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主網頁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六月六日)出席「第三屆泛珠三角區域的合作與發展論壇」-「行政首長聯席會」後會見傳媒時的談話全文:

行政長官:各位累嗎?不好意思,我知道各位都十分忙碌,整天要追蹤荍琚A今天的活動也很多,一個接茪@個,今天的午飯也沒有吃完,今天的晚飯也未享用。不好意思,下午時有很多記者追問我時,場面比較混亂一點,但因為我們要趕茈h另外一個地方,所以十分抱歉,我知道今晚大家會見面和傾談的,好嗎?或者請容許我先談一談這次我的感受,然後再回答各位的問題。

  今屆論壇有兩個特點。第一,就是我們這個論壇舉行的時間剛好是「十一•五」規劃時期的開端。所以我利用這個機會,討論在泛珠合作方面,如何能夠與國家及省區在「十一•五」進行銜接的工作。

  國家「十一•五」規劃,肯定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等的地位,亦明確支持香港在金融、物流、旅遊、資訊等服務業的工作。所以我們會繼續利用這些優勢,推動泛珠三角合作的進一步工作。

  今次論壇通過了一份《泛珠三角區域旅遊合作框架意見》,大家都同意合作設計跨省區的旅遊路線、加強旅遊市場的開放,還有的是香港時常說的「一程多站式」的發展方針。

  另外,論壇亦通過了五個泛珠專項規劃,分別是:交通運輸、能源、信息化、科技和環保,這幾項都是香港所關心的事項。這些規劃會為泛珠未來在這幾項範疇的合作訂下明顯的工作方向。

  這些共識會提供一些機會給香港發揮在旅遊、物流、國際聯繫上的優勢。我們會利用我們在商貿、專業服務方面的條件,與泛珠各個省區共同促進區域上的整體發展。

  為了更好地銜接在「十一•五」期間,國家尤其在泛珠區域方面的發展,我已經在立法會宣布了在今年九月召開《十一•五規劃綱要》為專題的經濟高峰會議,我會邀請社會各界人士與特區政府的專家共同深入研究這方面的相關課題,我希望能夠編製一份目標清晰,而且是可行、可跟進的工作策略。我希望這份報告可以在明年年初完成,跟荍皕|透過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機制等渠道,依荍畯怍狳M定的方針繼續做工夫的。

  在未來一年,我自己會集中在香港擁有優勢的幾個範疇堸竣u作,另外,在這方面我們亦用了以往我們在大珠三角,特別是珠三角方面的工作經驗,根據這些經驗與泛珠省份能夠建立新的關係。大家都知道我會前往幾個省份,如江西、湖南及貴州。我相信現時已經形成一個氣氛,香港普羅大眾都知道泛珠合作,以及我們與內地的聯繫,是加強了香港本身的經濟活動,更能夠利用香港的優勢,使到香港普羅大眾找生活及找工作有所幫助,亦鞏固了我們香港與內地將來市場連結起來時我們香港的優勢,是可以繼續保留下去。

記者:特首,知道你九號返香港,會不會看世界杯開幕,同時,你捧哪一隊和預計哪一隊贏?

行政長官:我不是標準波迷,我對足球的事情認識很少,大家亦知道我沒有甚麼時間可以靜靜地坐著看很多場球賽,但我亦會坐下看一、兩場的。在我來看,你不要問我,我並不是專家,但我很希望巴西隊能夠打入決賽,能夠看到朗拿甸奴,看到他的笑容、哨牙、長頭髮及他的美妙腳法,我想我會十分欣賞,能夠看到一場有他出現的巴西隊。在我記憶中,第一場好像是德國隊對哥斯達尼加,我想德國隊應該有主場之利的,應可以順利勝出,但我亦相信一件事,我曾說過「波是圓的」,甚麼事都會發生的,不知道會否「爆冷」?你可以告訴我吧。

記者:近來有報道關於六四,你究竟有否出席「民主歌聲獻中華」?但你自己好像沒有清晰回應這問題,只是說你沒有參加過支聯會的活動。你的解釋如當天與兒子一起的情形都是由特首辦發言人說的,你是否不想親口講述當天的經過?

行政長官:我從事公共事務將近四十年,這數十年來,我一直十分注重我個人的操守和誠信,我特別珍重及尊重市民對我的信任,在這個問題之上,前幾天我已經公開說過,有需要的話,我可以重新說一次。我並沒有在一九八九年在跑馬地參加當日叫做「民主歌聲獻中華」這項活動,實際上,這項活動的整個過程以及參與所有的主要人士,當天的電子傳媒、文字傳媒,都作出了廣泛、深入的報道,任何的公眾人士,或是比較高級的政府人員,如果參加過當天的活動,都不能夠避免傳媒的焦點報道,對於整件事是事實勝於雄辯的。

記者:但現在有一些證人說見過你和帶過你入去,會不會擔心事件變成互相對質,或者有理說不清?

行政長官:我不想糾纏在一些沒有證據、無厘頭、莫須有的指控,我現在重新再說一次,我並沒有參加那個活動,即「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

記者:有評論指第三屆泛珠三角論壇沒有國家領導人出席,其重要性或價值是降低了,你有甚麼看法?

行政長官:我們覺得今次有具體的承諾、具體的成就,特別是一些具體化的層面如交通網絡、城市群的發展,特別是旅遊方面合作的機制、金融業方面我們可以做的事情,今次更有一樣主要的是我們在和東盟合作可用甚麼橋樑,這些我們也相當具體化地談及,我覺得重要性是在於實質上。當然,有國家領導人會有蚍郅x性的作用,但你知道國家領導人是相當忙碌的,有些時候不能夠參加所有的活動,但我覺得今次的成果是很豐盛的。

記者:昨日你去了昆明一個church望彌撒,你知否主持的那位主教是不被教廷所承認的?因為有些人說根據Cannon law,可能你需要去做告解,你會否這樣做?

行政長官:首先你要知道,千萬不要把個人信仰政治化。大家都知道我的習慣是每天去彌撒,就算出外公幹,我都照樣會這樣做。但我沒有這樣習慣,未曾去彌撒之前,入到聖堂之後,叫神父給個license我看看。



2006年6月6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1時1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