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報
 
 

 寄給朋友政府主網頁

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記者會談話全文

********************

  以下為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今日(三月十日)在財政預算案記者會上的談話內容(中文部分):

財政司司長:今次這個二○○四至二○○五年的財政預算案,我相信大家剛才也聽過了,所以我不會再花很多時間講其中的任何東西。我是十分高興看到在「沙士」後有一個V形的反彈,所以對未來二○○四至二○○五年的經濟增長調高至百分之六,以及中期實質增長調高至百分之三點八,我們認為是一個可以達到的目標。

  我在制訂整個財政預算案的時候,主要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是怎樣可以透過振興經濟,增加更多的就業機會,以及使經濟繼續可以有增長。開源方面,在二○○三至○四年的財政預算案堙A已經提出了不少新的開源設施。在這方面,我們在稅收方面已經有大概一百三十億元的收益,所以今年在「以民為本,休養生息」的大原則之下,我們並沒有增加新的稅項。

  經濟方面,我們當然是以「背靠祖國,面向世界」這項大原則,相信大家都應該要抓緊機遇,自強不息。另外,我們亦有很長的篇幅說明是以巿場主導、政府促進。這一點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經濟理念。長遠來說,我們認為我們應該是秉承巿場作為主導,政府則是一個facilitator,即是做促進的工作,這是我們對長遠經濟發展一個很重要的基石。

  另一方面,我們對於復蘇經濟亦花了相當多的篇幅。對於改善民生方面,我也知道這個課題是非常重要,所以我們在教育、福利,以及在其他方面都有一定的講述。

  所以,我看到在過去數天,就政府在這個財政預算案堙A你們所估計的東西,猜不到的只有數樣東西,第一項是在創意工業方面的二億五千萬元,第二項猜不到的是在社會服務方面的二億元,第三項猜不到的,就是很好玩的那一項,即是自選車牌,就是這數樣東西。如果你們有其他問題的話,我很樂意作答,謝謝。

記者:看過這份預算案,其實堶掖祕C了銷售稅方面很多好處,最簡單就是一年可以多達三百億元的進帳,看起來是十分吸引,不過,可否告訴市民,究竟在勸市民吃這一口苦茶前,究竟這顆糖有多大?譬如你提到,薪俸稅及印花稅方面,如果基於你的假設銷售稅的徵收率是百分之五底下,薪俸稅及印花稅可以減多少?同時銷售稅這個議題在香港斷斷續續下談了二十年,有五任財政司都曾接手,你覺得在你任內推行落實的機會有多大?

財政司司長:我在上任第一天已經提出銷售稅或商品與服務稅或是增值稅,這些不同的名詞。有人說我很勇敢,為甚麼你第一天上任就提出這個具爭議性的議題?但我覺得由八月份到今天在社會上有相當多就這個課題的討論,而這個課題的討論亦是相當積極及正面的,當中當然亦有一定的戒心。我們看過民意調查中,一直約有百分之三十多的人士是贊成有商品服務稅,這方面對我們來說是如果在我們沒有作任何積極推銷時,都已經有百分之三十多的數字,這未嘗不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新稅項。所以我們現時有一個內部小組,這個內部小組將於今年年終時向我遞交他們的工作報告,所以我們目前對於推行商品與服務稅是還未有時間表,亦沒有推行與否的決定。因為我覺得我們需要一段相當充裕的時間,才能夠與社會人士進行進一步的溝通和諮詢,我希望可以做到社會人士對這方面能夠有理性及積極的討論,並不是我們數夠票就進行。

記者:既然你假設了徵收百分之五的徵收率就可以有三百億元的進帳,另一方面,直接稅方面,薪俸稅、印花稅可以相應削減多少,你可否告訴市民呢?

