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立法會:保安局局長就《2004年撥款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的致辭全文

***********************************

  以下是今日(四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就涂謹申議員在《2004年撥款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提出的修正案總目122分目000(即香港警務處「運作開支」)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政府強烈反對涂謹申議員提出,取消對「投訴警察課」的撥款的修正案。

  在過去數年立法會審議《撥款條例草案》時,涂議員都提出相同的修正案。我明白他主張由獨立機構調查關於警方的投訴。但我希望大家可以客觀考慮一下,把投訴警察課的運作開支全數刪除,究竟是否明智。這個修正案到底會否改善現行的制度,還是只會把整個制度毀於一旦,令市民投訴無門。

  目前,有關警務人員的投訴,是由投訴警察課處理。該課與其他負責前角u作及行動的組別,隸屬警隊內不同的部門,由不同的指揮官管轄,目的是確保調查是徹底和公正的。完成調查後,投訴警察課會把每項調查的詳細報告提交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警監會)審議。警監會絕對有權要求投訴警察課呈交關於投訴個案的任何資料及文件,以進行審閱,警監會委員亦可以會見證人,澄清任何疑點。此外,委員又可親身觀察投訴警察課的調查工作。假如警監會對投訴警察課的調查有任何不滿,也可作出質詢,並要求投訴警察課作進一步的解釋,或重新調查有關的投訴,甚至將個案連同警監會的建議轉交行政長官。

  這個制度運行了二十多年,其間不斷改進。我們在過往數年更推行了一連串改善措施,包括開放部分警監會與投訴警察課的定期會議,讓公眾人士旁聽;以及由警監會設立監察嚴重投訴個案小組,投訴警察課每月須就指定的嚴重投訴個案提交進度報告,小組可就報告提出意見和質詢。

  除此之外,我們亦從一九九九年九月開始,進一步擴大觀察員計劃,委任前警監會委員及社區領袖為觀察員,以事先安排或突擊方式,親身觀察投訴警察課的調查工作,包括會見證人、投訴人及被投訴人,以及到事發現場搜集證據。目前,連同現任的警監會委員,觀察員的數目已達80多名(19名委員,70名特委觀察員),大大加強了警監會的監察能力。觀察的次數,亦由一九九六年的26次增加至去年的231次。

  事實上,警監會在現行制度下已充分發揮了有效的監察作用。在二○○三年,投訴警察課接受了警監會的意見,就105宗調查結果作出修改。警監會在覆檢個案時,往往會提出質詢和建議。投訴警察課基本上都接納或能圓滿解釋或跟進有關的建議和質詢。雙方不能達成共識的個案極少。很多時候整年都沒有一宗。由此可見警監會在整個投訴制度中已能發揮高度的影響力。

  至於有意見指投訴警察課所接獲的投訴,被證實的比率偏低。我們絕不能單憑這些數字,便完全否定現行投訴警察制度的成效及可信性。我相信其他議員亦同意,警務人員與其他人士一樣,享有「假設無罪」的權利,因此,我們不能預先設定某一比率的投訴必須被定為「證明屬實」,亦絕不能以有關比率作為衡量一個投訴制度的成效及指標。

  我必須指出,大部分個案事實上是無法追究或被投訴人撤回的。在二○○三年,這些投訴便佔了全年經警監會審核投訴總數的百分之四十三。投訴人撤回投訴的一個常見原因是投訴的性質輕微,只因一時之氣而作出投訴。不過,投訴警察課仍然會查明投訴人撤回投訴的原因,如果認為該投訴可能證明屬實,投訴警察課會繼續調查有關個案,並會通知投訴人。至於無法追究的投訴,主要原因是未能得到投訴人合作。此外,在各項投訴指控中,屬性質輕微的(例如態度欠佳、粗言穢語)亦是佔了多數;在二○○三年,這類指控便佔了全年經警監會審核的指控總數的接近百分之四十。撇除了撤回投訴或終止調查的個案,在獲得投訴警察課調查及警監會審核後而證實的投訴,在去年的比例已達到百分之十四點五。

  主席女士,現行的投訴警察制度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警務人員的專業知識及對警務工作的深入瞭解,就投訴個案進行調查,另一方面亦設有獨立而有效的監察和制衡制度,確保投訴得到公平和徹底調查。此外,藉著處理和調查投訴,警隊可以迅速掌握其工作或程序上的不足之處,對症下藥,改善服務質素。故此,現時由投訴課負責調查,而警監會負責監察和覆檢,是恰當和有效的安排。為了進一步提升現行制度,我們現正草擬法例給予警監會法定地位。此舉可更明確地釐定警監會的工作、職能和權力,有助於進一步彰顯警監會的獨立性和透明度,從而加強市民對投訴警察制度的信心。待法例草擬工作及有關工作完成後,我們會把草案提交立法會。

  剛才有幾位議員很關心這條新法案將於何時提交立法會,涂議員指控我們有心耽誤提交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條例草案,但我們完全沒有任何耽誤的意思,我們原本的計劃是希望在今個立法年度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但大家亦知道在每一個立法年度之內,只是有有限的檔期供我們提交新的條例草案。而在今個立法年度之內,保安局因有其他更迫切的立法項目須要儘早處理,因此我們未能在今個立法年度之內提交有關條例草案。我們會積極進行草擬工作,希望能在下一個立法年度提交有關草案。

  涂議員的修正案若獲得通過,我們便沒有了投訴警察課,我們將會有好一段時間無法接受和處理市民的投訴。這是既不符合公眾利益,又不負責任的做法。這將會完全摧毀現時行之有效的投訴警察制度,令市民真正投訴無門。所以,懇請各位議員支持我們,表決反對涂議員的修正案。

二○○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