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成立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發言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就成立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發言(中文部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大家好。首先我要多謝你們出席我們這個簡報會。我想向各位宣布政府正式成立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

  委員會由十三人組成,一位主席,十二位委員,當中包括來自勞工界、商界、學術界的代表,以及政府部門的同事,總共是十三人。一位主席,各個界別三人;三位來自勞工界、三位商界、三位學術界和三位政府代表。

  主席和所有成員的任命都是由行政長官任命,主席由鄭若驊資深大律師出任。鄭主席本身有很多公職,目前亦是交通諮詢委員會的主席、城市規劃上訴團的主席,同時亦是建造業議會的成員。她在仲裁方面有很豐富的經驗,亦是國際特許仲裁學會第一位亞洲女性擔任主院主席;目前亦是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副主席,大家都會很熟識鄭女士的。

  至於其他的代表,我純粹是以英文姓氏的次序來介紹:首先是陳裕光博士,陳裕光博士是大家樂集團的主席;第二位是鄭國漢教授,鄭教授是科大經濟學系講座教授,亦是科大的公商管理學院的院長;另外,有郭炳江先生,郭先生是新鴻基地產的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其餘還有鄺志堅先生,他是前立法會議員,亦是工聯會的法律顧問;劉千石先生,亦是大家熟識的前立法會議員,亦是勞工界資深領袖;李啟明先生,是港九勞工聯會的顧問,亦是職安局的主席,也是多屆前的立法會議員;還有廖柏偉教授,他是中大經濟學系講座教授,亦是剛卸任的副校長;最後兩位是麥瑞瓊女士,麥女士是牛奶公司集團的零售業務董事;最後一位學術界代表是伍錫洪教授,伍教授是城市大學的社會心理學講座教授。

  全部這些非官方的成員,都是以個人身份被委任的。至於三位官方的成員,全部都是我們的同事,包括第一位是勞工及福利局常任秘書長,哪位同事擔任該職位就出任;第二,就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負責工商及旅遊科的常任秘書長和政府的經濟顧問。委員會的任期由今天開始直到法定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正式成立為止。稍後講講時間表流程,大家都有興趣想知道整件事的時間表。

  我要藉此機會多謝鄭主席及其他所有接受委任的委員,因為這項工作是相當之重要,我覺得是任重道遠,是富有挑戰性的。其職權範圍主要是向行政長官建議釐訂法定最低工資的機制,以及最重要的是最初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應該訂在哪堙A這是他們主要的工作。在過程中她會諮詢所有的持份者,作廣泛的諮詢,出發點是以數據為依歸。以數據為依歸有四點要注意的,他們要保持平衡,就是防止工資過低,但同時亦要避免減少低薪職位的流失;另一方面亦要維持我們香港整體經濟競爭力和經濟的發展,幾個層次去取得一個平衡點,這個工作是相當重要的。

  鄭主席,我剛才介紹過,是一位資深大律師,很有經驗,所以我很有信心在鄭主席的領導下,委員會可以發揮它的功能,可以客觀、很全面地、很持平地去分析和做好它的工作。同時,亦會是全面,很充分地聆聽社會各界,特別是持份者對於這個議題的意見。

  秘書處方面,勞工處會擔當秘書處的角色,我們亦希望盡快能夠開第一次的會議。

記者:我聽到商界人士說,因為經濟不好,所以想押後最低工資立法,你們的打算如何?另一方面,為甚麼要找一位有這麼多公職在身的主席出任這個位置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首先,第一個問題是,有些社會聲音,現在是否適當時候推行最低工資?大家可以放心,因為大家都知道時間表不是要立即去做最低工資。我們有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是,我們今天才成立一個委員會;第二,統計處開始搜集一些很廣泛性、有代表性的數據,因為我們一定要以數據為依歸做基礎,如果沒有這個基礎的話,將來任何的決定都是很武斷,並不科學化。以社會整體利益為依歸是很重要的,數據是很重要的。

