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二題:在藥物影響下駕駛汽車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今日(五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劉健儀議員的提問所作的答覆:

問題: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三十九條,任何人駕駛汽車而當時他是受酒類或藥物的影響,以致沒有能力妥當地控制該汽車,即屬犯罪。在酒後駕駛罪行方面,法例現已就體內的酒精濃度上限及進行檢查呼氣測試等安排有清晰的規定,但在藥後駕駛罪行方面,法例則沒有訂明相關的標準及安排。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過去五年,每年藥後駕駛導致的交通意外宗數及造成的傷亡人數,以及駕駛人士因而被定罪的個案宗數;法庭向他們施加的懲罰為何,以及涉及的藥物的類別;

(二) 執法人員現時如何檢查駕駛人士有否在藥物影響下駕駛,以及如何就該罪行舉證;及

(三) 是否知悉外國如何規管藥後駕駛的行為;若然知悉,詳情為何?

答覆:

主席:

  在藥物的影響之下駕駛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對駕駛者本身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均會構成危險。政府一直致力打擊濫用藥物,我們也同意必須正視藥後駕駛問題。如果藥後駕駛涉及意外,甚至人命傷亡,有關司機可能會被控以危險駕駛,以致危險駕駛引致他人死亡等罪名。

  現時市面上的藥物種類繁多,而每個人對藥物的反應亦不一樣。相對酒精而言,較難確定每種藥物服後對駕駛行為所產生的影響。例如現時藥物的定義可包括一般成藥,如止痛藥、咳藥水等;但也可以是受管制的危險藥物。而且不同藥物的安全服用份量也有不同。因此,為藥後駕駛罪行訂明相關標準和安排是一項複雜及艱巨的工作。

  就問題的三個部分,我的回覆如下。

(一)由於目前缺乏合適及全面的快速藥物測試儀器去確定涉及交通意外的司機曾否服藥,而現行法例並未授權警方要求涉嫌司機提供體液樣本進行藥物化驗,故此,我們未能提供司機因受藥物影響而導致交通意外的確實數目及傷亡數字。

  根據警方的記錄,過去五年共有兩名司機因在藥物影響下駕駛導致交通意外被檢控,所涉及的藥物為氯胺酮(即俗稱K仔),兩宗意外皆只導致司機本人受傷。其後該兩名司機均被定罪,其中一人被罰取消駕駛資格六個月及感化十二個月,另外一人則被罰款一千元及取消駕駛資格一年。

(二)警務人員在執行《道路交通條例》第三十九條時,如果懷疑司機正受酒精或藥物影響,會首先向司機進行檢查呼氣測試,以確定他是否受酒精影響。警務人員並會密切留意及記錄司機的舉止,包括言談、走路姿勢及呼吸氣味等。如果檢查呼氣測試結果顯示司機沒有飲酒,或體內酒精沒有超過訂明限度,而警務人員有理由懷疑司機正受藥物影響,警務人員會查問司機曾否服用藥物,並會搜查該司機及相關車輛以確定他是否藏有危險藥物。如果司機承認曾服用藥物,而警務人員搜查車輛或駕駛者時又發現藏有危險藥物,警務人員會拘捕涉嫌人士。如有需要,警務人員會將司機交由醫生檢驗。

  警務人員的觀察記錄、有關人士的口供,在搜查時撿獲的危險藥物,以及在獲得司機同意的情況下所抽取的血液和尿液樣本,都是檢控時重要的證據。

(三)我們一直密切留意海外國家有關藥物駕駛的法例。和香港一樣,一般海外國家均明文規定在藥物影響下駕駛屬違法,被定罪者首次可被罰款、監禁及被取消駕駛資格,再犯的刑罰會加重。不過,各地的具體規管則有不同。舉例而言,紐西蘭的法例沒有賦權警方向司機抽取體液樣本作藥物測試,但如果發生交通意外,有關司機被送院,醫生檢查後相信司機受藥物影響,可向司機抽取血液樣本。而新加坡、英國、美國亞利桑那州的法例,則訂明警方如有合理懷疑,可要求疑犯提供血液或尿液樣本作藥物測試,拒絕提供樣本則屬違法。澳洲新南威爾斯省也有上述規定,當地警方並獲授權向駕駛人士進行初步口腔液體測試,如測試不合格,則屬違法。

  我們一直關注藥後駕駛對道路安全的影響。我們會繼續留意海外國家的相關研究和法例修訂,以及快速藥物測試儀器的研發,以評估如何進一步完善法例。與此同時,我們亦會繼續從宣傳和教育方面茪漶A向駕駛人士呼籲切勿輕視藥物所帶來的影響,以確保駕駛安全。



2009年5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1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