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禁毒專員出席「強制毒品測試孰好孰壞」論壇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禁毒專員黃碧兒今日(二月十八日)出席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辦「強制毒品測試孰好孰壞」論壇的致辭全文:

  「毒品摧毀生命和社會,破壞人類的持續發展,並導致犯罪。毒品影響茤狾陸禤a的各個社會階層,特別是作為世上最寶貴的財富的年輕人。吸毒令他們失去自由和發展。」以上是一九九八年聯合國大會就毒品問題作出的「政治宣言」的開首聲明。

危害精神毒品:前所未遇的挑戰
──────────────

  大家可能會問,香港的青少年吸毒問題究竟有幾嚴重呢?我們的檔案室一共有六十七間機構呈報上來的數字,雖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但可看到明顯上升趨勢。二○○五至二○○七年的三年內,被呈報吸毒的二十一歲以下青少年增加了34%。這升勢一直持續,二○○八年首三季較二○○七年同期增加了18%。更令人擔憂的是,首次吸毒的平均年齡,由二○○四年的十六歲,下降至二○○七年的十五歲。而被呈報的吸毒者之中最年輕的,更有低至十一歲。

  本港絕大部分青少年吸毒者所吸食的危害精神毒品,例如氯胺酮(俗稱「K仔」)、搖頭丸、冰、大麻、可卡因等,都會對身體造成嚴重損害,尤其是對腦部的破壞,不但令智力受損,更可以引致嚴重的精神病,並對身體不同器官包括心、肺、肝、腎等造成永久損害。例如嚴重膀胱機能失調和腎功能受損,可以引致每十五分鐘去一次廁所。上訴法庭在二○○八年六月大幅提高販賣「K仔」和搖頭丸罪行的量刑準則,當中就是接納了有力醫學證據,證明這些毒品會損害身心和令人上癮。事實上,吸食這些丸仔類毒品,更會嚴重影響日常生活、社交、學業、工作、自我形象,破壞家庭,為社會帶來沉重負擔。危害精神毒品的隱蔽性很強:

* 第一:這些毒品,可以簡單地用鼻吸或吞食,不易被發現。
* 第二:斷癮症狀初時並不明顯。
* 第三:對身體和精神的損害初時並不明顯。可以在數年後才逐漸浮現出來,但已造成的損害已經非常深遠、甚至是永久性的。
* 第四:近六成青少年吸毒者最常在家中或朋友家中吸食毒品。部分青少年更跨境往內地吸食毒品,這令吸毒行為更難發現。

  以上各種原因令家長、老師或朋友,難以察覺問題已於身邊出現,即使執法人員到的士高,卡拉OK場所掃毒時,見到滿地、滿^都是毒品,在場有人顯然是吸食了毒品,但如果在身上搜不到毒品,便無法跟進介入。而青少年本身缺乏求助動機,社工又難以接觸他們,待業待學的吸毒青少年就更加隱蔽。事實上,首次被社工、執法機關等呈報的青少年吸毒者當中,有半數已吸毒兩年或以上。

  在這方面工作多年的專家說,這情況就好像一場疫症在青少年中間無聲無息地傳播,嚴重窒礙我們新一代的成長,侵蝕香港社會的結構。從醫療、社會福利、刑事司法制度、經濟生產力和競爭力等角度,整個社會都要為這疫症付上沉重的代價。所以,我們必須制訂聚焦,全面和可持續的策略,打擊吸毒問題。成敗關鍵,在於我們能否針對目前的吸毒形勢,及早介入,對症下藥。

青少年毒品問題專責小組
───────────

  相信大家都知道,律政司司長領導的青少年毒品問題專責小組在去年十一月發表了報告。當中毒品測試是最多人討論的建議。然而,毒品測試其實只是專責小組報告其中一部分。報告書中的七十多項建議,全面涵蓋了我們一向以來「五管齊下」的禁毒政策每一方面,包括:

(一)預防教育和宣傳;
(二)戒毒治療和康復服務;
(三)立法和執法;
(四)對外合作;
(五)以實證為本的研究。

  專責小組的建議,不單止大大加強「五管齊下」堥C一管的措施,亦刻意加強五管之間的協作,以期提供以人為本的全面和有連貫性的服務。七十多項的建議措施已陸續推出,例如「不可一、不可再;向毒品說不,向遺憾說不」這個全城禁毒運動,在學校推行包括禁毒元素的健康校園政策,增設兩間濫藥者輔導中心和兩間物質誤用診所,加強對毒犯的感化制度等等。

