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准許進入)公告》修正案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六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涂謹申議員提出《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准許進入)公告》修正案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就涂謹申議員對《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准許進入)公告》提出的修正案,我們表示反對。

  就涂議員關注的情況,有關的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已作出相當充份的討論。現在,我想重申政府的立場。

可能需要作出撤離的緊急情況
─────────────

  首先,涂議員認為,附表第1、2、3及5項所載的條件(即司機或乘客不得離開車輛的最接近範圍)欠缺彈性,未能顧及可能需要作出撤離的緊急情況。他建議修訂附表1、2、3及5項的第3欄,訂明有關人士不得在無合理辯解下離開車輛的最接近範圍。

  我們必須強調,有關規定,旨在防止身處禁區的人士離開其車輛的最接近範圍,以免他們在禁區內遊蕩,對禁區的秩序造成不良影響。“最接近範圍”視乎事實和程度而定,並非硬性規定的距離。執法機關會作出合理判斷,以達致維持禁區治安的目的。

  與執行其他法律一樣,警方會充分顧及每宗個案的情況,適當地行使酌情權。在發生緊急事故時,警方有責任防止人命損傷。有關人士遇有緊急事故,有合理需要離開有關車輛,警方會酌情處理,不會因有關人士技術上違例而提出檢控。事實上,普通法接納“必要”(“necessity”)作為一般的免責辯護(即“defence of necessity”)。被告可以基於有必要(例如生命、財產、安全或健康受到威脅)作出有關行為,作為抗辯理由。

  根據過去管理陸路口岸的經驗,我們認為目前已有行之有效的機制可以處理司機或乘客在有需要時撤離車輛的緊急情況。我們無須修訂公告,明文規定不得在無合理辯解下離開車輛。若涂議員提出的修訂獲得通過,可能會因為不同人有不同理解,而導致司機或乘客與執法人員發生不必要的爭E。這些爭E會不必要地增加執法的困難,耗用警力並且影響執法效率。

進入香港後需要立即返回內地的情況
────────────────

  涂議員關注的另一情況,是經由旅檢大樓辦理香港入境手續的人士可能因特殊情況需要立即返回內地。他建議在附表中加入新的第3A項,訂明經由旅檢大樓進入香港的人士可獲准立即返回深圳。

  有關公告旨在發出一般性許可,讓真正過境旅客及其他相關人士(例如接載這些乘客的巴士司機),無須根據《公安條例》第37(2)條的規定申請禁區許可證,便可進入和離開港方口岸區。一般旅客在旅檢大樓辦理香港入境手續,是以進入香港為目的。公告充分地處理了這一般性的情況。要利用這一般性的許可公告處理一些在剛進入香港便需馬上折返內地的特殊個案,我們覺得並不適合。

  一如前述,警方在執法時會適當使用酌情權,充分顧及個案的具體情況和需要。如旅客在進入管制站後確有需要緊急折返內地,警方會酌情處理,容許該旅客折返。

  涂議員建議的修訂有可能造成漏洞,把剛入境香港便須馬上折返內地的特殊例子“常規化”;有可能讓別有用心的人在管制站穿梭,進行走私或“水貨”活動。

結語
──

  涂議員所關注的情況可以利用現時行之有效的機制處理,無須修訂附屬法例。同時,涂議員提出的修訂建議,有可能造成執法上的困難。

  為有效管理深圳灣口岸,警方在有關禁區有效執法的能力至為重要。經詳細研究後,政府反對涂議員就公告提出的修正案。

  本人謹此陳辭,多謝主席女士。



2007年6月27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0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