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內容(三)
****************

記者:如果將來實施了GST,政府便有了穩定的收入,將來在財政政策或是公共開支方面,會否變得更加進取?即是說可能會有更多基建、社會服務等開支,會不會被人批評是改變了「小政府」,轉了「大政府」的方向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政府一向履行「應使則使、應慳則慳」的原則,再加上我們在政府公共開支方面是不會超過我們GDP百分之二十的,我們現在仍然劃了這條線,更加重要的是我們要履行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就是說我們應該量入為出,和跟經濟增長率相適應,這些規律我們會嚴格遵守的。

記者:在諮詢期過後,究竟政府是基於甚麼條件,例如做一些民調,去分析這些意見,然後才決定是否收回銷售稅的建議?另外,除了開徵銷售稅,政府有否想過另外一個較為可行的擴闊稅基的方案,給大家同時討論呢?

財政司司長:我覺得就擴闊稅基這一個課題,其實不是很多選擇,因為在鄭慕智提交最後的報告,即是在《稅基廣闊的新稅項事宜諮詢委員會》二○○二年提交的報告,他們得到一個結論,就是說商品及服務稅,是一個可以擴闊稅基而不損害香港對外競爭力的新稅項。我們現時就這一稅項進行討論,其實是從這一稅項,談到一個稅務改革及引入一個新的稅制。我們認為透過GST可以一方面達到一個公平的原則,另外一方面亦可以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在這方面,我們希望公眾有一個理性及全面深入的討論。

記者:剛才立法會內大部分議員都不支持,是否已預計了最後得不到立法會的通過?以及你剛才也曾說過,即使沒有共識,最後政府也有得荂A其實是否已為政府鋪了一個下台階,到最後可能社會大眾都不支持這方案?

財政司司長:正如我開始時已說,我們現時正進行九個月的諮詢,我們希望透過這九個月以讓市民有機會參與討論這課題。我相信其實香港作為一個開明的社會,是應該很歡迎就一些具爭議的課題作全面的討論,因為大家都很清楚,其實真理是愈辯愈明,所以我相信大家都會歡迎有機會就這個課題作出一個正式的討論。這個課題斷斷續續在社會上議論了差不多二十年了,今次我們提出一份正式的文件來討論,我希望市民都能詳細閱讀這份文件,然後就這課題提出意見。

記者:你認為現時的時機是適當的,但你有沒有看過日本的例子,她在約十年前,都是同樣在經濟剛剛復蘇時,引入銷售稅,結果在兩、三年之後,再次經濟不景,其實你有沒有擔心香港會步日本的後塵呢?

財政司司長:我沒有說過這是一個適當的時機去引入,我是說現時是適當的時機去討論,這一點我希望大家清楚。

記者:政府有否評估過,推出GST之後,市民會否選擇返大陸購物或消費呢?有否評估過這影響有多大?會否影響本地的零售業呢?

財政司司長:香港人北上消費是一個趨勢,很多香港人就算有或沒有(商品及服務稅),都會有時候北上消費,但他們的總消費額,比起在香港的消費額,其實只佔很小的百分比。我們在研究時當然有這些數據,亦很樂意提供。因為內地的物價遠比香港低,我相信北上消費的人未必會因這百分之五而北上消費,而不在香港購買那件貨物。香港零售業的優勢是貨真價實、明碼實價,我覺得我們不是與內地鬥平,因為我們沒可能同他們鬥平,我們是明碼實價、貨真價實地與他們競爭。

記者:我想問在非綜援低收入人士方面,你提到是一個自願申報的機制,我想了解一下,那些人士或家庭需要申報甚麼資料,會不會怕他們有瞞騙的情況出現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建議低收入的家庭應該有一定的津貼來紓緩(他們)額外的負擔。現時有一些低收入的家庭,他們選擇不去領取綜援,我們不應該不補貼他們。綜援人士我們是完全掌握到,而補貼亦是全面的補貼。但一些低收入的家庭,因為我們現時不知道他們在何方,所以請他們出來申報,說明他們是一個低收入的家庭,在甚麼地方工作;或是沒有工作,但沒有申領綜援,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手續。在做了這個簡單的手續後,當然要簽名作實。我們當然是有權作出調查他們所申報的資料是否正確。如果是假的話,有瞞騙的情況,我們是會依法處理。

記者:你剛才不停強調希望社會能夠有一個理性的討論,但發現你的資料文件堙A前面說了很多關於銷售稅或稅基狹窄的問題,但對於經濟影響的數據就欠奉,亦沒有提到對於影響貧富懸殊差距的數字或估計。其實,你們會不會在稍後提供有關類似的數字,令到社會人士能夠有一個比較全面的picture看到整個影響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提供的這份諮詢文件,資料已經盡量全面,但當然如果你說在某一方面的資料,你們認為想有多一點時,我們也很樂意提供的,有很多可能在網上已存在。因為GST這個課題,不須我們重新發明的,其實在世界上有很多其他經濟體系都已經引入了GST,譬如新加坡、紐西蘭和澳洲三個最近引入GST的經濟體系,他們的經驗也相當類似,尤其是以紐西蘭和新加坡來說,他們都是用我們現時在文件提供的模式,就是沒有豁免,但用直接紓緩的方式來紓緩對一些不同階層的家庭的影響。

記者:看回你那份報告,你們自己所作的評估對很多方面的影響其實輕微。我比較有興趣在旅遊業方面。你們建議向旅客退稅,但是我看到退稅額是定在一千五百元。我們都知道旅遊業對香港是很重要的一個行業,你們為何這樣有信心?退稅有很多手續,相信去過外地購物的朋友都知道,加上每間商舖的限額是一千五百元,你為何會定在這數目和為何這樣有信心推行了這個之後,影響會是輕微?

財政司司長:其實原則就是說旅客應該是可以得到退稅,對於那些具體安排,我們是開放的。所以我們很歡迎旅遊界就這一點提出他們的建議,謝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英文部分。)



2006年7月18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4時26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