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支援隊伍警隊人員  海嘯災區學以致用

******************

  對四十五名曾參與政府支援隊伍的香港警務處人員來說,往泰國布吉協助受海嘯影響的香港居民,有關任務帶給他們寶貴及實用的經驗。

  在聯同其他五位同僚自願前往泰國提供支援服務之前,這四十五名人員,包括警員、警長及督察級人員,正在警察訓練學校接受標準偵緝訓練課程。該課程的其中一個單元是查核災難受害者的身分。因此,負責帶領該一行五十人的特遣隊隊長,即隸屬警務處刑事總部的黃柏年總警司稱,泰國此行讓他們獲得了實際的經驗。

  黃柏年亦強調,特遣隊的每一位成員都在這次行動中獲得寶貴及有用的經驗。他解釋說:「這是我們首次在香港以外,進行如此大規模的調查工作,尋找失蹤的香港人。從學習的角度來說,這對每個人都有極大裨益,因為你是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工作,而且在那裡是沒有司法權,因此各隊員對所作的一切都非常謹慎。事實上我們一直保持低調及遵守當地規則或規例。」

  黃柏年深信特遣隊已完成任務,包括尋找失蹤的香港人、協助滯留泰國的港人及將有關資料送回香港分析;與泰國當局,尤其是與泰國警方,保持緊密聯繫,以尋找香港人的下落;及協助泰國警方確定在災難中遇害的香港人身分。後來,剛於二○○五年一月一日出任曼谷聯絡主任的總督察何偉康更將聯繫伸延至國際刑警組織。

  扺達布吉後,特遣隊便要即時面對大災難留下的殘局——頹垣敗瓦、屍橫遍野、倖存者的悲痛及哀傷的親人在尋找慘劇中失去的摯愛,隊員均感到非常難過與不安。儘管如此,他們知道此行肩負重任,必須從速及有效地展開工作。

  他們的工作絕不輕鬆,各隊員清晨便開始工作,至深夜為止。黃柏年指出:「隊員往往要工作至晚上十一時過後才吃晚飯。沒有人真正知道他當日的工作何時才能完成!」

  每天當隊員做好必須的準備及出席完簡報會後,工作便要馬上開始。他們每天都需要三至四小時的車程才能到達目的地。

  黃柏年指出,隊員除了要在一個非常惡劣的環境下工作外,還要克服災區範圍廣大帶來的困難,例如缺乏街道圖指示前往偏遠目的地。黃柏年說:「儘管遇到極大困難,隊員仍努力以赴、盡心盡意、果斷熱誠地去將事情做好,我覺得他們已盡全力。」

  隊員曾搜索過布吉西部所有海灘,探訪過當地二百五十間酒店及六間醫院。一支大約有二十名隊員的小隊亦曾前往曼谷調查過二十九間醫院。

  有些隊員甚至擴大搜索範圍至布吉北部偏遠的攀牙及蔻立災區。

  黃柏年對隊員在Sofitel Magic Lagoon Resort and Spa 所作的艱辛搜索行動仍記憶猶新。

  他憶述:「我們不會錯過任何可以幫助我們工作的線索及資料。所以當有香港居民通知我們這間渡假酒店是港人熱門下榻點時,我們即時動員整隊特遣隊前往該處搜尋。」

  「這間渡假酒店未被海嘯淹沒及破壞前,有超過三百間房間。我們到達時,看見到處都遍佈瓦礫、碎片及泥濘。可以想像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要徹底搜查每一間房間,隊員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其後我們在二十三間房內,發現曾有港人入住的線索,例如身份證、護照、回鄉證、八達通咭、手提電話、名片,甚至由香港醫生所處方的塑膠藥袋。」

  「搜索工作完成後,隊員大都心情複雜,一方面對發現該批物品感到滿意,但另一方面又為住客的命運感到難過。」

  特遣隊在各酒店總共發現五百六十名港人資料,並即場將有關資料傳送給重大事件調查及災難支援工作系統分析及配對。

  特遣隊返港後,黃柏年於一月十日主持一個總結會議,聯同隊員檢討及重新評估他們在泰國的行動、找出改善方法、及就日後類似海外任務的準備工作、保護裝備等提出建議。

  黃柏年總結說:「我會將建議提交有關部門考慮。但我當然不希望這些建議會有被採用的一天。」

  此外,其中駐守商業罪案調查科的支援隊成員女高級督察譚詠詩向《警聲》表示:「此海嘯慘劇是我目睹不幸事件中至為淒慘,惟我覺得能盡力服務受事件影響的港人,是一件富有意義的工作;此行亦帶給我寶貴經驗與難忘的經歷。」

  譚詠詩續說:「正如其他成員的感受一樣,事件除令我感到生命是多麼脆弱外,亦感到有需要更加『珍惜眼前人』。」

  另一方面,擢袘行行政總裁邵銘高日前致函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對警隊支援隊伍人員在泰國充滿挑戰及困難的環境中,對擢袘行一支派往該地負責搜救該銀行職員及其家人的隊伍人員提供優質服務,表示衷心謝意。

  邵銘高在函中表示:「銀行的支援隊伍成員對貴處支援隊所有人員的協助留下深刻印象。他們表示,警隊與入境處兩個部門間的協調工作出色,而兩部門的人員均十分投入及樂於助人。」

警察公共關係科新聞公布第七號

二○○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星期二)

下午二時三十分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