財政司司長:這要視乎我們到時進行那一方面的豁免。我在預算案堛嶀F相當多的篇幅解說。我們當然是十分關心商品與服務稅對於一些低收入家庭所帶來的負面的影響。我們亦希望盡量不令到低收入家庭因為引入新稅項而令到他們百上加斤,在這一方面我們是會充分考慮到有可能發生的情況。至於在其他稅務寬減方面,有那些可以寬減呢?在我們進行討論時,這些都是可討論的課題。

財政司司長:.....視乎我們進行討論的時候,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課題。

記者:其實經濟開始好轉,已經看到,究竟是否真的完全沒有能力給予一些空間讓中產人士得到受惠,是否得兩年供樓的扣減就覺得已經足夠呢?

財政司司長:我們在○三/○四年的財政預算中進行了一系列加稅措施,這一系列的加稅措施,對於我們在未來的收入和力求做到收支平衡的收入預算方面相當有用。所以我認為我們目前在減稅方面沒有甚麼空間作出寬減。但如果你說經濟進一步改善,而大家亦不斷可以外出消費、買樓、買賣股票,對於我們在各方面的收入都有增加的話,我們當然會按照財政狀況作進一步的考慮。但今天我們沒有作出這一方面的寬減,是因為在稅收方面我們現時沒有這個空間。

記者:想問關於發債方面,其實為甚麼會釐訂二百億元的金額?以及是否會有些人批評,香港將會以發債去應付開支?以及以二百億元來說,香港相較外國的規模而言,是否會較小一些,為甚麼會這樣保守,香港是否害怕將來的經濟環境未必會像政府預期的這麼好,而導致一些可能不同的情況,又或是導致財赤加重?

財政司司長:我們釐訂二百億元的時候,是鑑於我們非經常性項目堙A大約是有一百六十多億元的赤字,所以我們說過,我們發行債券最主要的目的是剛才所說的三項,而並非是用作填補經常性開支,所以在經常性和非經常性開支方面,我們一定是分得很清楚。現在我們拿到這個數目,基本上是看我們非經常性帳目的數字。

  第二,相對今天的香港,我們現在大約有接近五千億元的債券還未到期,你說二百億元是否很多呢?其實二百億元說多不算多,說少也不算少,這二百億元並不是一條小數目。當然,我們的發債並不等於是一張無限額的信用卡,因為我們發債也要得到立法會的通過。所以我認為就今天來說,二百億元是一個適當的數字。當然,如果要達到我剛才所說的三個目的的話,我們不能排除將來會繼續發行二百億元金額以上的債券。但是,這當然也是要得到立法會的同意。

記者:供樓免息的扣稅方面,為甚麼以兩年作一個期限,你們釐定標準是怎樣,為甚麼不設在五年,或有些建議是提供無限期扣稅,可否說一說你的標準是怎樣?兩個問題。

財政司司長:我們釐定時考慮到這一項供樓扣稅是一個相當昂貴的寬減,在五年內,我們現時預計政府約少收四十六億,即差不多為十億一年。所以,在現時的情況下,我認為延長兩年是恰當,因為我們的財政緊絀。再加上現時平均的寬減約為三萬元,我相信只會有升,未必會減,所以維持在十萬元,我認為是一個恰當的寬減。

記者:有關社福界撥款二億方面,其實撥款的模式是怎樣?因為社福界可能還未知道撥款的模式是怎樣。

財政司司長:在過去幾個月內我跟社福界有幾次會面,我對於有一些商界參與的「惠澤社群」的服務,覺得相當不錯,再加上今次在大學有一個按等額的資助計劃,即是Matching grant,他籌得多少錢,政府便給他多少錢,這樣能有更多商界或其他人士參與提高教育的質素和撥款,我相信這個方法是非常好。所以我們現時引入二億元的新方法,以按額的資助方式,我沒有說過等額,因為我們在這時候用等額未免勒得太緊,但以按額來說,我們希望鼓勵多些商界或社會人士能夠參與這一類計劃,讓社福界人士可以做多些事情。一方面在削資,但另一方面亦有提供其他方式給他們。

記者:……我們是否有赤字……你還未有開徵銷售稅,是否在未來數年,最後我們也需要面對加直接稅的壓力呢?同時,儲備的水平跌至只有八個月,較梁錦松之前定下的九個月為低,這個儲備水平你是否覺得是可以接受的,我們的儲備足夠八個月的使用便可以?

