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立法會答問大會談話全文(三)
******************

梁劉柔芬議員:謝謝主席。行政長官,最近有很多商界的朋友都想知道未來他們的發展的勢頭應該在哪堙H所以想我幫他們問多些關於那個經機會,即經濟機遇委員會,你所主導那個,對於那個新的經濟支柱,將來想怎樣推動,或怎樣落實,是這個問題,多謝主席。

行政長官:這幾個並不是新的行業,在經機會提出的就是除了我們自己本身的支柱行業之外,好像我們有金融、航運之外,這六項產業,他們覺得有發展的優勢,但它們不是新的行業,在香港已經有很好的根基。我們希望在這個基礎上面,研究怎樣可以加大力度去發展,現在我們做的方法是這樣的。第一,我們希望中策組(中央政策組)在最近這幾個星期之內,組織一系列的小組研究會。我們廣泛邀請有關的業界代表、學者、研究人員、經機會的成員、政府代表,大家參加討論。我們已舉行了五個小組會議,一共有六組,有五組小組會議,然後將這些結果做總結,在下一次的經機會堶捷袕攭M討論。我們政府研究了這些社會各界對經機會的意見之後,希望我們在這堸等X一個執行的策略,如果真是可行的話,我們做執行的策略,在這堸筐Шu先的次序,衡量出具體的政策。剛才我已說了,這些不會再是講空話。我們希望從政府的層面,現在認為我們可以做得到的,資源可以做得到的,可以真真正正幫到有關的業界,而且業界真正有潛力的話,我們很希望能夠在短期之內,做出比較具體落實的計劃。到其時我一定會與立法會有關的委員會和有興趣的業界,一定會繼續商討這件事。

梁劉柔芬議員:主席,行政長官,其實亦有很多商界因為其實他們都有很多計策的,亦想共同看看大家條路怎樣行,想貢獻他的意見。到目前為止,可否將中策會,或者未必一定要擴闊,他們是想能夠盡早可以參與給他們的意見,有甚麼渠道呢?

行政長官:現在他們有這個互聯網、網頁,特別是為這件事的,所以我想任何的意見都可以透過互聯網去給中策組參與這些意見。這些意見,在我們這個經機會開會之前收到這些意見,和這個小組討論的總結,一齊討論的時候,我相信會更加好也說不定。我想一定要有充分的渠道來做,當然我們不能夠讓全香港所有的人參加這個小組會議,但我相信現在的小組都相當具代表性,一定是個開放式的討論,不是封閉式的討論。我很希望,那個有意思,如果你有意見,對那個項目,醫療服務、創新科技、環保、教育,或是檢測或驗證,有這些意見的話,我們歡迎他們將這些意見交去中策組的網頁,我們會將那些意見整合一齊,供諸於世,大家一齊公開討論,大家一齊研究。

黃宜弘議員:主席,我想透過你問問行政長官,自從我主持政府帳目委員會以來,審計署署長的報告書44號到現時的52號報告書,許多政府資助機構的企業管治往往都有些通病,譬如說,所委任的理事等管治班子的出席率問題,此其一;第二是採購部有否按程序購物,還有應酬費、不照本子辦事,這些通病,請問你有沒有辦法,我們這麼辛苦寫的報告書是希望能夠除了那個機構之外,其他機構也可得益,請問行政長官,你有甚麼辦法可以以後杜絕這些通病?

行政長官:多謝你的意見。根本我們很重視核數(審計)署署長對每一個項目,每一個部門,或者每一個機構所審核的報告,內堛澈媊釵p果適合於其他政府機構使用的時侯,我們會檢討我們的指引。特別最近我們討論的幾個法定機構,覺得他們有些也許好像以不大正規的方法去處理日常辦事,或者去處理剛才你說的採購問題,我們會看看現時,不單針對這個機構,其他機構可否用同一個指引辦事。我答應你,我們會做的,但我希望議員亦要同情一點,我們建立這些法定機構時,議員有一個共同意願,就是准許他獨立,不想由政府管核,所以在此情況下,一定要找出平衡。有事發生時會很艱難,說是我們監管不力,因為設計上根本不准許我們監管,所以我們相信這問題將來要處理,現時這些法定機構和政府的關係是否要加強?在管理方面如何做?這都值得我們思考,特別如果新的法定機構設立時,這方面大家更要關注。針沒兩頭利,如果全部獨立時我們便不能經常去監管,如不經常監管的時候,日子有功,操作的時候,未必時時有利;還有一個問題,我們經常操心,我贊成、堅持的一件事,就是任何公職人員都不能自己批核出外公幹,不能自己批出外公幹,這一定要由上司批核或者由委員會批核,不能自己批核,因為公眾人士對出外公幹是一個敏感項目,但執行時未必容易做到,因為有些法定機構講明自己管理自己的財政,故此有些主管會對這方面抗衡,所以我覺得這些也要檢討。各位議員,這問題不單只是剛才所說在操作方面、出席方面,可否引發到我們自己的指引要求更新之外,根本在我們監管方面也要思考一下用甚麼方法,否則,這些亂子往往會發生。

