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政務司司長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動議辯論的致辭全文

*****************************

  以下為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一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動議辯論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行政長官今年的施政報告以「合力發展經濟,共建和諧社會」為標題。這標題表明,特區政府今後的政策會以促進社會和諧與穩定為出發點,並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依歸。為了促進社會的和諧穩定,施政報告提出了一系列務實的政策方針,包括堅持以公平原則施政;努力貫徹「以民為本」的施政理念,緩解不同階層的矛盾,推動理性的討論。

剛才議員就施政報告中不少課題發表了大量意見。由於時間所限,我無法在這奡N所有問題逐一回應,而只能歸納出議員和市民大眾最關心的幾個課題,作出解釋,其餘會交由其他同事在這次辯論或在其他場合,和有關事務委員會作出詳細解釋及回應。

我想先講一講不少議員經常談論到的所謂「官商勾結」和「利益輸送」,然後會談到「以民為本」施政,和行政、立法伙伴關係這兩個課題。

商業活動是香港經濟發展的命脈,它所帶來的財富為社會繁榮和穩定發展注入必需的動力,這是毋庸置疑的。香港本年度的利得稅收益估計可達四百七十六億元,是政府營運收入的最大來源。商界亦經常透過不同的捐助及舉辦慈善活動,幫助社會中有需要的人。香港的私營界別創造了全港絕大部分的就業機會。因此,政府必須在合乎法律的大前提下,積極創造和維持一個方便營商、有利公平競爭的環境。這絕對符合本港的長遠利益,我相信沒有人會認為這做法等同「官商勾結」和「利益輸送」。

事實上,香港促進營商的努力,一直得到全世界的廣泛認同和嘉許。多年來權威機構評定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其中,美國傳統基金會更是連續十一年授予香港這個殊榮,確認了香港的多項優勢,包括政府在經濟方面干預很少,而對商業活動的規管是既簡單亦一視同仁地實施。

這些優勢說明了特區政府在商業活動中一向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公平的環境,讓市場參與者自由競爭。政府不會偏袒任何市場參與者,亦絕對不會容許任何人以賄賂或其他不正當手段阻礙公平競爭,從而影響市場的健康發展。

眾所周知,香港設有一套獨立於政府的、健全的反貪污機制。如果所謂「官商勾結」或「利益輸送」涉及貪污,廉政公署必定會進行調查。廉政公署的運作獨立於政府,它從調查、防範、教育三方面茪滮炡g的成績,是世界有目共睹的。我相信沒有人會懷疑廉政公署的工作表現。除廉政公署外,我們亦設有具法定權力的申訴專員公署及審計署,監察政府的行政效率。當然,立法會和傳媒更是監察政府強而有力的建制組織。

但我亦明白,議員和其他人士的關注並不限於觸犯刑法的賄賂行為,他們關心的可以簡單歸納以下兩點: 一、是政府在決策過程中,特別是涉及土地審批的事項,會否有不公平、偏袒某些財團的傾向。二、是政府官員會否在決策過程中故意「側側膊」,決策時向某些財團傾斜,特別寬容,以換取他日退休後加入商界的方便。這兩點的關注都不一定涉及刑事罪行,因此有議員擔心單靠廉政公署未必足夠。第二點涉及公務員的退休安排。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稍後會在辯論中向議員詳細講述對退休公務員轉職商業機構的審批。我現在集中談論第一點。

要令公眾能夠清楚看到政府在決策過程中沒有向某些財團傾斜,方法只有一個,便是增加透明度,令整個決策過程在合法及無損公眾利益之下,盡量公開。就此,我想以規劃及土地政策來具體說明一下。

在規劃及土地政策方面,政府一直以「促進者」的身分,為市場提供一個公平、具透明度及簡易合適的規範,以協助私人發展和創意得以發揮。在公共管治角度而言,透明度及公開、公正的程序是政府施政及指導原則的重要基石。透過健全的制度,如跨部門的諮詢工作和政府內部分工及集體決定等過程,可恰當地制約個別人士行使職權。在土地政策方面,現時政府售賣土地是經勾地表制度提供的,過程極具透明度。在補地價方面,亦有一套既定程序和做法。就土地契約修訂及換地交易,地政總署每月定期在署方網頁公布所有新註冊的契約,連同須繳付的補地價金額。