財政司司長:第一,到○八/○九年,在我們的經常開支方面仍然有五十二億元的赤字,我的看法是:在收入方面沒有支出方面控制得那麼好,因為收入方面,一來要視乎經濟的增長;二來亦需要視乎周邊環境的因素,所以我今天決定暫時無需加稅,以收取這五十二億元。況且五十二億元並不是很多錢。因我們的開支總數為二千多億,五十二億是一個相當細的數目,我們無須今日立刻加稅來收取這五十二億。

  另外一點,我們的長遠目標仍然是維持十二個月水平的儲備,但鑑於我們延長了滅赤的時間表,所以我們現時的儲備由今天的十三個月下降至七至十個月。但我們在滅赤後,開始有盈餘時,我們會慢慢儲蓄回十二個月的儲備。我再補充一點,昨天,民主黨建議教育、社會福利、醫療等方面開支不需要削減百分之十一,改由百分之十一減至百分之五,收支平衡只需延後一年。但其實他們是計算錯誤的,如果把這三個大範疇的開支減幅減半,這三個範圍整體開支佔百分之六十,若只削百分之五的話,我們需要延長四年才可以達到收支平衡。即是說由○八至○九年度要延長四年,到二○一二至一三年。

記者:我想問一問你所說的好玩的車牌計劃,這個計劃據我所知在內地也想推行,但因為有很多人訂出各式各樣花款的號碼,後來終於胎死腹中,也弄至十分尷尬,你有沒有考慮過這些經驗?同時你心目中的計劃是如何定這八個不同的字母呢?

財政司司長:推行細節方面運輸署會有進一步的解釋,但我心目中的構思將會是八個字,可以是字母及數字的任何組合,若沒有數字的話,譬如說你可以用MY CAR五個字,或是你可以用I AM 8KUA,即I AM八卦也可以,你喜歡把玩數字的話,隨時可以玩,只要不是淫褻、不雅或是對其他人士有侮辱性就可以。我估計這計劃的推行應該從這個方向進行。

記者:在二○○四至二○○五年的經常收入方面,今年是三百七十九億元,但是其實去年的計算方法是預計將會是五百零五億元,...收入相差二百億,最新的計法就是GDP增長是百分之六,即是說你預計今年的經濟增長是會高一些,但是為甚麼非經常性收入反而減少?

財政司司長:我叫Alan先回答你最後那條問題。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因為在計算去年的非經常性收入的時候,我們估計資產出售證券化方面是達至三百億元。在今年來說,因為在時間表上,我們出售資產計劃的時間表是有所改動。我們今年是說二○○四至二○○五年,我們預計在資產出售及證券化方面是一百七十億元,所以變了那方面經計算後,總非經常性收入便變小了,這是連帶我們出售資產計劃時間表的問題,所以數字是改變了。

記者:但是資產收入那帳項其實根本都達不到去年estimates的帳項。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我們去年那帳項是二百一十億元,而實際收到的時候是約一百五十五億元左右,這是因為我們五隧一橋的時間表是延遲了,這便變了是二百一十億元及一百五十多億元,相差的大約是六十億元,所以分別就是在這堙C而那帳項是會順延至二○○四至二○○五年才出現,但是我們去年原來出售資產計劃的內容是跟我們現在所想的是有分別,譬如是兩條鐵路或是機場的時間表是有改變,所以為甚麼會在二○○四至二○○五年,我們的資產出售證券化的數目是減低了。剛才財政司司長已經說過,為甚麼出售債券是會有好處呢,這變了我們可以看清楚在最適當的時候才出售資產,不用在還未成熟的時候把資產以低價出售。

記者:關於土地收入方面,今年的預計是一百二十億元,但是...你看經濟是在高增長的情況下,...收入...?