  這是一個全面的數據搜集過程,我們會在第二季開始搜集一萬間企業的數據,特別是中小企;六萬個僱員,是有代表性的。數據搜集完成後,數據中包括了工資水平、僱員背景、年齡、學歷、不同工種,從而有一個全面的代表性的數據基礎,到年底,數據分析做好工作,明年第一季就會交給委員會作審議、研究。委員會將會在第二季度上半年才有一個建議給予行政長官,應該第一是機制是如何,第二是最初工資水平標準,這已是明年年中,大家要明白是明年年中,所以整件事相信要全面落實最低工資,我想最快也要到明年下半年的稍後時間,距離現時起碼接近兩年時間。所以希望到時的經濟可以復蘇,但無論如何,我們要完成所有前期工作。還有一點大家不要忘記,我們在七月會引入一條草案,一個框架草案很重要,這個框架草案讓我們有法律基礎做最低工資。而框架草案也要經過立法會審議,這是需要時間的。大家經過細心分析全個流程,當審議完畢後,正式三讀通過法例,我們這個臨時委員會將會演變為一個法定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整個過程是這樣的。所以大家要明白,我們所說的最低工資並不是現在即時做,是有過程、有時間的。

問:.....有這麼多公職在身,是否因為找人很困難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要一再多謝他們肯接受這個任命,因為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工作,亦是一個挑戰。我們所找的所有委員和主席純粹是看他們的工作能力,以及他們的公務的經驗等,純粹是看哪一位最適合。

問:為甚麼不找學者出任.....相對比較持平一點?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學者方面來說,我們這堣w經有三位,在香港來說是相當有地位的,兩位是經濟學家,一位是社會心理學家;又有商界,還有勞工界等代表,再加上專業人士,我們希望這個平台能夠更加持平,視野更加廣闊,更加有代表性。

記者:局長,找郭炳江入會,其實.....人事背景.....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在這個階段大家不要作任何的揣測,我覺得我們這個委員會的工作是獨立的,是持平的。你們可以看到,每一個人我們都是以他個人的身份委任,絕對不是因為他的組織,因為他的背景,大家很清楚。除了三位官員之外,每一個任命都是以個人作出的。所以我相信大家一定要客觀些來看這件事,我們希望這個委員會能夠真正是以一個務實、持平、全面和客觀的角度去看這件事。

記者:你找郭炳江入會,其實是否大財團想聯手壓低最低工資的勢力的說服力會更大?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找任何人以個人身分加入,都是以他的工作能力和以他對業界的認識為基礎的。

記者:.....有沒有收到求助.....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今天,我也了解有一間在土瓜灣,歷史很悠久的酒樓也要結業,亦有一間很悠久的其他酒樓明天會結業。到現在,我們仍未收到有關求助的訊息,如果有需要,我們會幫忙的。但我想強調兩點,目前勞工處手上的飲食業空缺有九千份那麼多。在未來的一個月,即三月期間,勞工處專為飲食業而設的就業招聘中心會舉行十八場大大小小的招聘會,每一次會有兩、三個僱主參加,總共已有三十四位僱主答允支持我們。所以我相信業界朋友,如果他們想找工作的話應該是有機會的,有九千份的空缺那麼多。

記者:.....只有二萬三是新的,為甚麼.....會不會混淆視聽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沒有混淆,我們說的是現在這個時間,用政府的資源提供多少機會給市民,我們用十六億創造六萬二千個新職位和培訓機會,政府的訊息十分清晰,我們絕對無意誤導。我們實事求事,我在今早的電台節目已解釋過,在勞工處的四萬多個位中,有三萬五千個是青少年的,二十四歲以下的,新的計劃叫「青年就業起動計劃」,把「展翅」和「青見」整合。最重要的是這三萬五千個位,如果能夠幫助到三萬五千個青少年朋友,不論是副學士、中三、中五、中七也好,如果這三萬五千個青少年在勞動市場站穩住腳,透過我們的培訓、培育,在市場找到工作,根據我們以往的經驗,大部份培訓過後,有七、八成入職,如果他們努力,僱主協調和我們一起合作,我們有三萬個青少年成功就業的話,這是很厲害的。現在十五至二十四歲的失業率,總共約有三萬四千人;十五至十九歲的失業率雖然是百分之十八點三,看似很高,其實只有一萬人。計一計,如有三萬個培訓空缺好好利用,不用等,我們以往一年兩次,所以他們要等,有些等候期間無心機。現在就不一樣,我們全年收生,只要有興趣,一到勞工處,我們已可提供服務,最少有十二個月有份有收入的工作,亦有職外培訓四千元。今次不是舊酒新瓶,其實是全新導向,一個新產品,我經常形容是轉危為機,因為今次的挑戰帶給我們一個契機把這個計劃重新定位,更加有效。

(請同時參閱發言全文英文部分)



2009年2月27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0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