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六題:堅尼系數
**********

  以下為今日(七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陳婉嫻議員的提問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的答覆:

問題:

  關於政府統計處上月發表的住戶收入分布主題性報告,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為甚麼當局計算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時,只考慮教育、房屋和醫療這三項社會福利,而沒有考慮不論貧富人人均可享用的社區和康樂文化等設施和服務;

(二) 是否知悉法國、德國、日本、南韓和台灣的堅尼系數在過去十年有甚麼變化,以及為甚麼上述報告沒有把香港的堅尼系數,與這些已發展經濟體系的堅尼系數進行比較;及

(三) 鑑於堅尼系數自一九七一年以來持續上升,顯示收入不均的情況有惡化趨勢,以及現行措施不足以扭轉這個趨勢,政府有沒有計劃採取進一步的措施,以遏止這趨勢;如果有此計劃,詳情是甚麼;如果沒有計劃,原因是甚麼?

答覆:

主席女士:

  堅尼系數一般用以分析一個經濟體系內以住戶為單位的收入分布差距。有關數值介乎0與1之間,數值越大,表示住戶收入差距越大。多年來,國際間包括香港都有採用堅尼系數以描述住戶收入分布的差距。堅尼系數的優點是以單一數字作描述,因此較易為大眾認識。但值得注意的是,堅尼系數是一個相對性的數值,它只量度在某特定時段內住戶的收入差距的幅度,並不能全面反映住戶甚至個人的實際經濟情況。因此,以單一數字把複雜的社會現象簡單化,未必能正確反映實際情況及轉變。此外,堅尼系數的水平和變動情況極易受到經濟結構、人口及家庭結構變化所影響。故此,在分析收入時,除參考以原住戶收入的堅尼系數外,亦應從多方面多角度去進行。

  按原住戶收入計算,香港在一九九六年、二零零一年及二零零六年的堅尼系數分別為0.518、0.525及0.533,與英國及加拿大的數值相近。雖然數值在十年間表面上有所擴大,我們必須客觀分析導致堅尼系數增加的成因以及參考影響實際財富分布的因素,以審視收入差距的實際情況。正如我剛才指出,堅尼系數極易受到經濟結構、人口及家庭結構變化所影響。就經濟結構而言,在農業和製造業比重較高的經濟體系,就業人士的收入差距會較少,但在較茩咩獊鄔M知識型的經濟體系,例如香港,就業人士的收入差距則會較大。

  過去十年,香港經濟持續升級轉型,邁向高學歷、高科技和高增值的發展道路。這種配合全球一体化的發展模式會令到堅尼系數上升。數據顯示,倘若按行業、職業及教育程度劃分,相關的堅尼系數會有很大分別。例如按行業劃分,金融、保險、地產、商用服務業的堅尼系數在二零零六年為0.544;建造業為0.362,其相對收入差距較少。這是知識型經濟過程中的一個普遍現象。如按職業劃分,經理及行政人員的堅尼系數為0.528,文員及非技術工人則分別為0.272及0.283。如按教育程度劃分,高教育水平的在職人士收入固然較低教育水平的在職人士高,但收入差距亦同樣較高。例如擁有大學程度的在職人士,相關的堅尼系數為0.528;初中或小學程度的,其堅尼系數則介乎0.357-0.379。

  除了經濟轉型的因素外,人口及家庭結構轉變亦會導致以住戶收入計算的堅尼系數有所上升。過去十年,人口持續老化及住戶趨向小家庭化,使大量長者住戶和獨居老人家庭出現,進而導致低收入住戶的數目上升。例如,在過去十年,一至二人的家庭增加了42.5%,當中,一至二人的長者住戶增加了超過50%。由於長者多數已退休或並非從事經濟活動,長者住戶的收入相對較低。根據政府統計處發表的住戶收入分布報告顯示,如撇除住人數在十年間有所ㄓ硈o個因素,則住戶收入按人口平均計算的堅尼系數在過去十年相當穩定,維持於相若的水平。

