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將公眾假期納入為法定假日」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五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關於「將公眾假期納入為法定假日」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女士:

  我十分感謝各位議員對這個課題的關注及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意見。我剛才聆聽了18位議員的發言,尤其是勞工界議員的發言,我特別聽得很清楚。我了解本港現時很多工作人口工時長,亦充分明白到工作及生活平衡的重要性。我亦同意今日的議題是溫和的議題,是一個善意的建議。

  我在此重申,我剛才開場發言亦曾提及,特區政府,特別是勞福局,一直十分重視維護及改善僱員權益的工作,這是我們主要的任務。政府的既定政策,是因應及配合本港的整體社會和經濟發展的步伐,在僱主及僱員的利益之間取得合理平衡的前提下,不時改善及增加僱員權益和福利。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
─────────────

  正如我剛才所說,「公眾假期」與「法定假日」的背景、性質、理據及發展各不相同,有不同的歷史背景。《公眾假期條例》的目的,並非就僱員福利作出規定,這並非它的出發點;這是俗語所謂機構假期。再者,與其他《僱傭條例》所涵蓋的法定權益一樣,法定假日在條例所訂明的日數,只為僱員福利的最低標準。我們一直鼓勵僱主採納「以僱員為本」的良好人事管理方法,因應企業營運的實際情況及運作的具體安排,給予僱員較《僱傭條例》更優厚的服務條件,除了可增強員工的歸屬感外,亦有助吸引及挽留人才。

增加法定假日對本港經濟的影響
──────────────

  剛才多位議員建議我們增加5天法定假日。事實上,我們做了一個初步經濟評估,如果增加5天法定假日,若該天是星期六,工資成本會便宜一點,若是普通周日,成本便高昂一點;如果增加法定假日1至5天,會使私營機構的工資成本總額每年增加約2億2000萬至約12億8000萬元不等。我所說的純粹是一個客觀數字分析,並沒有其他用意。在目前全球化的競爭環境下,我們在增加僱員權益時,同時必須客觀及充分地考慮對本港經濟各方面的影響。這個純粹是資料性分析,給大家作參考。

近年在加強僱員權益的工作
────────────

  事實上,在過往數年,大家都知道我們在改善勞工權益方面不斷地做了大量工作,在很多範疇上亦有改善,我們會繼續努力做這方面的工作。

  與此同時,我們一直推廣「家庭友善僱傭措施」,這是我們的重點項目,目的是鼓勵僱主了解僱員在工作之餘,亦需同時兼顧和承擔家庭責任。「家庭友善僱傭措施」並不是什麼高深的概念,亦不一定涉及高昂的成本。有些人有錯覺以為推行這些措施一定是很貴的,事實上有些成本很低,甚至不需要成本。例如僱主可以考慮彈性上班時間;如果僱員有急事,容許他暫時離開崗位,稍後再補償工作時間,亦可彈性處理問題;亦有恩恤假、家長假、甚至婚姻假,有些公司亦已實行侍產假,證明這個信息及文化改變已慢慢開始發生,當然這方面需要時間;又或者是彈性上班、居家工作、職位共享等,這些現時已有推行。我們會繼續與商界及非政府機構合作,推廣「家庭友善僱傭措施」,以協助僱員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需要。

結語
──

  剛才所說有關與外國及鄰近地區比較,我不想再重複數字,只想帶出一點,我們真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們的情G確實與很多國家相若。在亞太地區,我們絕對是在首四、五名之內。我亦想重複一點,現時法例規定,如果僱員做滿一年會享有7天有薪年假,僱員的有薪年假亦會按其年資遞增,至第九年時有14天假期。換言之,12天法定假期再加上7天有薪年假,即一年有19天;如果年資長些,假期更不止這數目,有薪年假可再多加7天,即共有26天假期。若再加上每個星期有一天休息,即一年最低限度有71至78天有薪假期。我們要整體上宏觀地看。還有,目前來說,我們還有病假及產假等福利,我們要一攬子去看假期,不能單一指法定假期。因此,在此環境及現時條例下,我們認為《僱傭條例》現行有關僱員及僱主在假期方面的權利和責任已相當全面,亦已為僱員提供一定的保障。

  主席女士,我們認為現行在《僱傭條例》下有關法定假日的規定符合香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步伐,並且在勞資雙方利益之間取得合理平衡。我們在現階段因而並無計劃就條例作出修訂。不過,我想澄清及強調一點,特區政府/勞福局必定會一如既往,與時並進,我們會繼續配合本港的社會經濟發展形勢及步伐,繼續不時檢視勞工法例,如果有需要及適當的話,我們一定,正如劉千石議員所說,認真考慮改善空間及時間,提交勞顧會作深入探討及研究,在適當時候作出適當的決定,去調整及改善僱員福利,這是我們的一貫政策,不單是假期,我們整體上都是這樣做,不斷向前邁進。多謝主席。



2008年5月2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4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