  由於青少年吸毒往往是一些更深層次的問題,例如家庭問題、成長問題、學業或就業問題、情緒問題等等問題的一些表徵,為了更根本地處理問題,專責小組提出,必須在社會中推動一股關心青少年的文化,所以我們上年九月推出了「友出路」計劃,讓社會不同界別,包括商界、專業團體、社區組織和有心人士,從不同的層次和透過創新的方式,為他們提供機會和正面的能量,讓青少年可以看到出路和希望。

  由此可見,專責小組的策略是全方位的,並且一環緊扣一環。然而,專責小組認為即使全面落實我剛才所講的所有措施,但仍然有一個重要缺口,就是如何針對危害精神毒品隱蔽性強的特性,及早辨識吸毒者及作出介入,幫助他們遠離毒品,以免在身體和精神出現無可挽救的損害時才作出補救。如果有合適的毒品測試安排,便可以有一個有效的工具,作為介入點。

毒品測試的目的
───────

  毒品測試的目的,就是找出有否吸毒的事實,以便及早辨別隱蔽吸毒的青少年,介入幫助他們,讓他們盡快接受戒毒治療,遠離毒品,重新投入生活。

  毒品測試也可以達到預防的目的,讓青少年知道,吸毒可被發現,有嚴重的後果,絕對不應嘗試;另一方面,也可以幫助他們以測試為理由,拒絕朋輩的誘惑。

  我想在這堶咱荂A根據危險藥物條例(香港法例第134章)第8條,吸毒本身(包括吸食、吸服、服食或注射危險藥物)是嚴重可逮捕罪行,和管有危險藥物一樣最高可處罰款一百萬元及監禁七年。

毒品測試的三個層次
─────────

  不同的毒品測試安排,可達到不同的目的。專責小組對毒品測試的建議有三個層次:

* 第一是個人層面。在濫藥者輔導中心提供自願毒品測試,協助願意求助的年青人。
* 第二是學校層面。在本地主流學校,推行自願的校本毒品測試。
* 第三是社會層面。透過立法,賦權執法機關,對有合理懷疑吸毒的人士進行強制毒品測試。

濫藥者輔導中心提供的自願毒品測試
────────────────

  在第一個層面,自願毒品測試是透過甄別、及早辨識和評估吸毒者的健康狀況,鼓勵他們及早接受醫療和社會介入和治療康復服務。由於服務純粹自願性質,不存在任何人權或私隱等問題。

校本的毒品測試
───────

  第二個層面涉及學校。香港每天上學的中、小學生,多達九十萬人,而初次吸毒年齡的中位數只有十五歲,亦即表示,一半青少年吸毒者是在接受九年的基礎教育期間時初次吸毒。學校在加強禁毒的工作中,擔當關鍵的角色。

  在學校進行毒品測試,美國已實行多年,英國近年也開始推行。本港部分的國際學校,在得到家長事先同意下,可以要求學生進行毒品測試,被發現吸毒的學生必須接受跟進輔導或戒毒治療。

  專責小組建議,推動本地主流學校,考慮在校內推行自願性質的毒品測試。為協助學校考慮在校內推行毒品測試的可行性及不同的實行方法,政府計劃在今年委託專家開展研究。工作包括:

* 第一、深入了解外地學校和本港國際學校,推行自願校本毒品測試的具體情況,包括測試的具體安排、成效、關鍵的成功因素等等。

* 第二、研究如果在本地主流學校推行自願校本毒品測試的話,必須要關注的問題和解決方法,例如人身自由、可能產生的標籤效應、推動家長和學生接納測試的方法、由誰人執行毒品測試、計劃的經費、所需的支援和轉介服務、測試推廣安排等。

* 第三、透過聚焦小組、諮詢會等方法,諮詢本地主流學校、教育界、社福界及相關人士,例如學生、老師、校長、家長、學校組織、家長教師會、家校會、社工等等,了解他們的關注和訴求。

* 最後、基於上述考慮和諮詢,建議一套或多套可行的具體計劃模式,包括有關的安排、程序、資源、配套措施等。

  完成以上第一階段工作後,我們希望和香港數間有代表性的主流學校合作,根據建議的具體計劃模式,推行先導計劃,基於實際運作經驗,完善計劃模式,從而廣泛地推廣給本地主流學校自願採用。