為了進一步增加處理土地個案時的透明度,我們計劃在不涉及個案具體內容的情況下,定期在地政總署的網頁公布已接獲而尚在處理的個案摘要和分類一覽表。

在處理私人協約批地申請時,除落實有關的規劃意向,地政總署會視乎申請所涉及的用途向有關政策局尋求政策支持,並會諮詢有關部門,確保有關發展計劃完全符合各個政府部門的要求,社區的意見在過程中會得到充分的考慮。此外,我們計劃會在地政總署的網頁,公布已簽批的私人協約,及須繳付的地價金額,使整個程序更具透明度。

在城市規劃方面,政府一向鼓勵加強公眾參與。所有發展建議必須符合有關法定圖則的規劃意向、土地用途及發展限制。法定圖則由城規會按城市規劃條例內的法定程序制定,有穩妥的機制讓公眾就圖則及個別發展項目建議提出意見。於去年已通過《城市規劃(修訂)條例》,進一步提高規劃制度的透明度、簡化城市規劃程序,提供更多機會讓公眾參與制訂圖則的程序。

就實施《城市規劃(修訂)條例》,我們已廣泛諮詢了業界對有關指引的意見。我們希望條例在本年初實施時,可於網上發放城規會就茩荍O申請的討論議程、摘要、和有關的決定,使整個城規會的運作更具透明度。

主席女士,由上述種種可見,罔顧法例或既定行政程序,不顧整體公眾利益,向個別商業機構進行所謂「利益輸送」或「官商勾結」,在現有的監察和預防機制下可以說是不可能的。

此外,我想指出根據《基本法》,管理土地事宜屬於行政機關權力的一部分。我們固然要就各項決策對立法會和公眾負責,特別是當有關事宜需要動用公帑,我們必須先獲得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批准。但管理土地的權力是屬於行政機關的這個憲制事實,並不因此而受到削弱。

當然,我們明白雖然特區政府有權管理特區土地的使用、開發、出租或批出,但一如其他政策,政府在決策過程中必須保持高透明度,確保大眾能清楚看到決策是公平進行。我們會努力增加政府施政的透明度,不時檢討現行機制,確保機制能與時並進,適應經濟發展的最新形勢。

就這個原則問題,有幾位議員繼續批評於1999年特區政府沒有把數碼港計劃公開招標而把發展權給予電盈,是違反正常程序。因我當時是財政司司長,直接參與研究這項發展及支持發展數碼港項目,讓我說幾句話:

– 正如工商及科技局局長在他的撰文中所述,數碼港是在科網熱潮下產生的,當時多個鄰近國家已建設或正興建像數碼港的資訊基礎設施,故此香港必須盡快落實並完成數碼港計劃,以提高本港在資訊科技領域的競爭力。

– 現在我們五年後批評評當時的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共同決定時,我們不要忘記當時香港內部的經濟十分疲弱。1998年香港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及其後的經濟調整,需要新的發展動力及就業機會。政府當時認為香港可以大力發展自己的長處,其中包括電訊科技及旅遊業。故此,在1999年3月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政府倡議採取特別的措施,在香港成立數碼港及迪士尼主題公園。

– 有見於資訊科技發展迅速,而香港所有的競爭對手均力爭鰲頭,香港也得與時間賽跑,在最短時間內興建數碼港;在經濟困難時期,盡快為香港發展提供新動力。要達致此目標,必須依賴私人機構的專業知識和創業精神。因此,政府採取了公私營合作模式進行數碼港計劃,亦得到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的支持。

– 我相信因為這些重要因素,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經過反覆考慮後,才於1999年和2000年,接受以公私合作發展的模式下,批准撥款興建數碼港的基礎設施。我們自始至終也沒有隱瞞數碼港和迪士尼公園這兩項發展工程並非是公開競投而是採用公私合營而進行。這亦是當時大家及傳媒公開研究這兩項計劃的中心問題。