財政司司長:不是,我們只是作出一個我們認為恰當的估計而已,如果屆時是多了的話,我們當然是高興,但是我希望屆時是只有多,而沒有少。你剛才關於發行債券方面的問題,我們現在的構思,第一,相對上,這是一個較低的入場券,使到在銀行不是有很多錢的小投資者,因為現時所收取的利息是非常低,所以我們讓他有多一個選擇。第二,現在我們沒有指定是一些證券化式的債券,因為我們現在是參照了很多外地經濟的發債方式,他們也不是用一些指定項目來發債,而是透過政府發債的方式,我認為這樣的做法是較指定項目更好,因為這是一個更為現代化的做法,另一方面亦能讓較多人參與特區政府發行的債券。

記者:(關於信貸評級)?

財政司司長:我相信是不會的,因為政府發行債券,現時絕大多數的政府都是行之以久的方式,我相信對我們是沒有影響的。況且,我們發行債券的目的是希望深化香港的債券市場,而我們金管局現時仍有相當龐大的儲備,所以對我們的評級我相信是沒有影響的。

記者:我想問○八/○九的二千億元,...曾經有說到...但是怎樣解決呢,我想問清楚,是期望好運來臨,即是經濟好轉,經濟復甦多一點,還是你暗示在將來其實都需要加稅呢,還是你一些有新靈感未推出,你可否透露一下呢?第二,我就想問一問,剛才有一位記者問政改方面,你就說沒有影響....,但是商界並不是,即是說普選可能會引起福利主義,這方面都會影響財赤,你對這個看法如何?

財政司司長;我剛才答過有關○七/○八普選這一個問題,沒有影響我制定這個財政預算案。我再重申,(這)對制定這個財政預算案沒有影響。

記者:(對有關商界對普選會導致福利主義的意見)?

財政司司長:我是特區政府的財政司司長,我的責任是制定一個我們認為是最可行和實際、進取和平實的財政預算案,所以我們今次制定了一份這樣的預算案。我不會考慮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尤其對○七/○八來說仍有相當長的時間。第二點,關於五十二億這數字,當你進一步認識時,你便會發覺其實這五十二億在二千幾百億當中是一個相當小的數字,所以我認為在今年的預算案是不需要進行加稅以收取五十二億。當然,如果你說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不如今天收取比將來才考慮好的話,那麼我便考慮在明年的預算案中將該款項先收取吧。

記者:有關發債方面,我想問一問馬局長,有沒有分本地投資者和國際投資者的比例,有沒有比例,譬如就二百億來說,小投資者的最低入場費是甚麼呢?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多謝你。正如財政司司長說,我們今天會發信給投資銀行,看看他們是否有興趣為這發債作出安排。在信中我們提及有可能以港元或外幣發債,我們的目標正如剛才司長所說是要深化本地的債券市場,所以我們希望有些是以港元發債。如果我們決定發行外幣債券,當然本地的散戶投資者或本地機構一樣可以購買,不是發債用外幣就一定要在海外購買,這只不過是幣值的問題。至於入場費,你剛才問及入場費,現時仍未決定,不過正如司長所說,我們希望給投資者多一項選擇,所以我相信如我們作出決定,譬如要發行港元的零售債券時,相信銀碼會跟很多大家在市場看見的零售債券相若,不過這仍未決定。

記者:司長,你好,其實我想問有關設計,為甚麼你會撥二億五千萬這麼多錢在這方面,涵蓋甚麼範圍呢?還有,你在這方面提及有六部電影和一些動畫,為甚麼你只提這六部呢,其實香港還有很多其他比較出色的,譬如風雲,你不怕別人指你只提一些,不提一些嗎?

財政司司長:我所提的六部電影只作為表述我們香港的創意工業,由我在小童時代看的「如來神掌」到今日的action movie的「無間道」。

記者:這幾部電影是否你的至愛?對你有甚麼影響呢?

