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修例開放民間電台」動議辯論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為今日(一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就「修例開放民間電台」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首先,我多謝各位議員發表意見。

  言論自由是香港安定繁榮的基石,得到《基本法》明文保障,市民享有權利發表不同的意見。我必須鄭重聲明,政府絕不同意涂謹申議員動議及何俊仁議員及梁國雄議員的修訂中聲稱公眾透過不同渠道發表意見的權利被剝奪。此種說法與香港的現況不符。特區政府與全港市民一樣都視言論自由為香港的核心價值,從來都是珍而重之。

  香港雖然是一個細小的城市,但相比許多世界大都會,以至國家,市民可以享受及接收的廣播服務,無論是頻道數目或節目種類一點也不比人差。兩家免費電視台和三家收費電視台為市民提供超過280條收費電視頻道。香港電台和兩家商營電台所播送的13條電台頻道,除了提供社會資訊、時事、娛樂節目,還開放平台邀請及給市民提供渠道、交換及發表意見。

  若有一個外國來的朋友今日坐在這議事堂,若他是第一次來香港,他聽到很多議員今日所說的話,他會以為香港的廣播服務全部也是政府的喉舌。但香港市民不會認同這說法,因為他們可以在電台收聽到一些諷剌時弊的節目,例如播了幾十年的「十八樓C座」;還有每晚,除了星期三跑馬外,也是市民致電發表言論的「左右大局」。時事節目如「城市論壇」,也一樣有廣播。他們也習慣了每天早上,若感到有東西要抒發,便打電話到「千禧年代」、「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這些talkshow(時事)節目,發表不同的意見,包括批評政府。無論港台或商營的電台或電視台,提供的節目也需要持平。批評政府的聲音從來也沒有被限制,所以我覺得若給予市民一個感覺好像香港言論自由有限制,我覺得是不對的。

  說一說數字方面,單是三家電台每星期已提供近340小時個人意見節目,即每日超過48小時廣播。除廣播服務外,香港更有44份報紙、689份期刊,加上新興媒體如互聯網越來越普及,足以證明香港資訊自由流通,市民大眾發表意見的渠道是暢通無阻的。

  我很同意剛才很多位議員說,大氣電波是市民大眾的公共資源,這是對的。所以使用及分配這寶貴資源必須符合公共利益,並透過有效協調及管理達致發揮最大功用。無線電頻譜除了用於一般的廣播和通訊服務之外,航空交通管理、各執法部門,以至各項救急服務都是需要使用有限的無線電頻譜。為了確保每項服務都能暢順運作,互不干擾,電訊管理局必須設定服務的傳輸技術及功率,並透過發牌機制,規管頻譜的使用,維持大氣電波的秩序。

  具體來說,除了透過發牌制度有效編配頻譜使用以外,還有責任依法取締無牌廣播,以確保合法的通訊和廣播服務不受干擾。

  我想談一談發牌制度,因為剛才很多位議員也就發牌制度提出意見。和世界先進地方的法制一樣,香港現時的《電訊條例》第IIIA部,訂立了一套發牌制度,以確保獲分配頻譜提供廣播服務的機構,能有秩序地及負責任地運用頻譜廣播。而電視和電台廣播所提供的服務亦能符合一些基本原則,包括:內容應持平公正、讓受批評的一方有回應的權利、顧及社會認同的雅俗標準、不應挑起憎恨、擾亂法紀和公安、應保障青少年及兒童等。為此,持牌廣播機構必須負上編輯的責任。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作為發牌當局,在審理廣播牌照申請時,會參考廣播事務管理局(廣管局)對牌照申請的分析和建議;就申請人的管理、財政、技術能力及申請提供廣播服務的節目作出評估。廣管局並會依據所定的行政指引,公布申請的有關資料,讓公眾提出意見。在未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提交申請及建議前,政府會邀請申請人提交陳述,好等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一併考慮,然後作出決定。我想指出,《基本法》條文明確保障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特區政府必須依法處理任何發牌申請。

