子,我們真的是做過廣泛的諮詢,是很深入的諮詢,我相信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基礎,應該盡快玉成其事。

記者:商界會通過嗎?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商界應該在這個問題上,我相信他們基本上是接受了政府的決定,即是說最低工資是勢在必行的,大家是明白的。當然,商界的憂慮就是水平定在哪堙H會不會有一些對經濟的影響?這些全部我們都是明白的,所以在委員會的工作中很清楚,它的職權範圍寫得很清楚,就是:防止工資過低之餘,要確保,第一,不能有大量低薪職位流失;第二,就是維持香港的經濟和競爭力,能夠維持這三方面是很重要的。

記者:不包括外傭怕有法律訴訟嗎?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說過很多次,我們取得清楚的法律意見,這方面在法理上,在法律的基礎上,我們是很穩健的。

(請同時參閱發言全文英文部分)



2009年6月2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3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