財政司司長:不是,而是只記得這三部罷。其中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只是用來表述我們香港創意工業是經過不斷的改進,由當時黑白動畫發展到今日可以打入荷里活的創意。那二億五千元,其實主要是整個創意工業的問題。我在擔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時,創意工業是我和何志平當時要負責的範疇,我們在多方面都考慮到怎樣可以助長創意工業的發展。我們不是說向單一方面看,所以這一個範圍比較廣闊,由培養人才到獎勵一些有創意的活動,再加上成立一個設計中心,我們準備在這幾方面去做,在創意工業方面,我們聽到有很多不同界別人士認為我們香港有潛質,我亦很同意香港在這方面是有潛質,所以我們秉承了市場的主導,這些是我們政府可以促進的工作。

記者:司長,你在這個預算案都提及過,有很多人亦向你建議...基金部分的收入撥入...,其實幾經深思熟慮之後你都覺得不行,就是說你要保持港元穩定和充足的外匯儲備,但你沒有提及何謂充足,因為現時外匯儲備很多人認為是more than enough,但財政儲備未能達到你的十二個月目標開支都達不到,會否在這一方面靈活一點,就是當譬如金管局在當年的投資豐收時,你當年才收取多一點,這是否對滅赤來說這是一個最應考慮的方法?

財政司司長:如果純粹滅赤,我相信如果你看我們的accrual account時,你都會看到一個不同的表述方式,這個accrual account將金管局所有的收益作為收益計算。另一方面,今日我沒有選擇將外匯基金收入一部分撥過來,是因為我們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給大家一個很重要的信息。我聽到很多人表達他們的意見,說政府要有決心和有能力控制政府的開支才開源。為了進一步確認及證實我們政府是有決心和有方法控制我們的開支,我決定不在外匯基金取額外的收入,因為這樣才能向市民表達我們是有決心控制自己的開支。

記者:很開心聽到司長你第一份預算案不需加稅,但很多人都十分擔心銷售稅會影響香港「購物天堂」的美譽,你剛才說過有一個調查是有三成人贊成,你如何向旅遊界保證,如果你引入這項稅收是不會影響旅遊人士來港消費呢?另外,你列舉了一個百分之五的例子,是否你打算收取百分之五這麼高呢?以日本為例,開始也只是百分之三,而且對經濟也引起一定的影響。另一個問題是,你剛說過政府的收費有削減的空間,你是否暗示有部分收費也有增加的空間呢?希望議員們能夠公平對待這件事。

財政司司長:對於政府某部分收費有增加的空間絕對不是暗示,我相信在我文章埵陷ㄓ峖酗@些政府收費是不會直接影響民生,同時不會對商業有很大的影響的部分,我認為我們是有空間調整的,我們亦會在這方面進行商討。至於有些因政府現時瘦身及控制開支方面做了不少,所以有些收費可能有削減的空間,我們亦會在這方面進行。

記者:……有甚麼會加費的,有沒有例子?


財政司司長:我在預算案列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處理商船排放的油類廢物費用,另一個是入境簽證費,現時納稅人在這方面的補貼是很高的。另外你提到的商品及服務稅方面,在預算案中我亦說到,就算是作出了決定,到實施時最快也要三年的時間。我們現時基本上是由內部小組作出研究這項銷售稅,要待年尾時才會有報告遞交給我。現時我們還未達致要立即決定是否做的問題,我相信我們需要在看過報告後,要進一步與市民及社會溝通,諮詢他們的意見,要多聽意見,才會作出決定。所以在時間上,我相信並不是逼切至要立即處理。

記者:我想問一問,這一次香港經濟的好轉的話,有沒有發覺到一些……結構性的……帶來一些好的因素?如何從香港投資界或商界,他們跟內地連繫多了,了解到將來整個經濟……或結構性的問題有一些比較好的信息,因為我在這堶惆S有看到這方面的一些內容?另外,請你解釋一下國際資產管理中心的構念,這方面香港的打算是怎樣呢?

