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就商品及服務稅談話內容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出席策略發展委員會經濟發展及與內地經濟合作委員會會議後,在中區政府合署西座大堂與新聞界談話的內容(中文部分):

財政司司長:各位,你們好。今天策發會就兩個課題進行了很詳盡的討論,一是競爭政策檢討委員會的報告,跟荋N是有關擴闊稅基的公眾諮詢文件,我會就諮詢文件談談。

  今次擴闊稅基諮詢的目的是要聽取公眾的意見,如何去擴闊稅基、促進繁榮,大家一起商議一個最佳的方案。大家都相當認同香港稅基狹窄的問題,剛才策發會絕大多數的委員都同意稅基狹窄和需要擴闊,而這個問題是我們必須要正視的。稅基狹窄影響的程度,我們在過去亞洲金融風暴,多年來經濟的低迷,一年有幾百億元財赤的收字,大家對這個效果是清楚易見的。我們未來還有很多問題我們還要茪滼B理:人口老化的問題,今日每八個人中有一個是六十五歲或以上,到二○三○年,每四個人當中就會有一個是六十五歲或以上。人口老化對於醫療、社福都會增加需求,而繳交薪俸稅的人士就減少,因為人口老化,工作人口在整體人口的比例會下降。

  另外,我們面對經濟全球一體化,我相信我們未來對於教育方面的支出是有起無跌,因為我們要在全球保持競爭力,在教育方面是必需的投資。

  我相信第三點亦是我們祖國的改革開放對我們帶來相當多機遇,但亦有一定的挑戰,我們要透過培訓及再培訓才可以迎合這方面的挑戰。

  在各方面來說,這些問題是不會自動消失的,這些問題只會進一步惡化,對於公共財政(的壓力)只會進一步加深。所以我們認為,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我們必須要未雨綢繆,我們必須要居安思危,把這些問題和大家作全面深入的討論,而不是避而不談,或是視而不見的。

  至於分析問題和我們如何能夠對症下藥,是這次諮詢的目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大家都要為香港的公共財政,經濟的長遠健康虓Q,大家一起去尋求一個固本培原的方案。多謝。

記者:司長有政黨要求提早結束諮詢期,你們是否現在不會考慮?

財政司司長:我對有政黨要求縮短諮詢是十分失望,因為香港是一個多元化和開放的社會,我們非常珍惜就公共政策有機會作出討論,政府多聽一些市民意見。這是符合一個公開、公平、開放社會的原則,亦符合以民為本的原則。

記者:司長,星期日的遊行只有幾百人參加,你是否鬆一口氣?下一期諮詢的重點會放在那裡,究竟是繼續談公共財政的問題,還是開始談細節上補償方案的問題?

財政司司長:政府尊重每一位市民表達他們的意見的方式以及各方的意見,所以我們不會計較數目多少,我們都會同樣地尊重他們的意見。政府在整個諮詢的九個月內準備有系統地把這個課題,一個相當深層次的問題拿出來給大家討論。其實在我們計劃內亦有一個有程有序的方式。我們會透過五個環節來作一個全面的討論,第一個環節,就是自從鄭慕智的委員會在二○○二年提出擴闊稅基後,我覺得這個時候是一個合適時候給社會有一個機會作一個全面的擴闊稅基的討論,即是說,是否有需要擴闊稅基?所以第一個環節就是談擴闊稅基。第二個環節,我們會討論擴闊稅基最好的方法是甚麼呢?因為當時鄭慕智曾經審視過多個擴闊稅基的方案,既然大家認同有這個問題,最佳的方案是甚麼呢?是否就是GST呢?還是其他很多不同的擴闊稅基方案呢?跟茞臚T個環節,我們會討論如果商品及服務稅是一個可以考慮的安排,我們應該採取一個怎樣的架構及一個怎樣的安排最符合香港獨特的情況?世界上有一百多個經濟地區有商品及服務稅,每一個地區都有它獨特的情況,如何才可以符合香港獨特的情況呢?第四環節我們會審視商品及服務稅對香港整體經濟以及社會各階層人士有甚麼不同的影響?如何去紓緩或是支援一些有需要的低收入家庭,或是一些必需要的支出等?跟茬怮嵺畯怳~會討論一些具體的方案,例如政府如果開徵商品及服務稅,我們又說過並不是一項稅收的增加,是revenue neutral,即是說並非加稅。在這個情況下,剩餘下來的,我們應該在那一方面調整才能夠符合市民的期望?包括可以減稅,或是在一些必需的範疇方面,我們要增加開支呢?例如我剛才所說到的人口老化,對於社福一定會增加需求,我們是否在社福這方面要把服務做得更好,令到一些有需要的人士,可以得到有尊嚴的生活?這些問題我們都是需要審視的。

記者:社會上現在三大黨及工聯會已表明態度反對,有什麼方法可令他們重納你剛才所說的理性討論?

財政司司長:我們在未來八個月的諮詢期內,社會進行理性討論是符合港人的訴求,因為香港人祟尚和平和理性的討論。我們會透過不同渠道,包括研討會等,將這五個環節逐一拿出來討論。

記者:司長,你一直推出GST以來你的民望不斷亦有些下滑的趨勢,你會否擔心繼續推,而社會反響大,你的民望繼續下跌?你會否認同一些政黨的說法,特首或其他官員在推GST上幫助不夠,由你獨力承擔結果?

財政司司長:政府推出每一個諮詢或每一個政策時,都會有司、局長去擔大旗。所以在商品及服務稅是一個政府的決定,而商品及服務稅由我擔大旗是責無旁貸,在這一方面不存在我孤軍獨鬥,或只有我與馬局長孤軍獨鬥。

記者:你會否擔心自己民望會繼續跌,成為犧牲?

財政司司長:正如我剛才所說,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我們應該就有需要討論的課題(進行討論),不可以因為它有爭議性而逃避,逃避才是不負責任。

記者:最近民望都好少這樣一致、清晰反對銷售稅,包括立法會幾大政黨,你有否想過最後的政治現實可能都是不能通過,會否白費工夫?

財政司司長:我覺得我們最重要是要將深層次的問題(拿出來討論),例如擴闊稅基,為何要擴闊稅基是一個長遠的問題,大家須作理性討論?這些討論是非常重要,因為這些問題不會自動消失,而大家亦看到這些問題會來。如人口老化,除非有人說人口不會老化,這是不可能的;市民亦不會相信我們在全球經濟一體化下,我們可以減少教育開支,而能夠維持香港的競爭力;或者在人口老化之下,年青人的比例在整體人口一定會降低;又或者將來國家的改革開放對我們技能的要求一定會不斷提高,難道我們可在培訓再培訓方面可減開支?所以各方各面,人口老化在社福、醫療、稅收、教育、培訓再培訓各主要開支範疇的問題是不會消失的。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英文部分。)



2006年8月21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0時4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