梁國雄議員:(普通話)老曾,雖然你是小圈選舉的假特首,你還是應該為國家、為人民做事,但是最近有兩件事你真是千不該、萬不該、真不該、很不該。(廣東話)為何我這樣說呢?我都知道你不是很熟普通話,因為你用了一億去做國民教育,我是去保釣的,在五四運動的九十周年,你三番四次派你的手下去阻止我們保釣,(黃毓民議員:賣國賊),我作了一首詩給你,你現在慢慢聽,「五四雪恥九十年,揚帆保釣志不遷,我抗強權你媚日,國賊當道阻爾船」。」(黃毓民議員:賣國賊)第二個你用了一億,身教重於言教,你阻止我們效法五四的先烈去雪國恥。第二,二十年前的天安門事件,一億元竟然是幾句講六四,我亦都有一首詩送給你,「天安門下熱血盈,地動階前舉國殤,不信秦王千秋載,容你灑墨染血痕。」天地不容。這個就是天地不容,我想請教你,你用了一億,你也是中國人,為何你要助紂為虐?當中共政府媚日,當中共政府掩蓋六四的血痕,你用得公帑,就應該如實,你是特首,你就帶頭做國民教育,熱愛自己的國家、熱愛自己的國民。我想請教你,你為何要這樣做?你對不對得起出去保釣的人,你對不對得起二十年前為了民主死了在天安門的烈士?我知道你難。但你應該是其是,非其非。叫教育,叫國民教育的人先講,你應該頂茪丹@的壓力,照放行,否則,火燒趙家樓。三次阻止我們。

行政長官:我聽不到問題。

梁國雄議員:我問你為何三次要阻礙保釣船出發?為何用了一億的款項搞國民教育,六四得幾筆?「不信秦王千秋載,容你灑墨染血痕」。這兩個是問題,你可以答,可以不答。不答我便再起身問你。

行政長官:我聽到剛才第一句問有關保釣是一個問題。第二個我聽不到是甚麼問題。

梁國雄議員:你用了一億元搞國民教育,為何教科書內將六四的血痕用墨掩蓋。

行政長官:okay,即是兩件事。你這樣問似是問題。首先,關於釣魚台方面,我在報章知道,這條船叫「保釣二號」的,將保釣人士送去釣魚台宣示主權。這個不是純粹用作捉魚有關用途的,這個是違反了第三類船隻只可用作捕魚用途,不可用來載客這個法律規定。我亦知道海事處處長就認為它不符合現在發牌的條件,防止這船隻出海,我想這個做法是得到我們的支持的。因為如果不是用作捕魚出海的話呢,又發覺船內的安全裝備又不足夠,又載了人上去,人們上去又沒有受保險,買不到保險,這樣是觸犯海事有關的條例的,實際上亦不是針對性做這條船的,一年有關海事處處長處防止有關這些不是出海去釣魚的船,而做其他事項的,過去三年來,亦都有檢控過56宗。最主要從船的安全原則,以及它不合符漁船的規例,而阻止它出海,就是這樣子。關於第二件事,我們用香港的公帑做國民教育,這個是理所當然要做的事幹。我們香港是需要在回歸之後,對於中國一定要加多認識,多方面都要認識,所以在這方面要認識國家,特別是對於灌輸知識,我相信是必需要,亦都值得的,亦得到市民的支持的。有關的撥款,通常我們都是經過預算案,而經立法會批准的。

梁國雄議員:他沒有答我們的問題,因為他講大話。行政長官,在二○○六年,保釣是一模一樣的出發,是沒有受攔阻的。此一時,彼一時,彼一時,此一時,是因為中共媚日。我想請教你,為何三年前可以做的事,現在不可以做呢?還有一樣,我要澄清他講的話,我要跟進。第二,我沒有說過不可以做國民教育,我是說為何全世界覺得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血染京華,是兩三筆輕輕帶過,那一億是否浪費了,你不要迴避問題,你不答也不緊要,但不要狡辯,因為愈辯愈差。

行政長官:第一件事,海事處處長要關顧出海漁船每一個人的安全,○六年採取了行動,○七年無船出海,不准船出海,這隻船,○六年我相信是另一條船來的。現在○七年是講這隻船,針對這隻船不讓它出海,但亦不要忘記去年我們知道,日本的海軍撞沉了一隻台灣亦往當地宣示主權的船。海事處處長如果知道香港註冊、香港領牌的船,出去這個釣魚台海域是宣示主權的話,他一定會考慮到現時的情況會否像去年一樣,如果有撞船的話,會否導致船內的人有危險呢?在這情況之下,一定會有安全的考慮。加上我剛才所說,船根本不是做捕魚,與發牌條件不符。第二件事,關於六四的問題,你們昨天已經在大會辯論了很久,我亦不想參與很多。但我對這件事都相當有興趣,我找了幾本高中歷史課本看過,在內找了有關六四的篇道,你可以看看,相當詳盡。這並不是一句、兩句這樣簡單,這幾本都是教科書來的,內容很充分,看得到是完全如實處理這問題,客觀的處理這些問題。

(待續)



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1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