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就「在石油行業引入公平競爭法」議案的致辭全文

**********************************

以下為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葉澍i今日(一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周梁淑怡議員提出的「在石油行業引入公平競爭法」議案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首先我要多謝各位議員剛才發表了很多寶貴的意見。跟各位議員一樣,政府非常關注燃油市場的競爭情況,以及本地燃油零售價的走勢。

我很多謝周梁淑怡議員剛才所說,我們不是用長官意志去壓低油價,如果長官意志是可以做到這樣的話,我們今日就不需要在這裡辯論,只要油公司做什麼都聽我的說話便行了。

香港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經濟體系,燃油的零售價,正如其他物品價格一樣,是由市場去決定。雖然現行的機制及法例並沒有賦予政府有法定或行政權力去監管油公司的運作,我們不可以去看他們(生意)的數額,但鑒於油價對不同行業的影響,政府過去一直密切留意布蘭特原油價格及無鉛汽油和超低硫柴油新加坡離岸價的走勢,以監察本地車用燃油零售價格的升跌走勢。

行政長官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指出,政府一直密切注視燃油市場的競爭情況,並會根據市場的實際情況採取適當措施。鑑於油站用地是經營者進入市場不能缺少的基礎設施,我們已主動採取一系列的措施方便新經營者競投油站用地,以促進燃油市場競爭:

(i) 例如,政府決定自二○○○年七月起,在現有油站的租契期滿後,不會再自動續約,而把油站用地重新招標;以及

(ii) 自二○○三年六月起,將油站用地分批推出招標,並准許投標者以一個標價競投全部用地或就其中個別用地提交獨立標書,使有興趣加入燃油市場的營辦商可一次過取得相當數量的用地及規模效益,目的是在燃油零售市場引入更多競爭。兩個新營辦商已在新的招標安排下,成功進入市場。我們會監察新油站招標安排是否帶來成效,決定是否需要採取其他措施以進一步促進燃油市場的競爭。

剛才有議員提到油公司可否引入多些不同品種的油,供消費者選擇,我們當然同意消費者最好是有多些的選擇,我亦曾與油公司商討,在本港油站供應辛烷值95汽油的可行性。油公司表示,當無鉛汽油在一九九一年推出時,本港油店是同時出售辛烷值95和98的無鉛汽油,後者的每公升售價比前者大概高三毫。然而,由於駕駛人士普遍歡迎辛烷值98的汽油,而及香港的油站面積較少,對所提供的燃油產品種類有一定的限制,油公司在一九九二年停止供應辛烷值95汽油。油公司表示,他們會視乎市場的實際情況,考慮是否有需要再次推出這類的產品。我和其他議員一樣,我都希望油公司可以再考慮引入不同的(油產品)品種,令消費者有更多的選擇。

周梁淑怡議員在她的議案中要求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就燃油市場的競爭情況作出監察和研究,並且積極考慮在燃油市場引入公平競爭法及其他有效措施,提高燃油市場的競爭和產品價格的透明度。周梁淑怡議員提出的,其實亦係我們正在著手做的事情。由財政司司長擔任主席的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已決定就香港燃油市場的競爭情況,展開獨立和全面的研究。

我想指出,我們是主動去做這個研究,我們並無迴避問題,我們是絕對支持公平競爭,如議員說我們是充耳不聞,這當然是不對的,其實我們是主動去踏出這一步。我們已經於本月初邀請接近100間本地及海外的顧問公司,看看他們是否有興趣去做這個研究,如果有興趣的話,就請他們提交一些建議,我們接著會進行挑選顧問的工作,當然我們會依足程序,有關的研究會在上半年展開,在今年內完成。研究完成後,我們會返來向本會匯報。

有關的研究會探討香港的油公司是否有涉及任何反競爭的行為,並會參考其他地方就油公司反競爭行為所採取的措施和經驗,研究是否需要就提升本港燃油市場的競爭採取針對性的立法或其他措施。正如湯家驊議員剛才所說,沒有證據就不能定罪,所以我希望大家都同意這是合理客觀的做法。假如研究結果顯示香港的油公司確實有反競爭行為,而在燃油市場引入針對性的競爭法是有效處理這方面的問題時,我們一定會積極考慮循立法的途徑,確保本港燃油市場的公平競爭。

