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出席電台節目後與傳媒談話內容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二月二十七日)早上出席香港電台第一台《千禧年代》節目後與傳媒的談話內容(中文部分):

記者:有很多人說實質的工作職位有很多「水份」,可不可以澄清工作崗位與實習如何區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強調在預算案中公布了有六萬二千份職位與培訓的機會,查實當中對於年青人和中年就業來說有一定的機會存在。因為即使是培訓機會也好,如果他們在培訓時做得好的話,僱主是會錄用他們的。分兩個層次來說,第一個層次是在青年方面,我們會有三萬五千份的培訓機會,這是我們整合青年見習就業計劃和「展翅」計劃,我們不單止會將兩者整合,還會全面更新,加強內容更切合青少年,讓他們在勞動市場站穩腳,並不是曇花一現的一次培訓,並不是水過鴨背的培訓。

  最主要的是,第一,我們會全年收生,不會分兩年,要等學期,要等待至暑假完結等。任何青少年,隱閉青年也好,有困難的,只要進入這個計劃,如果他們是有紀律、有誠意的話,我們一定會提供達十二個月的培訓給他們,最長可以達到十六個月。在十五歲至十七歲的青年,我們首先會給予「展翅」的四個單元職前培訓,包括:紀律培訓、人際關係、軟性技巧、電腦課程等。在接受培訓期間,即是上課期間,如果出席率達到八成的話,每天可以有三十元的津貼。另外,在實習期間,一個月的職前實習會有二千元一個月,當然我們亦希望僱主方面給他們一個機會。隨後,提升至「展翅」的過程,由「展翅」去到「青見」,「青見」是六至十二個月的在職培訓,實際上是一份工作,在這期間,每一個青年勞工處會給予僱主二千元津貼,但要求僱主要給予不少於二千元對等的工資,即是說最低限度會有四千元。過往經驗來說,一般的僱主是會給予多於四千元,平均來說有些會有五千或六千,這要視乎工作性質和市場的工資情況。如果學員表現得好的話,經過六至十二個月後,如果僱主認為他表現好會錄用他,這是一份工作。這方面大家不要低估它。我們時常說要給予年輕人一個機會、一個平台,這是一個很好平台。

  我們還會讓青少年朋友有一位社工的跟進,完成培訓後,有需要會進一步多給一年的跟進。對於青少年的成長、德育、人才培訓,這是很重要的。剛才有市民打電話來提到德育的問題,我們是顧及一個全人的發展的,所以不要低估說這是一個普通的計劃。

  第二,對於中年人方面,特別是那些四十歲以上的中年求職者、學歷並不太高的,我們亦是鼓勵僱主給予他們機會。所以我們也把中年就業計劃進一步把津貼由一千五百元增至二千元,三個月可以增至六個月;亦鼓勵僱主提供一個所謂工作輔導給予他們,指導工的性質,一個配套式,這亦有八千個名額。

  最後是殘疾人士,於現時的勞動市場是極難找工作做,是難上加難的,所以我們特別多些鼓勵僱主,如果聘請殘疾人士的話,津貼最高可至六個月,每個月四千元,是工資的三分二或四千元,這個對於殘疾人士是一個很大的幫助,這方面有八百個名額。加上勞工處方面的,我們所說的是四萬四千個,特別有些真的是職位,例如中年、殘疾人士是真正的工作,僱主是聘請他,並不是甚麼培訓,我們用津貼希望鼓勵僱主給予他們機會,讓他們容易進入勞工市場。

  青少年那三萬多份工是裝備他們,好好地裝備他們。他們不一定要留在僱主那堙A如果市場好轉,他們可以轉其他工作,到時他們已經裝備好自己,條件會好了、增值了,大家要正面看這件事。所以我們覺得在就業方面來說,還有大學生,他們今年針對性地有四千個名額的大學生見習計劃,三千個我們構思是本地的,一千個是內地的。另外,我也想回應一點,有些人擔心那些副學位的同學,我們會否忽略了他們?絕對不是,因為我們剛才說,除了大學生這個計劃外,我剛才所說的整合了的青年就業計劃中,我們歡迎副學位程度或高等文憑的同學參與的,即是說我們是絕對歡迎他們參與的。

記者:中產人士方面,政府是否真是很難施以援手,就業方面很難為他們找工作,即是財政司司長所說的要變賣資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中產方面,今次這個金融風暴衝擊對他們的打擊是相當大的,我們是完全明白的。所以如果任何中產人士,他們需要幫忙的話,從勞工處層面,我們也希望能夠吸納多一些僱主給予我們一些空缺,不同層次的空缺。因為勞工處以往一向提供的都是中下層的工作,我們也希望僱主能夠給予我們多一些中上層的工作,我們很樂意提供協助,因為我們根本是無疆界的。但太高檔的也不是我們可以做到,也不應該這樣做,我們不想與民爭利,因為在私人市場有些獵頭公司,或者是那些才做得到,是比較高薪的,我們始終是要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士。但我們絕對不會因為這樣而不為中產服務,我們絕對樂意。亦有些大型的,例如裁員、企業倒閉不幸發生,我們將來會主動些,勞工處同事會直接去到企業提供協助,甚至主動跟進他們的就業。我們也鼓勵僱主,希望能夠聘用一些剛剛被裁人士。現時我們推動的新措施,鼓勵僱主聘用那些剛剛被裁人士,因為他們有很多經驗,全部都是用得茠滿C我們其實是全方位地構想如何去協助他們,當然,如果中產真的是有困難,綜援方面他們又未能領取,但他們又有短期的需要,食物銀行是最後一荂A我們是沒有問題的,但並不是說在這方面可以有長期的支援,事實上現時有一些中產個別個案,在食物銀行已經有發生的,當然這方面的數字並不多,是個別例子。

記者:剛才的六萬二千個職位除了原有的機制和實習位,數字方面有多少是新增的長工位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有的。我剛才解釋過,例如在建造業方面和體育文化、東亞運動會,甚至有些在互聯網的應用、使用方面,是健康性使用,並不是有些人誤解,不需要教導青少年使用互聯網,因為他們比我們還要熟識,誤解了我們所說的,其實在知識產權方面、個人私穩方面,很多都是需要推廣的,這些全部是長期的工作,真正是一份工作,所以大家一定要這樣看我們的努力。

記者:數字有多少?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數字方面是有的,如果撇除了培訓名額,有超過二萬個是一份真正的工作機會。

記者:在現時這個時刻,低下階層不時都說最想有錢隊漶A但今年綜援等方面都不會再派雙糧,低下階層說,譬如電費補貼在去年推出,他們今年完全受惠不到,其實政府現時除了食物銀行外,是否今次這份預算案完全針對不到他們和幫助他們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綜援人士來說,除了去年曾經兩次所謂出雙糧外,亦加快了調整。綜援今年在二月亦調整了百分之四點七,實際上綜援方面在過去一年頭尾已經增加了百分之九有多。所以在綜援方面是可追到物價,以及確保他們在綜援的實質價值能夠保持,這是很重要的。如果是所謂的「五無人士」,的確我們現時的食物銀行是主要協助他們的,我們特別針對性地找一些「五無人士」,希望透過食物銀行可以短期支援他們。另外,電費補貼方面,仍然有一些是在繼續進行中,當然有些是沒有領取的,但如果正領取的仍然會享有這方面的補貼一段時間的。多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英文部分。)



2009年2月27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6時2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