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行政長官公布向中央請辭談話全文(二)

******************

記者:董先生,你好。你剛才說你的健康有毛病,你的健康究竟出了甚麼毛病呢?如果你的健康有毛病的話,一旦你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你覺得你的健康狀況是否可以勝任這個職位呢?

行政長官:我今年將近六十八歲,歲月是不饒人的,我的健康更因為長期每天十六至十八小時的工作而受影響,尤其是在去年第三季時我開始覺得很疲倦,抵抗力減弱,毛病增多了。我的醫生告訴我,我的身體本來的底子是很好的,但如果再長期操勞下去的話是一定不可以的。醫生要求我想辦法更改我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如果不聽的話,健康將會繼續下滑,我會更疲倦。特首的工作是非常繁忙,涉及的範圍是非常廣泛的,責任非常重大,所有我做的工作都是為了整體香港的利益。我非常明白醫生給我的忠告,但事實上我知道如果繼續做特首我是做不到的,長期的操勞會影響我的工作效率,亦會影響思路,影響一個人的判斷力,影響是會很深遠的。而現時香港的經濟已經處於在回歸以來最好的情況,社會、政治都非常穩定,但要鞏固這些成果還需要很大的努力,很大的力氣才可以,因為我的體力已經不如前,而且繼續下去會有惡化的可能,我覺得應該辭去行政長官的職責,這是對香港負責任的做法。就你第二個問題,我也想告訴你,我的健康狀況,以及我的身體狀況,我剛才說是具體做行政長官的職責。我自己相信如果做政協的工作,現時政協副主席的選舉還要過幾天,如果我做政協的工作,甚至政協副主席的工作,我覺得我的健康在休息一段時間後是可以承受到的。

記者:董先生,你七年多以來,其實外界對你的工作,有些人對你體諒支持,亦有些人對你有不同意見,甚至批評,你對於這兩類人,在你現時辭職這一刻,你對他們有甚麼話要說呢?希望他們有甚麼要知道的呢?

行政長官:我沒有甚麼特別的話要說,對全香港市民我想說:我們大家對前途應該是充滿信心的,為甚麼這樣說呢?你試想一下,這麼困難的一個挑戰,要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們都成功落實了。我們應該對自己有信心。泡沫經濟的爆破,經濟轉型的開始,是一個很艱巨的工作,我們都成功轉型了,至少有一個好好的開始。這些都是來之不易的,但是我們是成功了,是值得我們驕傲的。第三點,我們有不可取代的優勢,有「一國兩制」帶來給我們的優勢,有一個廉潔的、高效率的、專業的公務員隊伍帶來給我們的優勢,有一個簡單和低的稅制帶來給我們的優勢,有一個良好的治安和秩序帶來的優勢,最重要的是我們背後有一個龐大的市場帶來給我們的優勢和機遇,而中央政府肯大力支持,這些優勢,亞洲地區何處有呢?唯獨只有香港有。所以希望所有香港人,我在也好,不在也好,對前景一定要很有信心才好。

記者:其實你剛才說第三季的時候便已發覺自己身體不是那麼好,但是為甚麼在《施政報告》時當被問到你會否做下去,你都說會堅持做下去,以前你都說過留下是要有很大勇氣,其實究竟是甚麼導火線令你想到辭職呢?譬如胡主席說過查找不足,或者坊間的傳聞,說第三屆特首開始......

行政長官:你們《星島日報》今早刊登了很多東西,讓我預測到會問的問題,所以我準備了回答你們。我想說給你們聽一件具體的事,你們或者會想知道。我的健康情況沒有那麼好,我發覺如果我站立得太久,便不行。所以當我知道,我在一月十二日要宣讀《施政報告》,是要站立很久時,我便跟同事說,請你給我在立法會安排一張椅子。我的同事告訴我,與我爭論:「特首,你不要這樣做,你是特首,你代表特區,如你坐下這樣說話,特區的形象不好。」我覺得他們不是錯的,但我知道我堅持不到,那樣怎辦呢?結果前一晚,我吃了止痛藥,很晚了,已經八時許九時了,我吃了止痛藥,就在上面由頭到尾將《施政報告》讀了一次,讀了個多小時,覺得雖然不是太妥,但還可堅持一下,所以我第二天便沒有用椅子。我再吃了一粒止痛藥,便宣讀了我的《施政報告》。這件事更加提醒了我,真是要認真想一想退下來才可。你說我曾經講過,離開容易,留下來是要有勇氣的,這句說話我的確說過,這是我在二十一個月前說過的話,在那個時候,香港經濟情況是很壞的時候,社會都不是很穩定,那時離開,我是完全不負責任的。但今時今日,香港的經濟是回歸之後最好的,社會又穩定,再加上我們過去兩年來努力在改善我們的施政,在努力落實「以民為本」的施政,我覺得成績都是有目共睹的。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尤其因為我身體很不好,我覺得我離開是負責任的事。

記者:董先生,香港已流傳了你辭職這個消息,你一直都說在適當時候交代,但你剛剛說完,你今日才正式向中央遞交辭職報告,其實那麼長時間,你是否想留而不想走呢?另外,外界有很多推測,你今次的離任是中央勸退,你可否澄清一下呢?