  上述例子和數據揭示,收入分布和差距是相當複雜的課題,需要小心分析。過去十年,香港經歷經濟轉型和社會及人口變化,若單一只看住戶收入數據的堅尼系數,未必能真正了解實際情況。

  就陳議員的分項提問,我現回覆如下。

(一) 不管經濟體系的增長和發展多穩健,收入差距必然會存在。政府採取的措施,是通過稅務和福利轉移令收入重新分布。一般而言,收入較高的住戶繳付的稅款多於其獲取的福利,而收入較低的住戶情況則剛好相反。因此,稅務和福利具有收窄住戶收入差距的效應。有鑑於以往發布的堅尼系數是按原本住戶收入編製,並沒有反映以上公共政策及措施對改善低收入家庭的影響,政府統計處在本年六月發表的香港住戶收入分布主題性報告,便就該議題作出了深入的探討,包括稅務和社會福利對住戶收入重新分配的作用,以及計算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系數。

  在考慮到稅收和社會福利對住戶收入的影響後,堅尼系數在二零零六年由原來的0.533降至0.475,顯示收入差距的情況有所收窄。這是由於過去十年政府投入在教育、房屋、及醫療福利的資源不斷增加。本研究內,分配予住戶的實質福利在二零零六年佔整體公共開支36%。

  除了教育、醫療和房屋的公共服務外,市民同時可能會得到其他公營和私營機構提供的各式各樣津貼或免費服務,例如政府提供的圖書館服務、慈善團體提供的社會服務等。由於政府統計處沒有足夠的數據來明確辨識獲取有關服務的人士,故此未能在研究內涵蓋這些服務。我們知悉外國進行的類似研究亦遇到相同的限制。

(二) 基於不同經濟體系對收入的定義和編制方法不盡相同,國際性比較收入差距的情況有相當的局限。儘管一些經濟體系的情況與香港相近,在政府統計處主題性報告內未有比較的經濟體系,包括沒有發表有關研究結果或沒有就政府的措施對收入分布的影響進行研究的經濟體系。儘管如此,政府統計處會繼續留意國際的發展和主要經濟體系的最新趨勢。

(三) 正如我剛才提到,香港經濟在過去十年持續升級轉型,擁有高教育、高技術的勞動人口以及屬於知識型經濟的行業會有較高的收入差距。不過,按人口平均除稅及福利轉移後住戶收入計算的二零零六年堅尼系數,則與十年前的數字相若。儘管如此,特區政府高度關注低收入人士及弱勢社蘆犖眲蝖C我們的做法,是針對低收入和弱勢社蘆獄搨n,制定防貧紓困的措施。

  在這方面,特區政府一直致力改善市民的生活,扶助弱勢社纂C香港的稅率相對較低,低收入人士多不用繳稅。香港的公共房屋政策,為無能力負擔私人樓宇的低收入家庭提供資助。與此同時,五成以上的公共開支用於教育、福利和公共醫療,改善貧困人士的生活。過去十年,這些公共服務的開支增加了約50% 至 1,200億元。

  特區政府非常重視扶貧工作。為了探討如何能更積極和有效地推展有關工作,扶貧委員會在過去兩年半積極推動「從受助到自L」的政策方向,提出多項加L防貧紓困的建議,並探討新的扶貧策略和方向。

  扶貧委員會的任期雖然已於上月底結束,但這並不代表扶貧工作的結束,而是標誌茪U一階段具體落實工作的開始。推動就業助扶貧是新一屆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特區政府會致力促進經濟發展以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透過加L和整合培訓和各項就業服務,提升弱勢社臚H士自力更生和適應經濟轉型的能力。此外,特區政府亦會嘗試採用新的模式,包括進一步推動社會企業,幫助有就業困難的低技術人士重投就業市埸。勞工及福利局會負責監察扶貧工作的整體進度,以及進一步鼓勵協調各政府部門的扶貧工作。



2007年7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5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