  關於取締無牌廣播方面,我想指出為了保護公眾利益、確保有效的頻譜管理及維護法治,政府必須依法辦事,執法取締無牌廣播。

  世界各先進地方做法亦一樣。在英國,根據《無線通訊法令》及《通訊法令》的規定,營運及參與無牌廣播的最高刑罰是沒有上限的罰款,以及2年監禁,違例者在5年內亦不得在合法廣播電台工作。英國通訊辦公廳在2006年一共進行了1085次執法行動,取締非法廣播,而被定罪的案件有63宗。在澳洲,非法廣播的最高罰款為220,000澳元(約130萬港元),在2006年曾有涉案人士被判罰4,000澳元及充公有關器材。在美國,非法廣播同樣屬刑事罪行,最高罰款為每日7萬5千美元(近60萬港元)。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在2007年一共進行了20次執法行動來取締非法廣播。

  剛才不少議員提及有關「民間電台」的個案。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我不適宜在這媔i一步評論案情。不過,我可以提供一些背景資料讓議員和市民參考。

  有些議員指政府因為政策或政見而否決「民間電台」的申請,這說法絕對不真確。政府否決其申請,是仔細考慮過申請人的能力,所考慮的因素包括申請人就使用無線電頻譜所提出的技術建議是否可行,以及申請人設置和維持聲音廣播服務的管理、財政和技術能力。這些考慮因素是公布予所有人。於2006年12月12日,透過立法會參考資料,若有立法會議員沒有這份資料,我可以向他提供。當時我們在這份文件中,向立法會議員和市民解釋這決定,所以對黑箱作業的指控,我並不認同。因此,如果大家再看一看當日的文件內那一段,已解釋得十分清楚,就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作出這決定前,所考慮的因素包括申請人就使用無線電頻譜所提出的技術建議是否可行,以及申請人設置與維持聲音廣播服務的管理、財政和技術能力,在第8段已寫得很清楚,解釋了為何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否決這申請。

    至於有議員指現行發牌制度可能違憲一事,由於發牌制度對妥善規管通訊及廣播頻譜十分重要,因此,律政司已就廣播發牌制度是否違憲的裁定提出上訴,並會加快進行。我重申,個別裁判官就其發牌制度違憲的裁定亦已經發出暫緩令,以待上訴結果。在此期間,任何人從事或參與無牌廣播均屬違法,可能要面對被檢控的後果。政府有責任繼續執法以維護法治,以確保廣播頻譜得以妥善管理,以維護公眾安全和福祉這一公眾利益。

  這套發牌制度最終是否合憲,並不是個別議員,甚至任何官員的決定。但在法庭作最終決定前,現時的法例仍然有效。我可以在此向各位議員保證,政府在處理整件事情時,一定是以公眾利益和維護法治作為依歸。

    剛才湯家驊議員和劉慧卿議員在辯論中質疑申請禁制令的動機。有關團體,我想指出,當裁判官發出暫緩令後,曾說他們會繼續廣播。所以,基於法治精神,我們一定需要行動。這件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我不宜再說太多,但正如代表律政司的大律師在法庭上表明,律政司是基於公眾利益而申請禁制令的。誠如夏正民法官在判案書中指出,《電訊條例》確立了一項公共權利,就是妥善管理廣播頻譜以維護公眾安全和福祉,而律政司司長是這項公共權利的守護者。被告人在庭上亦表示,完全接受廣播頻譜必須以合理和有序的方式規管。所以,類似指控和批評絕不成立。

  何俊仁議員的修正議案中提及開放大氣電波。有議員亦建議政府考慮設立社區或公眾使用的頻道。

  我想指出在電台廣播方面,現時可供覆蓋全港的超短波(FM)頻率,正如剛才鄭經翰議員已解釋得很清楚,已悉數指配。而AM則餘下2條,但AM廣播的接收比較差。因此,在顧及上述頻譜使用的大前提下,政府仔細考慮過香港是否適合引入社區廣播或公眾頻道。但稍後我便會就這方面再作解釋。

  我亦想說,公共頻道的主要目的,是讓個人或團體抒發己見和互相交流意見。正如我先前已L調,現時公眾其實絕不缺乏發表意見的渠道,單單是表達個人意見電台節目,香港,正如我剛才所說,就有340小時。同時,還有很多其他的辦法,例如互聯網,也可以將意見讓市民聽到。