財政司司長:國際資產管理中心這個構念是香港多年來一直在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因為這方面最主要是要有簡單的稅制,第二,當然是在管治方面,無論是外匯、匯款各方面的管治需要比較簡單。所以我們在這方面的條件是很充分的。基本上,我們準備發行債券,就是希望可以深化香港的債券市場,進一步成為更完善的國際金融中心。另外一點,香港在過去六個月經濟出現了V型反彈,這方面我認為是有多方面的因素,當然一方面的因素是香港的拚搏精神,尤其在面對困難的時候,香港人的拚搏精神是非常可貴的。另一方面,香港也是一個變化很靈活的經濟,我本身是來自商界,所以我在文章堣]說過,香港的商界是非常懂得靈活應變,同時加上市場的機遇,所以我們在經濟政策方面將來還是一貫秉承「市場主導,政府促進」的基本理念。因為我看到一方面我們簽署了CEPA,也有個人遊和人民幣服務,這幾方面加深了香港跟內地在金融方面的融合。但另一方面,這是一個機遇,不是一個禮物,這個機遇需要我們自強不息地抓緊。我相信香港人是最有條件抓緊這個機遇去發揮「一國兩制」的精神。

記者:在這個預算案之前,市場人士一般估計,這個預算案將會是:基本上財政司司長是不需要做任何事,而是「等運到」的一個預算案。結果大家看了後都差不多有類似的看法,司長你是否覺得這個說法是事實嗎?是否公平嗎?如果你覺得不是的話,你覺得做這個預案最困難、最吃力、最頭痛是那一部分呢?最付心力,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到○八/○九年五十二億元的赤字問題,這個赤字在整筆數字來說並不是很大,在這個情況下,你是否覺不覺得需要用銷售稅,或你說是商品及服務稅填補這筆數,還是徵收商品及銷售稅基本上不是為了填補這個數字的一項開支呢?如果將來赤字達到那水平,雖然有這個赤字,你也不會開徵這個商品及銷售服務稅。

財政司司長:如果我們能夠達成一個共識去開徵這個商品及服務稅的話,我是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擴闊稅基,這樣可以令到我們多些人去承擔現時整個稅項的基礎,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更公平的制度。

記者:有否赤字是沒有關係的?

財政司司長:這是其中一個目的。第二個目的是更加穩定收入,我在預算案堨峇F相當多的篇幅說穩定財政收入對於我們經濟上周期的影響會更好。否則的話,因為我們的稅基比較窄,所以面臨下一次經濟周期又有赤字時,又需要大幅度加稅,與現時世界上減直接稅的趨勢,完全是背道而馳。所以我在過去幾個月看到不少報章社論,都認為我們應該減稅,但這是他們很片面和單方面的思考過程。現時正在減稅的地方,絕大多數,如果不是百分之一百的話,絕大多數都是有銷售稅的,所以他們可以做得到減稅。而新加坡是一個最近亦是最好的例子,在他們的商品及服務稅增加了後,令到他們可以把直接稅由百分之二十二減到百分之二十。所以純粹提議我減稅的人,只是單方面的思考而已。

記者:這個可否補充一點,如要你開徵這種稅項,你是否有個前題是基本上是不會有一個整體來說收入增加,或叫做revenue neutral...?

財政司司長:並非revenue neutral。目的就兩個,第一可以擴闊稅基,第二亦都是一種稅收,所以並非是revenue neutral。這兩件事合併起來,可以令到有一個更加穩定的收入。回到你第一個問題,這問題很好,在我過去幾個月在制訂預算案的過程當中,我本身有個很根本的理念,就是市場主導,政府促進。在這個根本的市場經濟,奉行市場規律的經濟當中,我們應該盡量可以不參與或不干預市場,我們便應該盡量不要干預市場。你問最困難的決定在那一方面呢?最困難就是要有勇氣去決定不加稅。為何這是最困難的決定呢?我了解到因為有部分人士覺得經濟好轉,收入增加了,使到我可以做到○八/○九收支平衡的目標,而不需要增加任何新稅種,這是變相沒有做任何事?但如果我們的數字認為是可以達到的話,我們要有這種勇氣說。現時既然我們可以達到,我們應該藏富於民,讓市民可以休養生息,讓企業可以固本培原,我相信這是絕大多數市民都希望我這樣做的。所以在這方面,我覺得我們應該有勇氣走出來說,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方針,而不怕有人在這方面批評我「等運到」。

記者:因為在預算案中,在未來五年有一百一十億元至三百一十億元的資產出售的證券化收入,在○四/○五年至○五/○六年你大約有一些計劃說了出來,譬如兩鐵合併上市、機管局上市,或是五隧一橋,除了這些○六/○七至○八/○九,為甚麼你還可以有這麼大筆的收入,政府還有甚麼家當可以賣呢?另外,很多人覺得你的運氣很好或是你的「腳頭」很好,上場後經濟好轉,你自己如何看這件事呢?