接荂A我想談談施政「以民為本」的課題。

行政長官在起草本年度施政報告的過程中,主動約見了不同界別的人士和各位議員,聽取了大家對報告內容的期望和意見,從而在報告中就大家比較關注的十一個問題逐一回應,展示了政府緊貼民情的決心。隨後兩個星期,各位問責官員相繼出席立法會各事務委員會,與不同社會人士會晤和接受傳媒訪問,闡釋施政綱領內各項施政措施的內容。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注意到大部分人士支持和認同行政長官所提出的致力發展經濟和促進社會和諧的大方向,認為這符合當前社會的實際需要。工商界普遍認為,在當前經濟復蘇的時候,這個方針是恰當的。這反映特區政府已掌握到社會的脈搏以及了解市民的訴求,因此這份施政報告是得到大家的支持。

與此同時,我們亦留意到,有若干人士對施政報告沒有提出某些政策措施感到失望。容許我指出一點,目前社會中值得研究和須盡快解決的問題實在不少,政府有責任仔細研究各個問題的迫切性,研究社會對各個問題是否達到共識,以及這些問題是否符合社會的整體利益,然後才決定某個問題應否跟進,並就各個要跟進問題排列優先次序。我們明白,要社會不同階層和界別都對政府每個決定都感到滿意,幾乎是不可能的。縱使這樣,特區政府日後制定政策時,仍務必會將「以民為本」作為衡量準則。

最後,我想談談另一個重要課題。本節辯論的主題是有效管治。一個既互相制衡,又互相配合的行政、立法伙伴關係,實在是有效管治的基石。要鋪建並鞏固這基石,有賴雙方的衷誠合作。

就行政機關而言,自去年新一屆立法會任期開始後,行政長官已分批與各位議員會面,了解議員對政府施政優先次序的看法。一如既往,今年他會出席四次立法會答問大會,回答議員就不同施政範疇提出的質詢,亦會通過其他不同渠道,例如分批約見議員及政黨,與議員就公眾關心的個別議題交換意見。行政長官現正安排與議員的下一輪會面,進一步聽取各位對施政報告的意見。財政司司長亦已約見各位議員,就本年度的預算案諮詢大家的意見。

在我們與立法會的日常工作關係方面,我和其他問責官員會繼續在平等共處、互相尊重的基礎上,力求加強與立法會的對話和合作。自問責制實施以來,問責官員先後十多次以聲明形式,就多個課題率先向立法會匯報。在未來日子裡,在情況許可之下,我和其他問責局長仍然會盡量以這個形式向立法會率先公布重大的新政策。我深信議員會明白,在某些特別情況下,尤其當有關政策涉及市場敏感資料時,我們未必能在向公眾公布政策前,先向立法會宣讀聲明或提供簡報,但我們會盡早以書面方式向議員提供資料,之後亦會有充份的解釋及對話。

此外,問責官員在本屆立法會會期開始至今,除了出席立法會的全體會議外,也盡量出席財務委員會和有關事務委員會的會議,就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撥款申請或政策範疇,親自向議員解釋政府的立場。我也會定期出席內務委員會會議,本年度的第一次會面已定在二月十八日舉行,屆時我將與議員就大眾關注的課題交換意見。

其實,有效溝通不應只局限於這個會議廳內的交流。事實上,各決策局和部門的同事經常會就有關政策、公務工程、人事編制或財務的建議,在不同的場合向立法會議員作出解釋、交換意見、並回答議員的提問。將來我們會繼續就公眾關注的事項,在正式或非正式場合,與議員積極交流。

主席女士,社會要進步,經濟要繁榮,政制要發展,市民要過好的生活,先決條件是安定、和諧的環境。要建立和諧的社會,除了政府的努力外,還必須得到社會各界的積極支持,尤其是與立法會配合。我相信,只要我們以公眾利益為依歸,並以開放的態度,和衷共濟,一定可以攜手為市民大眾謀福祉。

展望未來,特區政府定會繼續加強與立法會各位議員、社區各界人士、專業團體和傳媒保持緊密聯繫。我期望大家能本茪狠怳玳、尊重不同觀點的精神,共同為香港的和諧、團結和繁榮穩定而努力。

主席女士,我謹此陳辭,懇請議員支持本年度的施政報告,並反對李永達議員對致謝議案提出的修訂案。多謝。

二○○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星期四)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