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出席商品及服務稅研討會後的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十月二十四日)下午,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出席由明報與有線電視舉辦的「擴闊稅基與商品及服務稅」研討會後會見新聞界的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財政司司長:我很高興有機會參加這一個研討會。這研討會就商品及服務稅及擴闊稅基的問題,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意見。我今天提到,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是有需要在適當的時候拿出擴闊稅基的建議給大家討論。我亦強調,這討論是一個開放性的討論。我們的一些建議,是給大家參考作為討論的起點。另外,亦很希望能夠將討論擴闊、拉闊。在收入方面,是否考慮其他擴闊稅基的稅種,例如增值稅、累進稅、股息稅這一類的稅種,去拉闊討論;另一方面,我亦強調,政府在考慮擴闊稅基諮詢時,第一個首要考慮是如何保障基層市民生活不受影響。所以,我們現時提出的一系列的建議,都可以就這一方面紓緩稅制改革(的影響)。我希望大家拉闊這一方面的討論,怎樣可以做得更加完善?是否仍有不足的地方?是哪一方面呢?今日很高興大家提出了很多寶貴的意見,有些人亦表達了並非「反對、反對、堅決反對」的態度,確認了政府掌握民意,而大多數的人均希望繼續討論。陳婉嫻、湯家驊皆表達了這意見,希望可以繼續討論。

記者:司長,你說未來會進一步拉闊討論,考慮如累進稅,增值稅等,你會否就這些稅項出第二份諮詢文件去完善諮詢的過程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會考慮在適當的時候作一個初步的總結,即一個小結,(包括)我們現時聽到甚麼意見,而就這些意見,我們怎樣去回應,或就最多人提及的(意見),我們怎樣去回應。我們是在考慮中。

記者:你是否覺得,如鄭慕智剛才所說,商品及服務稅較如資產增值稅或其他稅項,其社會的代價是最小的?

財政司司長:是的。我們看了鄭慕智在二○○二年交的報告,內奡N擴闊稅基有一系列不同的建議,而他亦逐一考慮過。有些人批評政府在這方面沒有方向性,當然不是。我們推出諮詢文件時,方向是擴闊稅基是有需要的。而在擴闊稅基多個考慮中,我們認為商品及服務稅是最可取的方案之一。我覺得其實社會上很希望有機會可討論其他方案。我們亦很樂意討論其他方案。

記者:在資助低收入人士方面,你們有甚麼方法幫助領取綜援人士?你怎找到他們?

財政司司長:(對)領取綜援人士是最容易處理的,因為我們是完全知道他們在哪堙C所以我們只需要作適當的調整,如調整百分之五,便可完全解決綜援的問題。但對於一些沒有領取綜援的低收入家庭,現時建議是透過現金津貼的形式支援他們。我們有一個原則,就是要能保障低收入家庭的生活不受影響。

記者:(津貼)額有多少?

財政司司長:建議是二千元(現金津貼)加三千五百元(差餉、水費及排污費扣除額)。但在這方面我們是很樂意進一步討論的。

記者:司長,你剛才提及的小結,是否會在九個月的諮詢期內進行?會用甚麼方法?小結又會包括甚麼內容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現正考慮是否會作一個小結,即在九個月內已作一個初步的小結。但以甚麼形式做呢?我們仍在考慮。

記者:...會否提高一些津貼,或某些allowance會否提高?你剛才提及的二千元,是否可以再加多一些呢?

財政司司長:當然可以。我多次強調,這個建議是一個討論的起點,並不是cast in stone,即並不是一個確實的方案。我有少許失望,因有些人對這個信息接收得不是太好。他們會認為這是一個具體建議、一成不變的。但其實這是一個討論的起點。

記者:這個討論的起點與2002年比較是否倒退了?這與當初的分別是甚麼?

財政司司長:不是。政府在2002年收到鄭慕智擴闊稅基委員會的報告後,其實社會並沒有就擴闊稅基問題作一個全面、深入的討論。所以我覺得今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大家可就這問題作一個深入的討論。社會亦會有得荂A對這問題有更多認識,更可以探討解決的方法。多謝各位。



2006年10月24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9時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