行政長官:我離任的理由,我剛才已說了兩次,所以我不再重新講。根本不是這樣的一件事。剛才我說了我健康的理由而離任。至於你提的另一個問題,我想向你說,行政長官辭職是一件大事,所以不但要考慮得很周到,又要有一個很精細的安排,且要確保平穩。所以並不是你今日說,明天就可以做。第二點,你想想這件事,我怎樣公開跟你們研究這件事呢?今日我才寫信給中央,之前我怎樣跟你們公開研究這件事?當然不能研究這樣的一件事。所以我希望你們諒解,很對不起你們各位,我說了之後,你們等了那麼多日,我才再跟你們談,不是我想這樣的。

記者:社會或經濟上的影響,你有沒有考慮到呢?過去十日,無論本港...

行政長官:每日我都去了解一下,到底在金融方面有沒有影響?股市方面有沒有影響?我們每一方面都密切注意,直至現在都沒有問題。

記者:董先生,較早前你當選後我曾問你中央如何稱呼你,你當時說還是一樣稱呼你董建華。當時你說做了一份很孤單的工作,你會很寂寞。其實你覺得最不足為外人道的感受是甚麼呢?最沒辦法與人分享或是與人傾訴的是甚麼時刻呢?

行政長官:其實我樣樣事都可以與你們分享,問題只是時間的問題。將來我的時間會多些,你們有幾位如果有興趣的話,我慢慢與你們坐下詳細傾談,有很多事我是可以與你們分享的,在你們的幫助下如何可以使到香港發展得更好。我並不是隨便跟你這樣說,是認真地告訴你。有機會的話再與你們慢慢談。這並不是「空頭支票」。

記者:有傳去年「七一」之後你曾經向中央辭職,獲得挽留...

行政長官:沒有這件事。

記者:今次中央有沒有再挽留你?再者,你委任的主要班子成員有沒有答應留任,抑或是希望與你共同進退?

行政長官:我的信剛剛才送上去,一個小時前才上去,希望他們能夠批准我的請辭,所以問題根本不存在的。至於另一個問題,我覺得所有主要官員和行政會議成員,他們為了香港都有所付出,我相信,亦希望他們會在這個過渡的時候繼續留任。

記者:董特首,你好。你的辭職會讓你的心情輕鬆一點嗎?還有,會不會對粵港合作的政策和連續性有影響嗎?

行政長官:我在北京的時候也跟張德江書記和黃省長聊過一下,他們都是好朋友。粵港合作現時的基礎非常好,經過兩年多的努力,粵港的關係愈來愈密切,所以我對粵港將來的發展充滿信心。而且基本政策,在香港也好,在廣東也好,是不會變的,你們可以放心。這對香港來說是太重要了,我也相信對廣東來說,對珠三角來說也是很重要的。至於我的心情怎麼樣?其實也是很複雜的。為甚麼呢?作為香港的特首,我還是說回廣東話吧!我的心情如何?作為香港的特首與香港市民和香港有不解之緣,所以有些依依不捨的情感存在,是這樣的心情。各位,我不能再站下去,我要坐下。

記者:在過去八年堙A有哪一件事是令你覺得值得最痛?有沒有遺憾不可以完成任期?或者其中有沒有委屈?

行政長官:我最遺憾的一件事就是因為我的健康,我沒有辦法完成第二屆五年的任期,我真的覺得很遺憾。很多謝你們各位。

記者:...會不會返那堙]東方海外)做?會不會有過冷河期?

行政長官:真的是最後一個問題了。我想說給大家聽,做了行政長官之後,我將來只會為國家效勞,只會為香港效勞,我不會為任何一家私人機構,包括我家族的機構,去做事打工,或者做些有可能有利益衝突的事。不會的,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二○○五年三月十日(星期四)


Real Media格式 Real Media格式 (現場/粵語/普通話/英文)
 Windows Media格式 Windows Media格式 (現場/粵語/普通話/英文)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