財政司司長:我首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現時經濟在「沙士」後有V型反彈,如果大家認為是我運氣好的話,多謝大家。不過,我覺得如果要做到收支平衡,除了在經濟增長方面,我們在開源及節流方面也要做很多工夫。所以我剛才說如果我們用在○三/○四的開支是2 174億元時劃一條直線,今年應該是2 144億元,但我們現時設在2 122億元,我們是降低了22億元。我有信心,因為我們現時局長基本上都同意所有財政封套,所以我有信心我們可以達到2 122億元的。這是說我們大家有一個共同目標,共同承擔,而大家是共同努力去達到這個目標。我覺得滅赤這個目標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去做,不是依靠我個人可以做得到的。我十分高興,亦有信心可以做得到,是因為大家都認同這個理念,大家亦願意共同努力去做。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我們現時預計有一百七十億從證券化或出售資產方面的收入,大家都知道五隧一橋我們是打算籌集不超過六十億的資金,另外有六十億大家亦都知道我們將會向立法會申請將機場的資本由我們現時的三百幾億扣減六十億出來,亦有五十億我們打算是將我們手頭上一些貸款售賣,這個我們在二○○三/○四都做過,將會繼續做,至於○五/○六往後的數據,我們暫時不會透露具體的計劃,當然其實大家傳媒界的朋友,你們都很清楚政府有甚麼資產,其實你們都經常跟我們計數,所以我不想在這堛大家時間,如果我要數,就有很多事情要數出來,但是我見到你們有很多報道都是非常之準確,知道政府有甚麼家當是最值錢,可以賣到錢的,謝謝。

記者:司長可否說一說你第六十三段提及到的節流,你說首先你們要做到節流,小政府先,精簡政府部門架構,你提出了在未來幾年是怎樣做到公務員的編制縮減,如何達致呢?是否只靠自然流失到○六/○七是精簡至十六萬人?至於薪酬方面,司長你只說過將會落實另外一個階段,但你沒有進一步再說,是否因為你同時要顧及公務員的士氣,所以你沒有再進一步提出。而你剛剛說到,其實你制定這份預算案都需要相當的勇氣,但對於檢討公務員薪酬,你有沒有這股勇氣呢?

  第二點,司長你或者鄧廣堯先生可否說一說中期的經濟預測,其實你是憑甚麼作出3.8%的一個其實是相當樂觀的實質增長,你說到未來有怎樣的優勢,包括CEPA、外圍經濟體系的一個系聯繫?但你亦說到有很多變數,包括美國的選舉、歐元,實質上怎樣達到3.8%呢,是否過份樂觀呢,其實在未來不是這麼容易達到五十二億,從經濟的角度去睇?

財政司司長:我讓K.Y.(鄧廣堯先生)先回答你有關經濟預測的問題。

政府經濟顧問:多謝司長。中期經濟預測平均的趨勢增長率為百分之三點八,我覺得這個預測應該比較中肯,因為我們看見其他外界人士,包括一些比較權威的機構,其預測可能還比我們稍高。我們現時怎樣分析這百分之三點八這個數字呢?我們要看五年,包括頭一年(即現時二○○四)的短期經濟預測,各位亦看到,我們在短期的經濟預測為百分之六,百分之六的預測我相信是切合現時目前的情況,因為現時可以看到,無論在外圍及本地經濟的回轉和復蘇的情況相當好。百分之三點八其實主要是受到頭一年百分之六的帶動,如果我們計算一下,往後四年的平均只是大約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三點五,將百分三至三點五的平均數加上頭一年的百分之六,已經可以達到五年整體平均的百分之三點八,我們覺得這趨勢,在未來的經濟增長能力之下是可以達到的。