正如議員剛才提出,我們當然要給機會予油公司去表示自己的意見,我們一定要去聽油公司的聲音,聽他們的理據。

至於李華明議員和王國興議員提出的修正議案,促請政府積極考慮引入全面性的競爭法,在回應李華明議員於去年十月就制訂公平競爭法提出的議案時,我已就「一刀切」、全面性的競爭法的利弊作詳細解釋。我想強調,政府並非反對立法,而是我們認為應該按個別行業的不同情況和需要,採取針對性的措施包括立法去促進競爭和對付在該有關行業出現的反競爭行為,是更為合適及有效的做法。《電訊條例》及《廣播條例》中有關禁止反競爭的條文,便是很好的例子。除了法律條文,針對性的措施包括行政措施,例如發牌條件、合約規定、業務行為守則同樣比訂立全面的競爭法更可以靈活地適應環境轉變及顧及不同行業的需要。

我亦想再次指出,現時國際上對全面性競爭法的很多重要概念和規管範圍都沒有一致認可的標準。不同地方的全面性競爭法,實際上可能有很大差異。例如,有些地方的競爭法會從公眾利益或公共政策角度,對個別行業或商業安排作出豁免。此外,不同地方的競爭法和執法機構對於如何界定很多重要概念,例如「相關市場」、「大幅地減少競爭」和「市場支配地位」等,亦沒有一致的標準。

以新加坡的公平競爭法為例,不少重要公用服務包括電力、天然氣、公共交通、電訊、郵政服務、媒體和貨櫃碼頭等,均獲豁免而沒有納入公平競爭法的監管範圍。

最重要的是,剛才也有議員指出,不同行業的情況及需要各有不同。概括以一條所謂全面性的競爭法去規管所有行業中所有有關競爭的行為,而忽略不同行業的特別情況和需要,結果可能只會為企業帶來不明朗的因素,引起爭議,增加經營成本。這些對促進競爭並無幫助,反而可能會損害消費者的利益。

李華明議員在他的修正議案中,促請政府積極考慮改革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賦予委員會法定調查權,以規管本港燃油市場可能出現的反競爭行為。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是一個由財政司司長擔任主席的高層組識,負責統籌和協調政府對競爭政策有關事宜的處理和跟進。實際的調查和跟進工作是由有關的政策局和部門負責。這種安排是要把個別業界的競爭事宜和投訴交由負責規管及熟悉該行業的政策局及部門去跟進,以便因應有關行業的實際情況和需要,採取適當的措施去有效地處理有關業界的問題。

剛才李華明議員指這個委員會在譬如教育大眾關於公平競爭方面,好像沒有做過什麼事情,我想指這是不太公道,其實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過去曾經諮詢過很多商會和工商團體後,發出維持競爭環境和界定和處理反競爭行為的指引,亦得到商界的正面回應。如香港零售管理協會亦已根據這指引制定一套適用於超級市場的行業守則。另一方面,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亦透過互動遊戲及課程,提高學生和青少年對政府競爭政策的認識。

雖然沒有競爭法作為後盾,競爭政策委員會在過去進行調查及跟進與競爭有關工作時,並沒有遇上困難。有鑑於各界對委員會的職權及工作有所關注,我記得湯家驊議員與我就這個問題談了很多,上次辯論亦有討論過,所以我們完全持開放態度,財政司司長亦已決定成立一個工作小組,由非官方人士擔任主席,這個小紅就如何加強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的職能、成員及代表性、調查權力、資源分配和運作模式等進行研究。

主席女士,對於周梁淑怡議員提出的議案,政府的態度是正面的。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正在聘請顧問,就香港燃油市場的競爭情況,以及油公司是否涉及任何反競爭行為,進行獨立和全面的研究。我希望議員同意,我們是積極面對這個問題,我們亦踏出了不只一步,而是兩步,同時研究燃油市場和就競爭政策諮詢委員會的職能進行檢討。我相信剛才的辯論亦很清楚反映出其實議員對這個問題有不同的意見,對確保公平競爭,有議員完全反對訂定任何法例,有議員認為要全面性「一刀切」,亦有很多議員認為可以根據行業的需要,首先在燃油市場去做一些工作。可以說大家都有不同意見,去處理這個問題。我們考慮過議員的意見,認為現在決定做這兩步是比較平衡和適合的做法,我們在完成上述的檢討和研究後,會向返回本會提出我們的建議。

多謝主席。

二○○五年一月二十八日(星期五)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