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環境局局長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早(四月十六日)出席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開幕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日前有數字顯示膠袋使用量越來越多,膠袋稅應加快立法,你在這方面有甚麼看法?

環境局局長:環境局在過去六個月內,自施政報告公布後,致力將多項重要的法案出台。在一些重要的問題,例如減少廢物及濫用膠袋情況,我們認為要加把勁。產品環保責任制已得到立法會的同意,成立法案委員會,並已召開五次會議。因為今年立法年度比較緊張,我們期望大家努力一起推展這方面的工作。正如一些環保團體看到,濫用膠袋情況持續,唯一的解決方法是市民認知到其他的方法,例如自備購物袋,或者是法例生效後,透過徵費改變市民的習慣,我們希望這方面繼續和立法會加快制定及推行有關法案工作。

記者:預計法案何時可以出台?

環境局局長:政府的意願及諮詢市民的結果都贊成該法案,我們希望可以在這個立法年度完成主體法案的立法程序。

記者:停車熄匙的立法進度如何?

環境局局長:停車熄匙的諮詢剛剛完成,我們現正整理資料。稍後完成整理資料後,如果我們認為有足夠的支持,會開始草擬法案。

記者:對於一人一信活動要求規管電廠減少排放二氧化碳,你有甚麼意見?

環境局局長:我們現時有另一條法案,即《空氣污染管制(修訂)條例草案》,目的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加強監管兩間電廠三種污染物的排放,尤其是二氧化硫的排放。另一方面是希望有法律的基礎,可以和廣東省的火力發電廠進行排污交易。這兩方面的工作都是刻不容緩。大家關心如何減少二氧化碳或溫室氣體的排放,在香港的情況,一個較實質可行的方法是從能源效益方面茪漶C如果在草案加入二氧化碳上限,短期內未必可以達到目的,反而會影響或延遲收緊電廠的排放或排污交易工作。我們希望立法會可以支持及早修訂《空氣污染管制條例》。

記者:昨日議員審議《產品環保責任條例草案》時提出要求修改,會否擔心膠袋徵費難產?

環境局局長:在政府的立場而言,經過長時間的諮詢,得到廣泛民意的支持,我們亦提出具體的方法,以簡單直接的徵費方式,減少濫用膠袋的情況,相信立法會應認同大部分民眾的共識和意見。當然訂立這個法案時,除了膠袋的徵費外,亦提出其他產品責任的模式,未必一定是徵費。我們訂立框架法例後,會逐步進行。事有緩急,現時獲得共識的措施,例如膠袋徵費,我們認為應及早立法,在法律的基礎下再推展,這是整個廢物收費策略中重要的一環,亦是一個起步,以香港整體社會認同的方法去達成目標。

記者:如何商討?是否可以加快?

環境局局長:我想時間表大家都心埵頃ヾA今年是現屆立法會的最後一年,如果法案不能在今年通過,明年可能要再進行首讀、二讀,這樣在時間上會落後。

  現在立法會提出來的問題,有一些可能是法律程序上的問題,例如那一些需要進行先審議後訂立的程序,那一些可以透過附屬法律,用先訂立後審議方式去做。我相信在膠袋方面,經過一年多的諮詢,大家都好清楚,徵費很簡單直接,所以我希望用一個簡單直接的立法方式去做。其他有關減廢的產品責任制的措施,在現階段,我們希望在框架法例內,提綱挈領地提出。如果有議員認為整個產品責任制只有膠袋徵費,我們覺得是不夠全面的,亦和我們原本得到的大致上的共識有違背,所以我們仍然朝茬o方向,繼續游說各黨派,各立法會議員去支持這法案,務求希望在今年年度內通過法案。

記者:如果今年不能通過,膠袋徵費是否會延遲落實?

環境局局長:我們當然不希望這情況發生,正如剛才提到,大眾在這方面的支持很明顯。

記者:關於這個環境教育中心,是政府和大學的首次合作,這方面是如何促成的?

環境局局長:香港市民對生態保育越來越重視。現時政府方面,例如漁農自然護理署有不同的教育中心,但這個中心特別的地方是政府和大學之間的合作,同時用了保育的概念將舊建築物翻新成為一個教育中心。其實在生態保育方面,政府和私人機構或大學合作,是一個很新、很好的模式,這慨念有助我們將現時的保育工作擴大。香港的保育工作在幾方面可以做,一方面是透過郊野公園,透過政府擁有的土地,法例的規定,漁護署的管理等方面去做,但很多時一些生態的地方,未必完全屬於政府或在郊野公園範圍內,我們會採取其他的方法,例如管理協議,或將來會嘗試用公私合營等方式去做。今日這個中心是一個好的開始,即是說,除了政府自己做之外,還可以和一些機構,例如大學合作,由他們管理和提供長遠的資源協助,這樣可能更加具教育意義。我們很高興見到這中心落成。

記者:成立這中心的費用,政府和大學......

環境局局長:翻新的工程由政府做,將來的運作,例如舉辦一些訓練、導賞、以至工作坊等,由大學去做,這方面他們很專業,亦可以讓大學在教學上有更多方便。這是雙方都有好處。

記者:會否與其他機構多合作,發展這類保護文物的工作?

環境局局長:我們是歡迎的。在保育政策內,例如管理協議的方式,在試行階段落實後,在今年年初已進行新一期的工作,撥了680萬元給幾個團體在塱原和鳳園進行保育。越多這類合作,無論在意念方面,實行方面或成效方面,都可能有多少變化,因為生態保育是很生活化的,要用一個輕鬆和接近民眾,或大家歡迎的方法去做,我相信會令保育工作做得更有生氣。

記者:如何促成今次和香港大學合作?

環境局局長:這是政府和大學之間的討論,因為這地方毗鄰大學,亦在郊野公園附近,所以兩者在地利上是好好的合作。另外,因為大學在教學上,以及在研究方面和保育工作有關,因此大學的同事幫手做管理的時候,能夠引入更多教學的元素,令其更具教育意味。



2008年4月1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1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