  由於這是一項自願參與的計劃,要成功實施必須得到相關各方,包括學校管理層、老師、家長和學生本身的支持。我們清楚明白,當中主要挑戰,是要解決大家對可能產生的標籤效應的疑慮。

  我深信處理學生的毒品問題的有效方法,不是避而不談,反而應找出事實,及早介入提供協助。在學校提供禁毒教育或提供毒品測試,並不代表那間學校已經有嚴重毒品問題。從正面來看,這些措施是預防和及早介入的有效工具,可以成為我們推動健康校園政策的重要一環。

  至於被發現有吸食毒品的學生,一方面測試結果要保密,另一方面要在學校提倡一種文化接納和明白每個人也有犯錯的可能,應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對所有同學都應該關懷和互相幫助。假若每個人都可以抱有這種態度,標籤問題自然不會存在。

強制毒品測試
──────

  接茩n談的,也是最具爭議性的,就是建議在社會層面,推行強制毒品測試。有些人對這項建議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覺得它會侵犯人權,我們可以理解這些關注。

  事實上,雖然吸毒本身是嚴重罪行,但不論是香港法例或普通法,現時均沒有授權執法機關,在無須徵得涉嫌人士同意下,進行強制毒品測試,以確定他曾否吸毒。當中的重要考慮,正是毒品測試無可避免要從身體上取出樣本(現時一般來說是尿液),這對個人的私隱,包括保持身體不受侵犯的權利,有一定程度的干預。

  但原則上,私隱、人權方面的考慮,並非是絕對或一定凌駕其他考慮的。從法理角度來看,干預行為如果在法律上有所規定、基於合法目的、合理和與問題相稱的情況下,可以是正當的。重點在於如何取得一個平衡。

  專責小組深深明白問題的爭議性和複雜性,並已作出審慎考慮。我們建議原則上應引入新法例以賦權執法人員,要求被合理懷疑吸毒者接受毒品測試。我們落實建議的首要原則,就是要符合法理的要求。

  第一、建議必須建基於合法的目的。我們建議推行強制毒品測試的目的,包括要辨識和及早介入幫助吸毒人士、保障公眾健康、調查和預防罪案等。因此,我們建議一個分級介入機制,對於初次被驗出吸毒的青少年不提出檢控,而是發出警告,聯絡家人,並且提供戒毒康復協助。事實上,被家人知悉吸毒對年青人已有一定阻嚇作用。對於再犯者,我們會要求他們接受戒毒治療服務。值得留意的是,我們的刑事司法制度,在更生方面已有十分重要的發展。現時被定罪的吸毒者,法庭的判刑選擇當中,也有強制戒毒治療的環節。

  第二、建議的措施必須合理和與問題相稱。正如我在之前提述,我們面對的吸毒問題非常嚴峻:

* 吸毒對個人、家庭和社會均為害極大,荼毒下一代,蠶食社會的根基。
* 青少年吸食危害精神毒品趨勢日益嚴重,隱蔽性極高。
* 吸毒行為屬於嚴重可逮捕罪行,但偵查的困難重重。

  強制毒品測試是處理這個嚴峻問題的合理措施,為確保措施和問題相稱,我們更會加入多項保障安排,防止任意測試及保護受影響人士的權利,包括:

* 採用對身體最少干預的方法收取樣本。
* 向青少年收取樣本時要有父母或獨立人士在場。
* 執行的權力,只局限賦予曾受適當訓練、在相當職級或以上,並須嚴守紀律的執法人員。
* 要訂明合適的執法指引,確保執法人員在真正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才會行使有關的權力。

  第三、我們建議的強制毒品測試,必須以法例形式訂明,要通過充分的討論,有社會的共識和支持,得到立法機關的通過,才可推行。

  當然,除了以上人權、私隱、政策方面的考慮外,尋求引入強制毒品測試所牽涉的議題,還包括測試對象的年齡界限、域外法律效力、戒毒治療的配套措施、資源及推行細節等。在今年稍後時間禁毒處會推出具體的諮詢方案,內容會涵蓋這些方面,歡迎社會各界提出意見。今日這個論壇正是一個好機會給各方面交流看法,讓我們可以早加考慮。

  多謝各位。



2009年2月1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3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