  剛才鄭經翰議員提到民間團體未必有財力提供廣播服務,可以考慮由公共廣播機構提供這時段,讓民間團體和市民參與。對於這項有建設性的建議,我認為政府和市民應多作討論和考慮。

  香港廣播政策的其中一個目的,是透過引入最新廣播科技,增加廣播頻道,為市民提供更多節目選擇。

  事實上,在電視廣播方面,大家也知道,現時收費電視方面,合共提供多達270條收費電視頻道。香港更是世界上採用網絡電視(IPTV)科技的先驅,有超過1百萬用戶,滲透率全球之冠。

  剛才單仲偕議員提到數碼聲音廣播服務,單仲偕議員提及外國的例子,其實香港政府在2000年及2003年諮詢後,採納市場主導的做法。政府已預留單仲偕議員提及Band 3和L Band頻譜供本港提供數碼聲音廣播之用。有意營辦的機構,可向電訊管理局提出申請進行測試。不過,不知是否由於數碼接收器的價錢仍比現時的模擬接收器高,從來也沒有人申請。加上數碼電台在內容增值方面所能給予聽眾的不多,因此,其實世界各地聽眾及業界一直對數碼聲音廣播的反應普通,數碼電台亦未能取代傳統模擬電台。即使在推動數碼電台最茪O的英國,滲透率亦只有13%。部分北歐國家亦已決定暫緩甚至撤回對數碼電台的進一步投資。

  其實,我們在數碼廣播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政府去年曾就流動電視廣播進行諮詢,業界反應正面。我們現正在跟進推動流動電視在香港的發展,所以可見政府一直是在改善中。流動電視服務營辦商亦可考慮利用部分獲編配的頻譜,自行或讓第三者作電台服務,相信這方案可在香港推行數碼電台廣播。

  我明白,廣播科技不斷進步,市民對廣播服務期望亦日益提高。在保障合法廣播及通訊不受干擾的原則下,政府會因應社會需要,不時檢討政策及相關法例,與時並進。

  何俊仁議員的修正議案中提及社會對公共廣播的長期訴求。

  去年,政府成立的獨立委員會提交了報告書,當中提出了一籃子有關香港公共廣播服務的建議。扼要來說,委員會認為香港有公共廣播服務的需要,建議成立新的法定公共廣播機構,履行具體的公共使命。委員會建議機構以公帑營運,擁有獨立的編輯及節目自主權,其董事局由行政長官委任。委員會並建議機構奉行嚴謹的管治及問責措施,並且審慎使用公帑。

  這些建議,特別是對香港電台的未來,都是敏感而複雜的事宜,而且對香港的廣播、社會、文化、財政和其他方面都有深遠的影響。

  政府原本打算這個月就公共廣播政策諮詢公眾。但是,最近有關電台廣播訴訟一事,議員及公眾對電台廣播提出了許多意見,包括如何發牌以及更有效使用電台廣播頻譜。在全港覆蓋的13條電台頻道中,香港電台一共提供了其中7條,另外未來公共廣播機構亦都可以考慮提供廣播時段給市民更加多參與。因此如果要考慮這些和公共廣播有關的事宜,以及要更有效使用電台廣播頻譜,我們必須一併考慮香港電台以至未來公共廣播的服務範疇。

  為更全面考慮有關問題,政府需要比原定更多的時間,方可提出公共廣播服務的建議,並啟動公眾諮詢。

  主席女士,政府重申,香港絕對沒有言論空間收窄的問題。傳統和新媒體提供多元化選擇,各界發表意見可百花齊放。

  廣播是最具效力和影響力的媒體之一,為我們提供資訊、教育及娛樂,大大豐富了我們的社會文化生活空間。政府十分樂意聽取大家對廣播政策的意見。在保障市民言論自由及合法通訊不受干擾的原則下,政府必定會不時檢討廣播政策以及相關法例,促進業界推出創新廣播科技及服務,以確保香港社會繼續與時並進。

  多謝主席女士。



2008年1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3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