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政制事務局局長就「二○○五年施政報告進行致謝動議辯論」發言全文

**********************************

  以下是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今日(一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就「二○○五年施政報告進行致謝動議辯論」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首先,我要感謝各位議員在今次的辯論對政制事務的關心及提出多方面的意見。李永達議員的修正議案表示施政報告未能全面查找不足,並促請行政長官盡快落實建議○七、○八雙普選,就此我有幾方面的回應。

回應修正案

─────

  香港的政治體制是多方面的,選舉只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元素。雖然我們仍未能夠實行全面普選,但香港早已被公認為亞洲區內最自由的一個城市。

  我們也有非常健全的司法和法治制度、很自由的傳媒、我們每一天都受立法會的監察。

  現在我們跟大家討論○七、○八年的選舉問題,目的就是要進一步開放兩個選舉制度,加強制度的代表性,讓更多人能參與其中,可以進一步完善我們的民主政治制度。

  李永達議員促請行政長官要盡快提出二○○七年普選行政長官和二○○八年全面普選立法會議員的方案。在過去一年,政府和立法會議員已就這些問題進行多次的討論和辯論,但有點兒可惜到目前為止,部分議員依然未能接受要根據四月二十六日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為基礎,去推動這兩個選舉制度的進一步開放。

  我十分明白他們的立場是要依然堅持○七、○八年普選,但我們看到香港社會在這問題上並未有全面共識。

  如果我們回看去年的(立法會)選舉中,有六成選民支持泛民主派的候選人,有近四成的選民是支持其他黨派的候選人,這也是反映出香港社會有多元化的意見。

  再者,人大常委會在去年四月已經作出決定,在○七、○八年不會實行全面普選,所以回應李永達議員這方面的修訂,在這情況下,香港強行推動○七、○八年普選,只會激化矛盾,帶來新的問題,令香港社會為政治爭拗付出代價。

  我不相信這是香港市民所想見到的,亦相信大家明白我們現在共同面對的挑戰不是單靠實行普選就能夠解決一切的問題。

普選時間表

─────

  有議員表示希望能早日定出普選時間表。這種願望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表達這方面意見的議員和人士認為我們早日訂下目標,有助於將來的發展。但與此同時我們在過去大半年,也接收到不同的意見,有意見認為任何人也不能夠預言若干年後香港的實際情況是否適合實行普選。所以單就普選時間表這問題亦正正反映香港確實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我們當前的要務便是要做好會○七、○八年這兩個選舉辦法的修訂,與此同時,我們亦很願意聽取大家對時間表問題的意見,並向中央政府反映。

三個工作方向

──────

  有人認為要取得立法會內三分二議員的支持,在六十票當中要有四十票的支持,殊不容易。我們作為專責小組絕不會低估箇中的難處,但難度越大,我們的決心越大,總要盡最大的努力去推進這兩個選舉辦法是有所進步,進一步開放。

  今後我們會循茪T個方向繼續努力。

  第一,我們理解香港社會需要與中央之間建立和維持良好的溝通和增進相互的了解。所以只要有合適的機會,特區政府是樂意推動中央和香港的不同黨派,包括民主派的議員繼續溝通和會面。

  第二,我們會繼續積極與立法會與香港各階層共同研究,如何在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會決定的前提下,進一步開放兩個選舉制度,讓市民多點參與。

  第三,我們會努力創造更多空間,讓不同政黨和有志參選的人士可以投身政界,為市民努力。

  主席女士,李卓人議員指稱選舉委員會和功能組別的制度是把「官商勾結」制度化,余若薇議員亦有表達這方面的意見。我對於這方面的意見不敢苟同,其實我們的選舉制度正正是要反映香港各階層、各界別的意見,體現均衡參與的原則。

  湯家驊議員提出四個重點,是頗實務的,我們會盡量積極來回應。首先他提議我們要增加參政的空間,如果四十五條關注組願意向我們提出增加議席的方案,我們會細心和詳細考慮。

  第二方面,湯家驊議員提到,我們最好考慮取消行政長官候選人當選之後不可以有政黨背景的規條,這方面的意見,我們接收過,也會繼續小心聆聽和仔細考慮。

  有關第三方面,增加政府工作透明度,政務司司長已經回應了。

  第四方面關於區議會工作的問題的檢討,我們今年會展開對區議會功能的檢討和增加對區議會的支持,我們會先集中處理好○七、○八年的問題,繼而處理區議會的問題。政制事務局和民政事務總署已經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開始籌備這個檢討。

人物要磨合、理念要融合

───────────

  有多位議員,包括李永達議員、馬力議員、田北俊議員和李國寶議員都提到行政立法之間的關係的重要性,政務司司長已經作出了回應。但我想再提的是,二○○二年我們引入了問責制之後,行政長官可以組織自己的班子,邀請有政黨背景的人士進入行政會議,當行政會議成員,或者當主要官員。

  政治委任和政黨參與政府工作的制度雖已確立,但新制度上的安排包括了幾類政治人物,有主要官員、有非官方的行政會議成員和立法會議員。要運作順暢,人物之間要磨合,政治理念要融合,這必需經過一個過程。不同的政黨,包括民建聯和自由黨,他們有不同的政治理念,特別就社會民生、經濟政策,所以我們必需要透過這個過程,大家繼續建立這個政治團隊之間更加相近的共同理念,今後我們會繼續關心這方面的發展。

  李永達議員質疑現今的問責制是向特首問責,這是與事實不符,我們每一天都是向立法會和香港市民、香港傳媒,透過這些運作透明的建制來問責。任何法案、預算案,不經過立法會的支持,是不能推動的。當我們推動問責制之後,重大的政治事件,政治壓力是由主要官員來承擔,其實我們成為了政治和公務員體制之間的防火牆。

結語

──

  主席女士,作一點總結,每一次我們辯論政治體制的問題,我感受到泛民主派議員對民主確實是有抱負,亦都很想推動。與此同時,我希望泛民主派議員都理解到其他的議員、政府的同事對民主都有期望,都希望香港社會進步,並且我也希望他們接受和理解,香港並不是一個主權的體制,我們處理這個重大問題需要和北京配合。這樣才可以做到和而不同,正如劉江華議員所說,我們要包容、要互相尊重,其實劉江華議員昨日的發言所表達的策略和對香港政治的觀察甚有參考價值。

  主席女士,總括而言,我們今後仍然要為○七、○八年兩個選舉制度繼續努力,我們呼籲大家要共同去考慮多方面的意見,盡量做到和而不同,和建立共識。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懇請議員支持原動議,反對修正案。

二○○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星期四)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