財政司司長:另外你問關於公務員的問題,第一,我是非常重視公務員的士氣,因為我們是有一個相常不錯、高效率,以及廉潔的公務員體系,我認為我們現時絕對是有需要維繫這個高效率及廉潔的公務員體系。

  至於今年削減的大約五千多六千人,其實王永平局長在這數月來都是一直在解說這些數字,我們現在仍然是繼續執行那幾個方法,便已經可以達到今次的目標,所以其中並沒有甚麼新措施是需要用來削減這五千八百多個職位。

  至於公務員的薪酬,當時我們是達成了在二○○四年削減百分之三,以及在二○○五年減百分之三。我們那時是有一個協議,協議就是在這兩年不會再進一步減薪,我們是會繼續遵守這項協議。

記者:剛才鄧廣堯先生沒有談到變數的因素是在哪堙A你們是會作出保留,而司長也沒有說,其實這也只是兩年的協議,但是在二○○六及二○○七年後又會怎樣呢,公務員的薪酬是否需要進一步的壓縮呢?

財政司司長:鄧廣堯先生剛才沒有說到其他的變數,我相信這個問題可能會有一個頗長的答案。我們在另一個場合曾經解說這個變數,所以我不想在這堛嶀j家的時間,因為是時間問題。剛才說是在兩年後,今天是二○○四年,要到二○○五年才進行第二步,所以我相信我們不需要這麼快便去考慮這個問題。

記者:我想問清楚關於經營開支方面,二○○四至二○○五年是2 122億元,到了二○○八年則是二千億元,其實你們現在可以做到這個指標出來,是減少了一百二十多億元,其實相比現在是減少了甚麼,即是cut掉了甚麼,而省回這一百二十二億元?第一。第二,有些說法是指你跟議員說「這是一個你們沒有可能反對的預算案。」這是否真的?我想問你為何這麼有信心?

財政司司長:我沒有說過「這是一個你們沒有可能反對的。」不過,正如我去制訂這份預算案時是要拿出相當大的勇氣,指出有些東西不要改動,便不要改動,既然是頗佳的便不要改變它。我相信屆時議員如果要反對的話,他們也要在巿民方面有公信力,並要問他「你為甚麼要反對?」我相信他們一樣要同時做到這一點,所以我認為這是一份相當平實,亦是以民為本,休養生息的預算案。再加上,我覺得長遠來說,巿場主導,政府促進,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經濟理念。

  第一個問題是需要一些很長的答案,我們亦不能完全解釋那一百二十二億元。但是我們在公共財政方面,最主要是在二○○四至二○○五這一年有一個削減的幅度,是由幾方面組成,一方面當然是減薪,另一方面是透過削減人手,另一方面是各部門也會考慮到重整程序,精簡架構,或是精簡程序等各方面,並能夠做到以更少資源做更多工作。

記者:司長,想問剛才你其中說到有部分收費其實是有下調的空間,其實是否可以舉一些例子,帶給巿民一個好的消息。另外,第二條問題是想問為甚麼今天的背景這麼紅,其實這是否代表你對於香港的經濟是感到很樂觀,當財政司司長也雄心萬丈,是否可以解釋一下?

財政司司長:今天我們以紅色作為背景,是為了警惕大家現時仍然是一個赤字預算。雖然經濟氣氛是好轉了,但是一個短暫的好轉並不代表現時便可以放軟手腳,對於力求收支平衡的工作無須再做了。所以在數字上,我們指出了昨天民主黨所說的可以延遲一年已經足夠,其實不是的,要延遲的話,便要延遲四年。所以我們在數字上提醒及警惕大家這個仍然是一個赤字的預算。

至於說哪些方面是可以削減呢?或者我請Alan在這方面列舉一些例子。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我可以簡單說一說,譬如是知識產權署,它有很多收費,但因為它改變了工作的方式,使到現在人們很多時候可以利用電腦的方式來把他關於資產的文件或是商標來登記,無須親自到知識產權署來做,該方面的收費是削減了很多,這是其中一個例子。

(請同時參閱英文部分。)

二○○四年三月十日(星期三)

( 現場 / 粵語 / 普通話 / 英文)


寄給朋友