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三題:開徵商品及服務稅的建議
*****************

  以下為今日(十一月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馮檢基議員的提問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的答覆:

問題:

  政府以稅基狹窄和確保有穩定的收入為理由,提出開徵商品及服務稅。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有沒有評估收入不均是不是現時稅基狹窄的原因之一;若然,會不會考慮透過採取可改善收入不均的措施來擴闊稅基,而不是增加稅種;

(二) 鑑於以稅率百分之五為例,商品及服務稅每年帶來的收入只佔政府總收入不足百分之十二、市民消費開支亦會隨經濟逆轉而下調(例如2003年的私人消費開支較1997年低百分之十四),以及賣地收入波動的因素未變,政府有沒有評估商品及服務稅對穩定政府收入的實際作用有多少,以及有沒有評估把經濟低迷時收入不穩定的風險,由政府轉嫁到屆時需面對減薪和失業問題的市民身上的做法是否合理;及

(三) 鑑於財政司司長在本年9月表示,在經濟低潮再臨時,財政赤字可能比上次低潮時的1,900億元還要多,他的說法有甚麼根據,以及他有沒有參考過最近有評級機構的評論所指,亞洲區內的銀行體系經過近10年改革,承受沖擊的能力已明顯增強,再次出現金融危機的可能性不大?

答覆:

主席女士:

(一) 香港稅基狹窄主要與稅收結構有關。一直以來,香港徵收的稅種較少,稅收總額近三分之二是來自利得稅、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而這兩種稅項的大部分收入是由少數的企業和薪俸稅納稅人所繳納,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的薪俸稅及個人入息課稅的基本免稅額較其他地區為高。我們現時的個人免稅額是十萬元,澳洲的個人免稅額約為三萬五千港元,美國的個人免稅額約為六萬六千港元,而英國的個人免稅額則約為七萬三千港元。此外,我們亦提供父母免稅額、子女免稅額和供養兄弟姊妹免稅額等多項其他免稅額。

  至於社會收入分配問題,由於全球一體化所帶來的市場變化和激烈競爭,較發達的經濟體系內的低技術人士通常會遇到經濟轉型帶來的問題。政府對這問題深切關注,已採取多方面措施包括教育和培訓以提升勞動人口質素和增強其競爭力以配合經濟發展。現時本港失業率下降至4.7%,長期失業人士較2003年最高蒏氻U降了一半,低收入人士的收入亦逐漸上升,而有就業人士的低收入家庭數目亦大幅減少;這顯示低技術工人就業及收入情況近年已見改善。

(二) 個人消費雖然一般會在經濟不景時下降,但波幅比樓價、企業利潤和薪俸入息都為低。故此,透過消費來徵收的商品及服務稅比政府現有的主要收入來源更能為政府帶來穩定的收入。我們曾以最近八年香港的經濟情況就擬議的商品及服務稅作評估,結果顯示商品及服務稅收入比賣地收入、印花稅、利得稅,甚至薪俸稅收入的波幅為少。例如,賣地收入在這八年間的波幅達540%,印花稅達140%,利得稅達85%,薪俸稅達51%。假設商品及服務稅已在此期間實施,而其稅率是5%,商品及服務稅收入波幅則只有25%。

  此外,在擬議的商品及服務稅架構下,將會有足夠的紓緩和補貼措施,以確保低收入家庭的生活開支不會因開徵商品及服務稅而受影響。

(三) 現時雖然大部分亞洲經濟體系的基本經濟情況及其銀行業管治能力較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前有所改善,然而,全球一體化令各經濟體系關係更形密切,彼此相互影響的情況更為明顯。事實上,各地金融市場的連繫日益緊密,較1997年時更有增無減。因比,假若某一地區的經濟出現突如其來的衝擊,其影響可以更容易通過金融市場以至經貿各渠道傳遍全球其他地區。雖然各經濟體系都會盡力處理其經濟問題,但下一個金融風暴何時出現實難預計,而我們更不應低估其出現的機會及嚴重性。所以,我們是應該本蚍f慎的態度,盡力保持政府財政穩健,以應付隨時可能出現的經濟問題。

  多謝主席女士。



2006年11月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